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十九
第二章
有手有脚
缺头缺脑

我身为这支追迹者小队的头脑,负责整体的思考工作。之前基于我的判断,娜西莎丝所给的情报不可全信,所以我刻意放慢行程,暗中搜集伊斯塔的最新资讯,希望我们是在准备充足的状况下,进入伊斯塔。

娜西莎丝自然晓得我存心拖延,但她太清楚和我争论此事不会有结果,索性装作不知,什么话也没多说一句。

内战中的伊斯塔,在我看来还有很多的疑点。对于这场内战的双方,我手中的资料还太少,不适合就这么一头冲进去,横竖伊斯塔又不是我的国家,我管他内战拖延起来死多少人,生灵涂炭又不是涂我家的炭。

不过,作为一个小队的“手脚”阿雪她们没有必要知道这些,所以我也不曾向她们解释,结果我这个“头脑”现在一瘫痪,阿雪她们三个就只能任由娜西莎丝操控了。

阿雪心急如焚,本身又没有多少判断力;羽霓的本能反应,以保护“主人”安危为第一优先;羽虹虽然觉得不妥,但姊妹连心,姊姊去了哪里,她就跟着去哪里,根本提不出反对意见。

原本在这个追迹者小队的架构中,还有所谓“副脑”的存在,当“大脑”无法正常运作时,副脑可以暂时代替大脑指挥,不至于团体秩序乱七八糟,这也就是不良中年所扮演的角色,若是他还在,今天的这种状况就不会发生,但大叔走得太突然,我还来不及补完这个组织上可能出现的破绽,要命的问题就爆开了。

看来,我痊愈后应该要尽快弥补这个致命破绽,训练一名“手脚”成为“副脑”然而,看阿雪与霓虹在我倒下后的种种窘态,我不由得开始怀疑,任用紫罗兰担任副脑,最终成效可能还好过她们三个。

无论如何,阿雪与霓虹虽然没有把指挥权交给娜西莎丝,但却已经照着她的期望,全速朝伊斯塔推进。尽管这将带来极大的风险,不过至少我还可以庆幸一点,那就是她们没有把照顾我的保安工作,交给娜西莎丝。

我不能动弹,也不能言语,如果被敌人靠近身边,那是必死无疑,原本阿雪她们还考虑着要由谁保护我,可是当娜西莎丝假好心,想要走到我身旁,伺机对我作些手脚时,一道冷冽的寒光阻止了她。

无言也无声,那个小小的忍者男孩,持匕首阻挡在娜西莎丝身前。一个是伊斯塔的重臣,一个是黑龙会的下忍,两者的身份与实力天差地远,可是男孩眼中闪烁着坚定的意志,让所有人都相信,他会拼上性命阻拦娜西莎丝。

就是这份连我也讶异的强势态度,让羽虹有所察觉,更索性作了个惊人的决定。

“忍者最擅长潜伏刺杀,但反过来说,他们也最懂贴身保护之道,我们把保护约翰的工作交给这位小兄弟,应该是最好的选择。”

看似冒险,但这决定却合情合理,换作是我,也会做同样的安排,羽虹这一下作得好。

“……但是,这位小兄弟出身黑龙会,把师父的安全交给他,信得过吗?”

“我相信是没问题的,因为……”

羽霓点头说道:“你看,我们与这位小兄弟同行了几天,他都还把我们当敌人,却只被约翰吻了一次,就立刻投降,还倒过来要保护他,这就证明……他是个强烈的同性恋,现在更疯狂爱上约翰,绝对不会倒过来伤害约翰的。”

“姊,你的男人有别人喜欢,你……你这样都能接受吗?”

“阿虹,爱情这种东西非常奇妙,没有道理可言,我们不能阻止谁喜欢上谁,而我喜欢我的男人有魅力,所以我欢迎有更多的竞争者出现。”

听见这句话的时候,我真是后悔自己输入的指令太过简略,当初为了能够光明正大拈花惹草,我给羽霓灌输进这样的指令,然而,我并没有想到,她会如此触类旁通,把这指令给用到男人身上。

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,一切基本上就成定局,而当阿雪与霓虹将这男孩当成同伴,询问他姓名时,这个已被割去舌头的忍者男孩,蹲在地上,用手写下自己的名字。

未·来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未来,这是一个很奇特的忍者名,至少我当初在东海讨生活,和饭堂内几个数字伙夫聊天时,从没有听过忍者叫这种名字的。

在完全违反当事人意愿的情形下,我被迫和这个小小的忍者凑在一起,由他担任我的保安工作,朝夕相处。法雷尔一族,是黄土大地上有名的好色生物,祖先们的贴身保安,如果不是温柔可人的红颜知己,就是艳媚骚浪的美女性奴,假如眼见后代子孙和男人搞在一起,肯定会死不瞑目,从坟墓里狂吐出血来。

可是,不管性别如何,专业就是专业,从职业的技术面而言,忍者堪称超近身战的王者,种种诡变百出的忍法,让人匪夷所思,无从防备,尤其是在担任贴身保镳的时候,那真是一种再可靠也不过的存在。

在我们赶路的时候,不能动弹的我躺在担架上,由马匹驮着跑,羽霓飞翔在天上,阿雪、羽虹分在我两侧,娜西莎丝在前,未来则是落在马匹后头,担任戒护后方的任务。

遇到兽人们发动袭击,所有人立刻进入战斗状态,但未来却立刻消失身影。在兽人的眼中,躺在担架上不动的我,旁边只有一头龙豹在守护,无疑是整个队伍的最大弱点,可是当他们靠近过来,一道冷洌寒芒便离奇破空而来,瞬间夺去他们的生命。

忍术,集水系魔法精要而大成,兽人们所在的南蛮与东海相距万里,对忍术中诸多神奇的技巧一无所知,想都想不到看似平常的影子里,会突然射出十字苦无;明明攻击命中了敌人,但敌人却突然变成一截树干,而脚下土地刺出一柄冷刃,骤然夺人性命。

许多兽人虽然闯到我身边,却都这么不明不白地含恨以终。我躺在担架上,看未来神出鬼没地左右跃动,轻盈的动作,像是一只勤劳的小蜂鸟,但每次跃动都伴随着一记寒芒,跟着便是一条生命的消逝。

如果是在黑夜,那么得到夜色掩护的未来,何止是如鱼得水,他涂黑自己所用的兵器,挥动时既没有反光,甚至也没有声音,就像一阵无声的夜风快速拂过,所经之处,没有留下半点生机。那种没有一分多余动作,超高效率的杀人技巧,简直就是一种洗炼的艺术。

六七场战斗下来,死在未来手上的兽人,数目搞不好还多过阿雪、霓虹的歼敌总和,成效之佳,甚至让我认真考虑将来小队里应该收一名忍者当常备队员,不过,绝对是收女忍者,我怎样都不会收男人当常备队员的。

“……真是想不到,小未来这么帮得上忙,有他在,我们完全都没有后顾之忧了。”

情感状态空白如同木偶的羽霓,对黑龙会最没心结,大大夸赞未来的优秀,但同时也对兽人们的频繁袭击感到不解。

目前我已经肯定,兽人们发动袭击,目标就是娜西莎丝,但是阿雪她们问起娜西莎丝为何被攻击,却连她自己都一头雾水。不是佯装不知,是真的搞不清楚,毕竟……像娜西莎丝和我这样的人,造孽太深,仇家也太多,走在街上,随便一个路人都可能与我们有深仇大恨,天晓得哪个敌人是为哪个理由要杀我们?

可是,尽管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有两件事情却让我非常在意。那天,奇里斯与兽人们的对话中,透露出了两个不寻常的讯息。

第一,兽人们提到“雅兰迦参谋”这个字眼,很不巧我对这个名字有印象,如果我没记错,雅兰迦是当初蛇族的首脑人物之一,大祭师娜塔莎的妹妹,在进攻羽族的最后决战中,被救走送出。

那场决战之后,我没有再听到这个名字,不过仍然想像得到,在蛇族势力全面崩溃的情形下,以熊、虎、豹三族为首的各大兽族,绝对不可能放过蛇族的主要干部,势必进行斩草除根的彻底追杀,雅兰迦是蛇族的二号人物,各大兽族就算不要她的命,也会要她的人,将她擒回去日夜拷打,逼问出蛇族得势时的各种秘术与财宝。

但是兽人们现在称雅兰迦为参谋,换言之,这次狙击娜西莎丝的行动,不但是雅兰迦在献计与策划,而且雅兰迦已经重新在各大兽族中建立权位了。不管怎么想,这都是很不合理的事,兽人们对蛇族恨之入骨,又忌惮甚深,没可能再让蛇族有机会翻身,雅兰迦是使了什么通天手段,在兽族重新执权复位的?

第二,如果说雅兰迦得势很奇怪,白澜熊会失势就更奇怪了。我相信自己在这方面的眼光,白澜熊雄才大略,是兽族中独一无二的王者之才,整个南蛮没有可以与他竞争的对手,如无意外,十年内他会成为各大兽族的领袖共主,带领兽人们走向一个前所未有的盛世。

但从奇里斯的话里听来,白澜熊若非已身亡,就是已经失势,而且事情还与我有关,所以兽人们才会看到我像看到杀父仇人一样,争着要干掉我报仇。

从这两点看来,在我所不知道的这段时间里,南蛮方面恐怕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大变化,假如我现在能动,马上就会设法找个城镇,利用追迹者公会的力量,搜集有关南蛮的情报,偏偏此刻动弹不得,而阿雪她们又一心急着把我送去伊斯塔救命,全然没想到处理情报问题,真是让人懊恼不已。

(真是搬石头砸脚,组织没有副脑,果然是很危险……唉,这种时候如果不良中年在就好了。

碰上困难,不想办法自己解决,只怀念起别人的好处,这是堕落的象征,假如茅延安真的在这里,这个不良中年一向唯恐天下不乱,搞不好还会倒过来,和娜西莎丝一起联手搞死我咧。

(可是,我的身体到底是怎么了?到现在都还不能动,是什么药物把我搞成这样?

瘫痪至今,我一有时间就在想这问题。什么兽人诅咒导致瘫痪的鬼话,我可不会蠢到去信,之所以导致我动弹不得的理由,想来想去,也就只有那天未来送到我口中的丹药。

那颗丹药,用途在于激发人体的潜力,而且效果非常惊人。尽管我失去意识,但从事后结果来看,我不仅挣脱了牢固的黏胶,而且狂性大发,将娜西莎丝打得陷入岩壁里头去,这真是恐怖的战果,即使清醒,我都不敢想像自己能缔造如此战绩,更别说是在失去意识的情况。

太过强效的药物,对肉体的反噬一定也很强,所以我在爆发之后,肉体机能出现问题,动弹不得,这是很合理的结果,但我该怎么自救呢?瘫痪以来,我尝试过很多方法,可是瘫痪的情形没有好转,肢体反而越来越僵硬、越来越沉重,重得有若铅块,连呼吸都日益困难,显然情形还在恶化中,要是这东西到最后会搞出人命,我现在的状况可就要命了。

(解铃还需系铃人,是谁的药就只能问谁……

论起保护的工作,我其实被未来救了不少次命,应该要对他怀抱着救命之恩的感谢,但明知如此,我还是希望他离我越远越好。

为了找到答案,我不得不向未来求助,但我没法开口说话,仅能转动眼珠,不停地用眼神向他示意。传说,一流的忍者能够读心,我不晓得未来是否有这能耐,不过他几次与我目光交接,却很快把目光转开,仿佛不敢正视我的眼睛,这就让我感觉到有些古怪。

只不过,这份寻找答案的努力,却引发了一点意外。未来没有回应我的眼神,但却有别人注意到了我的目光,并且作出了很不利的推想。

“……师……师父……”

“框当”一声,阿雪端在手里的磁碗打碎在地上,一双圆硕的乳房随娇喘而剧烈抖动,目瞪口呆地看着躺在地上的我,还有我身旁的未来。

“你们……你们两个在眉目传情?师父你真的爱男人不爱女人?我本来还不肯相信的……你……你……”

颤抖着声音,眼前所见的景象,好像给了阿雪很大的冲击,打碎了磁碗的她,捂着脸转头跑掉。

唉,本来还不肯相信的东西,为什么现在就要相信呢?眼睛所看到的东西,并不一定是真的啊。

适时出现的羽霓和羽虹,拦住了阿雪,尝试作一些很荒唐的安慰。

“阿雪,看开一点,约翰他现在喜欢男人,并不代表他不喜欢女人了啊,他这么好色的一个人,肯定是男人也搞,女人也搞,你和我都还大有机会的。”

羽霓……虽然你是被洗脑了,但有时候我还真他妈的佩服你啊。

“姊、阿雪,其实我早就觉得很奇怪了,听说源堂先生扮成娘亲武神的时候,追在……追在他的后头,说要搞屁股,你们想想,一个父亲怎么会对儿子的屁股有邪念?他们父子其实都是变态啊!”

如果我们父子都是变态,那羽虹你和你姊姊就都是没脑子的蠢蛋。变态老爸是够变态没错,但却不是在这方面变态,当时他与白起串通,装疯卖傻,若不是用那些荒唐怪异的言行,来混淆我的判断,怎么能瞒得过我?而你们把他的谎话与疯话当真,难道你们是用屁股在思考的?

“可是……霓虹啊,你们看看未来,他其实生得很俊呢,脸蛋白白尖尖的、眉毛细细的、嘴唇红红嫩嫩的……如果他蓄起长发,女孩子都未必有他那么美,也难怪师父会对他有意思了。”

“那我们应该怎么办?祝福他们吗?”

“不,姊姊,我认为你们应该……”……

几个女人的声音传过来,听在耳内实在是有几分感慨,阿雪虽然想法单纯,羽虹的思维也有些偏执,但她们都不是那种肤浅的傻瓜,否则又如何能生存至今?然而,碰到了眼前这档子,她们却像一些三姑六婆似的说个没完,这究竟是因为我教育得太成功,把身边女人都教成了弱智?

这种情形如果不改变,总有一天,我真的会被她们三个女人给气到吐血……

“啊!”

阿雪娇娇嫩嫩的一声惊呼,打断了无聊的八卦讨论,我庆幸之余,忽然觉得她的声音有点古怪,好像被什么事物给吓着了。

勉力睁开眼睛,我看到阿雪正站在我身前,受到极度惊吓的眼瞳中,满溢着恐惧与担忧,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我,让我百思不得其解。就算我真的搞了同性恋,也用不着吓成这样吧?

“……血……血啊……”

咦?什么血?

“师父他流血……不,师父他在吐血啊!”

在阿雪的惊呼声中,羽霓和羽虹都抢了过来,而我从她们眼中倒映出的景象,赫然看见几缕鲜血正由我口中流出,虽然流速不快,但却没有停止的迹象,这个发现,顿时令我惊慌起来。

口溢鲜血所代表的信号,就是内脏破裂,我动弹不得,肢体僵硬,连触觉都时有时无,但显然肉体状况正在恶化,令得五脏六腑承受不住,重压成伤。这可不是开玩笑的,内脏破裂的情况若是严重,那不过是一时三刻之命,拖不了多久,必须要立刻急救,但此刻我身边的人……唉,准备办后事吧。

“怎么了?法雷尔提督出事了吗?”

娜西莎丝闻声赶来,看见我的窘迫糗样,眼中闪过一丝喜色,但很快又变成担忧之情。这份忧虑倒不是伪装,以目前的情势,她非常需要我们小队的护送,若我当真死在这里,阿雪与霓虹立刻会扔下她不管,而她势必要独自面对兽人们前仆后继的舍身攻击,就算能够全身而退,也肯定会大耗元气,进入伊斯塔后毫无本钱与政敌争胜,后果便是九死一生。

单是为了这理由,娜西莎丝就绝对不会让我死,更别说她尚未得到暗黑召唤兽的秘密,我对她有很大的利用价值,她非保住我这条烂命不可。

只是,话虽如此,娜西莎丝是黑魔导士,不是大夫,要找杀手她就有份,想要靠她救人,那真是希望渺茫,黑魔法讲究损人利己,哪来的治疗手段?碰上这种场面,我相信娜西莎丝也束手无策了。

“不到伊斯塔,我也不知道怎么才能救治,如果……如果有光明系的术者在此,或许能够做点什么。”

虽然没有对症的药物,不过光明系术法的高等净化,无论是解咒或袪毒,都有相当的效果,即使不能彻底驱除毒素,也能把毒素的发作压制,减轻症状。但霓虹虽然出身慈航静殿,却不是光明系术者;娜西莎丝、阿雪更是黑暗系,哪会什么净化、治疗的咒文?

“那……师父他、他怎么办呢?”

察觉到娜西莎丝无能为力,阿雪最是焦急不过,娜西莎丝看见她的表情,似乎想说些什么,但还是没说出口。娜西莎丝这种欲言又止的样子,被我看在眼底,立刻明白了她在想什么。

六大魔法系之中,虽然说是元素特性分明,各有专长,但当各系魔法发展到颠峰,却又殊途同归,能够作到同样的事。治疗、净化,是光明系的特长,但地系、火系魔法并非不能做到,大地系的兽魔术能够藉着输送精气,将澎湃的大地生机灌输入破损肉体,促使细胞活性化,迅速治愈伤处;火系魔法的无量琉璃焰,净化邪恶的效果甚至还强过光明系。

同样的道理,黑暗系的魔法不是不能拿来治疗,只是因为属性相反的关系,要用以治疗,便要付出惨痛的代价。比如说,杀掉九百九十九个人作祭礼,再加上施术者的一半脏器,用来延长一个人十年寿命,诸如此类的术法我只听过,还不曾见到有人用过,因为怎么算都不划算。

娜西莎丝刚才打的主意,可能就是想让阿雪去使用这类魔法,治愈我的伤患,但这么一来,阿雪纵能不死,也会变成一个废人,大大损及娜西莎丝当前的利益,她哪可能会愿意。也幸亏我太了解阿雪的冲动个性,从不让她接触相关知识,否则就算娜西莎丝不说,阿雪现在也一定会义无反顾地干下去,那我就真是不知该怎么办了。

只不过,如此一来,在场的几个人里头,不是无能,就是没有救人的意愿,我嘴里的血还在不停地往外流,这样下去,我不就要完蛋了吗?

身体一点感觉都没有,但我心里却急得快要尿出来,正自烦躁,一滴温热晶莹的水珠,突然滴落在我的面颊上,更奇迹似的让我面颊短暂回复知觉。

什么水珠这么有效?我好奇地抬头仰望,看到阿雪低垂着头,双眼通红,一滴滴的泪水沿着粉嫩肌肤滑落,滴到我额上、脸上,清纯可人的丽容,此刻看来竟是凄然欲绝,令我好生心痛。

“……师父……呜……师父……”

美丽的小狐女,伤心地哭了起来。娇憨的秀丽脸庞,在泪水的洗礼下,清新纯真有若孩童,水汪汪的大眼睛,盈满泪珠,每落下一滴,就让我的心跟着抽痛一下。

唉,阿雪,不要这样子,你这样会搞到师父很难过。你应该知道,就算师父我会没命,我也不会让你去……咦?我在想什么东西啊?有什么东西会比我小命还重要的,拿阿雪的命换我一条命,我应该欢喜拍手才对,有什么好不舍的?我一定是急昏头了。

沙……沙沙沙……

一些古怪的声响,引起了我们的注意,侧目望去,赫然看到未来拿了一根树枝,开始在地上飞快写字。尽管不晓得他在写什么,但羽霓、羽虹看字的表情从茫然不解,变成惊讶错愕,显示未来写的东西大有玄机。

解铃还需系铃人,在事情恶化到没法收拾的程度前,系铃人终于有动作了。

未来的表情很难看,仿佛非常的心不甘、情不愿,这大概也解释了他为何拖到最后一刻,才不得不打破沉默,出来传达救治之法,若是有得选择,这不安好心的臭小子肯定想看我就这么挂了。

想起来,未来的许多动作真是很怪。得到自由的他,早就可以逃跑了,他不跑而留下来,在兽人们的凌厉攻势下,为了保护我而战斗,可是他明明知道怎么解开药物后遗症,却又迟迟不肯开口,一下帮我、一下又害我,我真搞不懂他存的是什么心。

“阿、阿虹,未来写的东西,是真的吗?”

“阿雪姊姊,我也不太清楚,但未来说这个症状与黑龙会某些禁药的后遗症很类似,也许可以用相同的方法来解救……”

听见阿雪和羽虹的讨论,我心中一喜,但当羽虹从怀中取出匕首,我才晓得事情不妙,但却根本开不了口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匕首对着我的手臂斩下。

“叮!”

一声脆响,如果说我之前只是暗叫不妙,那么现在无疑就是末日降临,因为匕首刺在我的手臂上,竟是刺之不入,仿佛戳在坚硬的岩石上,换句话说,这具躯体可能在极度僵硬的状态下,发生类似石化的现象,当石化效果慢慢透入腑脏,我随时都会气绝身亡。

“果然,放血排毒这个方法没有效……”

羽虹恨恨地扔开匕首,面上难掩气恼之情,而我看了却更为火大。明明知道没有效,还拿刀往我身上砍,这是砍什么?砍好玩的吗?还有,不过是碰到石化肢体而已,这有什么难的?换一把锋利点的刀来切啊!就算不敢拿我身上施了咒的斩龙刃,但起码我袖中还有百鬼丸,砍石头像是切豆腐,用那个来切肉放血,一定没问题啊。

“未来也说放血之法已经太迟,要用其他手段才行了。”

阿雪低声说着,刚刚哭过的眼睛,闪过了一丝坚决,仿佛下了某种决心,柔和的表情刹时充满坚毅之美。我大感诧异,怀疑她是不是打算使用什么黑魔法的牺牲咒文,心里开始担忧,哪知道一阵轻微的布帛摩擦声响,从下头传过来,我移动目光一看,羽霓不知何时已趴伏在我身下,熟练地解着我的裤带。

难道……黑龙会的急救方法是……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