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二十
第五章
成仁取义
魔王之女

伊斯塔国内的状况,我大致上弄得清楚了,而我更从白澜熊的转述中明白一点,那就是李华梅之所以迟迟未至,恐怕不是因为什么东海发生变故,而是典型的待价而沽。

东海新政权甫成立,乍看风光无限,其实内部的政治、经济问题多如牛毛,李华梅急需各国浥注资源,我听月樱说过,她动作频频,密会各国各族的使臣,忙着缔结各种合作条约,而伊斯塔正是李华梅极力争取的联盟对象,因为黑龙会留下的许多建设与魔法资源,都牵涉到黑魔法的高度技术,李华梅手下没有相关人才,唯有向伊斯塔借将。

伊斯塔这票黑心傢伙岂是善男信女,与他们谈合作,九成九是被他们连骨头都吞尽了,李华梅虽然精明能干,但要从他们手上讨到便宜,恐怕也是极为不易,现在适逢伊斯塔有难,李华梅如果不懂得开个天价来大敲诈,那可就真是枉为领袖人物了。

和伊斯塔人讲义气,一点意义都没有,如果立刻应伊斯塔人的邀请,赶来黑山谷道打生打死,不但谈不到好价码,即使一战成功,也会被阿兰法斯坦给分去一半功劳,搞不好伊斯塔人过河拆桥,宰掉头号大敌后行有余力,顺手把头号功臣也给宰了。

现在阿兰法斯坦已死,伊斯塔人对李华梅的依赖性大增,在这种时候以救世主姿态出现,就算狮子大开口,也不怕伊斯塔人不乖乖被宰割,哪怕伊斯塔人想要事后翻脸,以他们目前元气大伤的状态,相信也没法再对李华梅造成威胁。

(伊斯塔人不晓得当年南蛮的事,否则就会晓得她的作风,羽族可没嚐到什么好结果啊……

那年羽族向李华梅求援,她一早便抵达南蛮,暗中操控一切,却在最后关头才风光仁义地现身,事后所有人检讨整件事,发现她佔尽了所有的便宜与好处,变成真正大赢家,却偏偏谁也拿她没办法。

(可是……画眉儿啊,你太过自信,算得太精,但世事多变,这单买卖可能没有你想像得那么好吃下啊!

在海神宫殿中,守护精灵武藤兰对我说过很多幽灵船的知识,现在想来,我对无头骑士非常忌惮,尽管李华梅身为当世最强者之一,但无头骑士却是五百年前战国时代的恐怖传说,两个世代的最强神话相较劲,孰胜孰负?想起来也许是一件兴奋刺激的事,但我却不希望李华梅受到损伤。

“喂,兄弟,不要只顾着女人,你也要讲义气啊。”

“啊?熊哥你有什么义气要讲?我们可以要壶茶、召个妓来慢慢讲,召妓讲义气,有益身心啊。”

我自己满喜欢这类的休闲活动,不过白澜熊显然没有兴趣,急急要我帮忙解决他的问题。

“兄弟,我毕生的志愿就是振兴兽族,也许不用称雄称霸,但要能让大地之上的兽人都过好日子。”

“嗯,这种志愿很是有点难度,与其一生奋斗,我认为不如多睡几觉,或许在梦中会比较好达成。”

“现在我遭逢大难,普天之下就只有一个你,可以为我完成理想。”

“大熊哥,泡妞召妓的时候大家就是兄弟,拔牙和搞革命的时候,你可不可以装做不认识我?我这人没什么远大理想的。”

我尽量装作充耳不闻,顾左右而言他。听说在野外遇到熊的时候,趴在地上装死,熊便会走开,令旅人逃过一劫,这传闻是真是假不得而知,但我正师法古人故智,努力地装聋作哑,就差没有趴在地上停住呼吸。

白澜熊的想法很简单,那就是立下大功,而且是足以令所有兽人心服口服的大功绩,唯有如此,才能够洗刷前罪,并且让万兽尊者应允赦免。

要立下这种不世奇功,需要天时地利的配合,但眼前便恰好有个机会,只要白澜熊能够解放伊斯塔的兽人奴隶,那就是南蛮史上前所未有的大功。

不过,纵使白澜熊有通天之能,想要在异国异境拯救大批同胞,这仍然只是癡人说梦,至少也要需要同伴的帮忙。问题是……

伊斯塔没可能解放国内的兽人奴隶,哪怕是动员一国之力,又或是出动几十万大军,都没法完成此事,单单凭我们几个去挑人家全国,想自杀也不必这么鲁莽啊?

基於现实面的考量,我迟迟没有答应白澜熊,尽管我确实欠了他很大的人情,但是欠人情并不代表我就要拿人命去还。

“咦?等等,大家都是刚刚才到伊斯塔,你怎么会有这些消息?”

“喔,这个很简单,我是找朋友问的。”

“朋友?以前一起围炉吸毒的毒虫吗?别逗了,你以前又没来过伊斯塔,怎么可能会在这里有朋友?”

“真的有啊!别的朋友还不好说,炮友就多了。”

“炮友?一起打炮的朋友?”

想起以前在南蛮的经验,我不敢太过肯定,搞不好这头白熊神通广大,真的在伊斯塔有很多战棋朋友,没事就一起打“提督的决断”用魔法网络互通情报也说不定。

结果,白澜熊对我露出得意的微笑,说大家都是雄性动物,炮友当然是真枪实弹,都已经是成年人了,打炮的朋友就该是女人,战棋游戏有什么好玩的?

这话听来得意洋洋,反而让我呆了一下,不知道他意欲何为,结果他突然一把将我搂紧,说非常有幸成为我的朋友,因为刚才我与卡翠娜会谈的时候,几个妙龄少女靠到他这边来,问起了他的身分。

“我说我是法雷尔家的人,是你的好兄弟,她们问说与你有没有血缘关系,我就说多少有一点,然后她们就像很多年都没见过男人一样,飢渴地扑了上来,把我给生吞活剥。”

干!这傢伙真是好狗运,卡翠娜的想法一定很多人都知道,如果能够当上下一任凤凰天女的母亲,别说是飞黄腾达,甚至有可能母凭女贵,把卡翠娜踢下族长位来,在下一任凤凰天女成年以前,暂摄羽族的大权。

目前的状况确实很诡异,照这情形看来,搞不好我脱掉裤子跑到外头,把屌晃一晃,那些鸟女人就会争着强奸我咧!

“早知道成为你们法雷尔一族,女人都会主动投怀送抱,那之前讨伐羽族的时候,各大兽族就不用那么打生打死了。”

白澜熊越说越是兴奋,让我都不晓得该怎么和他说才好。我并不觉得成为法雷尔一族的人是种荣耀,外人也很难想像因为有个专门搞别人女人的亲戚,从小就被人唾弃或追杀的惊悚快感,虽然说……我现在也成了一个会害亲戚被追杀的“成功人士”兽人们的道德观迥异於我们,能够淫遍天下的女人、广泛留下自己种子的男人,这和武功天下无敌一样被尊重,这观念不但普通的兽人深信,就连兽人们最敬重的万兽尊者都同样奉行,哪怕是隐居在兽神峰上,都要三不五时传些消息出来,以表示自己仍然性能力高强。

毕竟,巨阳神是兽人们崇拜的神明,万兽尊者修为再高,如果没有搞女人的能耐,那也不过是一个空有一身惊世武功的可怜老头而已。现在从白澜熊的眼中看来,法雷尔一族的男人应该是天天吃香喝辣,随时都会有女人扑上来强奸的天之骄子吧,这种美丽的误会,嘴巴是解释不清的。

“等等,你刚才说那些鸟女人扑倒你,后来呢?你搞了她们吗?”

“都送上门了,当然是一口吞掉啊,嘿嘿,我在外流亡,好久没有一次干这么多女人了,爽过了头,一不小心就把人干得晕过去。”

“你……你干了几个?”

“这个……不晓得该算三还是四……”

兽人们的算术不是强项,白澜熊一阵支支吾吾地算不清楚,索性走到床边,一把将床帐掀开,只见本来宽敞的床铺上,横七竖八地倒着赤裸女体,有些是长发、有些是短发,却都毫无例外地有着一双修长美腿,还大大地分张开来,露出那一看便晓得刚经历激烈炮战的通红玉户。

“干!七个!你是刚从飢荒地方逃出来,还是刚刚结束冬眠啊?”

“这没什么,是她们太没用了,我每搞一发,她们就尖叫着晕倒过去,如果她们耐操一点,我也不想这么频繁地换女人。”

白澜熊语气平淡,却掩不住面上得色,好像在向我炫燿他的能力与战绩,不过我的心思却分在其他事情上。

(短短时间就搞了七个,每个都射?嘿,这是早泄啊,老友……

我想想觉得好笑,又想到这些羽族女战士争着扑倒白澜熊,其实是为了从他身上取种,得到凤凰天女的遗传基因,但她们却又不晓得白澜熊现在的面目,只是用石头帽变化出来,如果取了白澜熊的种,生女孩倒是没什么,但要是不小心生了男孩出来……

“桀桀桀……这个好……桀桀桀……真是自作自受,这个好啊!”

“约翰,不知道该不该提醒你,但是你笑得好邪恶啊!”

“没事,从今天开始,你就放开胸怀,不,放开裤裆,尽量享受淫荡的人生吧。说不定你在这边磨练性能力,练出兽族第一名枪的称号,那时你不用立什么大功,万兽老儿都会争着请你回去当教练,你不用打生打死就可以变兽人偶像,这种生活多快活?”

“唔,你说的也有道理,我要考虑一下。”

“还考虑?不用浪费时间了,我现在就出去帮你再找几个傻妞进来干,你两腿开开等着吧!”

我匆匆说完,赶着离开出去,生怕一个不小心,被白澜熊拖去拯救世界,这种太伟大的事,找那种看起来活不过明天的人去最好,我虽不指望长命百岁,却也想活久一点,这类事情就别牵扯上我了。

不过,今天的事情似乎特别多,我才一走出白澜熊的房间,连走廊的灯是白是黄都还没看清楚,就被人一手抓住肩头,又给扯到另一个房间去。

这次不晓得又是哪个龟蛋找我,我才猜测会否是刺客,就看到前方出现一对“凶器”那双足可令任何正常男人停止呼吸的雪硕圆乳,绝对是一对凶器,而伴随着凶器的靠近,我也听见那温柔的嗓音。

“师父!”

“喔,是笨蛋阿雪,你醒啦?这一觉睡得很舒服吧?要不要师父去弄碗阳春麵来给你吃?”

“师父,人家有话要问你……”

“什么话?你要请教我永保青春的秘诀吗?”

想想今天真是有够衰,好不容易身体才回复活动,都还没有完全好,结果又要在熊面前装死,又要对狐狸装聋作哑,我究竟是招谁惹谁了?

不过,我心里也有数,事情到了今天这地步,要再隐瞒是不可能了,特别是娜西莎丝已经起疑心,阿雪的事情很快就不是秘密,如果不先让自己人有个准备,到时候就会全体吃大亏。

“唔,阿雪,也该是和你有个交代的时候了,但是在开始之前……偷听的人全给我滚出来!”

论武学,我算不上好手,凭我的耳力不可能发现有人偷听,不过地狱淫神与宿主之间的交互感应,却让我一早就发现羽虹躲藏在这房里。

羽虹会藏在这里,羽霓就不可能离得太远,横竖这件事要让她们知道,我就索性把小队的每个成员都召集过来,趁机开一个小队会议,还顺便加了一个新入夥的佣兵白澜熊。

“这位……是我家的远房亲戚,平时在当佣兵打工,这次专门应我礼聘,一路上暗中协助我们,他的名字叫……强尼法雷尔。”

白澜熊的身分不能曝光,我只得替他编造一个假身分,好在霓虹也不太介意,用有点错愕的眼神打量他几眼后,就催着要我讲出该说的秘密。

我环顾了一下周遭,没有看到那个臭小子。在我心中,未来是随时会被我变成死人的傢伙,可不是什么自己人,但我虽然看不到这小子,却觉得人很有可能也藏匿在这房里,窃听我们的对话。

算了,反正几天之后,这个秘密搞不好会弄到大地上人尽皆知,这小子爱听就去听吧!

“嗯,整件事的起头,要从我还在金雀花联邦的时候说起,那时……心禅方丈找我密谈,说是要告诉我一个大秘密……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“贤姪,今天邀你到此,其实是有一个天大的秘密要告诉你。”

“什么秘密?我这个人很禁不起吓的,刚刚我母亲才变成凤凰天女,现在总不会告诉我说我老爸变成了兔子吧?”

“不不不,你老爸如果变成了兔子,那同花都打得过葫芦侯司了。我们找你来不是要谈你老爸,是为了谈你的徒弟。”

茅延安笑着耸耸肩,指着心禅大师,道:“他有些关於你徒弟的秘密要说,嘿,你也应该有心理准备,知道早晚会有这一天吧!”

确实是有的。从我把阿雪留在身边的那一刻开始,就知道早晚会事蹟败露,被人家认出天河雪琼的身分,慈航静殿也绝不肯放我干休,只不过现在的情形与我预想之中不同,慈航静殿的大头目好像变成了“自己人”而他显然没打算把这事公诸於世,所以才私底下找我谈。

是自己人就好办事,不晓得有没有机会做点利益交换,大家私底下把事情当团子给搓掉呢?

“……贤姪,说起来老衲还应该多谢你。”

真是充满决定性的一句话,光听这个就知道我可以高枕无忧,不过你这和尚真是邪恶,好歹我是奸过你师姪屁股的人,就算你要包庇我,也不必连谢谢这两字都说出口嘛!

“这件事你多半不知,唉,其实大地上知道此事的,也没有多少人了……”

心禅大师长叹一声,道:“这件事的起源,要从伊斯塔说起……”

黑魔导之国伊斯塔,为了增强本身的实力,做过无数的秘密研究,尝试穷究黑魔法的魔法理论,创出无敌的传说。在众多的研究专题中,巨神兵是已为人耳熟能详的一个,大地上所有的魔法师都曾听过巨神兵威能,也晓得它一夜之间创造的破坏神话,但似巨神兵这样的黑暗邪物,只是伊斯塔无数背德研究中的一项而已。

其余的研究之所以不为人知,并不是因为研究的东西不厉害,事实上,在伊斯塔的军事秘密中,巨神兵还不算是最厉害的一个,听说巫师们曾经尝试召唤主神级的魔物,直接发动从天上降下黑火流星,一击消灭整座城池的究极魔法,如果这一着成功,那可是超越巨神兵的恐怖杀着。

但这些研究没有在人们耳语中流传,最主要的理由,就是因为欠缺实现性。

一百个研究主题中,起码有五十个荒诞不经,属於疯子的异想天开;剩下来大概也有四十个,虽然学理正确,但目前的技术水平不可能将之实现;能够真正研究并且进行实验的只剩下十个,而即使投入大量人力物力,穷数十载光阴深入研究,一百个研究主题中还未必有一个能开花结果。

似巨神兵那一类惊世骇俗的伟大成就,一半固然是研究人员的努力与牺牲,但却也有一半是纯靠运气,很多研究人员就是欠缺了这份好运,研究到死都还出不了头。

“如果伊斯塔所有这类的研究都失败,那么对全天下都是一件喜事……”

废话!和尚你是他们的死对头,你当然是这么说!

“但不幸的是,偶尔他们的运气也会好那么一下。然后……贤姪你也知道,每次只要是他们的运气好,我们就衰掉了。”

听起来还真是有够悲惨的共生关系,不过我又不是慈航静殿掌门,为什么事情会衰到我头上呢?

据说,大概是距离现在五百年前的战国时期,一堆魔法狂人急着毁灭敌人,也毁灭自己,战争的本质其实就是这么回事,不过他们确实提出了许多有意思的想法。

一个异想天开的念头,偶然被提出来,可能只是一种离经叛道的笑话,但如果有人肯花几百年的时间与心血去研究,那么不管多荒诞的念头,都会变成一件很危险的东西。

开启境界通道,让冥府的千万亡灵,甚至是魔界的主神级魔物降临人间,这是一个很好笑的笑话,曾有无数的野心家尝试作出类似行动,最后却以丑角的形式惨澹收场。意图开启境界隧道的阴谋家、奇遇不断的豪洨王子、胸大无脑的高贵公主,这是冒险故事的三神器,养活了无数的三流文人,让那些蹩脚的吟游诗人得以混口饭吃。

不过,这个笑话之所以好笑,并不是因为境界通道长得很好笑,而是因为整个构想的难度太高,几乎不可能做到,但假如有人真能完成这构想,开启那不应被打开的禁忌,那么大概没有什么人还能笑得出来。

“战国时代结束后,这个妄想被伊斯塔人所继承,投入资金与人力去研究。最热门的时候,巫神学会里有超过一百组团体研究这构想,尝试以不同的方法去开启境界通道。”

研究的人数虽然多,但显然运气好的没几个,要不然这个世界也不会到现在都还平平安安。然而,运气这个东西,不会一直好下去,也不会一直坏下去,以前有一位伟人说过,机会就像是阴茎,只要握在手里,就会越来越大。

伊斯塔人无疑很懂得紧握机会,所以在累积了几百年努力后,终於有一组人突破万难,把理论推向实际,由不可能变成可能。

“幸好,在这场浩劫发生之前,伊斯塔发生了内乱。动乱中,进行这个研究的团队全部被杀,其研究成果也被抢走,令伊斯塔功败垂成,没有能够打开魔界之门。”

听起来伊斯塔好像常常内乱,不过除了近两年的动乱之外,其实我很少听说伊斯塔发生内部动乱,或许其中大部分都被掩盖在台面下了吧,可是算算时间,近五十年内伊斯塔发生的最大动乱,应该就是……

“没错,正如贤姪你所想的,那次的内乱源头便是大师姊,她与伊斯塔闹翻,仗剑杀出国去,临走之前在皇城内爆发激战,所杀的围捕高手中,就包括了那个研究小组,而她更闯进实验室去,把那项研究的最终成果给带走,还顺道放了把火,烧掉所有的资料宗卷,令伊斯塔人没法再把这研究继续下去。”

她?应该说是“他”吧?

心剑这个变态人妖尼姑确实有一手,叛逃出国时,又杀又拿,连抢完东西都不忘记放把大火毁灭痕迹。培养出这种人才,伊斯塔人恐怕每次想到都会痛到流泪,如果我是她的师父,那还真是不晓得该骄傲好,还是立刻宰了自己比较好。

但我并不是她的师父,所以这些事情与我的关系是……

“伊斯塔所採用的方法,是制造出某种特殊的钥匙,再配合特殊仪式,就能开启境界隧道。”

这和东海的幽灵船有点像,同样都是以某个生命体来当作钥匙,奉献祭品,来开启境界通道。若开启的是冥界之门,那幽灵船的恶梦就会搬到大地上重演,但若开启的是魔界之门,那……那我也不知道会怎么样,总之应该不是什么让人很身心愉快的画面。

“至於他们所制造出的钥匙……很特别,简单来说,非人非兽。”

非人非兽的另一个解释,就是亦人亦兽,说得白话一点,也就是兽人或是半兽人,我记得伊斯塔人一向鄙夷这些非人非兽的东西,为什么会……

唔,大概是因为实验素材的关系吧,搞这种邪恶实验,不晓得要消耗多少条人命,兽人奴隶是最好的消耗素材,最后制作出来的当然也就是这些。咦?这么有种熟悉感?我身边好像就有一个半兽人……

“不、不会吧?大师你的意思该不会是指……”

“正是。”

心禅大师道:“阿弥陀佛,贤姪,正如你所猜到的那样,当日大师姊从伊斯塔带来了一个女婴,虽然才出生没有多久,却已是满身邪气,震惊四座,当时本派许多长老都坚持要将她诛灭,但大师姊不允,而我恩师体念上天有好生之德,将她收留,并且耗损修为,以本派的大光明正法为其易筋洗髓,转魔眼为天眼,回化人形,最后再将她交还给大师姊收养,依照本派慧字辈排行,法名慧穴。”

“慧、慧穴?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不要紧张,这名字是大师姊取的,相信只是个人期望,没有特殊意义,而且我恩师坚持不许,所以大师姊将孩子改名为慧叉穴。”

我愣然道:“慧、慧叉穴?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?”

“不知道,但相信只是大师姊的个人期望,没有特殊意义,贤姪你无须太过紧张。”

我一拍桌子,怒道:“干!这种命名是故意找碴是不是?慧穴、慧叉穴,那怎么不叫慧搞穴算了?”

“咦?贤姪你怎么知道?当时慧叉穴这法名被否决后,大师姊真的提出慧搞穴这个名字,只不过因为在场的所有人都反对,所以才更名为天河雪琼。”

“……大师,恕我冒昧,您是处男对不对?”

“呃,看得出来吗?老衲三岁进入慈航静殿,数十载清修,练的是童子功,至今仍是纯阳之身,但不知贤姪你是如何看出?”

“够了,不用说了,我知道你很惨就是了。”

一切的谜底至此揭开,我万万想不到,光之神宫的圣女背后居然有这等隐情,看来灯塔正下方果然是最黑暗的地方,伊斯塔的魔女居然到慈航静殿成了圣女,只要想像娜西莎丝与天河雪琼掉转个位置,就会明白这件事有多荒唐了。

只不过,还真是天意,原来阿雪一出生就是半兽人,只是被光之神宫用了什么大型法术封印邪气,才转为人形,后来又再度变为兽形,这到底该说是原形毕露呢?还是在劫难逃?

“对了,当初师姊从伊斯塔带来的那个婴儿,是流着诅咒兽血的魔王之女,伊斯塔语叫做胡兹巴卡,翻译之后的意思就是淫兽魔女。”

“淫、淫兽魔女?这个名字有特别意义或是属性代表吗?”

我边说边吞了口馋沫,想像到淫兽魔女所代表的意义,忍不住兴奋起来,就看着心禅大师抓抓光头,很迷惘地回答。

“不清楚,我不懂伊斯塔语,是大师姊翻译的,相信是她的个人期待……贤姪,为什么你突然笑得好淫贱?还有,我怎么觉得你这表情和大师姊好像?”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