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二十
第三章
他乡得救
鸟人援军

被破除金像封锁的阿雪,晕倒在地上,羽霓、羽虹早已抢到她身旁探看,尝试把人给弄醒,全然没注意到在另外一边,我正面对娜西莎丝的威胁。

“嘿,嘿嘿,我的毒素未清,耳朵有点不太灵光,这位女侠刚刚说了什么吗?我听不太清楚喔。”

“提督你真是风趣,才刚刚解了毒,就变得这么伶牙俐齿的?我真是佩服你啊!”

干,你这臭婊子也很有趣,才刚刚死了师父,马上就能这么眉开眼笑的,我也很佩服你啊,嘿,该不会你师父是你串通人杀掉的?

“我欣赏幽默风趣的男人,但提督你最好有个基本认识,这里已经是伊斯塔,太过油嘴滑舌的话,舌头随时会掉下来的。”

娜西莎丝的语气中,有着浓烈的杀气,藏都藏不住,让我知道她的笑语嫣嫣全是假象,真实的她,现在正承受着悲伤与怒气,急欲找个发泄的目标,若我处理得不好,她可能不顾一切利益与后果地把我干掉。

双方短暂对峙中,娜西莎丝这边的人马,巫神学会的魔法师群慢慢在她身后集结,虽然每个人都穿着宽厚的斗篷,可是身上都散发血腥味,看来除了刚进行过黑暗血祭,身上染血之外,只怕每个人也都带着不轻的伤,刚才那一场大战,连最强的阿兰法斯坦都阵亡,他们当然不可能全身而退。

当然,事后我才知道,在娜西莎丝身后集结的这些魔法师,都是巫神学会中一流的精英,若非如此,他们也无法倖存至今。这天晚上的一场大战,伊斯塔结合国内两大流派的主战力,浩浩荡荡一千两百零七人,能够存活下来的只有两百九十四人,巫神学会死了过半的与役精英,皇室一方只有两成多倖存下来,真可谓无比惨烈。

娜西莎丝本就是巫神学会的议政长老,地位尊贵崇高,阿兰法斯坦死后,那些徒子徒孙更隐然有奉她为主的意思,在她身后排成数列,不发一语,表示着对她的支持。

有了这夥手下的撑腰,娜西莎丝的气势更强,正想要再向我逼问时,我那够义气的神秘朋友来到身后,冷冷“哼”了一声,虽然他只有一个人,身体状况也是元气大耗,但这么简单一站,气势彷彿千军万马,锐不可挡,娜西莎丝身后的魔法师群登时响起一片惊呼。

其实,理性一点,他最应该做的就是立刻消失,否则石头帽的藏匿异能再好,时间长了,也难保就不会泄漏身分,而以他的武功,虽然是在众目睽睽之下,但要突围而走,相信也做得到,实在不该继续久待於此。

不过兽人族的朋友实在是比人类义气许多,他就是看出我身体状况不佳,身边又没有可用之人,所以才冒着身分暴露的危险,继续站在我身边撑腰,而这也的确帮了我大忙,从他站在我身边的那一刻开始,娜西莎丝明显就有忌惮,不敢过分进逼,羽霓、羽虹也察觉不对,赶回我身后护卫。

情势一度紧绷,但最后我们还是得与娜西莎丝同行。理由很简单,我们已经在黑山谷道末端,基本上已算是伊斯塔国境内,列车也毁了,单靠我们目前的伤疲状况想要穿越千里谷道回去,那是不可能的,既然无法后退,就只能选择往前走,进入伊斯塔,所以必须与娜西莎丝同行。

有了人力资源,娜西莎丝办事的速度也很快,虽然我们手边什么都没有,但她还是很快弄来两辆大车,让我们乘车前往目的地。

由於乘车比走路舒服得多,也由於我现在还没法用两腿走路,所以我们接受了这份好意,不过……这两辆怪模怪样的白骨大车,一根根白骨形成的栅栏,看起来实在很像囚车,真是有够不吉利的。

或许是因为有车坐太舒服了,就连未来这个小畜生也从黑暗中冒了出来,说实在,我们都没发现这小子是怎么跟上来的,反正当我们发现的时候,人就已经在车里了。

车子很快驶离黑山谷道,这些魔法师们卯足全力使用魔法增速,要赶在另一场暴风雪降临之前离开,否则等到大雪再次飘降,几乎已经耗光魔力与体力的他们便会非常危险,处境比一个普通人还不如。

约莫个把时辰后,我们完全脱离黑山,来到了伊斯塔国境边上的一个小城。

早已伤疲交煎的众人分别休息,娜西莎丝把我们给匆匆安置后,就开始召集学会的魔法师们,要尽快了解状况。

我也很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不过比起娜西莎丝,我现在要收的烂摊子更多。

阿雪还在昏睡,我稍稍确认了一下她的状况,发现她没有大碍后,让霓虹把她先抬出去,只留下我与我的神秘友人单独相处。

“唔,很久不见了,刚听到你近况的时候,我很担心,不过看你活跃的样子,好像混得比我更好,嘿嘿,这么说话真不习惯,你可不可以先摘掉那帽子?”

“我早就想摘下了,这东西一直戴在头上,脑袋好凉。”

一顶特殊石材所做的小帽被摘下,神秘的友人现出本来面目。没有披戴什么兽皮,身材也比伪装时更为高大,比蒙族的少主白澜熊,威风凛凛地出现在我面前,尽管眼神增添了许多风霜之色,但一股藏不住的矫然英气,明明白白地告诉我,他仍未灰心丧志,在这雄健高大的躯体下,存有着理想与抱负。

“朋友,你离开南蛮后,真是干下好多轰轰烈烈的大事,我虽然身在南蛮,也时常关注你的消息,为了你干下的大事而兴奋,嘿嘿,虽然很多人都说你是黑龙会的奸细,但我相信你一定不是的。”

白澜熊用他的熊掌重拍我肩头,笑得无比灿烂。尽管他因为我的关系受牵连,不过他看来还是那么开朗健谈,让我不得不承认,他的胸襟确实宽广过人。

“兄弟你当初杀出羑里,这倒也罢了,偏偏你是携美而去,这便引得尊者震怒,誓要把你抽筋剥皮,惨烈处死,为了要捉你,尊者不但严命各兽族全力调查,甚至还打破十余年来的沉默,主动调集各兽族年轻一代的精英上兽神峰,传授武艺……”

据我所知,万兽尊者近三十年来一直孤居兽神峰上,几乎是不问世事,无论南蛮发生什么大事,他都只管在孤峰上坐收供奉,浑不插手各兽族的问题,至於主动召集大批兽族年轻精英上山授业,这更是十几年来都未曾有过的特例。

能够被最强者级数的高人亲授武技,那是无数武者梦寐以求的理想,各兽族想必因此获益良多,大大增强了兽族的实力,不过话又说回来,这些兽人力大有余,脑筋却都不行,真要说什么领略上乘武学精要,恐怕没几个能做到,所以习艺者众,获益者有限,而其中得到好处最多的一个,肯定是这头智勇双全的白澜熊。

“难怪你武功大进,原来是从万兽老儿的身上得了好处,有这老不死的亲授技艺,你的兽王拳就突飞猛进,起码省了十年苦练,唔,不过……东窗事发之后,老不死的火气一定很大吧?”

“兄弟你真是料事如神,尊者他老人家原本对我讚许有加,说我是兽人中百年难得的奇才,更要传我兽王拳第七关,结果在传招前夕,我一直帮你作掩护的事被告发……”

事情与我当初所听闻的差不多,雅兰迦亲上兽神峰,面告万兽尊者,揭发白澜熊勾结人类,背叛尊者与南蛮的罪行。兽人们把尊严看得比什么都重,说得难听点就是死要面子,万兽武尊不但没宰杀拐带奴妾的人类,还误信叛徒,亲授他上乘武艺,这种事要是不作处置,传了出去,万兽武尊就不用作人了。

“其实回顾南蛮历史,尊者他老人家不但暴躁易怒,还常常看错人的,我的事不是第一例,只不过当天我比较倒楣,恰好人在兽神峰上……”

白澜熊抓抓头,尴尬地一笑,“那晚,尊者给了我一个机会,让我接他三掌,只要我能不死,他就放我一条生路。”

铁铮铮的一条好汉子,月夜下硬接万兽武尊三掌,这确实是一幕气势悲壮的场面,非常符合兽人的美学,如果白澜熊就这么死了,搞不好还会为此名留千古,不过这头白熊深受人类文化薰陶,晓得生命可贵的道理,在连挨两掌,九死一生的致命时刻,选择放弃接掌,用最后力量拼命逃跑,侥倖逃出生天。

“我花了不少时间养伤,侥倖保住一命,伤还没有完全复原,但听说族中弟兄要出发对付你,就不顾一切赶来了。我现在还是被通缉之身,不便露面,幸好当初你留了这顶石头帽在南蛮,今日正好派得上用场。”

白澜熊虽然够义气,但他之所以急急忙忙赶来,并不是单纯为了我的安全。

雅兰迦的动作诡秘,前来南蛮兴风作浪,背后肯定有重大阴谋,白澜熊不忍心见到族人客死异乡,全军覆没,所以才赶来阻止。

“兄弟,蛇族人居心叵测,这次的出现藏了太多可能,你与蛇族人比较有交手经验,看不看得出她们想搞什么?”

白澜熊虽然见识不凡,但终究是僻处南蛮,很多事情资讯不通,不比我亲身经历,得到第一手资料。我把我之前思考的东西坦然相告,他的表情转为凝重,开始仔细推敲。

“这么说……整件事的背后是黑龙会余党在操控?”

“不,结论别下得太早,是不是余党还很难说。”

我和白澜熊简单讨论了一下,毕竟体力虚弱,意识有点不清楚,眼睛差一点要闭上,突然听见外头传来声响,好像是有什么人正朝这边闯来。

“笑话!凭什么不让我进去?谁敢阻我,我现在就把他宰了!”

怒喝声从外传来,是个男人的语音,而且夹带伊斯塔腔,不晓得是什么人在往这靠近,白澜熊匆匆把石头帽再戴上,跟着便是“呀”的一声,门被打开,进来了一大堆人,为首的却是那个什么伊斯塔二王子,阿鲁斯。

在伊斯塔,我们只认识娜西莎丝,其他人全都不熟,不晓得这个阿鲁斯闯来见我们是为什么,看起来应该不是想要签名。

“@#!&&︿(”阿鲁斯确认我们在这里之后,就叽里咕噜地和旁边的人说起伊斯塔语,我曾偷偷研习过伊斯塔语,拼凑着听得懂一些,发现他好像是与巫神学会的人争执,无论如何都要带我们走,巫神学会的人则坚持要等娜西莎丝回来再说。

白痴都知道,等娜西莎丝一回来,我们要离开就不是那么容易,阿鲁斯一挥手,窗外陡然鼓譟起来,这傢伙赫然早已有备,在外头调集了皇家一派的大量兵马,趁着娜西莎丝不在,他决意恃强硬攻,如果巫神学会不应允,那么他不惜一战也要带人走。

这个坚决的态度,让巫神学会一方终於松动了,毕竟他是王子之尊,巫神学会的魔法师不能不有所忌惮,最后决定让他把我们给带走。

不过,我们并无意当一群任人鱼肉的东西,既然与他素不相识,自是没有理由跟着他走,而若我们坚持反抗,不管他在外头布下多少人马,都很难强迫我们随行。

阿鲁斯似乎也明白这一点,所以没等我开口,就主动取出一件信物,说是有故人相邀,请我不必多想,随他过去一见,他已经安排了最好的医疗设施,绝对会让我满意。

也就是这个信物让我改变主意,召来羽霓、羽虹,让她们收拾东西,在娜西莎丝回来之前,随着我一同离开。

“法雷尔提督,你们家族真是令我国记忆深刻,如果让我选择,我宁愿是在战场上与你初见,而不是现在这种情形。”

棕色偏黑的皮肤,深刻的面部轮廓,阿鲁斯其实是个很俊朗的美男子,而他所说的意思,我完全可以体会。阿鲁斯是皇室要员,手握兵权,与阿里布达交战的机会不少,想必吃了我那变态的老爸不少苦头,对法雷尔一族恨得咬牙切齿,如果塞给他一把刀,他一定很想立刻就生剐了我。

“不过,目前你是伊斯塔的客人,我们也懂得所谓的待客之道,在你离开敝国之前,我们会负责护卫你的人身安全。”

阿鲁斯淡淡说话,没有与我握手的打算,这让我很庆幸,因为伊斯塔人的手不能乱握,他们这里连三岁小孩都可能在练黑魔法,可能就是一下握手,就莫名其妙被下咒了。

马车疾行,不久之后,我们来到了一处豪宅,马车一停下,立刻便有人赶来迎接。

“久违了,约翰,你看来气色不错,比我预期中好得多啊。”

刚才阿鲁斯给我的信物,是一根羽毛,而这根羽毛的主人,便是站在我面前的美丽妇人,现任的羽族之长,卡翠娜。

自从史凯瓦哥楼城陷落,羽族便在卡翠娜的率领下投奔东海,与反抗军结盟,暂归於李华梅麾下,照理说是没可能出现在伊斯塔的,但卡翠娜显然不是孤身前来,因为在这栋豪宅的数十个窗口,我都隐约见到羽族女战士们的身影,伫立在窗口窃窃私语。

再看看卡翠娜,她并非身穿戎装,而是一袭华贵典雅的礼服,长裙委地,金发盘在顶上,开高叉的裙摆隐约露出一双修长美腿,白皙香滑,在夜色中彷彿还发着微光,看得人口乾舌燥,怦然心动。

这样的装扮,像和平大使多过女将军,我大概就猜到她前来伊斯塔的理由。

“约翰,伊斯塔邀请李提督来进行合作会谈,我们是先行使者,李提督日内便到,你听到这消息应该很高兴吧?”

果然,之前心禅大师就告诉我,李华梅即将前往伊斯塔,卡翠娜等人也正是为此而来。不过……依照双方的利益关系来看,应该是李华梅急需伊斯塔的人力、物力才对,怎么会是伊斯塔主动邀请?

伊斯塔因为是以黑魔法立国,素来为大地诸国所忌,也从来不和其他势力搞什么联盟或邦交,娜西莎丝力主加入国际联盟,是一个特例,但……嘿嘿,恐怕伊斯塔是被逼急了,这才不得不主动寻求外援。

“约翰,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我们到里头去谈吧。”

卡翠娜瞥了我一眼,像是在使眼色,但眼神中艳光流转,却有一种成熟女性独特的性感。

我心头一热,还没说话,卡翠娜已经主动过来搀扶住我,有意无意间,我的手肘碰触到她柔软的身体,她没有回避,还把胸部往我的手臂上压来。

“呃,族长,你上次有男人是什么时候的事?”

“你呢?你上次有女人是什么时候的事?”

快问快答,再加上彼此心领神会的微笑,我突然想起当初被困在兽人大营内,与卡翠娜的一句对话。……我们果然是同一类的人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羽族是母权统治的种族,观念上与父权系统的人类差很多,尤其是贞操观念,虽然有很长的一段时间,羽族没落,颠沛流离,族中女性过着屈辱与悲惨的生活,但当她们生活稳定,旧有的观念与生活又再度回复。

在羽族的思想中,男人只是女人的玩物,一个女子可以豢养众多男宠。我以前在书中读过,羽族势力全盛时期,也是一个性爱大解放的时代,凤凰岛上的风气淫乱,有权有势的羽族女官都养了数个男宠,让男宠争风吃醋,观赏为乐。

有了这样的基础认知,卡翠娜望我的眼神就很好解释了。看到久违的老朋友,大家互相招呼,“深入”了解,沟通沟通,这是非常促进友谊的良方,所以进入宅第后,我立刻遣走团队中的所有人,说是要与卡翠娜“密谈”不一会儿功夫,两人已经在她闺房的大床上热吻,我那仍有些迟钝的右手,撩起了她的长裙,从开叉中伸进去,抚摸光滑如缎的雪白大腿,作着香艳的复健。

疯狂的热吻中,我胯下变得极度膨胀,火山岩石般灼热坚硬,隔着长裙,戳顶着卡翠娜的胯部。

这种本来应该是令人恶心的接触,让卡翠娜越来越酥软。这位美艳的熟妇,面色潮红、呼吸困难,倒在我怀中,全身颤抖不已。

我嘿嘿淫笑着,淫秽地探向她胯下,扯下已经濡湿的底裤,手指还顺便肆意玩弄着被淫汁浸透、贴在肌肤上的湿亮耻毛,灵巧地翻开她滑腻腻的花唇,摸到了那深藏其中的肉珠。

“啊!”

卡翠娜全身像被电击了一样,变得僵直,嘴里情不自禁地发出愉悦呼声,那种从肉体深处传来的极度销魂,让这美妇眼中放光,主动握着我的手,贴着那肉珠百般撩抚。

卡翠娜失控的呻吟一声高过一声,丰满的大腿一阵阵颤抖着,趴在我身上的半裸胴体急切地摇动,终于,随着一声娇呼,牝户口的两片肉唇一阵开合,猛吐出了一道淫秽的汁液,浇了我一手。

“族长?你还清醒吗?”

我手中不停,看着卡翠娜半瞇眼睛,脸上浮起一片兴奋的潮红,随着丰臀玉乳被粗暴地搓弄,鼻子里还哼出一声声无意识的呻吟。

“族长?”

我才刚叫出声,卡翠娜就像出闸猛虎似的把我给扑倒,抬起了她的左腿,扭动腰部,两片淫湿的肉唇,将我狰狞粗圆的肉菇含住,却不让我一次深入,只是的挑逗,作着不急不徐的挑逗,而潺潺淫蜜顺着我的肉菇流下,又热又滑,我几次挺腰都被她故意闪开。

(这淫妇明明想要,还在玩我,哼,给她点意外滋味尝尝!

心念一动,放在卡翠娜白皙臀肉上的右掌慢慢移动,顺着她剥壳鸡蛋似的雪白美臀滑下,看似抚摸臀沟,其实是伸探进去,趁着卡翠娜摇动圆臀的时候,突然把拇指对准那朵嫩菊刺入。

“哎呀!”

肛菊被袭击,卡翠娜叫了一声,沉腰坐下,登时把肉茎吞下半截。我享受着肉茎顶端传来的销魂滋味,猛地一气贯穿到底。

“喔!”

又是一声娇媚失魂的惨呼,一瞬间卡翠娜双眼睁得老大了,但很快就变成了艳媚的笑意,跨骑在我身上,迅速地前后摆动。

我一手扶着卡翠娜细细的玉腰,一手抚摸她雪白丰满的大腿,喘着粗气在她体内连连耸动,抽插的动作越来越快,她的花房内部,也越来越滑畅,就看她仰头朝天,紧闭美目,随着我一下一下的动作,全身不由自主的晃动着。

披垂下来的乱发洒在肩后,有节奏地甩动,胸前白腻的乳房也同时耀眼地晃动着,伴随着美艳妇人难以自控的娇喘,令我的肉茎又胀大了三分。

“族长,你真是够放荡的,以前都没发现,早知道的话……唔!”

我一边操弄,一边咬牙切齿地说话,脸埋在卡翠娜的双峰之间,感受着她下身的湿滑,听着她做爱时发出上气不接下气的呻吟,只觉得热血沸腾,脊背也跟着传来阵阵酥麻,索性一把搂紧卡翠娜的屁股,加快肉茎的抽插。

“你喜欢吗?那……那很好……只要你喜欢,羽族所有的女人都可以给你搞,呜,手指……别抠我的屁……呜……屁眼好辣!”

前后夹攻,卡翠娜此时已经被操得神志不清,机械般迎合着我的每一个动作,全身像是飘在云里一样的绵软,随着那凶恶肉茎的每一次耸挺,快感的潮水一波接着一波把她越托越高……

不算小的大床上,除了卡翠娜失控的呻吟,还伴随着另一种啪啦啪啦的声响,那是我们两人频频结合时,肉拍着肉的羞人伴奏。

滑腻腻的淫汁,自卡翠娜通红肿胀的肉唇里不断流溢出来,沿着白腻淫靡的大腿根部滑下去,点点滴滴播潵在床上。

最后,随着一阵乳摇臀晃的抽搐,卡翠娜突然发出一声高亢鸣叫。

“呜……爽……不能再搞了……”

又一阵潮水失控的从底下涌出,卡翠娜张大着口,缺氧般无声的喘息着,全身每一处都在刹那间爽快到了极点,然后是体内被淘光的空虚感,还有销魂蚀骨的倦意一次涌上,乏力的美肉胴体一下趴倒在我身上。

我色迷迷地欣赏着卡翠娜的肉体,她因为激烈性交,通体佈满了细密的汗珠,彷彿涂了一层性感的按摩油,而高潮后鬓发散乱,媚态横生的样子,更令我兽性勃发。

“族长,为什么这么便宜我?要把你们羽族女人都给我搞?这不是开玩笑吧?”

我搂着美艳妇人高潮后娇弱无力的赤裸肉身,恣意享受着熟妇美艳肉体带给我的刺激和淫乐。

“……因……因为你是族长的儿子……我们羽族现在……呜……需要你……”

卡翠娜玉峰上嫩红的蓓蕾,因为下身的兽性奸淫,被刺激得如葡萄般勃立而起,娇艳媚态,宛如一朵盛放的牡丹花,看得人眼都亮了,但我却因为她喊出的话,刹那间分神,肉茎陡然感受到一阵高潮前的酥痒。

我才一把抓住卡翠娜的乳房揉上两把,下身滚烫的精液已经迫不及待地狂射而出,在卡翠娜欢愉的畅美叫声中,全数喷发在羽族族长娇嫩的子宫肉壁里。

男与女,两个人的性器之间几乎没有空隙,但大量白浊的液体开始溢出,淫靡地黏挂在卡翠娜湿漉漉的耻毛与雪白的大腿上。

卡翠娜策骑在我身上,好像很不愿离开,用力地夹紧美臀,尝试把我每一滴精液都榨出来。

我仍在高潮后的晕眩中,意识不甚清醒,只是大口喘气,老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卡翠娜看了我的表情,笑了出来,把仍缠在上半身的礼服脱掉,掷向地上,笑着凑上来在我脸颊上亲了一下。

“男人,怎么了?你该不会这样就结束了吧?”

卡翠娜一面说,一面移动她细腻如玉的大腿,把两条丰满的大腿缓缓分开,在我腿边摩擦,双手也按放在我胸口,来回挑逗。

在她富有技巧的挑逗下,我很快就从疲惫状态中回复过来,肉茎再次硬挺,在她体内摇晃示威。

卡翠娜眼中闪过喜色,这让我终於猜到她的打算。尽管心里有些不是味道,但我仍决定配合,活动已经渐渐回复感觉的肢体,不怀好意地一笑,猛地翻身而上,把卡翠娜扑倒在底下。

“族长,你实在应该多读点书的,这种体位交合,你想要的东西很难搞出来啊!”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