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二十
第一章
月下狐变
致命一击

当初答应月樱护送娜西莎丝回国时,我已料到此趟旅程不易行,除了娜西莎丝本身的奸滑狡狯,伊斯塔複杂的政局情势更是一大凶险,一个拿捏不好,就会把我们牵扯进去,被娜西莎丝当作挡箭牌。

这样的情况我已计算到,但却还是失了算,怎么样都没料到伊斯塔的政治斗争险恶若斯,我们才刚刚抵达伊斯塔,娜西莎丝就被两边阵营联手出卖,当成必须诛灭的合作祭品。

如斯钜变,听来似是不可思议,但政治斗争本就是一件没有道理的事,除了这个理由,我一时还真想不出其他的可能。两方夹杀,孤立无援,情况已经够坏,偏生我又受到毒素影响,全身不能动弹,只能眼睁睁看着事情发生,让敌人冲杀到我眼前来。

(真他妈的,兽人变成了僵屍,这等於是伊斯塔与南蛮联手作战,我偏偏不能动,还有什么状况能比这更糟糕的?

事实证明,人实在是不能不信邪,不管情况看来怎么糟糕,永远都有可能烂到超乎想像的地步。就在羽霓、羽虹全力防禦兽人殭屍的攻击,而我心中叫苦的当口,阿雪突然捧抱着头,痛嚎一声,跪倒在地,像是非常痛苦似的,粉嫩的脸上浮凸起青筋,差点痛得满地打滚。

(哇!又怎么了?有完没完啊?

稍微观察一下阿雪的异状,沐浴在青色月光下的她,正承受着极大的痛楚,紫罗兰围绕在她身旁焦急咆叫,不时对着月光怒吼,让我察觉到问题正出在天上的青色月亮。

这邪异的青光出自人为,是魔力高度集中的能源聚合体,换作是平常,阿雪有足够的魔力自卫,不受到外力影响,但在黑山谷道的能量风暴中,她处於一个无法运使魔法的状态,体内的魔力却又受到青月影响,登时生出我所不能理解的变化。

破解的方法不难,只要有人拿块布遮住阿雪,不让她继续被青月照到,情形就会好一些,否则继续给月光照下去,连我都不知道后果会怎么样。但我知道归知道,却没法动作,令情况好转,而老天对我这个善良百姓真是一点面子也不给,只听见轰然一声爆炸巨响,我们所在的车厢终於被攻破结界,大批阴魂呼啸着涌入,一下子猛朝我们这边攻击过来。

对付亡灵,我们有阿雪这个死灵学者,本来应该是有恃无恐,无奈事情有变,阿雪反成了一个最危险的存在,幸亏还有一个娜西莎丝,在千钧一发之际,从袖中甩出魔杖,深吸一口气,唱颂退敌咒文。

“冥府女神黛尔,请开启黄泉之门。”

伊斯塔的一流祭师亲自出手,果然非同凡响,娜西莎丝的魔杖在半空中虚点五下,魔力连点成线,一个血色五芒星所构成的门户开启,惨惨阴风狂吹而出,将扑击过来的怨魂尽数吞卷吸入。

尘归尘,土归土,将无主孤魂再次导引回阴间,虽非超渡,却有殊途同归的类似效果,娜西莎丝这漂亮的一手,一次把百多怨魂吞噬消散,归化无形,确实是顶尖术者的手段,而我也从她的动作中确认一点,伊斯塔果然有针对黑山谷道开发特殊术法,让魔法师不受磁气风暴影响,正常施咒。

那弯青色的月亮,多半就是伊斯塔近几年所开发的秘术,在血色红月的基础上新生变化,既有强化闇系魔力元素的作用,又能够中和磁气风暴的影响,让娜西莎丝成为我们之中唯一能正常使用魔法的主力法师。

(这个技术肯定是开发来对付变态老爸的,只是人算不如天算,一边开发出超级魔法,一边却生产出天鹰战士那种鬼东西,伊斯塔魔法师被天鹰战士一脚踩扁的时候,心里肯定很干吧!

想像到那个画面,我不禁有种捧腹狂笑的冲动,只不过身躯僵硬,笑不出来就是了。

而且,现在就要开心,未免还嫌太早,我发现娜西莎丝施展魔法的威力不强,似乎青月的辅助有限,身处磁气风暴中央的她仍受压制,施放魔法的手段虽是精巧,把魔力消耗减到最低,不过施放起来却很吃力,效果绝佳的冥府之门持续不久便崩溃消散,施术的娜西莎丝看来气喘吁吁,消耗甚大。

更糟糕的是,娜西莎丝使用了魔法,这事似乎变成了一个信号,就在她施放冥府之门的同一时间,天上的青色月光陡然盛放,由弦月变成了半月,虽然娜西莎丝的魔力没有相应变强,但整个空间忽然震动起来,西边方向的山谷上空,气氛变得无比肃杀,令人不寒而栗的森寒冷气,朝我们这方向直袭而来。

“不好!”

“糟糕!”

同样意义的叫声,从娜西莎丝、羽虹的口中嚷出。她们两人都是行家,一见这情形,就明白刚才的魔力反应落在敌人探测中,恰好证实了娜西莎丝的位置,跟着就遭到敌人锁定,真正的凌厉攻击很快就要到来。

“没时间了,大家先冲下去!”

羽虹当机立断,斥喝众人行动,让大家尽速从已失控的疯狂列车上跃下。被亡灵拖延了这许多时间,列车已经增速到难以跃下的崩毁边缘,可是这场短暂的战斗也有好处,亡灵们破坏结界,连带炸去半边车厢外壳,让我们易於跃出,羽霓、羽虹联手打碎了几具兽人殭屍,那坚固的残骸恰巧拿来当护垫,当羽虹一声呼喊,众人很有默契地一同从车上跃下。

羽虹带着我,羽霓和紫罗兰联手照顾阿雪,娜西莎丝殿后,分先后跃下列车,在我们跳车的同时,几只兽人殭屍吼叫着要跃离列车追来,当时娜西莎丝正跳到一半,身在空中,要发动魔法阻截,但那几头兽人殭屍却莫名其妙地半途翻倒,四分五裂,那一瞬间,我看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,如野兔般在兽人殭屍魁梧的躯体之后窜跃。

黑龙忍军的袭杀手段,天下无双,未来确实挑准了最佳时机出手,一招解决掉数个几乎变成不坏之躯的兽人殭屍,虽然说,兽人殭屍被大卸八块的同时,失控的列车也脱轨而出,撞上山壁,化为一大团高温燃烧的火球,不过我看到那团照亮半边天的大火球,心里却一点喜悦也没有,因为以未来的敏捷身手,这种爆炸应该能全身而退,只是藉机再次隐藏於黑暗中,预备奇袭敌人。

而且……这小鬼满肚子的坏水,如果说是肯舍己救人,牺牲自身来掩护我们,这种事我第一个不信,恐怕这小鬼自己都不相信。

(唉,真是挥霍,变态老爸不晓得花多少钱打造的豪华列车,就这么没了,可怜我只搭过一次,连车掌小姐都没上到……干,虽然她们只是一群幽灵,不过闭上眼应该没差吧?

我心里犯着嘀咕,却是一点都不敢大意,极力尝试抬起唯一能动的五根手指,希望能尽早让整只手回复行动,只要有一只手能动,状况就会好很多,我也有了起码的自卫能力。

(呃,我会不会太乐观了一点?就算手能动,我用什么来念咒文呢?不念咒文的魔法里头,有没有什么能派得上用场的呢?

一面思索,我一面评估目前的情势,还有手边能动用的隐藏后着。从列车上摔下来的这一跌,由於列车速度太快,抛甩出来的力量太大,所有人都受了或轻或重的伤,就连霓虹都不例外,幸亏有兽人屍骸作肉垫,大家半空中踏住屍骸卸力远跃,要不然就不是只受一点伤,而是出人命了。

相形之下,我算是非常走狗运的一个,因为中毒的关系,身体硬如铁石,虽然重重摔落,滚了十几圈,但却毫发无伤,反倒是沿途被我额头敲中的石块裂开了不少,真是罪孽深重。

列车爆炸,炽烈的火光与高热,让我们险些忘记超低温风暴仍在持续的事实,而我们也立刻碰上新的危机,敌人的主力攻击在这时到来。

我一度以为,敌人会出动什么强大的魔法师,但伊斯塔果真不辱黑魔法王国的污名,攻击我们的生物竟没有一个是人类,尽是一些非人的妖魔鬼怪。

牛头妖、食屍怪、骷髅精、飞天梦魇、诅咒蟒人……这些从魔界召唤来的奇特生物,对我们像是看到了杀父仇人一样猛打,其中过半都是力大蠢笨的低智能生物,尽管等级并不高,但在青色邪月的强化放射下,每一个都力大无穷,较应有杀伤力暴增一倍,再配合一些具有奇特异能的小魔物辅攻,一下子就佔到了上风,令羽霓、羽虹身上的伤口数目激增。

只靠霓虹两人所支撑的防线,在这群非人魔物覆天盖地的海啸攻击下,比一张纸更薄弱,几回合后便被攻破,如果不是娜西莎丝及时出手,她们两人早就被魔物群给吞没了。

“古老的魔神,请赐降黑色屏障,阻挡我的敌人。”

娜西莎丝唱颂咒文,周围突然响起一大片“嗡嗡”声,成千上万的苍蝇不知从什么地方飞来,在我们的外围组成一道护墙。这些苍蝇并非人界生物,大多数的魔物群都识得厉害,不敢硬闯,少数一两个脑筋不灵光的硬闯,被成千苍蝇附体啃噬,转眼间就千疮百孔,碎体倒毙。

这道由苍蝇组成的灾难之墙,让我们略为争取到喘息机会,但羽霓、羽虹身上的伤口,却在青色月光的邪恶魔力催化下,迅速腐烂污化,娜西莎丝连忙出言指点,让她们利用暴风雪所形成的超低温,阻止伤口的腐化,不然不用等敌人攻击,她们两个就会倒下。

“以娜西莎丝之名召唤,骷髅骑队出来!”

冒着青月蚀肉的风险,娜西莎丝割破手腕,洒血於地,花下偌大资本进行召唤。普通的巫师进行召唤,如果是骷髅类的不死生物,往往都是召唤骷髅士兵或是剑卫,骑士级数的骷髅妖因为还包括座骑,魔力消耗甚高,只有五级以上的巫师才能召来驱策,娜西莎丝这一下召唤,地上先是冒出一个魔法阵,跟着便是十二具穿盔戴甲、策骑白骨马的骷髅骑士迅速浮现。

为首的骷髅骑士队长,举起长枪,向娜西莎丝行了一个致敬礼,娜西莎丝微一点头,骑士兵团四面散开,分别佔住八方要位,把我们围在中心,当苍蝇之墙开始消散,魔物群破墙而入,就与骷髅骑队震天响的廝杀起来,血肉横飞,屍骸碎裂。

十二名骷髅骑士,无论身上的甲冑、手中的长枪都非凡物,是经过人工特别强化炼制的歹毒咒械,与我所知的召唤知识不同,看来不是从魔界或冥府直接召来,而是娜西莎丝以穷年累月之功,劳心劳力炼成的“私人兵团”不但服从度绝佳,反噬的风险低,战力更是寻常骷髅骑士的数倍,堪称是一件杀伤力强大的秘密兵器。

娜西莎丝是一只深藏不露的母狐狸,能看她拿压箱底的实力,是一件大有眼福的好事。但连这母狐狸都被逼得亮出了底牌,局面恶劣可想一斑,特别是她把骷髅骑团召唤出来后,整个人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,颓然坐倒地上,喘息道:“信不信由你们,我没有进行血祭,青月下只能短暂使用魔法,从现在开始,风暴若不停,我也没有魔法可用了。”

虽然是狐狸口中说的话,但我却觉得有合理性。挑在黑山谷道伏击娜西莎丝,是为了不让她使用魔法,如果青月一照,她可以如常施法,那伏击的意义就没有了,所以我相信娜西莎丝所说,要配合青月施行术法,需要事先施行黑暗祭礼,也就是杀生血祭,娜西莎丝少了这一步,就没法在青月下久用魔法了。

可是……不晓得是不是我脑子太闲,都已经这么要命的节骨眼了,我却还在想一些有的没的,总觉得……眼前这连环逼杀,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?这当然不可能是作梦,但……

“娜西莎丝,你真是够讨人厌了,都到自己国内了,还有这么多人想要你的命!”

彼此立场有别,对娜西莎丝看不顺眼的羽虹,始终不忘记说上两句,而累到手脚发软的娜西莎丝,则是只有苦笑。

“练黑魔法的,有几个不是神憎鬼嫌?我碰到这情形很正常。”

娜西莎丝道:“说来我也该觉得自豪,看这阵仗,学会与皇室的精英几乎是倾巢而出,其实他们太看得起我了,杀我不必动到青月这么大阵仗,只要派几个大灵巫联手伏击,就够取我性命……嘿,真是让我受宠若惊。”

对啊,娜西莎丝虽然厉害,却终究只是个第六级的魔导士,要杀她纵使需要精心策划,也不必动到这么大阵仗,又是青月,又是这许多妖魔鬼怪,尽管魔法师们没有露面,但隐藏在附近山域的魔法师阵容之强,哪像是用来伏击娜西莎丝,简直是用来对付最强者级数,甚至是用来与黑龙王那种强人决一死战的。

(我们……会不会搞错了什么?

我冒出了这个想法,并且认真开始思索,但在我思考的时候,魔物群的攻势加剧,摧毁了几具骷髅骑士,每毁坏一具,娜西莎丝的脸上就露出心痛表情,显然炼制这些骷髅骑士大是不易,每少一个都让她心疼万分。

羽虹、羽霓与娜西莎丝联手作战,不能使用魔法的紫伶水仙唯有靠武技应敌,平心而论,她的武技练得不错,但在这种生死搏斗的考验中,我还是很遗憾地发现,娜西莎丝的武功不及她魔法能为甚多,真要打起来,她在羽虹手下恐怕撑不过一百招。

情况正在往最坏的那个方向狂飙而去,既然我方没有一个人能使用魔法,敌人自然会针对这点作出攻击,霓虹、娜西莎丝的武技虽不弱,可是拳脚并不能伤到非实体的魔物,刚才娜西莎丝能开冥府之门吞噬亡魂,现在可没法依样画葫芦一遍,而且敌人的攻击也实在狠辣,这一次施放出来的可不是普通亡魂,而是巫师之国的守护灵。

巫妖!

这种生前便是黑魔法术者的枉死怨魂,是不死系魔物中数一数二的棘手角色,当它们由幽冥之境被召唤而来,漂浮空中,浑身所散发的森寒鬼气,甚至将一些弱小的魔物都吓得逃窜。

三只巫妖,比起那次东海上的绝望战役,真是不值一提的小场面,但会致死的毒药一滴就够,对如今的我们而言,这三只巫妖已足够对我们造成致命打击,当它们在天上飘晃,开始吟唱咒文,死亡的压力让每个人都心头发毛。

蓦地,一股莫名波动远远地传来,具体发生位置应该在雪山的另一侧,虽然隔着厚重的岩壁,又受到磁气风暴的干扰,但我们仍感应很明白,知道这是大魔导士或魔法师团在运使强大魔法的徵兆。

这股魔法波动之强,委实是惊天动地,照我估计,如果不是近千人的魔法师团,那施法者就是第七级以上的大魔导士,实力直追五大最强者之后。这样强大的魔法师,所施展的黑魔法绝非凡响,如果是召唤魔界生物,那也不是区区几只巫妖,而是冥龙皇、黑暗凤凰那一类的异种神兽,搞不好还是某种已失传百年的究极魔法,直接召唤顶级的邪妖、魔神降世。

若真是如此,那我不得不抗议一下,这何止是杀鸡用牛刀,根本就是拿大炮打蚊子。敌人有这样的佈置、这样的实力,哪用得着搞那么多小花样,又搞青月、又搞魔物群的,直接召唤个冥龙皇出来,轻而易举就把我们全都杀了,他们弄这些琐碎手脚是算什么?前戏吗?

“这波动……他们居然作到这种地步!”

一直隐藏自身情绪的娜西莎丝,终於露出了骇然之情,显示她所受的冲击之大,但我却觉得她是当局者迷,被受到出卖的冲击所震慑,居然没发现这最不合理的地方。

(笨蛋,你不要太看得起自己,杀你用不着这种阵仗啦!我们肯定是被意外卷入的,这些都是无妄之灾啊!

我心中狂叫,想点醒她们这个要命的错误,只要有人能发现这一点,我们随时可以从生死关头中脱险,不要莫名其妙碍了别人的大事,但现场所有人所关注的焦点,都只是周遭的魔物冲杀,没人有闲情多看一眼我的眼睛。

魔力波动越来越强,狂风暴雪声中,羽霓说她隐约听见龙啸,这话让现场所有人震惊失色,但奇怪的是,山壁另一侧传来的魔力波动一再增强,但施术者的攻击却迟迟没出现到我们面前,照理说,施术者应该已经唤出了顶级魔物,可是我们连魔物的影子都没看到,这就显得很不寻常,羽虹质疑敌人可能施放隐形魔物,要大家留心戒备,娜西莎丝则是表情困惑,喃喃自语,诧异敌人是否闹起了内鬨\.(蠢啊,不是这样啦,你的敌人和同僚联手,不是为了对付我们啦,正主儿和主战场在山的那一边,现在那边一定已经打得头破血流了,哪有时间来管我们?

这个想法我已越来越肯定,但有一个问题令我心存怀疑,不能肯定。正当我们各自苦苦思索的时候,天上的巫妖像是清醒了一样,回复动作,刚要对我们进行攻击,一阵邪异的呜咽声,来得莫名其妙,我们起初只以为是什么亡灵出现的徵兆,但这哭声虽然若断若续,声音不大,但蕴含的魔力与频率却极其特殊,飘传开来,对天上的巫妖唱咒形成干扰,阻断了巫妖们本来要发出的咒文。

“呜……呜……呜呜呜呜……”

有人能够这样以魔力破魔力,破去了巫妖的攻击,这个意外转机让我方所有人同感惊喜,只是当我们寻找起这歌声的源头时,却惊讶地发现这歌声来自我们之中的一人。

阿雪。

原本承受莫名痛楚,滚倒呻吟的她,不晓得什么时候止住了悲嚎,用诡异的声音啜泣着,怪异的是,那个哭声中虽然蕴含强大的魔力波动,却是一点悲伤的感觉也没有,反而散发着一股山雨欲来的狂暴压力。

诡异的气氛,霓虹虽然也有察觉到,但却不晓得该怎么应付,只有娜西莎丝脸色一变,急喝道:“别呆着,快封印住她!”

这个方法也许正确,但现在却没有人能够执行,除非叫天上那三只巫妖下来动手。仅仅是几秒的延迟,变化已然发生,只见一道白影闪动,接着就是清脆的骨骼碎裂声响,当我们看清楚眼前景象,赫然见到两个骷髅骑士分别被一双雪嫩的手掌所贯穿,连甲冑带内里的妖化骸骨,一破胸、一碎脊,被那双手掌轻轻一抖,就破碎溃散,在紫光中被消灭散失。

“你!”

耗费诸多心血炼制的骷髅骑士一次被毁去两具,娜西莎丝绝对会很心痛,这时骷髅骑士已经锐减到六具,再无法维持完整的防禦阵形,外围虎视眈眈的魔物群排山倒海般杀入,霓虹忙於应付,娜西莎丝也不得不打起精神应战,没法再想其他。

“阿雪姊姊,你怎么了?”

羽虹关心着阿雪的状况,但阿雪却对她的叫唤充耳不闻,当阿雪在摧毁两具骷髅骑士后侧转过身,青色的月光下,我们看到她面上表情大异平时,丝毫找不到过往纯真娇憨的善良,一双眼瞳中满是暴戾之气,彷彿一头飢饿的野狼随时择人而噬。

阿雪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?在场没有一个人知道,我隐约猜测是与天上的青月有关,却不是很明白其中道理,再回想起离开慈航静殿时心禅大师的谆谆告诫,我心里更是不安。

“嚎呜!”

阿雪这次所发的声音不是哭叫,而是狼嚎似的野性呼喊,一嚎再嚎,声音远远地传了出去,不仅听得我们心中发毛,就连天上的那半轮青色月亮,都彷彿在这嚎叫声中倍增了亮度。

怪异的事在瞬间发生,我们附近的魔物群在听见这阵嚎叫声后,突然止住了攻击,甚至还安静了下来,尽管我看不到它们的眼神,但却可以感觉得出,它们多半是以敬畏的目光在凝视阿雪,因为就连天上的三只巫妖都停住动作,用一种行礼的姿势微微欠身,对着地面上的某人致意。

令人呼吸困难的死寂压力,彷彿黑暗王者降临,我一方面觉得无比荒唐,一方面又清楚知道事情正在发生,就看到天上青色月亮出现邪异骤变,彷彿有灵性一般凝光成束,呼应阿雪的嚎叫,笔直对准她投射下去。

“嚎呜”又是一声近似狼嚎的犬科鸣叫,沐浴在青色月光中的阿雪,身影变得朦胧起来,眼神也是变幻不定,一下像是没有意识的野兽,一下回复了原本的娇柔可人,但有那么短暂的一瞬间,那双眸子看来冷若冰清,充满着理智与冷静,彷彿那个光之神宫的天河雪琼重生过来。

天河雪琼,无疑是一个令我长久以来睡不安枕的恶梦,不过倘若天河雪琼在这时候苏醒,我倒是比较不怕,因为我现在堪称铜筋铁骨,恐怕比兽人殭屍的身体还硬,任何敌人上门我都不怕,只有毒发身亡比较可怕。

“阿雪姊姊怎么了?”

羽虹叫了一声,想要抢上前去探看,但羽霓比她更快一步,一语不发就往青色月芒中飙去,但在这短暂一瞬间,月芒稍稍黯淡,我看见被笼罩在青色月芒中的阿雪,面容起了变化,犬齿变得锋锐突出,眼带煞气,赫然从半兽人朝兽人更进了一步。

血族与肉体的异样转变,惊得我魂飞天外,就看到青色月芒中人影一闪,骤然消失,羽霓痛哼一声,倒跌着滚坠出来,大半个身体都是血,而我眼前一花,已经给一只手臂掐在咽喉,尽管我没有痛楚,但却听见一阵轻轻的脆响,很像是石头碎裂的声音,刹那间,有一首优美的新诗,在我脑海中高声回响。

如果变态老爸有十个私生女,我就能搞十个姊妹。

他有十个私生女吗?应该没有。

所以我不能搞十个姊妹。

如果变态老爸有十个私生子,我就能干十个弟妹。

他有十个私生子吗?应该没有。

所以我也不能干十个弟妹。

如果天河雪琼的力气可以捏碎石头,我的咽喉就会如沙粉碎。

天河雪琼捏得碎石头吗?显然是可以。

靠!我死定了!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