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二十
第八章
料敌不明
兽人联军

在我们前往巴格达的路上,并不是那么地平安,无头骑士四出作案的消息一再传来。伊斯塔在黑山谷道一战元气大伤后,更没法与无头骑士战斗,如此一来,它便在伊斯塔境内神出鬼没,到处掀起惊天血浪,短短一段时间里,又有几名皇室成员受害。

尽管它还没有杀到我们身边来,但我们却感觉得到那股迫睫而来的压力,彷彿这头绝世凶物随时会出现在我们面前。羽族和李华梅是受皇室派所託,来对付无头骑士,我也与娜西莎丝缔结利益合约,在情在理我们都没法置身事外,被当作第一智囊的我,很认真地思索破敌妙策。

不过,一个难题很快就出现在我眼前。

知己知彼,百战百胜,我们对无头骑士所知的实在太少,这才发现不晓得该怎么着手。

回顾东海的传说,在五百年前,有一名非常恐怖的魔枪骑士,为了真爱,在大地上掀起惊涛血雨,最后被整个大地的高手狙击围杀,在经历多场死伤惨重的血战后,单骑突破数十万大军的包围,在东海之滨,面对着茫茫大海,引颈自刎,此后,每逢月黑风高的夜晚,这名无头骑士就会出现,找寻失落的头颅……

这是无头骑士传说的起源,听起来确实非同小可,五百年前的战国时期,大地上高手辈出,绝非今日的情况可比,能在那种时期以一人之力独斗各方高手,那绝对是今天最强者级数的绝顶高手,甚至犹有过之。这种人惨死变鬼,难怪会是超级厉鬼,随着幽灵船而苏醒,再次掀起腥风血浪。

无头骑士的传说在东海家喻户晓,但拿来当神话听听是不错,要用来作为克敌制胜的方略却不足。

怨灵之类的不死魔物,多数都已失去理智,无法真正思考,只是被生前最后的一股执念所驱使而行动,无头骑士的状况多半也是这样。我们要对付无头骑士,除了正面硬碰硬之外,还可以迂回进击,去了解它生前的故事、它生前的未了遗憾,如果能针对这点下手,我们或许能以最小的代价,收到最大的战果。

“族长,请你派几个姊妹赶回东海,借助反抗军的力量,仔细去调查无头骑士的确切事蹟,还有……请李元帅尽快解决她的私务,尽快来援,我们这边很需要她的力量。”

卡翠娜点点头,很明白我的意思,命令手下的羽族女战士赶回东海办事,并且催促李华梅的行程。

因为李华梅迟迟未至,拥有高机动力的羽族女战士便作为代表,配合伊斯塔的计划,四出行动,希望能够阻截无头骑士的杀戮。没有最强者级数的高手压阵,碰到了无头骑士只是送死,这些鸟女人精打细算,所谓的协助当然只是装腔作势,每次都迟到一步,帮着收屍善后。

然而,羽族每次出动,白澜熊都仗义相助,跟着一起出发,说是为了以防不测,羽族女战士们有这个高手随行,大大增添安全性,自然是欢欣鼓舞之至,只不过每次也都无功而返,像是出去郊游多过作战。

(白澜熊看似粗豪,其实是个很会精打细算的人,他不会为了泡妞搞得这么儿戏,背后一定有什么目的,嗯,会是哪种可能?

我一时之间想不出答案来,只得把问题稍微放下。事实上,我这里的问题真是不少,每个人都把问题扔到我这里来,期望我能想出什么妙计,真是狗屎,我不过是个杂碎,可不是什么大军师、大策士,为什么我要专门负责想主意了?

(真要动脑筋,我宁可把时间花在搞白牡丹上手,那个女的越看越觉得骚在骨子里,不弄上手太可惜了。

尽管对羽霓、羽虹有些顾忌,但最后我还是决定这么执行,白大神医辛苦治好了我的旧患,我要是不好好谢谢她,那我的良心可过不去啊。不过,我才刚要出门进行大计,卡翠娜却来到我面前。

“约翰,这里有一封密信,请你过目。”

“密信?我不看藏头露尾的匿名信,撕掉它。”

“呃……是李提督给你的信。”

“喔,是情书啊?那就请族主你帮忙,大声念出来。”

我把二郎腿往桌上一跷,让卡翠娜把信念出声来,不过,李华梅写给我的信当然不可能是情书,而是一封委託书。

“……总之,时间就约在三天后,其余的资源调派由约翰你来掌理,务必在李提督抵达之前,把心腹之患给清除。”

“知道了,你们这些女人真麻烦,尽是把问题丢到我头上,真那么想当女强人的话,有什么事情自己解决啊!”

李华梅的委託很简单,就是要在处理无头骑士之前,先把旁枝问题清除乾净,对伊斯塔有个交代,也免得在进行主力战的时候,发生不测。

如果说,对付无头骑士是我们眼前的主任务,那么至少我没有忘记我们还另有个要命的问题,就是虎视眈眈的兽人们。他们在黑山谷道挫败后,并没有死心,跟着进了伊斯塔来,继续执行他们的任务。

从个人角度来说,这些兽人确实勇不可当,用这么少的人数想进敌国破坏,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,可是他们本末倒置,不去执行本来目的,只把目标盯在我身上,这就让我不能不作处理了。

收到李华梅的密信后,我开始调度各方资源,暗中作了不少的准备,等着这批不速之客的到来,把手上一切能用的兵力汇聚,预备设计让潜入伊斯塔的兽人诱来,给他们一个迎头痛击。

虽然我不怎么希望自己的预测命中,不过兽人们似乎不打算让我称心如意,在我们即将抵达巴格达的前夜,兽人群对我们一行人发动袭击。

“呃,真的干了?这很不容易耶,居然潜入伊斯塔的核心地带,他们是请无头骑士帮忙开路的吗?”

听见兽人们嘶吼声的瞬间,我有少许的惊讶,但很快就想通理由。如果是其他国度,兽人显眼的外型很容易就会被发现,可是伊斯塔境内有几十万,甚至可能破百万的兽人奴隶,这些兽人只要打扮成奴隶模样,那就算在大街上招摇过市,伊斯塔人也不会多看两眼。

“不晓得有没有什么新玩意儿可看?如果还像以前那样的打法,可真是很无聊啊。”

我话才出口,旁边羽虹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,似乎在责怪我太过轻忽大意,却只有重打起精神的阿雪站在我这边,替我说话。

“师父他虽然好色又胆小,可是从不会小看敌人喔,如果连他都笑得这么嚣张,那这一仗肯定是非常有把握。”

“自古英雄本好色,更何况是出身法雷尔家族,好色是应该的。”

卡翠娜面带迟疑地道:“但是约翰你怎么说也是军人出身,被人说胆小……”

“哈哈哈,每个敌人都晓得我胆小如鼠,那又如何呢?最后这些傢伙不一样死在我手上?胆大无畏就死得无所谓,胆小如鼠才是长命之道。”

我笑着把阿雪搂过来,当着众人的面,手掌老实不客气地覆盖在她胸口,隔着一层衣衫,大力搓揉起那难以掌握的雪白肉团,阿雪羞得满脸通红,却连躲避的念头都没有,乖乖倚靠在我身边,任我玩弄着她的美乳。

敌人正在进攻,我却能够那么狂妄地恣意享乐,不把他们当回事,那当然是有充分的破敌把握。事实上,因为早就知道兽人们会发动最后袭击,我那天与娜西莎丝密谈后,立刻就委託卡翠娜作出种种佈置,羽族在南蛮长年与兽人相斗,对付兽人极有一手,种种防禦机关与魔法阵形很快就准备就绪,只要兽人们一发动攻击,几分钟内所有机关与魔法阵就会启动,兽人们将会发现自己陷入十面埋伏当中。

也许兽人们是抱定阵亡的决心而来,但在这种死局之下,什么敢死队,送死队才是真的。兽人群中并无一流高手压阵,如果不是顾虑白澜熊,我这次就把他们全歼了,用不着以生擒为考量,下令尽量避免廝杀。

“咦?师父,你今天身体不舒服吗?”

阿雪通红着脸道:“你摸人家胸部的手,一直在抖……你平常不是这样的。”

“嘘!别出声,师父只是……有点尿急,你多说我就尿在你嘴里。”

我不让阿雪多讲话,这是因为我心里还有几分不确定。诚然我表现得很嚣张,一副自信满满的猖狂模样,可是我仍是觉得有些不妥,所以才要藉着狂放行为来压抑不安,否则,若是我浑身冷汗涔涔,两眼通红,双手还抖个不停,我身边的这些鸟女人恐怕全要飞上天了。

从外头隐隐发出的闪光、怒吼,我确信兽人们的数量约莫在三、四十人之间,正处於一面倒的战败边缘。

无可否认,这群修练兽王拳的兽人好手,实力坚强,是当前南蛮各族的顶尖精英,如果由一名高手领导,或是有适当的谋略配合,他们将如猛虎出闸,足以对伊斯塔造成严重破坏,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,但如今……他们只是几十头被羊领导的病虎,用几乎是一头栽进陷阱的蠢笨方式战斗着。

我花费多时的准备,并不只是使用羽族的资源,甚至还包括伊斯塔的部队。

娜西莎丝、阿鲁斯听说有兽人精锐部队入境,伺机破坏后,都很愿意协助我歼敌,顺道还帮着扯对头下水,让我藉此捞到几十名巫师听命调度,还有一大票昂贵的魔法兵器,像不要钱一样地用下去。

目前的战局,等於是汇集伊斯塔、羽族的力量去对付兽人。没有兽魔使掩护,这群只能打近身战的兽人,面对大量魔法机关所组成的火力网,等若是处於不设防状态,除了单方面挨打,什么也做不了,如果躲在背后操纵这一切的雅兰迦不想看他们死光,现在就得动手了。

(雅兰迦不得不动手,问题是这女人有阴谋没义气,要是没有扳平局面的把握,自己肯定会丢下兽人跑掉,如果她动手了,那就是有十足把握……可恶,她手上有什么秘密武器?倘使她有黑龙会做后盾,这我就猜不到她的底牌了。

我已经尽量在策划与准备,但战争里头没有所料必中这回事,见过太多风浪的我,很怕对方的底牌大得吓人,一丢出来就让我们没法还手。

等待的时间并没有很久,雅兰迦的后着,在大地一阵阵轻微晃动中出现,每靠近一点,地面就一阵摇晃,明显是庞然大物往这里靠近,而且还不只一头。

“干!这张底牌也未免太大了吧!”

眼见答案揭晓,我不禁暗暗咒骂一声,而前头战局中的巫师、羽族女战士们更是深受震惊。

“这……这是什么鬼东西啊?”

“不是巨神兵,这到底是什么啊?”

“大家小心,这东西……牠是活的啊!”

连串惊叫声此起彼落,可以想像前方人员所受的震惊,不过比起他们,我身边的这些人吃惊程度更甚,特别是有看过净念禅会生物兵器资料的羽霓、羽虹。

在我们目光中缓缓现身的,是五头体积巨硕的庞然大物,十数尺高的巨躯,分做三截,有些类似蝎子,看不见头部……至少在看来像头部的地方,找不到所谓的眼睛五官;伸缩自如的双手生有巨钳;腹上生有一张巨口,三层相叠的利牙发着森然寒光,偶尔有些唾沫从口中滴下,在那身非壳非甲的硬皮上流过,没有什么伤害,但一滴到地面,立刻发出难闻的腐蚀臭味与青烟;看来像是双脚的部位,生有轮子和好像是履带的怪异东西。

这种叫做“天毒魔蝎”的巨型生物兵器,我们并不陌生,之前净念禅会在萨拉城里作阅兵的时候,就是放出了牠们,震惊四座;后来东海之役,我和羽虹在封灵岛上又见了一次,证明净念禅会与黑龙会有勾结关系。黑龙王落败身亡后,慈航静殿接手净念禅会的实验所,将这些生物兵器予以销毁,但据说已晚了一步,部分天毒魔蝎早就被转送出去,不知所踪,心禅大师下令追查,务必要找到牠们的去向,假如他现在我身边亲眼目睹,想必会很开心吧。

“妈的,臭贼秃,净是搞一些烂摊子来让我收……这么大只的东西,是怎么运到这里来的?也是伪装成兽人奴隶吗?伊斯塔的城卫兵真是瞎了眼。”

我恨恨地骂道,也注意到战局开始翻盘,面对这些用最新魔法技术所制出的生物兵器,传统的魔法兵器相形见绌,发挥不了太大威力,羽族女战士所发射的魔力弓箭、炮弩,撞在天毒魔蝎的甲壳上,爆发出闪光;伊斯塔巫师们所作的魔法攻击,无论是物理轰炸,或是诅咒、放毒,天毒魔蝎都像感觉不到一样,随手挥动巨大的肢体,轻易地破屋裂地,甚至连一堵墙都给那巨力挥上半空。

天毒魔蝎的攻击模式除了力大无穷,还会喷放剧毒,沾者立毙,伊斯塔的法师首当其冲,被喷到的立刻全身溃烂,化作一滩腐烂血肉,就连兽人都有走避不及的牺牲者,死得惨不堪言。

战局出现意外的变化,我想躲在附近建筑里窥看的娜西莎丝、阿鲁斯,应该也都乱了方寸,不过他们似乎没有打算现身援手,反倒是卡翠娜见情形不对,命令羽族女战士全力护送我们离开。

“走?走到哪里去?”

我失声道:“这么重要的关键时候,就算真的要走,至少也要等到有人跑出来讲说……”

“约翰法雷尔!你这次插翅也难飞了!乖乖受死!”

一声怨毒的怒斥,来自现身在天毒魔蝎护卫中的一名灰袍女,尽管很久没见面了,我还是从那一声怒喝中认出了人。

灰袍头套之下,露出的怒容称得上美丽,但比起当日在南蛮的少女容颜,现在却看得出长期惊惶逃亡所累积的风霜,还有一股因为仇恨而扭曲面孔的丑陋,尤其是当她伸手掀开头套,那只冰冷的金属假手,更让人察觉到她残忍冷血的心态。

“哇!这位美女,我们认识吗?你长得好漂亮啊,给我干一次好吗?”

这是激怒敌人的典型手法,而雅兰迦毕竟修为未足,对我的了解又太少,立刻便给气得七情上面,昂扬蛇尾,举抬起身形,命令天毒魔蝎全力进攻。

“……穿这种灰袍,又能够操控天毒魔蝎,妈的,当初在金雀花联邦的果然就是她。”

那日在萨拉城中的军演,净念禅会派一个身穿灰袍的蒙面法师,操纵在场的天毒魔蝎,现在看来就是雅兰迦。早知如此,在萨拉城里把她给宰掉,早早拔除祸根,现在就不会那么麻烦了。

“阿霓、阿虹,那几头东西很棘手,你们两个去拖延一点时间。”

我下达命令,羽霓、羽虹立刻张开羽翼,飞身冲了出去,分别化作一道蓝光、一道红芒,瞬间逼近天毒魔蝎,率先抢攻,利用这形势把天毒魔蝎的注意力集中在她们身上,令其他的羽族女战士得以逃生。

天毒魔蝎喷出的毒雾与酸液很厉害,但霓虹两人的武功也不是白练,分别运功鼓起护身气劲,羽霓凭藉着碎梦刀罡,把毒雾迫离体外半尺;羽虹凝运凤凰真火,把喷射过来的酸液给焚化,没有哪一个能迫近她一尺范围。

现在的霓虹,堪称是羽族第一高手,即便是族长卡翠娜,在没有驱动兽魔的情形下,也是远远不及这两姊妹。看到她们两人的奋战英姿,羽族之中惊呼连连,似乎很难想像她们两人强悍若斯,只是这些惊呼声中犹带着妒忌,这点就让人颇为遗憾了。

然而,这些改造生物的强化外层,确实是很棘手的硬东西,当时以莱恩巴菲特之强,手持狮王金剑这样的利器,一个人力压数头天毒魔蝎,却也只能压制,产生不了多大的实质伤害,霓虹两姊妹的力量逊於莱恩,破坏威力更弱,仅能展开双翼,翱翔穿梭,在天毒魔蝎的攻击阵形中闪躲。

乍看之下,力大却笨重的天毒魔蝎好像落在下风,不管怎么攻击,都只能破坏周围的建筑,踏裂街道,摧屋毁房,霓虹则是翩翩而动,把这几头没智能的笨拙蠢物给戏耍,但在明眼人看来,霓虹的战术其实有很大风险,而且这样高速穿梭飞行很耗体力,只要她们动作一慢,真气一竭,马上就会被天毒魔蝎的巨钳扫中,筋折骨断难免。

看得出这一点的,在我身边有不少,阿雪就是一个。本来斜倚靠在我怀中的她,悄悄地从我掌握下挣脱,开始作着战斗准备,随时可以支援霓虹,而与羽霓、羽虹最是交好的白大神医,则是率先向我发出抗议。

“法雷尔提督,请你立刻让她们回来,这太危险了,你身为领导人,怎么可以自己躲在后头,让她们两个女孩子去为你作战呢?”

“唔,白女士,话可不能这么说,你知不知道天底下最难吃的就是软饭,我当小白脸也是很辛苦的。”

我轻描淡写地回答,素来典雅端庄的白牡丹一下子变了脸色,像是一头发怒的母狮,气势汹汹地瞪视过来,我丝毫不怀疑她有打我耳光的冲动。不过,白牡丹怎么说我,我并不生气,只是对她的反应有点好奇,因为这种充满捍卫感的眼神,活像是母亲在守护自己的孩子,真挚的情感藏也藏不住,这不禁令我生出一些猜想。

“白女士,稍安勿躁,霓虹是我的女人,我不会让她们受伤害。再说,现在的场面不过是小菜一碟,如果真的有危险了,我会让她们撤退的。”

“现在这样还不算危险吗?她们两个女孩家在那里孤军奋战,为什么你们在这边袖手旁观?”

“分工合作是一个团队的基本条件,她们之所以奋战,是要掩护我们逃跑,如果白女士你现在就离去,减少她们的负担,相信她们会很感谢你的,此外……”

我冷冷道:“现在的情形确实还算不上危险,至少敌人还没有把底牌给亮出来。”

白牡丹并没有再问话,但我相信包括她在内,现场的所有人都想知道,敌人究竟还有什么底牌没露出来。这时,雅兰迦因为天毒魔蝎被霓虹给绊住,久战不下,愤怒地拿出一根短竹笛,预备亲自下场战斗,紧接着,一声诡异的清哨锐响,传入在场众人的耳中,震得耳里生疼。

笛声之中可能蕴藏着某种召唤咒语,在这一阵尖锐笛声吹奏后,一头似人非人的怪物影像逐渐清晰,在雅兰迦身前数尺显现出来。

约莫有着三尺半高,通体尽是冰蓝颜色,人身蝎尾,上半身是一个极为妖冶美艳的女人,姣好的面孔,双眸紧闭;赤裸的肌肤上,只有一套寒铁锁住的胸甲,贴身紧裹住高耸的豪乳,极是性感诱人,但本来该有的修长玉臂,却在末端变成了蝎子那样的巨钳;覆满冰蓝铁鳞的下半蛇身,在地上移动时会发出沙沙的声音,可是在最末端的部分,却又变成蝎子般的尖刺。

这头蛇蠍美人,我们并不陌生,在萨拉城中就是它摧毁了失控的天毒魔蝎,惊人的威力震骇全场,现在雅兰迦召唤出它来对付我们,虽然见过它威力的人不多,但看它这副怨气沖天的样子,就能想像它的威力。

“唔,这东西……”

我有少许的吃惊,因为数年前第一次看到这怪物时,我除了觉得它杀伤力极大,就没有别的感觉,但此刻……与我魂魄结合的淫神召唤兽,彷彿受到呼唤,从休眠状态中苏醒过来,不安静地蠢蠢欲动,那种感觉……好像遇到亲族,又很像要出来一争高低。

这种现象前所未有,从魔法技术上来说,最有可能的解释,就是淫神召唤兽遇到了同属性的东西,所以才会有这反应,但同属性的东西……

(那玩意儿不像是地狱淫神,他妈的一点也不淫,那么……该不会是暗黑召唤兽吧?雅兰迦从哪里……唔,对了,她与黑龙会相互勾结,能练成这个蛇蠍美人,多半与黑龙会有关,换句话说,黑龙会可能已经掌握了暗黑召唤兽的资料,可恶,居然比我还快……

这还真是一件让我愤恨不已的遗憾,而另一边的雅兰迦大概是对这召唤兽信心十足,一把蛇蠍美人召唤出来,马上对我诅咒。

“约翰法雷尔,你这狗种,今天我就宰了你,替我姊姊报仇!”

“在这里杀我,是你自己的意思?还是黑龙会的意思?算了,我是有点遗憾,本来还想干干你的,现在看来大概没机会了。”

“死到临头,你还在卖嘴皮子!今天你就要死在这里,从此你再也没机会干任何人!”

“真是个三八,谁在和你说这个,羽虹,用那个!”

距离太远,羽虹是听不见我说话的,但却有人代替我把信号传出。早已等待在一旁的未来,扬弓放箭,把一颗信号弹射上半空,在爆成满天烟火的同时,羽虹也採取动作,从背上取下了一件圆形物体。

这件圆形物体并不起眼,用红色布帛包裹着,在羽虹背上的时候,谁都没有注意到,可是当羽虹把它拿在手上,立刻就迸发出一团烈火,烧去布帛,跟着更化成一个巨大火球,烧亮大片天空。

天毒魔蝎本是无痛无惧,不把任何威胁与武器放眼里,但是羽虹手中的兵器一出,那五头天毒魔蝎就像是看到剋星似的,表现出畏惧的动作,缓慢退避。

“你们在干什么?为什么往后头躲?给我上前去!”

雅兰迦大怒,连连对天毒魔蝎下命令,催促这些巨怪发动攻击,可是羽虹却先发制人,把手中的熊熊烈火往下一推。

居高临下,巨大的火团看来彷彿天落陨石,重重砸向天毒魔蝎,在命中的一瞬间,我们听见嘹喨的巨大惨嚎,天毒魔蝎刀剑难破的强化外层,竟被破开一道巨大的伤口,血肉被焚灼焦赤,冒着高温的青烟。

如此战果,正代表着这武器的绝世威力,而它在发出一击后,更顺着回力倒飞,再次回到羽虹的手臂上,显露出它的真面目。

烽火乾坤圈!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