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二十一
第一章
冷光一刀
首断魂飞

在接到卡翠娜的委托后,我就开始设计这次的计划。要处理兽人的刺客群,并没有很困难,那些家伙有力无脑,只要略作策画,管教他们一个个悲愤收场。

真正让我忌惮的对象,是隐身在兽人背后的雅兰迦,她阴狠奸险,手上又掌握黑龙会旧时的大笔资源,是一个我对其实力完全掌握不到的对手,我必须设法将她引出来做掉,这才是万全之策。

我本身就是最好的饵,以我做饵,引出雅兰迦不是问题,自古贱人无敌,只要我亲自现身,对着雅兰迦说几句“你姊姊被狗干”之类的挑衅语句,相信她会红着眼睛跳出来宰我,什么人都拦不住,但考验却是在引出雅兰迦之后才开始。

张网捕鱼,鱼即使落网,也有可能拼个鱼死网破,特别是碰到那种特大尾的鱼,突破猎网并非难事。我网的只是雅兰迦一个,可不是黑龙会全体,我不晓得她手上到底掌握多少黑龙会的资源,要是打着打着,突然出现黑巫天女这等高手,又或者是黑龙王死而复生,那就轮到我要去和阎王爷大跳贴面舞了。

所以,基本战术很简单,设法诱出雅兰迦之后,套出她的所有预藏底牌。

如果她的底牌太硬,那我就立刻把手边资源用在平安撤退上,全体人员逃之夭夭,把烂摊子丢回给伊斯塔人收拾;如果她的底牌不过尔尔,那我便打落水狗,送她去和她姊姊一起被狗干。

什么?为什么我不把雅兰迦干过再杀?

唉,兄弟,虽然我是很没格调的人,不过我下半身却是很挑剔的,看到雅兰迦的下半身,我什么淫荡欲望都没有了。如果再多看她几次,我甚至可能会阳萎,想想还是早点把她干掉省事。

从目前进行的成功度来说,情况相当令我满意,尽管身边的鸟女人大呼小叫,白牡丹也怪我冒险犯进,但情势仍如我所愿地发展,雅兰迦把手上的筹码分批投入,到了她把自己的守护兽召唤出来后,我已经确定战术成功,可以开始进行收割了。

天毒魔蝎皮坚肉厚,普通的炮火攻击都未必能伤到,更别说是一般的刀剑斩击了。哪怕是调一支数百人的军队来,也未必能对天毒魔蝎造成什么伤害,要攻破天毒魔蝎的防御,最妥善的策略,就是用锋锐的一流神器直接攻击。

这种高等级的神器配备,即使刻意去借调,仓促间也未必能够借得来,不过我们小队却有得天独厚的优势,凌驾当世所有珍宝之上的七圣器,我们手上就有四样,而且其中还有两件是攻击型的。

早在这场战斗开始之前,我就给羽虹下过严令,要她设法拖延着战局,直到雅兰迦把手上的底牌出尽,然后才正式转守为攻。在得到我的许可命令之前,放在她身上的圣器,只准带着,不可以使用。

七圣器之一的烽火乾坤圈,如果在正确的使用状况下,它应该是七圣器中速度最快的飞行工具。

脚踏乾坤圈,呼风唤火,吸纳两大元素作为推进能源,当乾坤圈高速急驰飙行时,天底下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快过它,没有任何事物能追得上它。

这是乾坤圈的正确用法,但要成功驾驭它,没有第七级以上的力量或魔法修为,那是作不到的。如果没法驾驭乾坤圈,那么别说用脚踩它,稍微把脚一放上去,就被那高温火焰给烧成焦炭了。

从大当家加藤鹰的经验,我大概明白要驾驭七圣器,起码需要第七级的力量修为,目前我们之中以阿雪的修为最高,隐隐有突破第六级界线,升到第七级的征兆,但至少目前为止,我们小队里还没有这样的人物,能够充分发挥圣器的真正威力。

“只要能用就成,用法正不正确,也不是别人可以规定的,不能当交通工具,还是可以当武器,你也不必踩在上头,只要把乾坤圈推掷出去就可以了。

“在得到一级方程序大赛车的奖品后,我多次研究烽火乾坤圈的奥秘,找出适合的使用方法。

照关系亲疏来分,我应该把这件圣器交给羽霓,这样最为安全,不过烽火乾坤圈一启动,熊熊烈焰实在是烧得太厉害,羽虹的力量比羽霓为高,最重要的是属性相符合,运用时可以少受其害,基于这个考量,我把烽火乾坤圈交给羽虹使用。

“嚎呜~~~~”天毒魔蝎发出了惨痛的嚎叫,我听在耳里都觉得有够爽,它们那身坚逾甲壳的硬皮,终于被圣器打破,烽火乾坤圈锋刃过处,大气被烧灼得飘移不定,像水面波纹般起了阵阵涟漪,而当炽热火浪打在天毒魔蝎身上,这些巨怪引以为傲的厚实甲层,就像太阳下的雪水一样,迅速消融,内里的骨肉焦烂,冒出白色的清烟。

烽火乾坤圈一击奏功,带着尖啸,划破长空,旋绕着回到羽虹手臂上。在清亮的月光下,我们都看得很清楚,烽火乾坤圈色作银灰,体积并不大,是个薄薄的灰色金属圈,外围是锯齿状的旋翼,内部则平顺光滑,可以套在手臂上;异能未发动的时候,乾坤圈看来平凡无奇,可是当羽虹把力量灌入,乾坤圈被启动后,通体异芒流转,光焰飞腾,看上去就像个镂空的小太阳,灿烂夺目。

“你们这些怪物,根本不应该存在,黑龙会已灭,你们就跟着去阴间吧。”

羽虹对黑龙会的相关事物深恶痛绝,现在更是把满腔怒气都出在这些形貌丑陋的巨怪身上,右臂一扬,乾坤圈高速转动,吸纳大气中的风、火元素,迸发出强烈的光与热,化作一个巨大的光源,光照四方。

强光灿烂、烈火滚滚,我们在底下都觉得难以正视,必须要转头避开,天毒魔蝎的位置首当其冲,又感应到强光中的杀意,更觉难捱,嚎叫着晃动巨躯,似乎想要对半空中的光源进行反击,却又对那滚动的光与热感到畏惧,几次想要张口发动攻击,最后都是嚎叫着侧头躲开。

“风之精魂、火之英魄,凝聚燎原赤焰,为我双翼!乾坤圈,去!”

羽虹将乾坤圈旋绕一圈,吸纳大量风火元素,强烈光焰炽盛到巅峰,几乎要炸开来的那一刻,她猛力将乾坤圈一推,熊熊烈焰立刻飞射向天毒魔蝎。

如果单从眼中所见来想像,羽虹很像是扔了一个小太阳出去,那种火焰往四周延烧的壮观景象,让人联想起天上坠下的陨石,轰隆作声,撼山动地。但在场的我们却惊讶地发现,乾坤圈在羽虹手中似乎一点重量也没有,尽管四下窜烧的光焰直径广达十尺,可是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,灿烂火焰就这么无声地飞坠向敌人。

仿佛被微风轻轻托住,乾坤圈下坠的的速度似缓实疾,我们甚至还没有意会过来,乾坤圈已经从最前方的那头天毒魔蝎顶上划过,紧跟着,就像利刃切过豆腐一样,那颗巨大的脑袋从中分为两半,脑门的部份无声滑落,坠落地上,而那巨大的身躯则是重重摔倒下去。

这些生化巨怪的体内蕴涵剧毒,不但活着的时候能够喷毒伤人,即便是被击毙身亡,体内毒质仍会四出横流,伤害极大。可是烽火乾坤圈这一击,切割过处,伤口被焚得焦黑,所有体液尽数被蒸发,不但死得不能再死,而且也没有余毒遗害。

惊人的战果,让我身边的人都被吓得呆住,特别是见到刚才还张牙舞爪、所向披靡的巨兽,一下子横尸就地,局面在顷刻间激变若斯,所有人的理性都不能适应,尤其是白牡丹大医师。

“法、法雷尔提督,这……这是……”

“哈哈哈,这是家常便饭啊。作我们这一行,一下赢一下输,前一秒看到的不等于后一秒看到的,习惯就好,不用自己吓自己……哈哈哈,我这么说,可不是要你们放弃做逃跑准备喔,搞不好等一下雅兰迦大反扑,又轮到我们逃了。”

我仰头大笑,看上去或许是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,白牡丹见了,呆了半晌,叹道:“提督果然神机妙算,整个战局都被你掌握在手中,我一介妇道人家什么都不懂,刚才有什么失言,请您不要见怪。”

“哇哈哈哈,不要紧,不要紧,这种专业场面,本来就该由我们这些专业的负责,白大夫不习惯我们的作风,那也是很合理的,不晓得这两天有没有时间,我与白大夫一起喝茶聊天吃包子,促进一下感情,避免类似的误会呢?”

“呃……提督,男女授受不亲,你可不可以不要这样抓我的手?还有,提督你的口水……”

“口桀口桀口桀,怕什么嘛,是我的口水,又不是天毒魔蝎的口水,不会腐蚀人体的。哎呀!

好痛,大夫你做了什么?我……我的手不能动了……实在是太低估了白牡丹,她身为当代有数的医道国手,本身又是极高段的光明系术者,绝非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。这下偷香偷到大铁板,也不晓得她做了什么,我整条手臂失去知觉,动弹不得了。

“师父,我觉得你还是别对白大夫动手比较好……”

一直在守候待命的阿雪,悄悄来到我身后,“你刚刚握着白大夫右手流口水的时候,阿虹她在天上,一副很想把乾坤圈丢下来的样子,如果你再握多一会儿,那就……”

真是不好,我壮志未酬,就已经被人盯着看了,而且还是最麻烦的窝里反,看来……还是专心先把狗打落水,再来处理美丽女大夫的问题吧。

“轰隆!”

重物坠地声响彻八方,又一头天毒魔蝎倒地,这次羽虹操控烽火乾坤圈的技巧更成熟,乾坤圈在那头天毒魔蝎身上闪电穿梭三次,两横一竖,最后穿出时,它巨硕的身躯被砍成六块,重重坠砸在地上。

这一幕景象,不但令其余的天毒魔蝎感到畏惧,就连雅兰迦也无法再保持冷静,气急败坏地对我吼叫。

“约翰-法雷尔,你不得好死!”

“喔,爽死算不算不得好死?如果算的话,你先去吧,我干完女人再来。

“你别得意,我真正的杀着还没出现!”

被雅兰迦这么一说,我还真是吓了一跳,表面上还是笑个不停,却是已收起轻敌的心情,谨慎以待。不过,老狗变不出新把戏,雅兰迦所谓的真正杀着,赫然就只是命令她的蛇蝎美人,直接向我们发动攻击。

“乌撒巴,给我杀尽他们!”

雅兰迦高叫一声,蛇蝎美人仰首发出悲鸣,两手一动,满头小蛇随之乱舞,几百双蛇目盯着我们,阴森的感觉令人背脊发麻,而从那些蛇目中,我感到一种极为邪恶的魔法波动,心中连叫不妙。

(能够用人名召唤的魔兽,那都是召唤术中的绝顶凶物,这一仗不好对付,我该现在先底牌吗?不,雅兰迦在拼命了,以她的气势之强,我就算翻开底牌也未必压得住她,还不如再拼一拼,只要能挡她第一击,我就赢定了。

这样一想完,我赫然惊觉自己背后已汗湿衣衫,这是召唤师之间的实力感应,能够让我这样不由自主地惊惧,雅兰迦这头召唤兽强到异常,肯定是她拿自己魂魄下去结合炼制,才会有这样的强大威力,如果我嘻嘻哈哈去应付,后果肯定会很惨痛。

“师父,你怎么了?你脸上笑得好灿烂,可是你背后好多汗喔。”

最熟悉我各种小动作的阿雪,看破了我伪装表面下的心虚,贴近我身边,低声道:“是不是晚餐吃得太少,肚子饿了,我这边还有点饼干,可以分一点给你……啊呜,师傅你为什么打人家的头啊?”

“少说废话,阿雪,准备梅杜沙之盾,马上就要用了。”

“咦?用梅杜沙之盾?但那不过是四级魔法,你用这个去挡人家,百分百稳死的!”

“别啰唆,叫你做就做。”

阿雪听出我口气有异,察觉到我的认真,立刻端正起表情,点了点头,开始闭目吟唱咒文,而我也在蛇蝎美人发动攻势前,做出预备。

“太古的性欲精灵们啊,我以约翰-法雷尔之名,与你们签订契约,请借予我你们的力量,服从于我,具体而现形,出来吧,地狱淫神-水火魔蛛!”

时间真是拿捏得刚刚好,我才把水火魔蛛召唤出来,蛇蝎美人的攻击就到了,从形式上来看,似乎是很强的剧毒攻击,如果成功命中,可以把我们这一票人连带后头的房舍都给腐蚀掉,不过,顺应召唤而出的水火魔蛛,这时却成了最佳的大盾牌。

“嘶~~~~~”水火魔蛛桌面大的身躯,在蛇蝎美人的剧毒攻击下,迅速被蚀化分解,发出了惨烈的嚎叫,连带也让身为宿主的我,整个肺腔像是给人浇了热水,痛得发不出声音来。

本来水火魔蛛应该在一秒之内便被融蚀殆尽,不过阿雪所施的“梅杜沙之盾”却在这时完成,水火魔蛛的躯体瞬间被石化,变成了一大块巨型岩石,抗魔防御力大幅度提升,再次把即将轰过来的毒气弹给挡住。

水火魔蛛本身也具有毒属性,对于毒物攻击的抵抗力,远较其他事物为高,再加上石化封印,巧妙利用优势与特性,赫然能发挥超越实力的效果,挡住了高它两级的一记强力攻击,更看得雅兰迦目瞪口呆。

“你、你怎么可能挡得住……”

“哈,身为术者,连最起码的性质运用都不懂,只会以大胜小,你这样和大笨牛有什么两样?配称为魔法师吗?丢人现眼,你滚回家吃大米饭吧!”

口中嘲笑,我心里可是紧张到不行,蛇蝎美人的这一记攻击还未结束,毒气弹的形式以螺旋发出,威力比我预期大,水火魔蛛的石化防御看来只能多撑半分钟,而毒气弹虽然没有命中,但些微毒气从旁挥散出去,一些飞在天上的羽族女战士嗅着,就像被蚊香熏着的蚊子一样掉下地来,我身后众人也露出头晕目眩的表情。

雅兰迦的这一击,并不如她以为的那么没效果,如果她确实察觉到这一点,命令蛇蝎美人加强攻击,我们这边就要大大糟糕,这逼得我不得不再使用魔法之外的另一项武器。

“……大米饭吃不够的话,还可以吃蛇羹,你姊姊尸体应该满大只的,你们逃难的时候有没有拿去吃?喔,我忘记了,她尸骨无存,你们没得吃了,肚子大概饿很久了说话说得太贱,有时候连自己都讨厌起自己来,不过贱人贱嘴利用得好,有时候比使用第七级的精神攻击魔法更有效,实在是很省魔法力的战术,希望雅兰迦不要太聪明,如果她有她姊姊一半的冷静与智慧,很有可能反过来看破我的企图……“……你……你……约翰-法雷尔!”

幸好,我的敌人是一个白痴,而且还是一个胸部不大的白痴,不但气极了只懂得尖叫,而且在使用魔法的技巧上,就像一些枉有名家称号的蠢材,一个魔法施展无效,便直接使用威力更大的魔法,完全不懂得看敌人的特性与弱点做事,真是自掘坟墓。

因为雅兰迦白痴的缘故,她急于重阻攻势杀尽我们,撤回了这记若再坚持十秒,便可发挥杀伤力的攻击,让我暗呼得救了。不过,蛇蝎美人显然还有更厉害的杀着,如果让它尽情发挥,我们这边就会死得难看,所以没等雅兰迦下令,我便扔出了我的底牌。

“乌萨巴,解放你的咒怨,给我把他们……”

“以约翰-法雷尔之名下令,底牌出来!”

真好,我的句子比较短,本来嘛,召唤时候句子那么长,这是召唤师的大忌,我的对手怎么连这一点都不懂呢?一定是三流的魔法小说看太多了。

两边的召唤言语同时生出作用,蛇蝎美人的动作有了短暂停顿,似是在聆听雅兰迦的命令,但同一时间,雅兰迦背后的土地翻裂开来,一道黑色身影破土而出。

照理说,一流术者在使用强大魔法时,身边都会形成护卫结界,让敌人没法轻易靠近,而雅兰迦为了怕被偷袭,一直不敢让蛇蝎美人离自己太远,就是想利用它超越人类的感官,早一步洞悉敌人的潜近。

然而,负责执行这项任务的,却是挂名在我们队伍里的未来。黑龙忍军的匿踪潜行,天下无双,虽然没有鬼魅夕那么了得,但对付雅兰迦这种货色,有个小未来也就够了。

“碰!”

地面炸裂,雅兰迦还来得及反应,但如果她命令蛇蝎美人进行防御,刚才她念到一半的咒文就等于白费,所以她口中持续唱咒,手里却简单结印,想凭靠召唤兽本身的防御结界来挡这一击。

这算盘不算打得太差劲,但却完全落入我的算计中,雅兰迦此刻身边的防御立场相当强劲,寻常的高手无法轻易突入,就算是羽霓手持碎梦刀突袭,也不见得能够突破结界,更别说是区区一个小未来。

然而,正是因为这样的想法,未来才有机会得手,尽管这小子的力量不算强,但却正好可以诱使雅兰迦大意,而我也托付给这小子能够克敌制胜的武器。

七圣器之一,无视一切物理防御-斩龙刃!

斩龙刃的特性,是无视一切物理防御,无论是多么坚固的东西,在它之前都等于不存在,但除此之外,它对于魔法结界也是有一定程度的针对性,当日连黑龙王都在它刃下饮恨,雅兰迦比起黑龙王又算是什么东西?

“呜啊~~~~~”出其不意的袭击,换来雅兰迦一声惨绝人寰的悲怨嚎叫,斩龙刃的寒光破开魔防结界,直直地挥向雅兰迦颈项,一道凄厉血光洒向长空,蛇族少女的首级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后,滚落在地。

事情太过突然,我听见身后的女性发出一阵惊呼,被这血腥的一幕给吓着。

这点我不怪她们,因为就连我自己都有一瞬间的恍神……刀光掠空,血光乍现,肢体分离的这些画面,令我似曾相识,或许是因为同一把凶器、同一种派别的切斩法,我刹那间仿佛回到慈航静殿,又一次看到心灯居士惨死的画面。

断成两截的躯体,凄惨地在地上爬行,拖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线……怵目惊心的恐怖,我惊醒过来,却发现自己背后赫然已冷汗湿衣衫。

(真、真可怕,我是在搞什么啊?难道说……那件事伤到的不只是霓虹,连我自己也……

我摇摇头,想把这个不愉快的发现给抛诸脑后,但那头蛇蝎美人却发出一声尖啸,震得周遭清脆物体全数碎裂,我们也给震得耳膜生疼。照理说,召唤者一死,所召唤出来的魔物失去能量供给与中转物,形体也会消失,但某些特别强大的召唤物,自身的能量充沛,甚至拥有自我意识,哪怕是召唤者消失,它们仍可以独立存在一段时间,这才化为乌有。

很明显,蛇蝎美人就是这一类的邪物,雅兰迦的首级一断,召唤契约终止,蛇蝎美人甚至反过来吸纳宿主的血肉精华,断首的人身蛇躯迅速干瘪下来,反倒是蛇蝎美人的形体开始壮大,被线逢上的眼睛流下血泪,进行某种蜕变。

(是反噬宿主?还是某种形神合一?不妙,这次得要先发制人。

我警觉到这一点,但在我开口下令的同时,蛇蝎美人被封住的双眼一睁,一股很强的冷气吹袭过来,我猛打一个哆嗦,只觉得周身如坠冰窖,险些立刻失去知觉。

定睛一看,蛇蝎美人周遭的空间尽数被封冻,形成了好大一块巨冰,长宽高各有数尺,范围内所有物体都被冰冻在内,除了一头天毒魔蝎,就连一些逃避不及的羽族女战士都不能幸免,甚至连我们所住的豪华驿馆都被封冻住大半。

而且,所有生物被冰封之后,整个身体迅速泛黑,然后开始碎裂,即使能够解开冰冻,这些人也回天乏术。

阿雪站挡在我们身前,手持魔杖,由魔杖上两名裸女所捧着的宝石释放光芒,张设出一个防御结界,阻挡了玄冰朝我们这边延伸,若非如此,我们早在第一时间遇害,成为被冰封的受害者了。

如果是长时间比拼,阿雪与蛇蝎美人比斗魔力,到底谁胜谁负,这会是一个很耐人寻味的问题,不过蛇蝎美人的魔力源头已被切断,这脱离宿主的最后一击持续不久,便开始衰竭。

“轰隆!”

一道灿烂火光自天破冰而降,数尺高的大冰层,被烽火乾坤圈一击而破。

乾坤圈带着燎原之火降临,仿佛一面锋锐绝顶的大火轮,切裂冰层,不偏不倚地落在我们与蛇蝎美人之间,隔断了她的冰毒肆虐,接替已经疲惫的阿雪,令我们保得平安。

从冰层的裂口往上看,羽虹衣袂飘飘,似朵红莲般傲立于天空,武道袍的赤红下摆被风吹起,显露她白皙的修长粉腿,就连她雪嫩大腿根深处的火红内裤,都看得清清楚楚,小香臀鼓鼓翘翘的,看了就让人想去拍一巴掌。

俏丽的羽族美少女,用这样几乎不设防的性感姿态,任我们仰首饱览她的裙底风光,火辣辣的刺激,这还真是让人热血沸腾。不过,操纵烽火乾坤圈杀敌,立下大功的她,却紧咬嘴唇,一副快要掉下眼泪的悲痛模样,看那摇摇欲坠的样子,好像随时都会从天上摔坠下来。

(奇怪,羽虹怎么了?使用烽火乾坤圈太伤身体了吗?这样子似乎又有点不太像啊!

我眉头一皱,想到羽虹之所以神情异常,应该是看到雅兰迦被一刀砍飞脑袋,和我一样想到往日旧事,触景生情的缘故。这种事情实在很伤脑筋,一个处理不好,就是永久的精神炸弹,随时都会爆开。

被阿雪阻挡,又被羽虹截断,蛇蝎美人的最后一击失去作用,囤积的能量也告耗终,慢慢地在我们眼前消失。在蛇蝎美人消失的那一刻,她流遍鲜血的双眼写满了怨毒,看在眼底,真是不寒而栗。

“妈的,临死都还要瞪我一眼,真是有够贱……”

一场战斗好不容易结束,我终于可以回复本来面目,不必说一些连自己都讨厌的贱话,更不必故作镇定地装贱笑,立刻就一口骂了出来。

不过,一阵诡异的笑声,却在这时候传进我们的耳里,当我们循声望去,只见笑声的源头,赫然是雅兰迦那颗滚动在地的头颅……“……嘻嘻嘻……你们……嘻嘻……真以为自己赢了吗……”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