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二十
第七章
朝天一棍
终生悔恨

“男人上女人,总是要付出代价的,我每次搞女人的时候都有觉悟,嘿,你总不可能要我娶你吧?那还有什么代价是我付不起的?”

我说得自信满满,其实自知有很多代价我付不起,但这种时候当然是空口说白话,反正是搞完就跑,什么代价都是以后的事了。

“提督你果然是个真正的男人!”

娜西莎丝轻笑一声,笑得花枝乱颤,双臂紧搂住我的脖子,张开那性感的嘴唇,与我吻在一起,一阵阵少女特有的体香沁入我胸中,传遍我的全身;娜西莎丝的眼神似是羞怯,却又大胆热情,变幻着种种不同的风情神采,令人为之深深迷醉。

我脱离了娜西莎丝的唇,吻上她小巧的耳朵,先用舌头舔着它,连耳朵眼儿也不放过,又含住耳垂儿轻咬细舔,弄得那里湿湿的……我知道,那是很多女孩的性感区……

果然不假,娜西莎丝被我吻得有了反应,身体越来越软,完全靠在我身上,仰着头,长长的火红秀发像瀑布一样散落,嘴中则发出含糊不清的低吟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哦……”

娜西莎丝的俏脸绯红,嘴角还残留着我的口水沫,额头和鼻尖儿都沁出汗珠,见我贪婪地注视着她,娜西莎丝大方地一笑,把手伸到背后,松开长裙的系肩带,紫色丝缎很快就脱落下来。

裙裳里面是黑色的丝织内衣,尺码很小,根本遮不住那两团乳肉,甚至还清楚看见乳蕾的轮廓;黑色的内衣,把丰满的胸部集中托高,挤出了一条深深的乳沟,让人想把自己的头都埋下去。

我嚥了口唾液,稳住怦然乱跳的心,颤抖着双手伸向伊斯塔魔女的内衣……

娜西莎丝弓起上身让我便于行动,很快在她背后找到内衣的绳结。随着它的脱落,一对高耸坚挺的大乳房“扑”一声蹦了出来,在我眼前随着少女胴体的摆动而左摇右晃。

大大的乳房浑圆、细腻,是完美的圆形,像两个蜜色瓷碗扣在那里,顶端的乳蕾早已肿胀,红得像两粒刚从树上摘下的新鲜樱桃,呈少女独有的粉红色,乳晕像铜钱般大小,呈深红色。

再向下是平坦的腹部、细细的小蛮腰、小巧漂亮的肚脐,小腹以下的地方仍被长裙遮掩,但已经看到亵裤的轮廓,也是黑色丝绸,很薄,很小,由于娜西莎丝的臀部又圆又大,所以亵裤似是深深勒在那一小片神秘地方,鼓鼓地肿胀。

群摆之下,娜西莎丝两条玉腿光滑、丰润;小腿光洁细腻,脚上的靴子不知何时已脱掉,露出粉嫩整洁的小脚丫……

此情此景,忍受得住就不是常人了,我甚至连衣服都还来不及脱,一下便扑向这个既妖艳性感,又火辣丰满的女子。

我用双手捧着她的一双乳房,掌心一压,小红枣般的乳头便向上挤凸起来,鼓得高高的,鲜嫩得惹人垂涎欲滴。

“啊……用力吸……吸我的奶……”

娜西莎丝放荡冶艳,竟是压着我的后脑,让我大口吸吮,而我一口含住娜西莎丝双掌夹着乳房左右搓弄,直把她撩到春情难耐,细腰扭来扭去,满面通红,呼吸急速,鼻孔直喷热气。

我用同样方法,再进攻另一只乳房,让娜西莎丝随着我的玩弄不停地呻吟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呀……”

两团丰满乳肉在我的刺激下发生了变化,乳房涨圆得像两个大皮球,散发着阵阵乳香,在我眼前晃来晃去。

彼此意乱情迷之际,我当然不会只满足于上半身的享受,开始将目标偷偷转移到下半身去,想要解去娜西莎丝的裙子,更顺道拉下她的最后一道防线,哪想到这一关却碰上了阻碍,几次尝试突围,都被娜西莎丝把我的手按住,不能再进一步。

(妈的,这个节骨眼上来捣蛋,一定是想趁火打劫,再向我勒索东西,嘿嘿,哪有这么简单。

对付类似的情形,我算是很有经验,连忙一下吻住娜西莎丝的红唇,吻得她说不出话来,我的手往下伸去,尝试拉下她的内裤。

娜西莎丝虽然口不能言,但手却牢牢捍卫自己的下半身,于是一场激烈的小黑底裤争夺战就爆发了。

我不停地亲吻娜西莎丝,不停地爱抚她全身,想让她松懈防线,但娜西莎丝的手一直坚守着底裤防线,让我无法顺利将那条轻薄的小黑底裤脱掉,无论我使出什么办法,娜西莎丝两手都死死抓住内裤的边缘,让我一筹莫展。

(他妈的,哪有这种事……我居然被一条内裤给难到?

临危不乱,我想到一个方法。即使脱不掉,那就直接把这条底裤给破坏掉。我将手伸到娜西莎丝的屁股沟,摸到那薄薄的黑色小内裤,将它最窄的部分拉开,费尽地从边缘的蕾丝旁用力撕开,好不容易撕开个缺口,猛一用力,“嘶”的一声,内裤只剩下侧边一小段的蕾丝连着,娜西莎丝这时才发现她的内裤防线快瓦解了,马上双手救援内裤撕开的底部,却已经来不及了。

我用手指用力一拉,娜西莎丝那黑色内裤就变成裤腰带,挂在娜西莎丝纤细的柳腰上,内裤防线终于全面的瓦解,娜西莎丝马上用两只小手,护住她的大腿根,两腿夹得非常严实。

遭遇顽强抵抗,但我脸上却露出胜利的微笑,大手往下一探,拨开娜西莎丝的双手,想要长驱直入,探索她柔嫩的幽谷花房,可是在我最志得意满的时候,我的手却突然一顿。

手停顿住的理由,不是因为娜西莎丝的阻止。事实上,娜西莎丝没有再阻拦我,早已放开了两手,任我把手直探进内裤中,脸上则是露出一个诡异的嘲讽微笑。

我停手的理由只有一个,在女性的两腿间,除了稀疏芳草,我还摸到了一件硬物,一件……不应该出现在女性腿间的硬物。

震骇之余,我不禁抬起了头,恰好对上娜西莎丝诡异的笑容,脑里是一片空白,好半晌才冒出一个念头。

金雀花联邦的特产是基佬,那伊斯塔的名物是什么东西呢?

我想起了几年前遇到的一个强敌,同样是来自伊斯塔,同样也是巫师。刹那间,血魇法师的邪恶笑容与娜西莎丝重叠,看起来都是那么令人不寒而栗。

“人……人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

瞬间的惨叫,虽然没有响彻云霄,但马车外十多尺的范围内,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,不过这声惨叫并没有持续太久,因为在惨叫声之后,一声重重的扑倒声闷然响起,跟着……马车里头就没有了声音。

------------------“……以上,就是刚刚发生的一切,太可怕了,我不想再说一次。”

在一众队友的簇拥下,我结结巴巴地交代案发经过,身上裹着一条厚毛毯,手中捧着一盏热茶,好像刚掉进结冰的大湖一样,颤抖着声音说话。

与娜西莎丝谈判是高度危险的事,我怎么可能不留后着?在我前去与娜西莎丝会晤时,早就与白澜熊约定好暗号,只要我一出事,他马上带着霓虹冲来救人,连卡翠娜都会暗中率人支援。

结果,他们没等到我的暗号,却听见我的惨叫,以为我遭了娜西莎丝的毒手,连忙发动攻击,杀进去抢人救人,与娜西莎丝的手下激战,最后白澜熊凭着强横武功突围,破车救人。

据说,白澜熊破车瞬间,我的衣衫不整,被撕扯成一条条的,表情完全痴呆,嘴边更流着口水,白澜熊大吃一惊,以为我又中了什么石化魔法,百忙中与娜西莎丝对拼了三记,最后像是扛化石一样把我给抢走。

我呆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清醒,但仍是无法从心灵冲击中清醒过来,只能捧着热茶、披着毛毯、升起炉火,尝试驱走那股寒意。

围绕在我身旁的诸位队友,面面相觑,最后是阿雪大着胆子,率先发问。

“师父,娜西莎丝……是人妖吗?”

“这个……应该是吧?我不太肯定。”

真的是没法肯定,因为当我握到那根不该有的东西,脑子里头就一片空白,连眼睛都因为压力过大而短暂失明,无法判断娜西莎丝是“不小心”放了根棒子在裤裆,或者我真是摸到了我猜想的那个东西。

然后,娜西莎丝就像看到生肉的野狼,恶狠狠地扑上来撕我衣服,亲我、吻我,而我在这时失去意识,不晓得后来发生了什么事,也不晓得白澜熊是何时杀进来救人的。

羽虹摇头道:“真难以想像,娜西莎丝居然v是个……”

羽霓道:“太想不到了,我们姊妹大好女儿身,居然与她这种人妖齐名!”

阿雪道:“其实想开一点,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,这里是人妖之国伊斯塔,会碰到人妖很正常啊!咦?师父,你为什么吐啊?”

“没、没事。”

我努力克制住反胃的冲动,暗忖可能要藉着宗教力量来洗涤这次的心灵伤痕,不过现在只得先镇定下来,把该做的事情处理掉。

“霓虹,你们去请卡翠娜过来,我有事问她。”

羽霓、羽虹应命而去,白澜熊很好奇我为何要找卡翠娜,但事实只有我自己知道。

娜西莎丝之前曾向我透露,淫术魔法的诞生,借助黑暗魔法、南蛮兽魔术甚多,尤其是羽族。综观整个南蛮,羽族全盛时期的魔法文明冠绝南蛮,大地上少有其敌,法米特修卡穆向羽族取经的可能性非常高,我若要了解淫术魔法的源头,这些情报就要知道得越多越好。

法米特和羽族的渊源,距离现在已是五百年前的旧事,外人无从得知,我唯有指望卡翠娜略知一二,能够给我一些资讯。

“法米特……这个名字我知道,但他来过羽族吗?这我是第一次听见……唔,有可能,曾经有过记载,五百年前曾有个人类少年上凤凰岛,与当时的凤凰天女见面,但后来离奇失踪,下落不明,这个人有可能就是法米特。”

卡翠娜皱眉思索,但能提供的资料却是不多,说不出法米特为何来羽族,也不清楚他离开羽族时是否得到什么资料,只能猜测那个人应该是法米特。

这回答让我甚为失望,因为这些完全听不出羽族的祕传魔法,可是想想也难怪,凤凰岛消失之前,卡翠娜不过是羽族一个未成年的小角色,对羽族最顶尖的技术一无所知,如果她能够回答出些什么,羽族也就不是今天这情形了。

“那……能不能告诉我,当初凤凰岛消失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凤凰天女是我母亲,我对凤凰岛的消失一直甚感好奇,只是始终没机会接触第一手资料,现在碰着了卡翠娜,正好是了解详情的最好机会。

“凤凰岛的消失,我当时并不在岛上,所以幸运逃过一劫,但根据在附近远远观看的族人说,是突然有一片黑云迅速飞来,掩盖了凤凰岛,后来黑云与凤凰岛一起消失,再也没人看见过……”

卡翠娜说得很感伤,连旁边的羽霓、羽虹都受到感染,沉默了下来,不过我却是听得直摇头。

相同的话,我早已经在茅延安口中听过,如果连卡翠娜都只能说这些众所皆知的情报,那她凭什么去寻找失落的凤凰岛?

“有很多人都认为,那片黑云是某种强大的攻击性魔法,这点我也认同,而且当时族里定有内奸,要不然不会趁女王陛下最虚弱的时候来袭,这只有族里的人才知道,要不然……就是与女王陛下极亲密的人。”

“唔,这点我以前听说过,凤凰天女当时正在病中,无力抵禦敌人,所以才会遭了毒手。”

基於一点心理情节,我说不出“母亲”两个字,仍是以凤凰天女来称呼。

“生病?不,才不是生病。”

本来怒火中烧的卡翠娜,突然停顿下来,错愕道:“女王陛下当时遭遇难产,身体正虚,没法抵禦强敌,所以才为敌所趁,否则女王陛下的神通绝不输於任何当世强人,要是她状态正好,什么奸人都伤不了她。”

“难、难产?”

我失声叫出,一时间消化不了这两个字所代表的意思。

凤凰天女是我的母亲,难产当然与我有关,那么……天啊,我母亲是因为我的关系,所以才遇害身亡的吗?

“我……这种事……怎么……”

短时间内两个重大的打击,我的心情前所未有地苦涩,但理智很快就开始运作,告诉我自己的错误。凤凰岛失踪的时候,我早已出生,如果以年代来算,这个“难产”无论如何都算不到我头上。

想通这点,我并没有比较好过,如果凤凰天女发生难产,那就代表我另外有兄弟姊妹,这……这是种很难形容的感觉,一个人大半辈子都以为自己是独生子,忽然跑出一个兄弟姊妹来,就算对方没打算争家产,那感觉也够複杂的。

“那……凤凰天女有没有生下……我的兄弟或是姊妹之类……”

心情太怪异,我问出口的话都相形错乱,只是相较於我的状况,卡翠娜似乎好不到哪去,我甚至觉得她不敢正视我的眼睛。

“我说过,当时我并不在凤凰岛上,而我离岛之时女王陛下正在分娩,遭逢难产,我在岛外执行任务时,陆续听说女王陛下尚未将小殿下产下的消息,到了第三天,凤凰岛就遭难了,不晓得小殿下是否诞生……也不晓得是否会是你的直系亲属……”

卡翠娜最后这一句话很不寻常,绝对是话中有话,我晓得事有蹊跷,稍微一想,已经知道答案,顿时脸色铁青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要是我身边的人能聪明一点,就不会在这种时候问令我尴尬的问题,不过事实显然正好相反,所以阿雪和霓虹争先恐后地问卡翠娜事情因由。

“这要从羽族当时的环境说起……如你们所知,羽族是母性社会,道德观与风俗与其他种族有所不同……”

听卡翠娜这么说,我一颗心笔直往下沉去,果然我不幸料中,事情正如我想像那样,全盛时期的羽族,每个女官都豢养男宠,纵情淫乱,凤凰岛上简直是一个色情世界,在这种风气之下,女王陛下如果会守身如玉,那就真的是超级童话了。

照我的推测,凤凰天女非但不讲究贞洁,甚至可能极其放荡,如果连麾下女官都可以养几个男宠,那身为女王的她不养上几十个男女性奴,如何能在属下面前维持尊严?至於她与我家老爸之间……唉,别人家的老爸老妈都是自然相恋,结婚生子,所以我一直也有这个刻板观念,直至此刻才如梦初醒,觉悟到我家的父母和别人家大大不同。

(也对,世上有哪个正常女人会看上老爸?他变态的,那个律子阿姨我看也不太正常,一副重度忧郁症的样子,搞不好每天洗手两百次。人以群分,物以类聚,会看上我老爸的女人,不是病态就是变态,唉……我的母亲……

短暂的迟疑间,我听卡翠娜结结巴巴地向众人解释,当年的凤凰天女风流放荡,最欣赏富有文才的俊秀青年,不但身边情人甚多,后宫还养了过百男宠,时常扩充规模,严禁羽族中人进入,外人虽然无从探窥其貌,但是根据常理想像,要确认孩子的父亲是谁,恐怕不是那么容易。

“女王陛下身怀异术,十二头特殊兽魔之中就有一头噬血者,能够根据血液反溯其肉体基因,可以验出孩子的父母,因此女王陛下想必心中清楚,但我们这些外人就不晓得了,连推测都没有得推……”

卡翠娜一句“连推测都没有得推”让霓虹与阿雪脸色惨白,连声音都不敢发出来,而白澜熊则是拍拍我的肩膀,用十足敬佩的眼神看着我,对我竖起了大拇指。

“我小时候也曾听过,历代凤凰天女不但艳绝大地,也是淫遍天下,等闲十几二十个壮男肯定满足不了她们,一整天连日带夜的狂欢,让百多名猛男腿软哭泣,而其中最傑出的那一代,非但各族兽人对她闻风而逃,就连南蛮各地的生猛野兽都……唔,我只能说,伯母真不愧是当世第一女傑。”

“你想说我乾爹很多,就直说无妨。”

“这我可不敢说,两个状况完全不一样。别的女人作这种事是淫妇,但伯母她……是女王陛下,你知不知道与凤凰天女春风一度,却不能得她青睐的男人是什么下场?全都给人从凤凰岛上扔下来,跌得粉身碎骨,所以每当凤凰岛上举行乱交宴会,所经之处的树木花草都会长得特别茂密,这些事老一辈的兽人没有不知道的。”

“唔,所以……你们该不会用我母亲的名字,来吓阻小孩夜哭吧?只要讲出凤凰天女四字,再淘气的孩子都会止住夜哭?”

“没有,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?你想太多了。”

白澜熊虽然这么说,但我一看他眼神就知道他在撒谎,事情肯定就是这样。

“唉,有个这样的母亲,我的心情好複杂啊……”

虽然心情很乱,但我却当着众人的面,使用了“母亲”这个字眼。有一个这样的母亲,当然是让人高兴不起来,但由於我自己也不是什么好货色,听了这些旧事反而有一丝亲近感,不至於生出自惭形秽的感觉。

(这么一来,答案就很明显了,变态老爸与淫荡老妈的关系多半是……没关系,难怪变态老爸对她不闻不问。真不晓得心禅大师和不良中年在奇怪什么?呃,说来也难为他们了,居然暗恋这样的女人,大师与大叔真是瞎了眼……

这件前尘往事一揭晓,现场的气氛顿时变得很怪异,众人你看看我,我望望你,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最后是阿雪率先站起来,走到我面前,给了我一个结实的拥抱,让我得以埋首在她高耸柔软的胸前,得到些许安慰。

“约翰,你不用太难过,父母的作为怎样,与你是没有关系的。”

“是啊,其实这也算有其母,必有其子嘛,法雷尔家族本来就是这么乱七八糟的,你现在不但老爸变态,连老妈也不正常,真正是恭喜你了。”

“干,你的脑袋才不正常。”

羽虹和羽霓也来安慰我,不过身为羽族的一份子,她们面对这种“传统”感觉一定也很複杂,所以只能沉默地分别从两边抱抱我,亲吻我的脸。

紫罗兰也过来致意,我本以为这头豹子蹲到我脚边,是过来亲亲鞋子的,哪想到牠放了个屁,迅速地溜走,这才明白牠是过来嘲弄我的。

最奇怪的一点,就是小队的候补队员未来也现身,只不过这小子同样是不怀好意,伸出中指,对我嚣张地比了一比。

操!有什么了不起,这个小白脸既然喜欢与紫罗兰走在一块儿,早晚有一天,我会让这小子去搞紫罗兰,或者让紫罗兰去搞这小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从卡翠娜口中意外得知的情报,并没有帮到我们什么,反而让我承受了严重的精神打击,不过,倒也不是全无所获。

至少我得知一件事,我的母亲除了极其淫乱之外,还是当时一等一的强人,十二头兽魔各有不同功效,部分偏於诡异,虽然不是什么强大的东西,却拥有一些匪夷所思、难以想像的异能,有六头兽魔是完全的战斗型,遇到敌人的时候,凤凰天女召唤出这六头兽魔,在南蛮当真是所向披靡,从无敌手。

这么样的绝顶强人,实力不在当今五大最强者之下,要说会突然死得不明不白,还真是没人肯信,也就难怪卡翠娜会认为是内奸反叛,又或者是与凤凰天女亲近之人所为。

(干,难怪卡翠娜说这句话的表情那么怪。亲近之人……她该不会是想暗示,我家变态的老爸是幕后黑手吧?嘿嘿,杀人动机是什么?总不会是对炮友因妒生恨,策划干掉炮友全族吧?唉,我到底是为什么被生出来的?

自从得知有了这样的父母,我时常为了这个问题而叹气,身心疲惫的次数明显增多了。

除了我之外,同样为了自己生存意义而思索的,还有一个阿雪。我相当关心与担忧她的状况,不过暂时是帮不上忙。

而说到忙碌,神出鬼没的白澜熊就是代表人物,一下子出现在我们身边,一下子又完全失去踪影,好像在利用我们一行人和羽族作掩护,实施什么计划。我不至於什么都猜不到,可是当白澜熊明确告诉我,他正尝试与伊斯塔境内的兽人领袖、兽人反抗团体联络时,我还是给他的胆大包天吓了一跳。

“你不要命啦?现在的你背后没有援助,你的同胞见到你就喊打喊杀,你等於是一个人在独力活动,难道你以为自己天下无敌,可以凭一己之力从伊斯塔救人吗?想立功用不着拼成这样啊!”

“不,这点你就错了。”

白澜熊收起了平时与我嘻笑不禁的表情,眼中似是沉静,似是哀伤,但更多的却是一种瞭然觉悟之情。

“我想要救兽人同胞离开伊斯塔,固然是有着我的私心,希望能藉此立功重回兽族,但即使是无功无酬,我也会坚持这么作,因为这是该做的事,没有人应该生而成为奴隶,被加诸在他们身上的事,不公义也没道理,我从小就有个志愿,希望能解放这些苦难同胞……”

“有理想是好事,但你要考虑实际状况啊,你现在这么作,根本就只是枉死殉道,没有意义啊!”

“理想之所以成为理想,一定程度上,正是因为它的高不可攀。古时的英雄豪傑,做事只问是否行所当行,道理合乎於义,几时在意过事情易不易作?假使这事那么容易,那也轮不到我白澜熊来作了,兄弟,在逃亡的这段时间里,我看见很多事,也有了很多深切的体会,希望能以我有用之身,为兽族的同胞奉献做事……”

毫无疑问,经过那些磨难的白澜熊,已经从原本的“霸者”蜕变为与大当家加藤鹰那样的“侠者”有着与之前不同的思维与作风了。

此刻的他,怀抱着理想与侠义,侃侃而谈,全身上下彷彿闪烁着灿烂金光,逼得我难以正视,而这正是我最讨厌看到的一种东西。

并不是我对这类的人自惭形秽,而是我总把这种现象当成一种预兆。

人,只有在一种情况下会闪闪发光……

变成雕像的时候!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