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二十一
第二章
烽火千里
掌握乾坤

一个被砍断的人头,在地上滚了十几圈,沾满黄泥后,还能够开口说话,甚至阴森森地冷笑,这看在很多人眼里,都被认为是恐怖的画面,不但我身旁一众鸟女人被吓得花容失色,就连身为死灵术者的阿雪,看来都好像要被吓晕过去。

相形之下,我这边的状况就算是很好,看到那个滚来滚去的人头,我收起刚才的笑脸,臭着表情走上前去,二话不说,飞起一脚,在一众女性的惊呼声中,把那个人头踢得远远的。

并不是我胆大包天,而是眼前这情形,其实是一件非常好笑的事。虽然说,魔法世界中并不是每个人都胆大无畏,看到鬼怪没有感觉,但这里怎么说都是黑魔导之国伊斯塔,鬼怪是本地特产,要害怕这些东西就别来,而阿雪这个整天接触阴魂的死灵术者,居然还会被鬼吓到,这根本就是自己吓自己,非常可笑。

雅兰迦是一名术者,脑袋断了之后,短时间内还能活动说话,这并没有什么不合理,更何况她是蛇族,体质与人类有所不同,在这上头强韧一些,那也不足为奇,要把这当成是冤魂作祟,那纯粹是这些女人脑袋不清醒而已。

就因为身边都是这种人,我才不得不率先站出来,一脚踢破迷信,像是踢足球一样连续飞出几腿,把那颗不住凄厉尖笑的人头踢得连滚带飞,撞上墙壁、撞向冰块与石块,在附近留下无数血痕,而周围的女性也被我吓着,从本来的连声惊叫,慢慢安静下来,瞪大眼睛看着我的所作所为。

“笑,笑,你再给我笑啊!脑袋都掉了还这么嚣张,你再给我笑嘛!看看是谁有本钱在这边搞笑!”

“嘻嘻嘻……嘻嘻……嘻嘻嘻……”

雅兰迦的邪笑声,仿佛是地狱深处的索命诅咒,直直透过大气而来,冰冷地攫住每个人的心肺,任谁都可以感受到那股不祥。我亦被这股气氛感染,分外地气愤,重重一脚踢出,满是鲜血的头颅远远飞出,好像撞在什么东西上头,发出清脆的破裂声响,我还想往那边追过去,阿雪已来到我的身边,轻轻拉住我的手。

“师父……别那么过份嘛……”

阿雪在我耳边说的话,让我更为恼火,因为她等若是帮敌人说话,不分青红皂白,这就让我火冒三丈高,而她看我脸色不善,这才补上一句。

“师父,她……她已经没在笑了,你别那么生气,冷静一下吧。”

确实,那一脚踢出,雅兰迦头颅撞上未融化的玄冰,额头破了一个大洞,尖笑声中断,死得不能再死了。

“妈的,死贱人,跑来和我们作对,注定你不会有好下场。”

“师父,她……她真的死了吗?会不会还有什么后着啊?”

“这死贱人脑袋都变成这样,还能有什么作为?她的天毒魔蝎全部被歼灭,来犯的兽人们也几乎都被我们擒下,如果这样都还有后着……那还真是一个有够迟到的后着。”

我不至于天真到相信就此平安,雅兰迦的背后有黑龙会,我铲除掉雅兰迦,不过是断了黑龙会伸出的一只触手,对他们的本体却没什么损伤,将来他们肯定会持续伸出魔掌,施些什么让我困扰的阴谋诡计,不过至少在今晚,战斗已经结束,我们险之又险地过了一关。

“打个信号出去,看看是不是所有兽人都被我们抓了?我说过要生擒,不许杀掉一个的。这些俘虏将来要给我朋友做人情,大大有用,可别弄死了。”

我刻意叮咛,生怕伊斯塔人没有听我话作事,那就会很麻烦了。搞定这些兽人之后,我也要和娜西莎丝、阿鲁斯会唔,就收拾善后事宜进行洽谈,想起来还真是好忙好忙,除此之外……“对了,羽霓,等一下你和阿虹一起过来见我。”

“咦?约翰你有什么话要对我们说吗?”

“干,说什么狗屁话,我是要搞你们姐妹俩,有什么话好说的?”

真不愧是被洗脑彻底的傀儡,羽霓听我这么说,脸上笑得像是沾着了蜂蜜一样甜美,我摸摸她脸蛋,注意到阿雪正一个人蹲在前方,默然不语,我心中好奇,凑上前去看,她正挖了个小洞,把那颗恐怖的头颅埋葬,见到我过来,阿雪头低低的,好半天才冒出了一句。

“她……其实好可怜的,以前我在血池里头看过她,那时候她还只是个崇拜姊姊的女孩,整天都很快乐的样子……”

雅兰迦算不上好人,但曾经有一段时间,她也像是普通少女一样,整天快快乐乐,满心期盼着蛇族雄霸天下的伟业,可是这个梦想一夕破灭,家毁亲亡的她被迫流离失所,当我们再见到她的时候,她已经变成了一个只想着复仇的毒蛇女,前后的反差我们都看在眼里,回想起来,确实有几分唏嘘。

不过,我很佩服阿雪,当初她被关在血池里头,看着雅兰迦对她的肉体进行改造,又看到蛇族人虐杀羽族的孩童,照理说应该对雅兰迦恨之入骨,结果不但帮敌人收拾尸骸,还替对方哀伤,这实在是不晓得该怎么形容的心肠。

看阿雪这样的表情,总是让我感到迷惘。每一次的战斗,无论结果是胜是败,似乎都很难找到真正的赢家,就算是胜利的一方,也要被迫吞饮这苦涩的滋味,感觉实在不好受。

为了打破这种让人难捱的气氛,我一把搂过阿雪,手掌穿过她的腋下,探索向她捧握不住的雪白硕乳,轻轻抓握,让衣袍下的巨硕乳瓜,在我掌心柔软地变形,并且在她耳边柔声说话。

“别想太多了,师父带你进去吃馄饨面吧!”

满脸通红的阿雪,听了这句话后,精神大振,很亲热地抱着我的手,说要回去吃东西,不过这份喜悦很快被打断,阿雪露出极为震惊的表情,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吓着,连带也让我吃了一惊,以为是自己的手搓奶搓得太用力,才让女方出现这种表情。

“师、师父……”

问题应该是和搓奶没有什么关系,我自己很快也明白了这一点。身为术者的自然直觉,我察觉到有某种东西朝这里靠近,是个很有存在感的物体,还在大老远外,所释放出来的能量已经让我们有所察觉,尽管不见得是体积庞大的东西,不过却肯定是高能量物体,假如这物体还是个生命体,那么,用浅显一点的文字来说,那就是……“有高手来了!”

我吓了一跳,暗忖难道雅兰迦真有什么后着?但如果真是后着,未免来得太慢,兽人一方都已经落败被擒,雅兰迦也身首异处,这时候来根本毫无意义。

(难道……是故意用这些人当牺牲品,消耗我方的实力?如果打着这种主意,那来人肯定是黑龙会余孽,那……不晓得是什么高手?

猜不透来人的身分,我牵着阿雪的手,让霓虹降落到我身后,静静看着西南方的天空,观察情况,先确认来人的级数再做判断。

“……不过,有信心单枪匹马独闯敌阵,敌人的实力一定很强,希望别太难应付就好……”

不自觉地,我已经说了自己心里的答案……--站在这里,周围所感应到的气氛是如此诡异,隐隐约约,有种山雨欲来的奇异压力,到了后来,我甚至发现天上云层翻翻滚滚,仿佛很快就要有暴风雨降临,云朵中闷雷之声大作,还看得到电光窜动,这一切的景象……似曾相识。

“不、不会吧……”

我难以置信地喃喃自语,一个忘却不了的回忆在这时涌上心头。当时,我们众人都在南蛮,史凯瓦歌楼城的事件正要告一段落,忽然天上风云变,雷霆动、大地怒震,种种景象就与现在一模一样,而造成这副末日景观的理由就只有一个,那便是来人的盛怒影响周遭环境,这才令得天地风云异变。

如此威势,唯有最强者级数的高手方能做到,虽然从地缘关系上来说,我不愿相信理应身在万里之外的他,会跑到伊斯塔这敌对之地来,但以今日的情形来说,确实有可能将他再次激怒,离开兽神峰,降临凡世。

万兽尊者!

被兽人们奉若神明的他,已经多年不出南蛮,更许久不曾过问人间俗事,即使偶尔有个什么指示,也都是命令兽人们代他完成,无须亲自动手,所以我一直不曾计算过万兽尊者亲自下山的可能,直到此刻,天上云海已经翻涌到近似怒号的程度,一股凛然的霸道威势,透过大气传达而来,令在场的人们胆颤心惊,不晓得天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并不是所有人都那么蠢笨,除了阿雪与霓虹,卡翠娜也算见多识广,急忙来到我身边,问我知不知道有什么事。

“约翰,是不是……”

与卡翠娜一起过来的,还有一个同样不安的白牡丹,但我却没有回答她们的问题,因为这一切已经没有必要,天上风雷之声忽然停了下来,那一片轰隆轰隆的闷响,变成了一片死寂。

就在万籁俱寂的静默中,一道身影缓缓在云端出现。从地上仰望天空,他的身影是那么地渺小,却又那么地巨大,好像一个太阳似的高挂云端,尽管是无声出现,但所有人都第一时间看到了他。

万兽尊者的模样……很像是一头年老的雄狮,尽管年纪已经很大了,但狮头与鬃毛却仍威风凛凛,以百兽之尊的身分俯视大地,身上的灰布长袍很朴素,十足就是奴工款式,听说是他为了纪念早年在人类富豪家中为奴而穿,但如今穿在他身上,却只显得霸气滔天,任谁一看都晓得他的身分。

“万、万兽武尊……”

或许伊斯塔人不晓得这个老老的兽人是谁,但同为南蛮兽族之一的羽族人却很清楚。在场的羽族女战士们,无分翱翔天上,或是站在地下,见到万兽尊者现身于高空,俱是吓得花容失色,若是真的打了起来,我看战意尽失的她们恐怕会立刻投降,半点反抗意志都生不出来。

依照兽人们对万兽尊者的崇拜程度,羽族女战士们的反应并不奇怪,只是有一点颇为耐人寻味。据说,万兽尊者极度重男轻女,尤其痛恨骑到男人头上的贱货,这与羽族的作风恰好相反,而当羽族统治南蛮时,万兽尊者早已成为各兽族精神领袖多年,以南蛮这种一山不容二虎的严苛环境,他们是如何和平共处的?

凤凰天女一出生便带有十二头兽魔,虽不知道确实威力,想必是非常厉害的。但怎么厉害也好,要凭这能耐去战胜万兽尊者,相信并不足够,纯以实力而言,万兽尊者肯定更胜一筹,既然如此,为何羽族称霸南蛮的时候,万兽尊者视若无睹,“容忍”了这个现实?羽族又为何不向万兽尊者挑衅,一举立下羽族的霸权呢?

从结果来猜想,这里头绝对有某些不为人知的暗盘交易,让双方都得到满意的好处,所以今日的南蛮才会是这局面。问题是,两方之间所交换的利益到底是什么呢?要是我知道那答案,事情就好办许多,只要拿着够说服力的好处去谈判,配合上我的三寸不烂之舌,甚至有可能说服万兽尊者罢战,让我们省去一场生死之厄啊。

(咦?我是不是忽略掉什么?有一种忘记重要事情的感觉,刚刚我有想通什么重点吗?

我脑里思绪一片乱,突然耳边传来一声怒啸,声音雄浑有力,如雷霆急鼓,直接震向魂魄,入耳瞬间意识一片空白,不能思索,要不是阿雪及时拉了我一把,搞不好连三魂七魄都会被震散掉。

阿雪从旁拉的那一把,让我得以心神宁定,不受啸声所慑,但其他人可没有这么好运,在半空中的羽族女战士首当其冲,被这霸道之至的啸声横空一扫,大多数的是立刻昏迷,从天上笔直摔落下来,少数修为较弱的则是当场耳鼻溢血,硬生生被震毙。

啸声犹如惊涛骇浪,一波连着一波,中气充沛,一点都没有衰竭之象,不但羽族女战士受害,就连附近的建筑也受到波及。先前蛇蝎美人所放出的巨冰,在召唤兽消失之后,已经开始慢慢融解,但现在被啸声一震,大小冰块尽皆粉碎,从尖峰处开始迸炸爆碎,还连带砸毁了不少附近的建筑。

一啸之威,惊天动地,而万兽尊者的出现,自然不可能只是为了放声长啸,他在云上左手一扬,距离我们不远处的一栋房舍忽然炸裂,爆碎轰塌,跟着是我们右边的另一栋,炸裂倒塌时隐约听见人声惨呼,显然是有牺牲者出现了。

堂堂万兽尊者,随手轰掉两间民宅,这自然是没有什么大不了,但是我却心里清楚,这两间民宅并不普通,以娜西莎丝为首的学会派、以阿鲁斯为尊的皇室派,两大队人马此刻分别藏身于那两栋民宅中,本意是为了窥看战局,却被万兽尊者识破,一举手就把他们从黑暗中给逼了出来,连带损失几十条人命。

不难想像,娜西莎丝与阿鲁斯此刻定是万分狼狈。身为伊斯塔的领导人物,他们不能在属下面前失威,照理说立刻便要翻脸发难,讨回脸面,但对手可是五大最强者之一的万兽尊者,伊斯塔近日元气大伤,经历内战、瘟疫、无头骑士肆虐,国内的顶尖术者为之一空,拿什么与万兽尊者硬碰硬?

伊斯塔人素私自利,碰到这种情形,哪个呆瓜脑子坏了肯去一马当先?

理所当然的结果,就是两派人马都默不作声,预备让我们这支外籍兵团去打第一仗,自己坐收渔人之利。

这种算计,伊斯塔人心里清楚,我心里清楚,就连万兽尊者都清清楚楚,不过他的长啸似乎没有打算停止,看这形势,如果我们这边没有人能让他住口,这老兽人大有一口气把我们全数震疯的打算,但若要让他住口……呃,这似乎不是说几句贱嘴话能办到的。

“住口!”

在我身后吼叫出来的是羽虹,她为啸声所逼,第一个忍耐不住,张口叫了出来,只是这叫声与万兽尊者的长啸相比,实在太过微不足道,所以她选择了另一个动作。

轰隆!

羽虹左手一揽,烽火乾坤圈再次迎风成形,变成了一个好大的火圈,但这次不是在天上使用,以羽虹的力量,仓促间无法吸纳足够的风、火元素,乾坤圈的威力受限,但仍是有如一颗火流星似的,拖着长长焰尾,笔直飙射向天上的万兽尊者。

(不好,羽虹与万兽尊者的力量天差地远,又没有人配合辅助,这一击不可能收到效果,要是乾坤圈被万兽尊者接去,等于平空送一件利器给人,这是找死啊!

这个念头在脑里闪过,而满空飞腾烈焰在与万兽尊者接触的瞬间,消失不见,仿佛被万兽尊者身后的黑暗所吞噬,但震耳欲聋的啸声也在同一时间中断,整个世界又回复成一片死寂,只余下四周围一大片的喘息声,那都是好不容易撑过啸声攻击的疲惫之声。

我转头看看,没有一个人还维持着正常的表情,所有在万兽尊者啸声下支撑过来的人,全都被耗去大量体力,白牡丹早就昏迷过去,卡翠娜也是脸色苍白,身后的羽族女战士每个都像去了半条命,至于我身边的女人……力量最强的阿雪,刚才因为要护住我的关系,等若双倍耗损,现在已是大汗淋漓,胸口也湿了一大片;羽虹的状况也不容乐观,以她的力量要使用七圣器,本来就非常勉强,仅能做到”侧面使用”根本就是把圣器异能启动后扔出去,谈不上什么控制,而即使是这样,连续几次使用乾坤圈也已让她精疲力尽,现在哪有办法出去作战?

(唉,女人都倒光了,最后还是得要自己想办法,这口软饭可真不易吃。

我心中寻思,还没有想定方法,天空中的万兽武尊已经有动作,似乎非常愤怒地开口说话。

“贱人约翰-法雷尔是哪一个?给本座滚出来!”

响彻云霄的吼声如雷贯耳,这让我由衷庆幸,这头老兽人是个大呆瓜,也不弄清楚我的相貌与模样就来找人。

在这一声怒吼之后,万兽尊者的目光望向地上,凝视向雅兰迦身首分离的残躯。

“是何人如此大胆,杀了本座的特使?”

声传九天,万兽尊者的狮吼声震惊四野,偏偏就是没有人敢出声音,谁也怕自己应了一声之后,万兽尊者的攻击会降临头上。问题是,不出声倒也罢了,所有人都把眼睛朝我身上望来,这就很该死了。

“你就是约翰-法雷尔?大贱人兰特的龟孙子?”

万兽尊者的喝问声,前半段我可以理解,但后半段我就很不解,愣了一下,这才想到在现今的五大最强者中,万兽尊者是横跨两个世代的绝顶强人,他纵横江湖的时候,我爷爷也在黄土大地上叱吒风云,这两个人之间有过交情,甚至有过什么恩怨,那是一点都不奇怪。

糟糕,看来今天除了要应付我自己的债务,还要处理爷爷的旧债,新仇旧恨加在一起,这笔帐看来是难算了。

万兽尊者那一句之后,并没有再说什么,我暗自戒备,却发现万兽尊者的目光有点不对劲,好像不是在看我,而是在打量我身边的人,换句话说……“一、二、三、四……啧啧,有老有嫩,全都美得像朵花一样,小畜牲身边的美人倒是多,果然是法雷尔家的小淫虫,一会儿本座摘下你人头喂狗的时候,绝不会忘记操死一两个你的女人来下葬。”

堂堂前辈高人,用这种口气说话,其实真是很没有格调,不过兽人的价值观与人类不同,万兽尊者又是出了名的鄙夷女性,像这种杀人夺妾,随意玩玩后,一拳轰爆那女子头颅的事,这老儿不晓得干过多少次,早已不是新闻了。

这股狂态与仇视,我身边的女性当然都感觉得到,阿雪紧紧地抓住我手臂,很害怕似的低声说话。

“师父……阿雪好害怕,这个兽人是不是要抓阿雪走啊……”

“阿雪,你别怕,打起精神来,师父还要靠你来保护啊!”

这句话大概说得太鸟,一句话说完,阿雪的表情整个垮了下来,十足十的像一个鸟字,而天上的万兽尊者大概也不耐烦,举手便是一拳轰来。

兽王拳-鞑罗虎魂!

我曾听说过,兽王拳练到第六层以上,就会从原本的兽形进化到兽神,而启发出新的绝学。

白澜熊的兽王拳突破到第六层时,成功挥出了白金、世界之拳,震惊八方,但在原创者的手上,兽王拳的兽神型态赫然有新变化,万兽尊者打出了一团蓝色火焰,高速朝我们射来,蓝焰半途幻化形状,很快就变成了一头凶恶的猛虎。

“吼~~~”蓝焰所组成的猛虎,块头很大,兽瞳圆睁,栩栩如生,看来就像是有生命的活物,沿途掀动狂风,朝我们吼啸着冲来,蓝色的火光飞腾流窜,虽然只是一头猛虎,但却比什么凶狠恶兽都更具威势。

出自兽王拳原创者的一击,岂同泛泛,阿雪、霓虹都预备出手去接,但我刹那间判断出她们没有接下这一击的能耐,被迫主动出击,要抢在她们之前接招。英雄有英雄的接招法,不是英雄的人也有自己一套,我能够用来抗衡兽王拳的技巧,也就只有地狱淫神了。

“太古的性欲精灵们啊,我以约翰-法雷尔之名,与你们签订契约,请借予我你们的力量,服从于我,具体而现形……”

我喝道:“出来吧,地狱淫神-金银蚕蛊!”

召唤声中,一只通体金黄的蛇形小蛊出现,在空中扭动两下,便立刻往我的手套射去,两相结合,骤发出豪光万道,逼得人难以正视。

蚕蛊与手套结合,远古绝学重现,我一掌推出,巨大的金色手印朝前方飙去,不偏不倚地命中躲藏在假山后的一名伊斯塔巫师,只听他惨嚎声中,整个人化作一尊表情痛楚的金身人像,飞旋起来,在下坠途中被鞑罗虎魂打个正着,烈焰滔滔,一下子吞噬了整座金像。

绝掌虽然厉害,但区区一座金像,挡得住万兽武尊的鞑罗虎魂吗?那当然是不可能的,金像在被吞噬的数秒后炸裂,爆成满天的细碎金块,而轰破金像的虎魂势如破竹地攻来,但身上光焰色彩稍为黯淡,显然已被耗去部分力量。

这时,阿雪所张设的白骨之墙已成形,蓝焰猛虎虽然再次突破防卫,炸开白骨之墙,却成了强弩之末,被羽霓一记碎梦刀斩在额上,惨嚎声中,化作蓝色火焰流散四方。

三人合力,我们成功挡下万兽尊者一击,但我却没打算等万兽尊者再发一击,抢先喊道:“阿虹,火凤凰;阿雪,暗之箭。”

羽虹依命出手,虽然同样是火焰型招数,却与万兽尊者有天渊之别,击出的火焰只有个模糊凤凰轮廓,全然不似虎魂的清晰,而阿雪的暗之箭则是连环十三支射出,两者目标相同,都是半空中的万兽尊者。

这两记威力十足的攻击,可能连万兽尊者的一条毛都伤不到,但却对我有重要作用,因为我本身的力量不足,没法及远,如果不借助她们两人,我的攻击根本没法射到高空之上。

“喝!”

我双掌连环推出,击出的劲道先附载上火焰、暗之箭,再形成一个个巨大的银色掌形气劲,朝天上连珠轰去。

“……有点门道!”

万兽尊者是识货之人,对五百年前扬威黄土大地的那套绝掌有所了解,当这十四个巨大的银色掌劲朝他轰去,他没有托大硬接,而是一扬左臂,跟着,滔滔火海就在他周身出现,他整个身形都隐没在火海中,似曾相识的画面,和羽虹刚才一模一样。

(该、该死,这个死老头,真懂得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!

在我瞠目结舌的诧异中,烽火乾坤圈已发出尖锐鸣叫,削斩天空,分割大气,烈火瞬间连破十四道银色巨掌,朝我们怒袭而来。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