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二十一
第三章
武尊雄风
睥睨天下

黄土大地之上,高手无数,环顾我生平所见的诸多强人,有许多种不同的类型,一般来说,修为越高,自视也就越高,这一点对我而言,往往是绝妙的制胜良机,因为一个自尊心很强的高手,就有许多不愿做、不屑做的事,由于他们用尊严之锁绑住自己,最后导致实力受到限制,我经常就可以利用这一点,让他们败得不明不白,甚至是死不瞑目。

当年在南蛮,羽虹的武功强过我何止一倍?最后却也落得那般下场,背后的理由,就是因为她有太多的坚持、太多的心障,被我有机可趁,这才惨败在我手底。然而,在当世五大最强者的身上,我却见到另一种不同的”高手风范”心剑神尼动手,偷袭暗算下毒样样来;我家的变态老爸,战斗手段更是毫无忌惮;万兽尊者的作风我虽然不熟,但他收走我们的圣器,随手又扔来攻击我们,一点身分顾忌也没有,如果是普通的高手做这种事,一定会被批评”以大欺小”但这样的人却成了五大最强者?

那么,到底是变态老爸、心剑神尼他们下流无耻、卑鄙阴险,还是这些所谓的高手……半瓶水,响叮当?这实在是一件很有趣的事。

“师父!躲开啊!”

阿雪的声音好像从远处传来,而我只觉得好笑,要是我能够躲开,哪会呆呆站在这里?面前这朵火云,把方圆十五尺的空间都燃烧起来,我不管朝哪个方向跑,全都被烈火封锁,只得像根柱子似的傻站着。

烽火乾坤圈的异能启动,又是万兽尊者这样的高手使用,虽然没有全力以赴,但那威力仍是超乎我能招架,更别说万兽尊者一开始就以我为目标,乾坤圈连破十四道巨大银掌后,直直向我冲来,预备一击就把我毙了。

幸好,我为了此战而做的准备,还有最后一样没用到。如果不是为了准备这张紧急王牌,我先前也不用这么仁慈,尽可能一个不伤地擒获兽人战士,若照我本来的风格,早把这些兽人俘虏一口气杀光了,而我既然遵守我的诺言,现在就是我好朋友实现约定的时候。

“手下留人!”

一声沉喝,一个伟岸的身影从适才雅兰迦绝命之处跃出,像是一头仙鹤般飘逸飙出,姿态美妙,正是以石头帽伪装人类外型的白澜熊。为了预防雅兰迦有太多后着,我把最后两记杀着分开使用,未来是一个,白澜熊则是另一个,本来我还托白澜熊见机行事,找到机会就顺手把未来宰掉,但现在碰上万兽尊者,只好让这个我方最强武力的高手现身,救我一条小命。

“今天谁也不能杀约翰-法雷尔!”

白澜熊大喝声中,正面迎向烽火乾坤圈。超凡圣器由最强者掷出,威力之强大,与刚刚在羽虹手中的状况,不可同日而语,如果照正常理论来说,白澜熊没可能接得下这一击,但我们当然不会让这种情形出现。

银光闪动,熊熊烈火刹那间被分割为二。浩瀚的火海,燎烧得有如一片汪洋,但锐利刀气却切天割海,将这片火海硬生生砍为两半,在场众人无分远近,都感到脸上一阵热辣辣的灼痛。

灿烂光焰中,只见白澜熊手中出现一柄斩马巨刃,长长的柄、黑黝黝的沉重刃锋,光是一个简单的扬刀动作,就显得威风凛凛、气吞天下,正是变形之后的斩龙刃。

以万兽尊者的武功之强,白澜熊根本无法匹敌,但拿了一柄斩龙刃上阵,虽然不能说力量陡增一倍,却也大大提升实力,这是我为了预防黑巫天女那级数的强人突然出现,所做的最终后着,现在恰好派上用场。当然啦,假如我事先知道要碰上的是万兽尊者,那我唯一会做的准备就是逃命。

白澜熊自小苦练兽王拳,平素对敌都是赤手空拳,我从没见过他用兵器的样子,想不到临阵使来,居然也是有模有样,一刀挥出,分割火海,还巧妙地避过烽火乾坤圈,不让斩龙刃与之正面对撞,以免爆发七圣器彼此碰撞的严重效应。

火海被破,烽火乾坤圈自然开始吸纳周遭风、火元素,却被白澜熊的刀气所阻断,失去能量源头,往下坠落,被羽虹接个正着。从这情形看来,万兽尊者并没有占有乾坤圈的打算,否则我们绝无可能这么轻易夺回乾坤圈。

“哈哈哈哈哈~~~~~~”长啸之后,跟着来的是一阵大笑,万兽尊者的长笑声震耳而来,差点就让我们这边倒下一批,不过,笑声之中有怒气,却也有欢愉,我想不通到底是什么事让他越笑越爽。

“英雄出少年,果真是一朝新人葬旧人,无怪之前本座手下的饭桶们连接败仗,你们确实有胜利的本钱,本座万里迢迢而来,总算是不枉了。”

喔喔,我们小队的实力被最强者肯定了吗?这下子可真是……太不好了,那不就代表我们没有混水摸鱼的空间了吗?

“可惜……自古英雄的命都不长,你们几个小辈,作好准备了吗?”

呃,什么准备?我们都吃过晚饭,宵夜正在厨房煮啊……这个问题大概太笨,因为原本在天之巅的万兽尊者,一下子消失了形影,再次出现时,竟然已经来到白澜熊身前十尺,于顷刻间跨越千尺遥距,速度之快,令我愕然。

(好、好快?从没听过万兽尊者是速度型的武者啊!他用了什么神器辅助吗?或者……这就是最强者级数的真正实力?

从天空到地面,万兽尊者靠得更近,我们也看得更清楚,而若非亲眼所见,我们实在很难相信,这么样一个不起眼的年老兽人,居然会是大名鼎鼎的万兽尊者。

近距离来看,万兽尊者的身形并不高大,甚至可以用矮小来形容,而且从体形来判断,相信他体内人类的血统占多数,除了那颗狮头,几乎整个身体都是人类身躯;一袭破旧的灰袍罩身,狮眼中所闪烁的目光,似是充满了愁苦,整个看来就像是一个潦倒落魄的年老兽人,这种外貌在伊斯塔的兽人奴隶中成千上万,若是往人群中一混,根本不可能找得出来。

但是,当这名年老兽人拉开架式,一股渊渟岳峙的宗师风范,就蕴含在他的每一个举手投足间,伴随着强烈的压迫感,震撼在每个人的心头。相较于另外四位并列的最强者,万兽尊者给着我全然不同的感觉。

这位兽族的绝顶强人不只是速度快而已,力量也比我预估得更高。斩龙刃无视一切物理防御,如果被斩龙刃带到,不管万兽尊者的护体真气有多浑厚,都会在瞬间被一刀两段,这是白澜熊的极大优势,但万兽尊者似乎晓得这一点,并不欺身靠近,而是在十尺之外光明正大地发出一击。

白澜熊将斩龙刃舞成一团旋风,泼水不透,堪称是防御无瑕,哪知道万兽尊者拳头一扬,他就喷着鲜血,倒跌着被打飞了出去,让我们看得傻眼。

(跌飞距离大概有个二十几尺,恐怕伤得不轻啊……白澜熊的武功直追大当家之后,一步之差就突破到第七级去了,居然一招就败下来,万兽尊者好强啊!这一关恐怕不好过……

我心念飞转,却听见万兽尊者骂了声”叛徒”居然已从内劲交击中洞悉了白澜熊的伪装。

若让万兽尊者当面将此事拆穿,我这边会生出许多麻烦,所幸他转头望向我们这边,还没开口说话,羽虹就抢先叱喝。

“尊者!我们同出南蛮,你是我们南蛮各族的英雄,我们对你也素来敬仰。你身为各兽族的共同领袖,应该主持公道,一视同仁,但你多年来偏袒四大兽族,支持他们迫害我们羽族同胞,令我们族人流离失所,家破人亡,这许许多多的作为,你至今仍是认为自己没错吗?”

羽虹的言词激烈,一句话说出,旁边的人都变了脸色,因为万兽尊者的地位崇高,即使在羽族之内,也没有人胆敢触怒他,最多只是背后发发牢骚,真要说正面忤逆,这种事情根本没人敢做。不过,当日在慈航静殿,羽虹也曾当面斥责过黑龙王,有一就有二,现在这动作不足为奇,我看只是单纯骂上瘾了。

“哈哈哈~~~好笑,很多年没被人这么问过,上次是兰特那狗头,这次是一个小丫头,人生际遇果真难测。”

万兽尊者一轮大笑后,淡淡道:“南蛮向来雄性至尊,雌性只能为奴为婢。你们羽族中人颠倒纲常,妄想什么霸业,本就死不足惜,今日有此下场,怪得谁来?”

“你!你简直枉为尊长,就是因为有你这样的人,才有那么多愚蠢的追随者,我们羽族就是被你们给害成这样的。”

如果羽族没有倒台,羽霓和羽虹就不会有那样悲惨的童年,从这一点来说,万兽尊者确实算得上罪魁祸首之一,不过这些事情人家会在意才怪,能够成为最强者级数的那种高手,道德观念异于常人,说得再明白一点,那就是一个一个全是在比脸皮厚的,哪会把这些话放在心上。

“嘿,你这小妞儿有趣,记得你也是本座逃跑的妾奴之一,等会儿本座将那头大奶狐狸活活操死以后,就轮到你们姐妹来代替,看你身强体壮,活蹦乱跳的样子,应该不会操个几次就坏了吧?”

万兽尊者的大笑让我直摇头,暗叹这老头儿毫无品味可言,玩女人如同用家具,不是想着操到爽,而是动不动就想着操死、操坏,真是暴殄天物,但他开口就说要干霓虹两姐妹,这倒是与我英雄所见略同,如果不是大家立场相对,或许可以坐下来喝杯酒,结交结交。

可惜,目前是不会有这种机会的,两边阵营一言不合,正要再次动手,白澜熊飞跃而来,手执斩龙刃,拦挡在我们身前,对万兽尊者喝道:“休得动手!只要我还站得起来,就不让你碰我朋友们一根指头。”

白澜熊仗义来援的侠骨英姿,确实是英风凛然,我发现身旁许多羽族女战士都露出倾慕迷醉的表情,把这男人当成大英雄看待,假如他不是满身染血、披头散发的狼狈样,相信这些鸟女人早就一拥而上,把这豪杰英风的男子拖回去抢着上了。

万兽尊者睨视着白澜熊,淡然道:“……唔,你这小辈真是执迷不悟,本座惜才,刚刚留你一命,你又跑来送死。我兽族虽然重视义理,但人类卑鄙阴险,狡诈无耻,你和这人类讲义气值得吗?”

“义气就是义气,只问是不是兄弟,不问兄弟是什么出身,这就是我的信念!”

白澜熊大口喘着气,滴滴灼热汗水伴随着鲜血流下,“我的兄弟守住了承诺,完成了对我的道义,我就不能在这时候舍弃他,如果我这样跑了,以后有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间!”

一番话说得慷慨激昂,尽管我觉得这些话并不聪明,但却换来了万兽尊者的重视,沉声道:“好,当曰本座曾与你有约,只要你能接下本座三拳不死,就放你生路,这承诺今天仍然有效,刚刚你已接了本座一掌,如果你能再接本座两掌而存活,那么不但本座放你活命,就连前罪也一笔勾销。”

洗刷罪名,这无疑是白澜熊梦寐以求的大礼,尽管他伤势甚重,但听了万兽尊者的承诺,立刻就双眼放光,精神大振。

“尊者请赐招!”

“好!”

万兽尊者一拳扬起,蓝色火焰再现,虎形气劲伴随着蓝焰飞腾,朝我们疾扑而来,正是兽王拳绝学-鞑罗虎魂。

刚才万兽尊者的一记百步神拳,一拳打飞白澜熊,无形无影,应该是速度型的绝学,而鞑罗虎魂则是力量型绝技,蓄满劲道发出,威猛霸道,无坚不摧,虽然白澜熊有斩龙刃辅助,但我在几秒内便判断出他接不下这一招,抢先一喝。

“防御型战术十三号!”

这是我们小队约好的暗号,一接到这个暗号,所有人就依照约好的动作来做,羽霓首先斩出碎梦刀,一朝无敌天比高,蓝色刀芒放射出去,直冲向鞑罗虎魂,而阿雪、羽虹则是在后发动”炼狱暗蚀壁”、”火凤之翼”分别释放出两道防御墙,将我们众人守护在墙后。

千百阴魂窜出,组织出一道深绿色的幽暗之壁,壁面上不时看见哀号中的人脸,忽隐忽现;而在这道怨魂之壁的后头,血一般的熊熊烈焰飞窜,炽烈的火焰仿佛随时会透射烧出,让人想起奔流中的岩浆。这两道防壁交织,是我们小队目前所能发挥的最大防御力,结合阿雪、霓虹的力量,共同协助白澜熊一挡,希望能有先前的效果。

果然,不久前的场面再次重演,碎梦刀芒瞬间便被鞑罗虎魂给吞蚀,接着的两道防御壁也被突破,但穿越两道防壁的鞑罗虎魂,力量已被减弱许多,白澜熊舞动斩龙刃一挥,轻松便将这头已弱的焰虎给消灭。

“太好了,接下来就只剩下第三……”

我实在是高兴得太早,五大最强者成名多年,没有一个是好斗的,我以为万兽尊者的三击可以轻易接下,自己也犯上了轻敌的错。

变化就在焰虎被消灭的瞬间发生,万兽尊者的一击赫然劲中藏劲,他早已算到我们会帮助白澜熊接拳,所以在蓝色焰虎被斩开的一瞬,火焰骤转赤红,一头红虎从蓝焰中诞生,近距离直扑白澜熊,而在同一时间,一股强烈波动震向阿雪与霓虹。

“呜!”

“呃!”

“呃!”

三声闷哼,分别从阿雪与霓虹口中发出,万兽尊者的一拳双劲,赫然留了两成,用来对付阿雪和霓虹。这一记隔山打牛的潜劲,威力强大,又是击在她们强招甫发,未及回气的弱处,只见三女脸上突然血色尽失,踉跄后跌,跟着不约而同地跪倒,全伤在这一拳之下。

两成潜劲已是如此,余下八成化作焰虎,直扑白澜雄而去,更是威猛难当。

白澜熊眼见情势不妙,生死关头逼出所有实力,用最得意的技巧出击。

“喔啦喔啦喔啦喔啦喔啦喔啦喔啦喔啦喔啦~~~”兽王拳极式的白金之拳,悍然击出,配合着斩龙刃的锋锐无双,刹那间幻化千百寒光,如点点繁星,笼罩向那头张牙舞爪的赤色焰虎。

“呜哇~~~~”巨响声中,赤色焰虎被斩龙刃千刀万剐,余劲分解四散,但成功破去这一式鞑罗虎魂的白澜雄亦付出重大代价,和兽王拳劲正面硬撼,等若与万兽尊者直接比拼内力,尽管得斩龙刃之助屠虎,不至于让一双手扭曲废掉,但握刀的两手都发出脆然骨折声,鲜血连同部分碎骨迸射,伤势奇重,更再也握不住手中兵刃,让这神兵脱手飞出。

只用一招,万兽尊者就瘫痪了我们这边所有人的战斗力,那并不是单单武功高强便能做到,眼力、判断、技巧,缺一不可,真正让我们体会到与最强者级数作战的恐怖。

第二拳,用意只是在瘫痪敌人的战斗力,并且把主要目标逼至绝境,而真正致命的第三拳,却在这时惊天动地杀来。

兽王拳绝式-鞑罗龙魂!

杀伤力比虎魂强逾数倍,一条青色的龙形焰影盘旋飞绕,以惊人声势呼啸而来,直朝白澜雄方向噬去。我们这边没有人还能出手相助,白澜雄自己也处于伤重状态,如果不是那抹寒芒及时闪过,白澜雄就真的要丧生在青龙口中,万劫不复了。

寒芒的源头,斩龙刃的一击。自白澜熊手中飞射出的斩龙刃,在半空中被人接住,顺势横刀斩出,变成了这一抹绝世惊虹,湛蓝刀芒将青龙切割拖过,大卸八块,哀号着破灭消失。

完美的一刀,把斩龙刃的威力充分发挥,不管从哪个角度都找不到破绽,这一刀的锋芒震惊全场,在成功救下白澜熊之余,更让我们由衷好奇来人身分。

“老万兽,三拳已过,你对这些小辈的承诺算不算数?”

一声清亮长笑,与那一道令人惊艳的赤红身影,一同凌空而降。半空中的衣袂飘飘,大红袍翻飞,缓慢飘降的龙族丽人,既像天仙般脱俗娇丽,眉宇中却又洋溢着勃发英气,就是这样奇特的绝世风华,交织出一种独特的领袖风采,令人们甘心垂首下拜,遵奉号令。

“李提督!”

“李元帅到了!”

“黄金提督终于来了,我们有救了。”

一如往常,总在人们最需要她的时候现身,一举赢得所有人的衷心感激,仿佛她的存在就是信心,让人将最后的希望寄托于她,这就是如今的东海统治者,“黄金提督”李华梅的高明手段。

“……去,总算来了……早点出来会死吗?弄得我们累个半死……”

在一众赞扬与感谢声中,只有我没好气地牢骚抱怨,这点自然引来了旁人白眼,而李华梅并没有多看我一眼,在随手收起了斩龙刃后,她踏前一步,直接向万兽尊者喊话。

“老万兽,三拳之约了结,你与这些晚辈的帐应该告一段落了吧。”

“笑话,你们帮这叛徒接下三拳,我对他网开一面自是无妨,但这法雷尔一族的小子,拐带本座妾奴私逃,这笔帐可没有这么轻易了结。九头女,这批人与你有什么关系?你要替他们出头?”

李华梅与万兽尊者一东一南,相距万里,当李华梅名声鹊起,扬威江湖时,万兽尊者早已归隐于兽神峰上,两人之间几乎没有机会往来,虽然说不上宿敌,但也绝不算友好,特别是上趟在南蛮短暂交手后,双方成为对头,现在连言语中都带着明显的火药味。

如果让他们两个人继续说下去,那么最强者之战的惊天场面,就会在我们眼前上演,不过,这里到底是伊斯塔,万兽尊者在这里闹了许久,伊斯塔人的重型军武与部队终于集结过来,开始在附近架设,预备对万兽尊者发动攻击。

要是只有这种程度的威胁,或许万兽尊者还不放在眼里,索性卯起来挑了伊斯塔也说不定,但同级数的强敌已到,配合这些军械进行战斗,原本相差无几的实力便会因此大为提升,万兽尊者当然不会让李华梅占上这个大便宜,所以在几句叫阵话语说完后,就撂下一句千古名言。

“……今晚的事只不过是个开始,本座会再回来的。”

--万兽尊者离开了!

这是很合理的结果,最强者级数的高手一向顾忌甚多,绝不轻易与同级数的敌人开启战端,更不会让自己在劣势下开战,万兽尊者的离开我并不奇怪。

“老万兽不愿与我战斗,这应该不是不敢,而是他另有重大图谋,这才隐忍不发。所以,他来伊斯坦是有其他目的,绝不是专程为了追杀什么人而来,这点我们应该特别注意。”

李华梅娓娓道来,点破迷津,在场的人们如梦初醒,纷纷称赞她的思路独到,能够抢先识破这一点,只有我听了心底发笑。

不敢战斗的人,恐怕不只是万兽尊者吧?李华梅这趟前来伊斯塔,是受托诛灭无头骑士,一场剧斗在所难免,而无头骑士的力量之强,足以与五大最强者比肩,李华梅若是与万兽尊者开战,因此负伤受创,碰上无头骑士后很可能没命回来,所以她才是真正不敢受伤的人。

无论如何,一场战斗可以这样结束,总是一件好事,只不过我们这小队的成员全数成为伤兵,就连紫罗兰都在与天毒魔蝎的战斗中负伤,和其他人类成员一起,被抬到屋里去治伤了。

“啧,阿雪和霓虹都倒下,那我能使唤的人……未来,你过来一下。”

无视我的呼唤,未来朝我比出了一个中指手势,掉头就走。冷傲的表情、俊美的容颜,看在羽族女战士的眼中,又是一个超理想的配种猎物,我听见身旁响起一连串赞美之声,看来只要我扯个谎,说这小子与我也有血缘关系,羽族这些性饥渴的鸟女人立刻便会一拥而上,把这小子给生吞活剥了。

李华梅现身后,仅是指挥羽族众人善后,并没有多看我一眼,仿佛我是个全不存在的外人。

考虑到我们上次分手时的状况,现在这待遇倒也不足为奇,唯一让我颇有微词的地方,就是李华梅在退敌之后,问也不问一声,迳自把斩龙刃佩带回腰间,收为己有,好像那是她的东西一样。

当然啦,斩龙刃本来就是她家的东西,至少战国时期结束后的这数百年,斩龙刃都归于东海龙神族所有,这是人尽皆知的事实,可是看到她这样收回斩龙刃,受托带斩龙刃给她的我仍觉得不是滋味。

(算了……斩龙刃确实也是带来给她的,她取回去,这也没什么……

我摇摇头,恰好看到娜西莎丝、阿鲁斯现身出来,率领手下向李华梅致意,这些事与我无关,就趁机偷溜回去,看看小队成员的状况。

霓虹的状况没有问题,万兽尊者大概是顾虑震死了人就没得操,力量控制得当,霓虹都只受轻伤,情形不算严重,调息几个时辰后便可痊愈。

阿雪不是武者,但胜在身强体健,那一记潜劲传震伤她不重,反倒是万兽尊者近在咫尺的这个压力,让她非常惶恐不安。

“师父,为什么世上会有那种人啊?”

露出一副恐惧的表情,阿雪悄声道:“开口闭口都只想要操死女人,那个什么什么尊者的,脑里头除了操死女人就没有别的事了吗?”

“这个……阿雪,这世上有各种不同的人,师父并没有办法保障你遇到的全是好人,在你的人生里,也会遇到坏人、烂人,甚至是像那个什么什么尊者一样的鸟人。”

我道:“南蛮武者的修行方式特殊,很多时候他们不是蠢也不是笨,只是在修行过程中抛开理性,用最纯粹的原始兽性去推动力量,全心投入武道,这种修练方法在实战上尤其具有效果,但导致的直接后果……虽然不至于理智尽失,不过个性潜移默化,最后就会变成那种整天只晓得打架和性交的个性,反正……世上的男人九成与公狗差不多,你多看一些,就会发现男人都是这德行了。”

“男人都是这样?那……师父你也想操死阿雪吗?”

“呃,这个……”

很简单的问题,但是被少女用天真无邪的眼神盯着问,这就让我不晓得该如何回答,口中支吾其词,心里不知如何是好,幸亏后头卡翠娜推门进来,把我从这可耻窘状中解救出来。

“法雷尔提督,李元帅要见你。”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