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二十
第二章
阴错阳差
灾归无妄

失去前半生记忆的阿雪,拥有一身超级怪力,但当她开始修习魔法之后,体内失控的能量得到抑制,那一身怪力就慢慢减弱,这是我们都知道的事。

但此刻阿雪手臂上所传来的惊人握力,足以开碑碎石,比先前犹有过之,会发生这种异象的理由,和阿雪身体所发生的异变绝对有关。

无论如何,这异变百分百不是好事,尤其是阿雪的一只手正掐在我脖子上,我整个咽喉喀喀作响,好像随时都会折断,我就不知道该怎么从这致命险境中脱身出来。

贤者手环刚刚才发动过一次,现在是怎样都不可能会显灵来救我了,羽霓伤得不轻,羽虹正被外围的魔物群给缠住,看来也抢不过来,娜西莎丝是三只巫妖的主攻对象,眼睛看得到的我方队友,就只剩下一头吃饭不做事死豹子。

这一头死豹子能帮得到我吗?

有时候人不能不信邪,一头豹子真的能帮得上忙,就在阿雪死掐着我脖子的当口,紫罗兰飞扑向前,一口咬上阿雪的小腿。

紫罗兰平时都是由阿雪饲养,与阿雪的感情远远好过我这边,想不到在这紧要关头,这头豹子居然弃暗投明,背弃饲主来救我一次,这真是太令我感动,若能脱险,我要多给这豹子每餐加一块肉。

无奈,天不从善良百姓愿,兽变中的阿雪,身躯似乎非常坚固,紫罗兰这一口虽然咬中,却好像咬在石柱上一样,动摇不了阿雪分毫,反被她起腿一踹,呜嚎着滚翻出去。

幸好,紫罗兰伟大的牺牲没有白费,这一下短暂耽搁,阿雪掐着我喉咙的手要再次发力时,另一只手臂握住她的腕脉,以强霸无双的大力,强行逼她松手。

这只有力的手臂,来自一个强力的夥伴,一个穿着紧身黑衣,头戴兽皮的巨汉,威风凛凛,用他的手臂替我送来生命,阿雪虽然还掐着我咽喉,却是发不出力气,不能再对我有伤害。

我的最后一张底牌,终於及时出现,杀人行动受阻的阿雪,一拳打向神秘男子,尽管这一拳力重千钧,但我却对朋友充满信心,修练兽王拳的强绝霸者,绝不会在硬碰硬的斗战中被压下。

“碰!”

闷响声中,两拳对撞,相较於阿雪全力挥出的猛拳,神秘男子只是轻举起自己的拳头,在半吋的狭小空间移动。仅有半吋的空间,爆发出强悍的大力,将阿雪以怪力挥出的重拳给砸开,甚至连人都退了两步。

“嚎!”

失去意识的阿雪,动作和野兽没有多少差别,拳头对撼被硬生生撞开后,她半蹲在地上,嚎叫一声,再次挥手冲了上来,这次却不是用拳,而是兼具力量与速度的爪;白皙细嫩的雪臂,在挥出途中迅速发生变化,手指变长,指甲变成锐利的爪子,让这一爪倍添威力。

这与其说是变化,实质意义上更接近进化,神秘男子知道厉害,眼中流露出慎重,认真拆解,任阿雪自四面八方发动抢攻,他都守得稳重如山,彷彿一座永不动摇的巨岩,但阿雪对他并非毫无威胁,她也在屡次进攻中,一再提昇了速度,让神秘男子必须凝神防守,不露出半点破绽。

我半躺在那边,只看到眼前拳飞掌舞,没有一下可以看得清楚,但从劲风判断,双方的力量与速度都一再激增,而我那故作神秘的老友正尝试不伤阿雪地将她击倒,但始终无法如愿。

这样的战斗存在着隐忧,而这风险最后化为实际,出现在我们面前。久攻不入,感到焦虑的阿雪,以本能察觉到这样的“进化”并不足够,开始了新一轮的激变当狼嚎声再起,天上的青色月芒彷彿受到召唤,再一次将月光对准阿雪,集光成束,穿射而下,但这一次情形有所不同,射落下来的月芒,彷彿遇着一头飢渴的恶狼,大口吞噬着月芒,想要一口气尽吸内中蕴含的能量。

我不晓得青月之中蕴含的能量有多少,也许青月术法的维持,本来就已经到了强弩之末,再难久撑,但阿雪的吸摄动作确实对其产生影响,因为本来朦胧的青色月亮,开始从半圆减退成弧形,色泽也迅速由青变红,再难维持本来的形状与色彩。

暴风雪仍在持续,能让魔法师在暴风雪中如常使用术法的关键,是青月所供给的能量,并非血月。阿雪一口气蚀尽青月的能量,令月色转赤,这样所造成的影响绝不是只在我们这边,山的另一侧绝对也会出现问题。

就在月色转为赤红的数秒后,一道黑色巨影由山的那一侧狂飙而来,虽然不会飞行,但攀山而走的速度奇快,长达五公尺的巨大身躯,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的猛兽,肯定是召唤而来的魔兽。

凭着我对伊斯塔的了解,立刻就从这道巨影的轮廓猜到其真面目,那赫然便是一只三头地狱犬,把守地狱门扉的超级魔兽,能够驾驭这种凶物的魔法师,理应是与娜西莎丝同级数的术者,换言之,娜西莎丝应该是认得对方的。

果然,一见到三头地狱犬,还在与巫妖缠斗的娜西莎丝立刻便脱口叫出声来,“阿鲁斯!果然是你主谋!”

黑暗中看不真切,不过骑在地狱犬之上的那个男人,浅棕色的长发飘飘,肢体修长,似乎是个难得一见的美男子。娜西莎丝所喊出的名字若没错,那他应该就是目前掌握伊斯塔兵权的二王子阿鲁斯,是个才华与狠辣兼备,近年来让阿里布达军部伤透脑筋的厉害人物。

“娜西莎丝?怎会是你?”

阿鲁斯看见娜西莎丝,似乎非常错愕,惊呼出声,但这惊愕却很快变成满面怒容,“你不分青红皂白,在这边添什么乱?我们都快给你害死了!”

血月之下,我隐约看见阿鲁斯身上满是鲜血,伤得甚重,不晓得是什么东西将他如此创伤。娜西莎丝微微一愣,还不及回答,吸尽青月魔力精华的阿雪已率先发难,左手画圆,右手在空气中飞快书写文字。

我一见这架势,就觉得不妙,这摆明是要使用高等魔法的起手式,阿雪的攻击模式已经从单纯扑抓撕打,进化成有智慧的魔法攻击,但在暴风雪的封锁下,魔法应该是没有办法运使的,除非……除非是以极大的魔力共振,召唤某种高等神器,而且这个神器的位置还不能太远,最好就是装配在身上。

阿雪身上有这种神器吗?确实是有,阿雪身上装配了不少高等神器,有攻有防,特别是手中的魔杖尤非凡品,但我却衷心祈祷,阿雪的注意力只放在身上,不要动到体内的那一个……

唉,事实证明,我今天实在是背到家了。

上千个符文所组成的複杂法阵,在阿雪身边成形,娇嫩的肌肤被狰狞血光所覆盖,与天上的邪恶红月相互呼应,在一阵极度浓烈的血腥气味中,漫天风雪突然停顿,无数洁净白雪飘飘坠落,数十个淡淡的幽影,在血色红月下环组成阵形,齐声高唱,用其高亢入云的悲淒歌声将大日天镜召唤於世。

随着宿主所发生的异变,由羽族童魂所组成的稚儿众也发生变化,不但背后羽翼变成蝙蝠般的肉膜,连面相也变得丑恶,额生双角,嘴冒獠牙,看来像是一群恶魔之子,哪有半分童稚无邪的样子?

漂浮在稚儿众之间的大日天镜,开始慢慢地动作,刹那之间阴风大作,天愁地惨,在场众人为之色变,却只有两个人率先有反应。

羽虹拉住姊姊,不顾四面八方的魔物攻击,重重一脚踏往地面,把自己和姊姊的半个身体埋入土中;同样这么做的人,还有那个身披兽皮的神秘男子,他将我重重一按,大半身体没入土中,自己也採取同样的防禦,这便是一个最好的身分证明,因为只有曾亲眼目睹大日天镜肆虐威力的倖存者,才知道要这样进行防禦.错失先着,娜西莎丝和阿鲁斯的运气就不怎么好。当大日天镜发出那吞噬一切的末日吸力,娜西莎丝身形尽失,立刻朝大日天镜方向迅速滑去,阿鲁斯的情形也是一样,幸好仗着三头地狱犬的巨躯掩护,马上在山壁上重砸一记,这才没有被大日天镜吞吸过去。

相较之下,那些高头大马各类凶猛魔物就没有这么好运,大日天镜的强大吸力一起,这些力大没脑的魔物群首当其冲,一个个被吸扯到半空中,跟着便给大日天镜吞噬下去,牠们的身体在接近大日天镜引力范围时,无一倖免地被拉细、拉长,发出长长的惨嚎,成为大日天镜之内的永恆牺牲品。

“怎么回事?娜西莎丝,这是你搞的鬼?”

“不,我也不晓得这是怎么……啊!”

娜西莎丝叫了一声,差点就被大日天镜给吸拉扯起,一双手没入土中,竭力稳住身形。与她对吼的阿鲁斯,状况不见得好到哪去,在大日天镜的吸力范围内,不是体积越大、体重越重,就比较能抗拒吸力,事实上只怕恰好相反,阿鲁斯明明距离大日天镜最远,又有巨大的三头地狱犬当掩护,可是所受到的吸力却是我们之中最强,令这伊斯塔二王子好生狼狈,竭尽全力抗衡这要命的厄运。

从大日天镜发威到现在,短短数十秒时间,之前在附近的魔物群无论是天上飞的、地上爬的,包括娜西莎丝花偌大心血炼制出的骷髅骑士,全数被吸蚀吞没,无一倖免,而当地面上没有主要目标后,大日天镜的无差别攻击直接对准地面,将大量土石吸得离地而起,刮地三尺,迅速吞噬下去。

情形发展到这一步,结果就是在场众人每个都脸如土色,极力构思解困之法,我的情形也是一样,但由於朋友够义气,把我摆放在他身后,所受的吸力没那么大,危险指数就没那么高。

南蛮兽人果然就是重义气,只要是朋友有难,就会豁出生命去守护这份道义,比奸滑狡诈的人类要好得多。如果不是要保护我,以这傢伙如今犹胜羽虹的武功,要独自逃走,现在应该还来得及,这点确实是令人非常感叹的一件事。

“喂……你……”

咦,奇怪,我怎么会好心想要劝他独自逃走?他一走,我不就完蛋了吗?这种舍己为人的作风可不合我个性,我不是那么伟大的人啊!

呃,等一等,该思考的重点不是这个吧?我不是不能说话吗?为什么突然可以发出声音了?

又惊又喜,我用力运动着嘴巴,发现自己可以发出一些简单的音节,而手臂僵硬的状况也大有好转,至少可以动一只手了。

这个突来变故,就像水中的救命稻草,着实帮了我一个大忙,让我能够实现构思多时的秘密战术,但暴风雪的存在,却让我没把握能够使用魔法,召唤出我想要的东西。

“……以……以法雷尔之名……”

吃力地念动几句咒文,我惊喜地发现咒文引发魔力反应,换言之,我已经能使用魔法了。因为大日天镜的力场干扰,满空风雪暂停,竟然没有人发现暴风雪已经结束,到了可以使用魔法的时候。

“太古的性欲精灵们啊,我以约翰法雷尔之名,与你们签订契约,请借予我你们的力量,服从於我,具体而现形……”

我所能操控的各个淫神召唤兽中,即使是威力最大的阎罗屍螳,也未必能够抗衡大日天镜的恐怖吸力,水火魔蛛、凰血牝蜂就更不用说,本来我应该没法处理现在的场面,但日前月樱独具慧心,在我临行前甘冒奇险所赠来的礼物,却让我在这场合中得到了孤注一掷的机会。

“出来吧,地狱淫神金银蚕蛊!”

之前三次所制造出来的淫神召唤兽,都是体积不小的中型生物,但这次的淫神召唤兽却有所不同,当它应我的召唤而现身,只见一条细细长长、指头粗细的小东西,通体金黄,非龙非蛇,在空中慢慢地游动,周身萦绕着强烈的金芒,逼得人睁不开眼,奇怪的是,大日天镜的吸力仍强,但它却好像不受影响,悠然在空中游动,那种得意的姿态,真的像是在向我示威。

我用能够活动的那一手,从腰间囊袋里戴上了取自法米特遗产的白手套,那双传奇金银手套中的一只,跟着便扬起手掌,半空中的金银蚕蛊似有灵性,化作一道金光,主动朝手套贴附而去,只见金虹一闪,雪白手套上多了一个金银蚕蛊的闪亮徽印。

蚕蛊与手套一结合,我猛地出掌,推出一道刺眼夺目的金光,金色光芒在半途交织窜组,构成了一个巨大的金色手掌。

整个事情发生在一瞬间,在较前方的羽霓、羽虹可能根本弄不清楚发生什么事,那只巨大的金色手掌便已破空而至,隔着十数尺的距离,命中了正在运转的魔法阵。

“碰!”

四十九名羽族童魂所组成的稚儿众,在同一时间被金属化,冻凝成四十九座小小的金像后消失不见,大日天镜的吸力中断,形体也随即消失。

(干得漂亮!

我心中高呼一声,庆幸自己的战术完美实现,但接下来所发生的事,却让我一颗心跳到嗓子眼。金封稚儿众之后,掌力余势未止,跟着命中了位在魔法阵中心的阿雪,刹那间,耀眼的强光横射四方,阿雪变成了一座金像。

一掌奏功,我们奇蹟似的获救,但我的恐惧却才开始。自从这双手套的原主人离奇失踪后,这招金银绝掌已有数百年未现於人间,除了其功法不流传於后世,最主要的一个理由,是因为修练这绝掌所必备的蚕蛊已绝种,若非月樱花费重金,从南蛮找到蚕蛊的化石,并且协助我将之以淫神召唤兽的形式复活,这套绝掌也不可能再出现。

寻常人得到蚕蛊,还要经过数年到数十年的苦练,但以淫神召唤兽型态出现的蚕蛊,与手套结合,让我直接能以异能形式发动绝掌,如果它仍有数百年前纵横大地的威力,那么它将是超越一切石化术法的最强冻锁技。

(但是,这套掌法有一个很大的致命问题,就是它的不可逆性,如果这套绝掌有它数百年前的威力,那么……中掌之后是不能解救,必死无疑的啊!

这一掌所造成的意外后果,远远超出了我所能承受,现在我完全作声不得,满脑子只想着该如何补救。

刹时间,全场鸦雀无声,在场众人不是仍在呆愣,就是处於大战后虚脱的疲惫状态,全然忘记我们仍置身於危机之内,至少……天上那一轮红月不是挂着好看的。

把我们从呆愣状态中解救出来的,是一声震天龙啸。在长啸声中,一只四头巨龙横越於空,巨大的身躯几乎遮断整个天空,尽管龙躯完整,不似一般黑魔法所召唤出的不死生物由白骨构成,但从它出现的那一刻开始,整个空间就瀰漫着浓烈的腐臭气息,彷彿置身於坟场,这正是殭屍类魔物的特徵。

这头魔龙,应该是殭屍一类的魔物,但拥有四头八翼的青色巨龙,就算在现有的龙族生物中都不曾见,更别说亡骸。虽然我对召唤魔界生物的术法不熟,但从那四首巨龙的恐怖气势来判断,这应该是魔王、冥神一类的神明级魔物,能召唤出它的术者若非奉献上数千条人命,就是本身属於第八级以上的术者。

这答案在稍后揭晓,在四首巨龙其中之一的脑袋上,站着一个形似枯骨的矮小老人,胸前挂着一长串骷髅,手持一根比他身高还长的魔杖,一身皮袄随风而动,炯炯眼神,不怒而威,一看便知道是大魔导士的绝顶风范。

“老、老师!”

娜西莎丝抢先叫了出来,让我们知道这个貌不惊人的小老头,正是当前伊斯塔的首席术者、巫神学会的主席,阿兰法斯坦。

这个从上一世代存活至今,已经两百多岁的大法师,乘着四首巨龙现身,威风八面,但看在我的眼中,这形象却有一种浓烈的不祥味道。

不祥的源头,来自阿兰法斯坦,他挥动着魔杖,似乎想在血月下使用魔法,但却一下踉跄,好似站立不稳,险些从巨龙头顶上摔下来。魔法师的体力虽然没有武者好,但像这种妖怪级数的大长老人物会如此失态,那只有一个理由,就是他早已身受重伤。

到底是谁将他如此重伤呢?

事实上,从刚刚开始,我一直有一个很强烈的疑惑。

这次的战斗,当我们在这边打得乱七八糟时,伊斯塔两大阵营的精锐好手也在山壁另一侧进行战斗,对付他们的强敌,我们只不过是碰巧经过,又释放出魔力,被意外卷入这场战斗而已。伊斯塔人的战术基本上是以黑山风暴来压制敌人魔法力,再趁机痛击被弱化的敌人,把敌人消灭,从这战术可以推想出,他们的敌人必定是魔法强人,不然就是持有或操控极厉害的魔法兵器。

问题是,环顾当世强人,有哪一个强悍到令伊斯塔的两大政派放下内斗,暂时携手,施下这许多佈置,几乎是倾举国之力来对付?这样的阵势,已足够狙杀最强者级数的高手,到底他们是在对付谁?

环顾当世五大最强者,黑龙王已死,万兽尊者远在南蛮,心剑神尼也还在金雀花联邦过着淫乱的生活,这三个都不可能,至於我那变态的老爸……他被人设局围攻,我担心围攻者多过担心他,如果他真的有所不测……那我不知能分到多少身家?

只是,有一点让我不能不有所顾虑,五大强者的最后一人,黄金提督李华梅,据说正往伊斯塔而来,虽然我想不出双方有什么开战的理由,但若此事成真,伊斯塔倾全国之力狙杀李华梅,她独自一人势单力孤,肯定要吃上大亏,而我既然碰上此事,又怎能袖手旁观?

不过有一个问题非常不合理,从伊斯塔人的战术看来,敌人应该是精擅魔法的强者,所以才必须用黑山暴风雪来封锁敌人力量,但李华梅却是武道强人,魔法方面虽不敢说她不会,但必然远逊她武术方面的成就,挑黑山谷道为战场去伏击她,这根本就是搬石头砸脚,形同自杀。

诸般可能尽皆不对,那答案会是什么?我真的想不出来。

真相就在我百思不解中揭晓,一道疾风似的黑影蓦地掠过天空,闪电般出现在施法中的阿兰法斯坦上方,我们就着月光看得清楚,发现那是一人、一骑。

黑色的骏马体型高大,虽然身无双翼,但躯体千疮百孔,插满了羽箭、佈满了刀伤,无数鲜血正横流下来,一看便知道是经历过连场生死大战;牠的主人穿着黑盔黑甲,右手持剑,左手执盾,铠甲与盾上头都刻着相同的玫瑰花纹,但最引人侧目的一点,则是这个黑甲骑士的肩膀以上……一无所有。

从这一人一骑出现开始,空气中就瀰漫着强烈的血腥味,细细分辨,那个黑甲骑士身上的腐屍臭味,几乎不弱於四首巨龙。在伊斯塔看见亡灵与僵屍,本来应该没什么好讶异的,但包括羽霓、羽虹在内,我们却都被这个黑甲骑士给吓到,因为这头末日凶物实在不该出现在这。

东海最恶名昭彰的魔物传说,无头骑士!

在幽灵船一役结束后,随着时间慢慢过去,我们也把这件事情忘诸脑后,虽然都知道无头骑士的存在关乎东海千万怨灵,是个非同小可的大问题,但因为这问题关乎人类兴亡,却不关我们,所以我们也就轻松的把这事给忘了,想不到他妈的树欲静而风不止,狗欲喘而女不摇,这问题居然找上了我们,令我们再次碰到这头绝世的凶神。

只见无头骑士骑着它的大黑马,彷彿天马行空,轻轻巧巧地从四首飞龙顶上掠过,巨龙的四个头张口欲咬,但它飞掠的轨迹却离奇地一落、一冲,以一个漂亮的勾状弧线冲出巨龙四口,而在这个轻盈的弧线回翔中,无头骑士手中长剑水平推出,阿兰法斯坦面上露出骇然之情,跟着这表情就永留面上。

召唤者被杀,契约失效,四首巨龙发出不甘的愤怒吼声,在半空中迅速消失了形影,一颗头颅从天上掉落,似有意、似无意,居然就掉落在娜西莎丝的正前方。阿兰法斯坦痛苦而恐惧的表情,斜斜地对上了其亲传弟子的视线,从那个眼神看来,娜西莎丝绝对有“丧师之痛”(这妖女居然也有真感情?出乎意料啊,唔,无头骑士怎么会和伊斯塔人干起来了?

无头骑士当然没有必要回答我的问题,它一剑干掉伊斯塔的头号强人后,一拉黑马的韁\绳,朝着天上红月飞飙而去。在它破月消失前,反手挥出了一剑,我们不知道它这一剑有何目的,但以它的力量来推测,这一剑足以干掉我们之中的任何人,甚至一剑把我们全部干掉都不足为奇。

剑气破空如流星,斜飞向地面,却没有射向任何人,而是笔直落向场中那一座明晃晃的灿烂金像。

“噹!”

有若铜锣敲破似的震天声响,金像被破,一个完好无缺的阿雪从里头瘫倒出来,把我们吓了一跳,但阿雪已经失去意识,身体也回复正常,看来应该暂时不具有危险性了。

给这一下分神,再望向天空时,无头骑士与大黑马已经消失不见,下过暴风雪的黑山天空分外洁净,漆黑天幕辽阔悠远,点点星芒闪闪发亮,没有一丝血腥与杀戮的气息,刚才发生的恶斗彷彿从不存在。

这场莫名其妙的混战告一段落,我本以为事情到此告一段落,可是不久之后,伊斯塔的大队人马翻过山岭,来到现场,见到娜西莎丝、阿鲁斯,都吃了一惊,跟着便依照所属阵营分别回归指挥。

我大半边身体慢慢回复知觉,只是一时间行动还不太灵变,正要把围在阿雪身边的霓虹叫来,娜西莎丝突然出现在我身边,已经冷静、镇定下来的面容露出一丝诡异微笑。

“……提督,有件至关要紧的事,我得与你商量一下。如果我没有看错,你这个小徒弟……应该是出生在伊斯塔的我国同胞吧?”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