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十九
第三章
排毒散精
民俗疗法

中毒的时候,割开血脉,藉着放出血液让毒质流出,解热、散毒,这是一种很普通的治疗手法,说不上高明,也算不上独创性,如果早一点让我知道可以这样解救,我起码知道二十三种不同的放血手法,不至于一筹莫展。

不过,当周身肌肉都已经僵化,寻常刀剑难以切入,放血之法就碰到技术问题,而我虽然有办法解决这难关,却苦于不能言语,没法将我的想法告知阿雪她们。殊不料,她们竟然自己找到了解题法,唔……多半不是凭自己的智慧,是那小子写在地上,指点她们的方法。

本来,我不知道她们的解题法是什么,但是当羽霓趴在我身上,熟练地解开我的裤带,我才在一阵冲击中恍然大悟。

(……也对,排毒不一定是要放血,放出体液都算……黑龙会的禁药还真是诡异,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干的。

对于接下来要发生的事,娜西莎丝借口要替我们护法,以免兽人突然来袭,先行离开了;羽虹担心娜西莎丝会趁机搞鬼,也跟着离去,只剩下阿雪、羽霓两个人,而未来则是不知何时消失了踪影,可能是离开了,也可能就躲在某处暗中保护兼偷窥。

“师父,你别担心,阿雪一定会救你的。”

说着表示决心的誓言,阿雪来到我面前,伸出双臂搂住我的脖子,张开那性感的嘴唇,含羞地吐出香舌,一阵阵少女特有的体香,沁入鼻端,传遍我全身,更刺激着我身上每一根神经。

阿雪滑滑的嫩舌,在我发干的唇上舔着,香舌像泥鳅般滑向我口中,在里头和我的舌头不期而遇。阿雪一边用舌尖挑逗我的舌头,一边将她口中甜香的唾液,渡入我的口中,一会儿深吻,一会儿浅吻,弄得我们的唾液拉出条条细丝…

“……如果,阿雪也会治疗咒文的话,现在就能帮师父你治疗了……”

声音里有着掩不住的遗憾,不能修习光系魔法,一直是阿雪的重大心病,不过此刻她不停轻抚我头发,抓着我的大手,先是搂着她细嫩的腰肢,再往下滑向她圆圆鼓鼓的翘臀,隔着长裙,在她肥嫩的屁股上揉捏抚摸。

僵化状态的我,已不能感觉到任何东西,即使轻抚着柔嫩的肌肤,在肥硕的圆臀上拍打揉弄,也不能感受那份美妙。饶是如此,我仍看得见阿雪的脸蛋又红又烫,呼吸也越来越急促,抓着我手掌的柔荑改为紧紧抓住我头发。

如果我能自由行动,这时就可以用种种手法,挑逗起阿雪的情欲,但现在就只能在心中扼腕,所幸,我有一个非常善解主人意的美肉傀儡,羽霓注意到我呼吸的细微反应,抓起我的手,撩开阿雪的长裙下摆,把手伸了进去,按在她肉感十足的肥臀上;由于内裤又紧又小,我的手被阻挡在了外面,只能轻轻地拍着那两团臀肉,而阿雪也随着节奏,轻轻地摇动屁股。

(真不错,一句话都不用说,就能了解我的喜好与需要,这个肉娃娃没有白养,洗脑工作还是挺成功的。

羽霓与阿雪的配合之佳,比我预期中更好,当阿雪解开我的上衣,用她纯洁的红艳嫩唇,亲我的胸口,刹时间的视觉冲击,令我的喘息声变得粗重,眼角余光则是看到羽霓脱下我的裤子,小手轻柔地握住我的肉茎,慢慢地上下套弄,整条贲着青筋的肉茎,赤裸裸地落入她左手的两根手指——拇指和无名指。

两个指尖,由肉菇尿道口的打圈按摩,到冠沟、到肉茎底、到茎轴与阴囊,有时急促,有时又似耍太极,拖拖转转,当羽霓的香舌终于舔上肉菇,我差点被逗得叫出来。

僵化状态没有触觉可言,本来应该是很棘手的情形,但却意外生出一个优点,那就是肉茎无需勃起,早就硬得有如一团石块,从某方面来看,这还当真是天下男人最梦寐以求的状态。

羽霓两手握着石柱般硬挺的肉茎,柔软的舌头不停地刺激肉菇,再加上旁边还有一个阿雪,扭腰摆臀,轻哼出声,双姝争艳的性感景象,渐渐召唤奇迹诞生,让我麻痹的肢体渐渐有了一丝感觉。

没察觉到我身上的异状,羽霓专心地开始吸吮肉茎了,一上一下的,还用舌尖在肉菇上画圈。羽霓的小口很热很软,更由于长期特别训练的关系,技术很好,滑嫩香舌绕着肉菇打转,却始终没有被她牙齿碰到,没有一丝不适与痛楚,片刻之后,阵阵快感从若有若无,一下子变得强烈狂暴,直冲脑门,尽管我仍不能动作言语,但却清楚感受到肉菇尖端的舒爽感受。

这些细微变化,本应是难以察觉,但是正与我面对面的阿雪,准确把握到我的眼神变化,察觉到异状。

“……师父,你有感觉了吗?如果有的话,就把眼珠往左动一动,没有的话就往右……呃!你的眼睛为什么乱动啊?”

我也不想自己眼珠子乱转,可是在阿雪俯趴靠近的瞬间,她圆硕的雪白乳房在我眼前饱览无遗,里头的白色纯棉胸兜,虽然已是大尺码,仍是根本遮不住那两团雪腻白肉,只是在两峰之间挤出一道山谷似的深深乳沟。

“师父,你不舒服吗?你这样眼珠乱动,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做啊!”

不知道自己双乳所能造成的冲击,阿雪趴在我身前摇晃,本已窄小的胸兜支撑不住,在这节骨眼上一下被撑裂,一对洁白浑圆的大乳房“嘶”的一声,蹦了出来,在我眼前左摇右摆。

大大的乳房洁白、细腻,像两个大白瓷碗倒扣在那里,顶端有两个大大的粉晕,红得像两粒刚从树上摘下来的新鲜樱桃,呈少女独有的粉红色,乳晕是娇艳的嫩红色,再向下是雪白的腹部和细细的小蛮腰,小巧漂亮的肚脐。

尽管已经看过、揉捏过多次,但阿雪的美乳就像月樱的倾城艳色,每次看到都让人神醉梦迷,难以清醒,而顺着我视线看去的阿雪,终于也察觉了这一点,脸上一阵羞赧赤红过后,眼中绽放出喜色,捧起浑圆的雪乳,像过去那样放到我的嘴边。

圆硕如瓜的巨乳,几乎一下子就塞满了嘴巴,或许是因为这几日都在用黑魔法战斗的缘故,甫一沾唇,香甜温暖的奶水便满溢而出,顺着口舌,滑下喉咙入腹,在齿颊留香之余,更为整个僵硬的身体带来一丝暖意。

“啊——呀——啊——呀——”

泌乳是最能撩动阿雪情欲的妙法,随着乳汁汩汩流出,阿雪的呼吸越来越混浊,高声呻吟,纤巧的腰肢也下断扭摆,一股夹杂着香气的骚味,悠悠地窜向我鼻端,让我察觉到阿雪身体的变化。

(感觉怪怪的……咦?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?

下半身回复触觉,让我察觉到些许异常。除了羽霓之外,另有一双手在把玩怒挺的肉茎,而当我侧目望去,赫然发现本该离开去巡逻的羽虹,不知何时竟已无声无息地回来,正与姊姊一起合作,把弄着我的肉茎。

发现了我的视线,羽霓好像要抢着做些什么,但却被羽虹阻止,赶抢着伸手从后面握住睾丸,并将身体紧紧贴在了我的大腿上,用她未算饱满的小巧鸽乳,一下一下地磨蹭着我的大腿,又紧张又刺激的感受,回复知觉的肉茎瞬间倍增了硬度。

双胞胎姊妹的左右夹击,怒挺的肉茎硬化得有若铁石,两名羽族美少女注视着硬绷绷的肉茎,兴味浓厚地看了一眼,又朝对方看上一眼,虽然没发出声音,但唇边却露出相同的暧昧笑容,那一瞬间,真是分不出哪张面孔是哪个人。

不过,之后姊妹两人的动作就很快,羽霓喜悦地伸出纤纤玉指,捏住包皮往下一剥,赤红滚圆的肉菇立显现出来;羽虹白嫩的香腮泛起红潮,鼻息沉重,激动地抓住肉茎,上下套弄起来,肉菇中间的马眼很快便渗出少许透明粘液,肉茎更鼓出青筋,轻轻颤动着。

流出的分泌液,份量其实很少,但却有着不可思议的效果,随着黏液渗出,我僵死的身体仿佛回复元气,兴奋地大口喘着粗气,口中发出不成句的呓语。

“我……你、你们……”

不成句的哼声,听在霓虹耳中却是最好的鼓舞,羽虹惊喜地望向姊姊,却被羽霓给推了一把,娇躯顺势一倒,俯趴在我身上,白腻修长的秀腿向两边张开,妙态毕呈,春色诱人。

红裙与亵裤之下,羽虹的少女花谷早已湿泞一片,做好了插入前的准备,但这次的情形有些特殊,尽管羽虹的花谷已充分润滑,但如铁石般硬挺的肉茎,却像是一件杀气腾腾的凶器,羽虹几次尝试,都无法沉腰坐下,反而因为难以插入的摩擦痛楚,面上出现了几分惧色,从亢奋情欲中清醒过来。

“姊,我是不是要……”

羽虹半转过头,想要向身后的姊姊求助,哪知道问句一下子变成了呼痛声。

“啊!疼啊!”

无视妹妹的哀求声音,羽霓捧握住羽虹的细腰,又重又急地往下压去,雪白无瑕的小香臀,瞬间把高硬度的肉茎尽根吞没,羽虹的屁股夹得死紧,双腿不停地颤抖,眉头紧皱,仿佛正经历着处子破身般的疼痛。

“插……插得太深了……好疼……好疼啊……”

好不容易插进去的东西,自然没有拔出来的道理,一缕鲜红顺着少女白嫩的小腿滑下,代表着强行吞下肉茎的伤害,促成这结果的羽霓靠过来,双手各握住妹妹的一只小奶,掌心摩擦,没过多久,便重新撩起了妹妹的情欲,小红枣般的奶头便向上挤凸起来,鼓得高高的,鲜嫩得惹人垂涎欲滴。

“阿虹,忍一忍,痛很快就会过去,姊姊会让你很舒服的……”

羽霓劝了一句,一口含住妹妹的乳头轻轻地吻,直吻到它发红,再用舌尖在上面用力地舔,又用牙齿轻咬,双掌夹着乳房左右搓弄,直把她撩到春情难耐,细腰扭来扭去,满面通红,呼吸急速,鼻孔直喷热气。

在交合中受创的羽虹,没有能够支持太久,扭着腰摇了几下屁股,很快就瘫软下来,被姊姊给扶到一旁,改由羽霓自己亲自上阵,接替妹妹未完的工作,解去自己黑色的皮革底裤,在我腰部沉身坐下。

“唔,好涨……可是也好舒服,啊!有虹儿的体温……”

由于有羽虹的血渍作润滑,羽霓没费多少功夫便坐了下去,将肉茎慢慢吞没入体内,跟着更熟门熟路地摇起屁股,脸上的满足表情,与妹妹适才的痛楚完全两样,而退下去的羽虹也没有闲着,学着刚刚姊姊的模式,回吻起羽霓的小巧鸽乳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啊……恩……恩……呀……”

被玩弄乳房的,不只是羽霓一个。在她们姊妹与我轮番交媾的同时,我也用着刚回复动作的舌头,吻着阿雪的高耸巨乳,让她随着我的玩弄不停地呻吟,两个大白馒头在这刺激下也发生变化,乳房涨圆得像是两颗大皮球,散发着阵阵乳香,在我眼前晃来晃去。

“啊啊啊……受不了了……吸大力点,师父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”

硕大肥白的乳房被我恣意吸舔,香浓的奶水满溢横流,粗糙舌苔刺激着娇嫩的乳蒂,每次吸吮都是一次小高潮,阿雪的叫声也越来越大,蓦地,一双玉臂紧紧抱住了我的头,在阿雪高亢的呼叫声中,一股股温暖的奶水,犹如江河溃堤般泄入我口中,直灌入喉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真舒服……我不行了。”

乳汁横流,阿雪在泌乳中达到了高潮,可是她的任务却没有就此完结,当她身体瘫软着往后倒去,没有压倒在我身上,反而被两双手臂给支撑住,直接把她往后拉去,接替羽霓的位置。

犹自处于高潮状态的阿雪,玉脸通红,红唇大张,吐出火热的香气,两眼射出羞怯的神情,但是没等羽霓开口,她就主动调整位置,双脚盘住我的腰部,雪臀慢慢地耸动着,在霓虹的协助下,四只手捧起她的肉臀,像是伺候皇室公主似的,将肉菇对准她柔软的肛菊,用力一按而进。

“唧——”

的一声,整个肉茎一气呵成,全根尽没,有了霓虹的润滑,阿雪的动作赫然通畅无阻,无底的肠道将肉茎轻易套住,一下子沉坐到底,只是肛菊被肉菇猛地一撞,全身酸软,不禁“唉唷”一声叫喊,颤抖着雪白的大乳房,坐在我腰上连颤几下,嘴里呢呢喃喃地呻吟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好痒啊……感觉好怪……啊……啊…”

羽霓、羽虹搀扶着阿雪,让她坐在我腰上,像是一只脱缰野马,抛摇着一双海碗大的肥白乳房,荡出耀眼的美丽乳波。

“阿雪姊姊,你的奶子好漂亮啊!”

“啊,真舒服……”

“约翰,你干阿雪干得舒不舒服?这么大奶的骚狐女,只被你一个人干,你爽不爽?”

羽霓的淫声浪语,很有催情助兴的作用,但真正引起我亢奋的,却是眼中所见的画面。

除了阿雪的惊涛乳浪,分别站在我左右两侧的羽霓、羽虹,下半身完全赤裸,坦露着修长白皙的美腿,展示羽族女儿家最傲人的部位;两个滑嫩如美玉,随着动作而左摇右晃的雪白小屁股,更是诱人至极。

可惜的是,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,什么实质动作都没法做,任着霓虹托扶起阿雪,在我身上挺动,屁股前后左右地摇磨,无底的肛菊温度奇高,肉菇好像被一张又暖又湿的小嘴不停地吮吸着;但见肉茎粗壮硬挺,插在小小的肛菊里,把那朵嫩菊撑得鼓鼓的,没有一丝缝隙,滴滴淫蜜从前方紧闭的肉缝中溢出,慢慢地往下流去。

“师父……嗯嗯……好舒服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羽霓……虹,阿雪快……快要死了……”

阿雪反应更加强裂,两腿紧夹我的腰,使劲向下用着力,媚眼如丝,口中不时还伸出那小巧的香舌,舔舐着微张的樱唇,挺起胸口,让霓虹帮着揉搓她雪白的巨乳,诱人的媚态足以让任何男人疯狂……

“霓虹,用力操……师父的东西真好,好棒……”

阿雪异于平时的激烈反应,对我有着强烈的刺激,看着霓虹分站左右的一对白玉嫩臀,再看看肉茎在阿雪那粉红的肉洞中进进出出,伴著“扑哧、扑哧”的响声,我僵硬的双手陡然回复感觉,两手抱紧她的细腰,使劲往我这拉,肉茎猛往上冲,紧紧抵住她肥硕多肉的屁股。

“啊,受不了了,太深了,师父,我不行了,要死了,唔,阿雪愿和你结合一辈子,师父,再进去……”

我的一下猛顶,直顶得阿雪两眼翻白,当羽霓、羽虹放开她的手与腰,阿雪软软地趴在我身上。与她肢体缠绵的瞬间,某种无法言喻的感动,让我的身体有了反应。

“我、我也出来了……”

闷哼声中,我立刻到了高潮,一道浓热的精液倾巢而出,直射向阿雪的肛菊深处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水系魔法的“术”与丹药,实在是非常诡异的东西,这样子的解救法,至少在其他系别的魔法中,是听都没有听过的,只是,虽然我一直觉得这件事荒唐至极,但这种排毒急救却当真有效。

可惜,这充其量仅能算是急救,还说不上疗法,所以治标不治本的后果,就是急救之后性命一时无碍,但全身又陷入瘫痪状态,不能言语、不能动弹,在交媾中灵光一现的举手、舔舌,就像是一场幻梦。

这样的状况,自然是让阿雪大失所望。这个思虑单纯的天真丫头,似乎以为这样治疗过后,我就可以彻底痊愈,行动自如,结果看到我又倒了下去,失望得两眼通红,哽咽得说不出话来。

(唉,别露出这种表情嘛,你伤心成这样,连我都觉得自己可怜了。只要不死,一切就还有机会,再说,毒虽然没解到,但起码我有爽到,你们的努力并不是没有意义啊。

我心里这样想着,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,但正与我目光交接的阿雪,却仿佛听得见我的心声,一下子破涕为笑,羞答答地说:“师父好色。”

阿雪的话吓了我一大跳,左思右想,想不出她什么时候练成了读心的本事,难道真的是看我眼神,就明白了我的意思?奇怪,我和她几时熟到这种程度了?

“提督没事了吗?真是可喜可贺,不过,我看这个急救法门并非治本,可能仅是饮鸩止渴,还是得要循正规方法解决啊。”

艳福过后,讨人厌的麻烦家伙出现,娜西莎丝假惺惺地看过我状况后,也说出自己的看法。这样的畸形排毒法,虽然利用射精排出少量毒素,但却也将体内毒素窜流经脉,更为深入,如此一来,下次毒发的间隔时间更短,发作的伤害也更大,终究会有救无可救的时候。

这个看法真是不吉利,但我自己也是持同样看法,只有替自己默哀的份。羽霓、羽虹听说两天后就会再次毒发,而且每次毒发的间隔时间越来越短,脸上顿时变色,一起望向站在娜西莎丝身后的未来。

急救方法是未来所传授,他应该是最了解毒素状况的人,所以当小男孩点头表示同意娜西莎丝的看法,霓虹都晓得大事不妙,得要立刻采取行动。

“事不宜迟,我们立刻赶路去伊斯塔,不能再让那些兽人给耽搁了。”

“羽二捕头且慢,欲速则不达,盲目的赶路未必就能早到,我有一计,几位不妨参详一下。”

娜西莎丝应该是最急着赶回伊斯塔的人,现在会叫停羽虹,说什么见鬼的欲速则不达,肯定是另有奸计,希望霓虹和阿雪的脑袋能灵光点,别被骗得死死。

“由金雀花联邦前往伊斯塔,只有两条路,一条是穿越索蓝西亚,一条是穿越阿里布达。之前法雷尔提督不愿意取道阿里布达,我们不得不稍微绕路,预备穿越索蓝西亚的领地,但现在事急从权,我们就算从阿里布达方向上路,相信提督也不会反对。”

干你老母,我人就躺在这里,娜西莎丝你有种就来看看我喷火的眼睛,瞧瞧看我是否不会反对。

“呃……我师父的眼神,好像很生气,从阿里布达的方向走,是不是要经过那个地方啊?师父不喜欢去那里的。”

在场的每个人都知道,阿雪口中的“那地方”就是第三新东京都市,源堂·法雷尔一手建造、打理出来的人间地狱,自从伊斯塔边境的天鹰事件爆发后,那里已经变成了大地上无人不惧的恐怖所在,就连羽霓、羽虹这样的胆识,都露出了一丝惧色。

变态老爸的名头太响亮,多年以来虽然蛰伏边境,但其威名对全大地的武人仍是有着沉重压力,如若有得选择,相信霓虹不会想要见到这个传闻中的煞星。

“几位请不用担心,我虽然建议取道阿里布达,但以我们现在的方向与位置,是不会到第三新东京都市去的。”

听见这句话,羽霓、羽虹都如释重负,只有阿雪露出遗憾的表情,而未来捡起树枝,在沙地上迅速画出图形,我勉强瞥见一角,发现那是附近山域的地图。

“刚才在外头,未来小弟向我建议,改往西北走,从阿里布达的黑山进入伊斯塔。”

“黑山?黑山谷道的黑山?但是那个地方……”

不只羽虹惊讶,连我都有几分错愕,阿里布达边境的黑山谷道,在追迹者之间是个很响亮的地名,就算不曾亲自涉足,也肯定听过那个棘手之至的地方。

阿里布达东北的黑山,是隔断两国边境的一处险地,千万年前曾被数百尺厚的巨冰覆盖,属于冰川切割地形,现在虽然已生长出大片针叶林,但还是一块相当寒冷的土地,约莫三分之一的面积成为永冻土,无法耕作,只是生长着一些近似化石的冰封白树。

伊斯塔与阿里布达的边境,几乎全部都是新旧战场,唯有包括黑山谷道在内的几处特殊地,两国士兵避之唯恐不及,因为在那种绝地作战,战争还没开打,两军就已死亡殆尽。

黑山之所以被当成绝地的理由,是因为它独特的暴风雪。降临之前毫无预兆,暴雪一来就是遮天盖地,狂风大作,伸手不见五指,四周温度疯狂下降。本来这也没什么,但最要命的一点,就是每逢暴风雪吹起,山谷内的磁场就会大乱特乱,九成九的魔法因此受到干扰,无法使用。

在现今这种魔法文明的世界,多数的旅行装备都是以魔力驱动,特别是在照明、生温、袪寒保暖这方面。当护身装备因暴风雪而失灵,血肉之躯在那种情境下,几秒钟内就冻成冰棍了,因为这个理由,有相当悠久的一段岁月,黑山都被当成死亡之地,变成隔绝两国战争的天然屏障。不过,没吹暴风雪时候的黑山,倒是一处风景如画的山林圣地,平湖如镜、晶灿白树、冰川青泉,每次看都会让人整颗心静下来。

但我们这次去不是旅游赏景,以前我看过数据,穿越黑山谷道至伊斯塔,纵是快马加鞭也要七天,这么漫长的时间里,我们没有可能不碰到暴风雪。在那种极度严苛的冰寒环境下,我们的行进速度会变得极慢,恐怕要走上十天半个月才能脱离峡谷,以我的身体状况,那时恐怕已经毒发身亡,更何况……

(该死,这妖女在发什么疯?暴风雪造成的地磁错乱,专门克制魔法师,阿雪和她进到黑山,就变成废人了。现在大批兽人跟在我们后头,兽人们全是靠肉搏战在混饭吃,在暴风雪中遇到兽人追兵,那根本是送上门给人家宰的,她是在打什么鬼主意?

娜西莎丝的微笑中充满自信,似乎有十足十的把握,可以在黑山谷道中不遇着暴风雪,但这是非常不合理的事,从没听说有什么魔法能控制黑山谷道的磁气风暴,让风雪不降临大地的。

突然,我脑中灵光一现,想通了娜西莎丝自信的理由。

(……原来是这样,她不是有办法控制天气,而是伊斯塔已经开发出可以通过黑山谷道的工具了!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