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十九
第七章
豪杰熊威
技压全场

这次的乍然相逢,其实解除了我心中一个很大的疑问,因为从很久之前,我就隐约察觉到一点异常,那就是菲妮克丝的出现方式。

菲妮克丝是蛊惑人心、交易灵魂的女恶魔,一向就是来去无踪,事前绝无任何征兆,哪怕是再厉害的高手也发现不了,可是与她碰头的次数多了,我渐渐还是发现到一些线索,尤其是她每次现身前,我脑里那种若有若无的轻微晕眩,初时不以为意,久了却让我联想到一种可能性。

“……我每次看到的,是真的你吗?”

迎向菲妮克丝笑吟吟的眼神,我道:“你的实体在哪里?虽然看起来像是在很近的地方,不过应该不是吧?最起码……千里之外。”

恶魔果然是种很狡猾的生物,绝不会亲身犯险,一直以来我所见到的菲妮克丝,只是个不真实的虚象,算是某种立体投影,又或者根本就是我脑中的幻象。这点我本来只是怀疑,因为从南蛮到东海,每次与菲妮克丝的相见,那种如梦似幻的感觉太过强烈,长时间累积下来,终于让我产生怀疑。

真实的菲妮克丝,应该是身在距离我们非常遥远的地方,用某种术法现形于我脑中或眼前。真身所在的位置,可能是千里之外,也可能在另一个不同的空间,这一点由于我对恶魔生态所学不精,无法判断,但我眼前的菲妮克丝并非实体,这是千真万确的。

(……只是,那年在萨拉城,驿馆里所有人都看到她现身,这难道是集体幻觉吗?当时在场的还有几个大魔导士,要用魔法瞒过他们的灵识,那是千难万难啊……算了,不想这个。

恶魔是怎么在人间活动,我无意追究,因为我心里有更想知道的事,那就是上次菲妮克丝在我面前现身,恰好撞上白起这个大煞星,被他一击迫退,换句话说也就是被破了法,虽然不知道究竟有多伤,但被破法的术者绝不可能毫发无伤,要不然……菲妮克丝也不会这么长时间不在我面前现身了。

对于我的这份质疑,菲妮克丝并没有多作辩解,只是露出一个妩媚的慵懒微笑,向我伸出双手,要求我的拥抱。

刚刚还没留意到,菲妮克丝身上穿着一件神职人员的布袍,这个喜欢假扮圣女的小恶魔,似乎对神职人员的扮相情有独钟,就连在梦中现身都特别选了座教堂,在十字架的光影底下弹奏圣曲。只不过,圣曲与圣装对天使而言,是为了赞颂天神荣光,但在恶魔来说,这些装扮只是为了更强烈的亵渎。

在菲妮克丝向我伸出双手的瞬间,整座教堂内的光线突然黯淡下来,接着,空荡荡的烛台上生出百支烛光,摇映生辉,而穿得密密实实的菲妮克丝,盘簪在顶上的红发蓦地倾泄而下,布袍也开出高衩,令那双修长洁白的美腿若隐若现,腿臀之间,随着步伐而摇摆出性感诱人的曲线。

如果世上有什么生物最擅长媚惑人心,那无疑就是我眼前这个小恶魔。

她白皙滑腻的肌肤,在烛光辉映下,出现水蜜桃般的色泽,脸上一双弯弯的秀眉,紫色双眸被两道长长的睫毛半遮住,小巧挺翘的鼻子像是精工细雕,灿烂如火焰的秀发四散在肩上,让她看来像个热力四射的火热舞娘,狂野而迷人。

当菲妮克丝来到我身前,我毫不犹豫地将她一把抱过,热切地吻了下去,品尝那久违的红唇;我怀中的小恶魔激烈回应,扭摆丰满的胴体,翻扬起的两只玉臂,像是一双雪白的细蛇,舞出种种曼妙的姿态,最后交缠在我的后颈,紧紧勒住,让这一吻变成更深沉的结合。

“……为什么让我作这个梦?”

当接吻结束,我提出疑问,而这个小恶魔笑着摇摇头,很率性地回答:“因为……帅哥哥你这么聪明,一定也发现人家工作的秘密了,反正你都会问,那就让你作个好梦,算是向你道歉啰。”

说到道歉,还真是需要一个道歉,因为既然菲妮克丝一直都只是以幻影现身,那过去我与她的每一次交合,都等于只是在干空气,她用这样的手法作为红利回馈,这根本就是诈欺,想起来就让人火大,可不是随便一声道歉就能解决的。

“人家也知道一声道歉不够诚意,所以才花了大成本,帮帅哥哥准备这个校园春梦作回报啊……怎么样?感觉应该很不错吧?在这个梦里头,你可以上到你一切想上的女人,怎么算你都是捡到大便宜了呢。”

大便宜?会吗?我想上的女人都有被我上到,不需要靠作梦来满足自己啊!拿这种可有可无的礼物作赔偿,太不够诚意,我没法接受啊!

“算算看,还有哪个女人是帅哥哥没干过的?让小菲来替哥哥完成梦想……嗯,四大天女几乎都和你搞过了,普通的庸脂俗粉你又看不上,这可让人好为难耶,哥哥对人家那么好,一定要帮你找个人见人爱的……”

其实我也不是什么女人都上完了,七朵名花中就仍有遗珠之憾,冷翎兰变成了我的亲姊妹,这个是不能上了,但死对头鬼魅夕,还有黑龙会那朵从未露面的罂粟,都可以变出来上一上啊!

“人见人爱、人见人爱……对了,那个和哥哥你很熟的茅延安怎么样?你可以上他喔!”

茅、茅延安……

“不然的话,冷弃基也可以啊,他那个样子很好变的。”

冷、冷弃基……

“如果这两个都不行,最近跟在你身边的那个小未来怎么样?我一眼就看出来,你潜意识里对他有不可告人的邪恶欲望,正常世界里不能实现的事,梦里可是百无禁忌喔。”

不可告人的邪恶欲望?真见鬼,我想到那个可能就想吐,如果这是你一眼看出来的结果,那我肯定你是瞎了眼。

“你……”

当我接触到菲妮克丝的狡猾目光,刹那之间我突然醒悟,恶魔果然无比狡狯,这不是交易,而是赤裸裸的威胁,如果我拒绝接受,那么可能从今天起的每个晚上,我都会在梦中与男人翻云覆雨,这……这可不是什么赏心悦目的画面。

“好,我接受你的道歉,不过为了表示你的诚意,我要求要干到你!”

“可以啊,你又不是没干过,现在就要吗?”

“不是现在啦!我才不要在梦里干幻影,是干真人,真人啦!”

我一手叉腰,一手指着菲妮克丝,道:“总有一天,我一定要干到你!”

“好啊,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菲妮克丝很爽快地一口答应,但不晓得为什么,在她应允瞬间的眼神,令人有种哀伤的感觉……淡淡的,但确实会心疼……

“……等到哪天你把五个愿望都许完了,我就让你干一次吧。”

难怪会令人哀伤,因为这根本是一个看得到、吃不到的空中大饼。五个愿望如果许完,菲妮克丝就会顺理成章地取走我的灵魂,我都已经完蛋大吉了,还干什么女人?

想到这点,我发现自己很难从菲妮克丝手中讨到便宜,而她一副好整以暇的得意表情,看来不像是有什么病痛在身,我之前的些许担忧应属多虑,不过……

“对了,你这趟出使伊斯塔,算是高危险任务,有没有买好保险啊?”

在我要开口问起菲妮克丝身体状况前,她仿佛有意岔开话题似的,说起了伊斯塔的事。这一下也将我点醒,菲妮克丝绝不会为了打招呼或道歉而现身,她会挑在这时候出现于我梦中,肯定是有什么目的。

“在金雀花联邦的时候,没有能够帮到哥哥你,身为你专属的业务员,小菲我非常不好意思,所以这次免费赠送你一些情报。”

菲妮克丝勾着我的后颈,轻笑道:“当年法米特所创的暗黑召唤兽,得力于南蛮、伊斯塔甚多,现今的伊斯塔皇室还保存几项太古秘咒,是暗黑召唤兽的关键技术,如果你希望短时间内增强实力,这是我推荐的最佳捷径。”

法米特的六大暗黑召唤兽,是我最近暗自钻研的问题,纵得黄晶石之助,我的进展仍然很慢,因为晶石中虽然记载了法米特的知识与心得,却对他本人的一生际遇只字不提,菲妮克丝此刻所提供的线索,正是我所欠缺的资料,有了这么明白的指点,前往伊斯塔的意义一下子变得重要起来。

然而,“短时间内增强实力”固然是个巨大诱惑,但同时也蕴藏着巨大风险,尤其是当这句话从恶魔口中说出,我几乎可以看见,前方挖好了一个巨大的陷阱,等着我兴高采烈地往里头跳。

所以对于这件情报,我不置可否,在心中狂喜的同时,脑里一千一万遍地提醒自己要冷静。

“第二件要告诉你的事,是与你身世有关的事。”

这件情报说不上喜讯,但比起第一个情报,这一件却更令我心情激荡。只是,我母亲的身分已经由茅延安、心禅大师证实,这个最大的谜题既解,我的身世就没有太大的探寻价值,菲妮克丝还能提供我什么情报?

“你一定要谨记,这次伊斯塔之行,你将会遇上你的亲人,把这个人找出来,那将是你最后一条救命索。”

菲妮克丝的这句话,在我心中掀起波涛万丈。我的亲人?目前除了变态老爸之外,似乎就没有这样的人,菲妮克丝现在的暗示,不可能是变态老爸,那么可能的人选……难道是我的母亲凤凰天女?我会在伊斯塔见到失踪多年的母亲?

不……什么事情还是先别想得太好,从现实面来分析,比较有可能的答案,是变态老爸的私生子女,也就是冷翎兰、冷星玫这两姊妹,但据我所知,她们现在应该都不在伊斯塔,难道变态老爸或爷爷当年在伊斯塔另有私生子女?

当我持续为着这个问题而苦恼,周围的景象突然产生变化,整个空间仿佛水面起了涟漪,开始剧烈摇晃,所有景物渐趋朦胧,宣告着这个“梦”即将结束,我随时会在“现实”中清醒过来。

意识到这一点,我脑中闪过一个念头,尽管荒谬,我还是把这问题问出口。

“你……我的母亲是凤凰天女,你也以凤凰为名,我们又是在南蛮相识,这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关系?”

最开始我只是随口一问,但越说到后头,我越觉得两者之间应该是有所关联,而总是坦然回答我问题的菲妮克丝,这一次却选择了沉默,只是笑着对我挥起了手。

“等一下!我的话还没有问完,我……”

“帅哥哥……掰掰。”

菲妮克丝向我挥手告别,清纯温和的笑容,仿佛邻家女孩,在一片陡然盛放的强光中,渐渐消失形影,而被她驱逐出这场梦境的我,心里却像热锅上的蚂蚁般焦急。

问题不在于身世,也不在于什么狗屁亲人,而在于清醒之后…… 那根砸向我面门的狼牙棒,我该怎么处理啊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双眼一睁,我陡然从昏迷中清醒过来,所看见的东西不是狼牙棒,而是一团亮得让人睁不开眼的强光。

匪夷所思的景象,我几乎以为自己掉入了另一个梦境,直到我眼睛渐渐适应了光线,看到了那根距离我面门不足半尺的狼牙棒,才整个清醒过来。

之前陷入梦境时,我看到周遭一切景物停顿,仿佛时光停止流逝,但现在我清醒过来,却发现兽人们已能活动自如,并且全部围在我周遭,好几样不同兵器同时往我身上砸下。

如果照正常的物理法则,我这具没有真气护体的身躯,哪可能承受得住几样重兵器的砍砸,马上就会变成一堆碎肉,可是那几样武器砍砸下来,却仿佛敲在什么极坚硬的事物上,我半分痛楚也没有,只听见几声嘹喨巨响,兽人们踉跄后退,像是承受不住反震的力道,还有一两个兽人虎口破裂,武器也出现裂痕。

反常的现象,背后总有个理由,当我发现所有砸下来的兵器,都被那道强光给拦挡住,立刻便醒悟问题所在,正是这道强光。

强光的源头呢?

身躯僵硬的我,没法转头观看,但从一些线索来推测,我还是发现了强光的源头,是来自我身上的“贤者手环”创世七圣器之一的超强护身法宝,当它启动的时候,一切物理攻击俱不能伤,虽说我还无法真正驾驭这样法宝,可是当我遭遇生命危险,它还是会短时间自动运作,保护主人。

(好险,七圣器果然不是地摊货,靠它保住一命……咦?其他的人呢?

侧眼一瞥,我发现阿雪与霓虹都已不见,看来是在我昏迷入梦的这段时间里被运出房间。三个娇滴滴的大美人,落入粗鲁蛮横的兽人手中会有什么结果?那光是想像就让人欲火中烧……不,说错了,是忧心如焚,这些兽人终日发情,看到漂亮美人哪管什么温柔、斯文,裤子一扒就干了,搞不好就在隔壁包厢,阿雪羽霓虹她们三个正被……

想到这一点,我急得冷汗直冒,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虽是僵硬,但右手五指却已经能够轻微活动,这是之前绝对作不到的事。

(为什么能动了?菲妮克丝是不是对我作了什么?恶魔也能帮忙解毒吗?唉,之前怎么忘记这个方法……手指能动,不晓得什么时候全身可以动?

才刚想到这问题,眼前的强光陡然一暗,贤者手环的能量耗尽,解除了护身光罩。少了强光遮眼,我可以很清楚地看见身旁几头兽人的狰狞表情,同样地,兽人们在短暂惊愕过后,也都用一种切割人体的锐利目光朝我看来。

“桀~~桀~~桀~~”几声刺耳的狞笑之后,兽人们再次举起了手中的重兵器,那些武器上头虽然浮现了不少大小裂痕,不过配合兽人们的怪力,还是足够把我大卸八块的。

“宰了他!”

“啊!”

兽人们盛怒动手,但这动作却被一声惨呼打断。不是我的惨呼声,目前的我还没法发出声音,那声惨呼来自一个虎人,在兽人们对我出手的瞬间,他从外头给人破门掷入,砸落在他的兽人同胞身上,那几名兽人承受不住如斯大力,倒成一片。

“什么人……哇啊!”

一个反应较快的豹人率先喝问,但那声问话却从中被截断,来人速度好快,我们只见到黑影一闪,那个豹人便已中招倒地,一道威武有若天神的伟岸身影,雄立在房间正中央。

这个人的打扮十分怪异,穿着紧身黑衣,外头套着一张熊皮,熊皮的头部套在他顶上,看上去还真像是一个半兽熊人,然而他的肢体、熊皮下露出的半张脸,却显示他是百分百的人类,并非人兽混血。

不发一语,这个男人身上自有一股顶天立地的霸气,随着他威严的目光直迫而来,令人觉得呼吸不畅。我的感觉已是如此,那些兽人首当其冲,这个感觉相信比我更为深刻,所以他们狂吼一声便冲上前去。

狂乱冲上去的必然后果,就是被人狂乱地踹成滚地龙,也不见那个男人怎么作势,所有兽人都以冲上去时两倍的速度被反踹回来,这极度强悍的压倒性力量,让兽人们在倒地后全数失去作战能力,即使是少数一两个特别刚勇的兽人,尝试挣扎起身,也在数秒后不支倒下。

致命危机宣告解除,也许在场的兽人们一头雾水,搞不清楚这个披熊皮的神秘男人从何而来,但我却隐约有所发现。这个神秘男人的武功高得出奇,他以快腿将一众兽人踢退,速度既快,力量更是刚猛强劲,威不可挡,曾有那么短短的一瞬间,我还以为是大当家加藤鹰亲临,凛然神威,技压全场。

可是,这么明显的实力差,中招的兽人却无一死亡,这说明了那个神秘男人刻意留手。手下留情,如果不是因为心存忌惮,就是顾念情分,以这神秘男人的武功之高,除了万兽尊者,兽人族中恐怕没几个人能威胁到他,忌惮两字绝对谈不上,那答案就是顾念情分,而一个人类与兽人们怎会有情分?只要这么一想,真相就已经呼之欲出。

(好家伙,原来是你,让我担心了老半天,幸亏你平安无事,石头帽还真是好用……

仿佛听见我心里想的东西,这名神秘男子转过头来,尽管他大半张脸被兽皮遮住,但兽皮底下的那双眼睛,流露着真诚与关怀,纵然不发一言,我也能感受到他的友谊。

我心里一阵喜悦,却苦于出不了声,没法把这份心情化为语言表达,正为之懊恼,外头忽然传来一声轻叱,跟着便是火光大盛,一团炽烈火焰飙射入房,火光中一只粉白如雪的玉臂伸出,直接朝那神秘男子攻去。

玉臂纤细,使的却是正宗兽王拳,配合熊熊燃烧的凤凰之焰,羽虹把遭暗算被俘虏的怒气完全爆发,狠狠攻向房内唯一站立的陌生人,而同一时间闯进来的,还有羽霓。

“好!”

神秘男子长啸一声,左臂探出,迎向威猛霸道的兽王拳,像是熟知它的每一个变化与弱点,轻易穿过羽虹的火焰圈,反搭住她的脉门。

脉门被扣,半边身体会立刻受制,劲道难发,羽虹大吃一惊,鼓足真气往外震荡,不让敌人锁死腕脉,哪知对方的战术更高一筹,瞬间变招,放弃锁扣脉门,两指一沾黏上她手腕,便利用她鼓发的劲道反向回推。

这一手,是慈航静殿的入门武技“太极拳”大地上学的人甚多,但精通的人却寥寥无几,而这易学难精的武技在神秘男子手中使来,潇洒大方,俨然便是一派宗师的气派,扯得羽虹身形尽失,反跌向旁边的羽霓,姊妹两人撞成一团。

“呜!”

“呃!”

羽虹如今的武功,已步入一流高手之林,若非敌人熟悉兽王拳的破绽,一招之间反客为主,让她屈于下风,否则大地上能让她这样出丑的人实已寥寥无几,而敌人也很了解这一点,所以一招迫退霓虹姊妹后,把握住那一瞬间的空档,旋风似的飙射出门,转眼间就不见踪影了。

时间也真是算得刚刚好,如果再迟片刻,阿雪的黑暗五芒星咒缚便到,被咒缚所封的他,再碰上羽霓、羽虹联手夹击,虽然未必会败,但绝不可能再轻易走脱,双方势必要拼得你死我活,才能分出胜负,那就不是我所乐见的情况了。

神秘人莫名其妙地跑了,冷静下来的羽虹见到兽人们倒了一地,这才醒悟那人是友非敌,和抢着进门的阿雪一会合,确认我平安无事后,听见外头乒乒乓乓,打得不可开交,连忙和羽霓一起又跑了出去。

最是贴心的阿雪,简单告诉我刚才发生的事,为我释疑。刚才阿雪等人被擒后,给抬到隔壁的车厢,兽人们本来要对她们施暴,不过却有人提出疑虑,表示这三个女人都是要献给尊者的肉奴,随便乱动可能不太好。

几名兽人争论到最后,结果还是原始欲望占上风,认为这些女人已经被玷污,横竖不是处女,那被干几遍都没差,只要献上兽神峰时肉洞没烂就好。有了共识,一度停止的淫辱场面又再进行,但时间被拖延的结果,就是多了变数,一道黑光从地板窜射而出,几名兽人血溅当场,偷袭成功的小忍者从地底现身出来。

阿雪三人所中的毒虽然厉害,但忍者本就是用毒、解毒的行家,未来将一种腥臭的红色液体滴入她们口中,没过多久,三个人一一回复行动能力,便赶回来不让兽人把我分尸。

“师父,你没事真是太好了,我们刚刚好担心你呢……”

阿雪简单地解释完毕,我脑中只有一个疑问,那就是外头到底谁还在战斗?阿雪既然能使用魔法,代表地磁风暴已经过去,再加上霓虹,兽人之中无可匹敌,未来也是个心狠手辣的厉害角色,到底外头是谁还在打个不休?

不久之后,答案揭晓,当阿雪把我带到外头去,战斗已经结束,未来与娜西莎丝各站一边,分别喘着气,眼中瞪着对方,像是两个互不相让的仇敌,而羽霓和羽虹则是一起站在未来身后,仿佛已经选择好了阵营,相偕为未来助阵。

见到我与阿雪到场,这边就爆发了一场争论战。娜西莎丝抢先投诉,表示这个小忍者居心叵测,无缘无故,竟然趁着她不注意,暗施偷袭,如果不是她机警应变,险些就要丧命在他的黑暗冷刃之下。

相较于娜西莎丝的控诉,不能言语的未来则保持沉默,只是用愤恨的眼神来说着不甘,直到羽虹问起,他才比了几个手势,又飞快写了几个字,为刚才的战斗作解释,表示自己发现娜西莎丝偷偷靠近,明明这边兽人已经全军覆没,她却作着施法的准备,明显图谋不轨,自己为了团体的安危,所以才攻击她。

这说法获得了羽霓和羽虹的一致支持,因为在刚才最危急的时候,娜西莎丝躲得不见人影,未来却挺身而出,解救同伴,谁忠谁奸一眼可辨,更别说娜西莎丝的指控里有个明显大破绽,她是堂堂伊斯塔的大巫女,未来不过是黑龙忍军的一名下忍,哪有可能与她恶斗十数回合?照霓虹的说法,她们冲出来时,未来已在娜西莎丝手下险象环生,如果不是她们及时赶到,未来早就命丧娜西莎丝手下了。

姑且不论谁是谁非,不过这么一来,原本就紧绷着的团队关系,基本上已经几乎是撕破了脸,娜西莎丝与我们小队的利益冲突表面化,霓虹对娜西莎丝的戒心水位到了临界点,如果不是因为还有一点顾忌,两边可能立刻就翻脸动手。

“我知道你们对我不满,现在我也很难解释什么,但既然彼此还在同一条船上,暂时我们还需要合作。”

终究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,娜西莎丝宁定下来,先稳住场面,提议审问刚刚抓到的兽人俘虏。

兽人们是怎么登上列车的,目前还是谜团,霓虹对娜西莎丝心存忌惮,也没有把那名神秘男子的事告知,彼此就在一种诡异的气氛下,开始进行对俘虏的审讯。

这一类的问话,羽霓和羽虹早已经是驾轻就熟,娜西莎丝更是老手中的老手,为了把握时间抢资讯,她这次毫不保留,一出手就直插兽人尸体的头颅,从亡骸中读取记忆讯息。

直接的方法果然有效,在之后的短短十几分钟内,我们终于晓得了兽人世界发生何等天翻地覆的变化,并且为之面面相觑,不知可以说些什么。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