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十八
第二章
紫伶水仙
口舌小技

月樱告诉我,为了能让我平安进入伊斯塔她已替我找了一个超级保镖,而当她轻拍手掌,那名隐身藏在门外的保膘掀帘而入,我第一眼所见到的是……好诱人的一对乳房!

一个极其火辣的Ⅴ字领,亮眼的红色布料紧贴着圆硕乳肉,中间夹着一道深深的乳沟,随着主人的动作,如同波浪般晃动着。

(这个大小……有D喔,是33……不,应该是34D。

有了胸部尺码的详细数字,我脑中迅速翻着资料,思索熟识的女性中谁有这等好身材。单从胸部尺码,已经迅速出现几个可能的名字,但最重要的线索,却是眼前这位神秘美人的肤色。

近似小麦色的浅褐色肌肤,仿佛蜜调成般细嫩,于寻常女性的白皙如雪大为不同,是沙漠民族女性所特有的肤色。

沙漠民族?伊斯塔?34D的乳房?

“啊!娜西莎丝!”

真是作梦也想不到,我居然心剑神尼那人妖给传染,别的东西没有学到,竟然学到她看人胸部认身份的劣习,这点实在是很要命。不过,当我沿着那美丽的胸部线往上看,眼中所出现的熟悉面容,确实是伊斯塔的美艳魔女:“紫伶水仙”娜西莎丝。

七朵名花之一的邪艳美女,在萨拉城被我用玉子灵猫给迷惑,重重摆了一道之后,就与她没有碰面的机会,而理应身在伊斯塔的她,却来到金雀花联邦。

只是,一段时间不见,娜西莎丝的美艳犹胜往昔,一身性感装束更是看得我眼睛快要喷出火来:火红色的狂野长发,用一环小小的黄金轮束着;丰满的娇躯穿着深紫色紧身绸衣,凹凸曲线一览无余,前段中间还露出一截性感的肚皮,小蛮腰挂着一串银环,随着摆动而叮当作响。

紫色的短小皮裤,紧紧包裹着娜西莎丝肥圆的美臀,从大腿跟处露出一段圆润的大腿,大腿下面是一双亮紫色的长统皮靴,皮靴紧紧裹着修长的玉腿,一直到大腿中段,这种特殊装束造成的显眼效果,让娜西莎丝看来好仿佛是羽灵族的长腿美人儿,高佻美健。

久别重逢的惊艳,让我有少许迷醉,但很快又清醒过来,想到我们两人旧怨未清,她搞不好随时都会翻脸动手。

“法雷尔提督,久违了,这次承蒙你答应大力相助,娜西莎丝在此先谢过了。”

与上次在萨拉城分别的时候相比,娜西莎丝仍是光彩照人,而我虽然丢了官,成为叛国罪犯,但却在黄土大地上到处活跃,名声鹤起,干下多件不能被忽视的大事,身价算来不当时当管是高得多,与娜西莎丝对面一看,觉得我与她之间的距离拉近不少。

“嘿,我已经不是提督了,你特别挑我不喜欢的东西说,是故意讽刺我吗?还有我几时答应你什么了?咦?”

暗怀戒心,我一直都盯着娜西莎丝的脸,却突然发现她的脸色有点苍白,好像大病初愈似的虚弱,只是巧妙地利用化妆遮掩起来。

娜西莎丝受疗伤?以她得魔法修为,已是伊斯塔一等一得高手,为人又机警谨慎,要伤到她并不容易,更何况她是伊斯塔重要级人物,出入时候必定有大批护卫,想要伤到她除非是五大最强者那级数的高手,或者是出动大队人马猝然伏击。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,我脑中灵光一现,想到一件事。

“你……你是白骨灵车的原驾驶人?那个侥幸没死的就是你啊!”

白起参加一级方程大赛车的时候,是顶替伊斯塔使者团的身份。因为伊斯塔近期内乱的关系,这支使者团半路被人伏击,几乎全军覆没,白起和织田香救了几名使者,与之交换条件,取得白起的白骨灵车到金雀花联邦出赛,籍此吸引伊斯塔追兵的注意力,让那人可以不受骚扰安心地养伤。

随着白起的离开,这件事已经被我忘掉,那辆白骨车也秘密交给金雀花联邦政府管辖,但仔细想来,能够操纵白骨灵车的驾驶员,本身要有相当不俗的魔力修为,而能代表伊斯塔出赛,不褥国门,想必是伊斯塔的重量级人物,这几个条件凑合在一起,我登时明白娜西莎丝为何出现在这里。而想通了这点之后,我更马上想到她为何想我拱手道谢。

“等等,到底是谁保镖谁啊?现在是你请我们护送你吧!”

答案正是如此,娜西莎丝重伤甫愈,赶路来到金雀花联邦,取回白骨灵车之后,就要回国,但这消息传出去,伊斯塔国内的敌对势力势必要她死,杀手很快就会派出来,娜西莎丝想要安然返国,这条路只怕相当不易行。

娜西莎丝不是笨蛋,当然会找帮手求援,最好能说动金雀花联邦派大军护送回去,那就万无一失。

可是,千算万算,娜西莎丝仍是算不到金雀花联邦甫遭一场动乱,慈航静殿元气大伤,联邦也因为总统遇害而乱成一团,要等到能够援手送她回去,起码是四个月后了。

伊斯塔目前得状况,既有兽人奴隶暴乱之忧,复有两派内斗之险,随时可能爆发政变或是大规模的内战,情况可以说是千钧一发,娜西莎丝如果不立刻赶回去,等到她的阵营被人萧清完毕,那就只能流浪国外,永远当政治犯了。于是,在金雀花联邦÷慈航静殿两边都无法行动的时候,月樱就把护送她回国得重任,委托给“可靠有力得民间组织”也就是我们这个追迹者小队。

“护送某人、某物至某处”的任务,我们过去曾经接过,不过难度没有那么高,而且我很好奇,为何娜西莎丝对我们会有那么高的评价?就客观层面而言,要把她毫发无伤的护送回国,那除非是派一支万人大军,又或是有五大最强者那级数的高手随护,否则很难做到十拿九稳,这件事关乎到她的自身安全,应该不会盲目把命赌在我们身上吧?

“法雷尔提督客气了,我曾经深入研究过,发现你们这个小队的实力更在所享名声之上。并蒂霓虹两姊妹。神秘的魔法师,起码已经有三名第六级战力,再加上我本人,一共四个,这样的精兵组合,可以在任何困境重应变裕如。”

娜西莎丝眨了眨眼,故意对我挺了挺她高耸的丰满双峰,抖荡处一片迷人的乳波,娇笑道:“更何况,还有一个智比天高的法雷尔提督做主帅,人家很希望见识六大暗黑召唤兽在你手上的无敌神威呢!”

倒是差点忘掉这件事,娜西莎丝一直觊觎我的淫术魔法,更希望从我手中得到地狱淫神的秘诀,研究五百年前法米特无敌于天下的黑暗召唤兽,假使不是她上次太过心急,也不会这么轻易就被不良中年茅延安假货所耍弄。

妈的!这个妖女果然对我不安好心,更恶毒的一点就是她明明知道我在月樱面前什么都不能作,还故意抖胸色诱我。……真是把人给看扁了,好,宰你!

“这任务也不是不能接,可是相对于此次委托的高难度,我要求收取高额报酬,这应该不为过吧?”

为不为过都不要紧,重点是我根本不会给她拒绝的空间,她如果讨价还价,这事就一拍两散,月樱那边我也有了交代。

“这次我能否安然返国,关系到伊斯塔的国运气数,只要法雷尔提督能将我安然返送王府,一切的报酬都好商量。”

既然这么好商量,那一切就任我开口了,请月樱暂时离开,娜西莎丝单独于我对谈,可是,人都坐上了谈判桌,要开什么报酬却令我为难。大笔金银珠宝?娜西莎丝根本不放在眼里,我开得再多再狠,搞不好也是伊斯塔国库支付,于她不痛不痒,我拿了也就不太爽。

漂亮的女人……唔,我虽是好色如狗,但现在干多了高档货,有时候虽然也很想要,可是肉体却老实得惊人,如果素质稍微差那么一点点,我的身体甚至完全没有反应。

那么……就是一些罕见的稀世珍宝了,但我对伊斯塔的藏宝不熟,能要些什么呢?总不能一开口就要一座巨神兵吧?就算他们肯给,我也不要,那种被天鹰战士打成破烂的次货,已经称不上神话兵器了,与其给我一座卖破烂都卖不到好价钱的劣等东西,还不如直接给我万灵血珠算了。结果,我的心思似乎被娜西莎丝看穿,她除了开出高价聘金,更向我抛出一个诱饵。

“听说……法雷尔提督正在搜集创世纪七神器?”

我微微一惊,随即恍然,了解娜西莎丝为何要这么说。原本由巴菲特家族所收藏的贤者手环,为我所得,一年多来佩戴腕上,从不离身,尽管我刻意掩饰,但有心人仔细观察,并不难发现此事。

如果只有贤者手环,那倒也罢了,可是日前在慈航静殿本院,为了开启密函,阿雪使用了共鸣之法,大日天境的形象重现于世,再加上大赛结束后,烽火乾坤圈也落入我们这个小队手里,被视为追迹者无上秘宝的创世纪七神器,已经有三件落在我们手里。三件神器入手,说多不多,但是环顾过往历史,这却已经是三百五十年来未曾有人做倒的记录,而娜西莎丝有鉴于此,便向我提出建议,说伊斯塔也收藏了一件创世神器,只要我能完成任务她答应将这件神器转手相赠。

“拿到这一件,我们手上的创世神器就过半了,这个诱惑确实不小,不过,这趟任务不只是我要冒风险,连我的同伴也要跟随出生入死,她们都是我的红颜知己心肝宝贝,我连让她们破一点嫩皮都舍不得,怎能随便答应你呢?”

难得有可以敲竹杠的机会,我当然是要多过分就多过分,尽量拿尽吃尽,而娜西莎丝见我需索无度,连连大开口,居然也不生气,水蛇纤腰一摆,盈盈站起来,用一种妩媚动人的姿态,扭腰走到我面前。

“喂?干什么?我们好像还没有谈完啊!”

“这样的大事,可以靠纯语言决定吗?娜西莎丝先付提督一点订金,你觉得满意,我们再谈后续,如何?”

“这个……订金……我确实会收订金,不过你……”

我的声音突然中断,看着娜西莎丝来到我面前,背转过身,双手撑这桌子边缘弯下腰来。

娜西莎丝下半身所穿的,是一件紧紧贴身的短小皮裤,她站直的时候,绸衣下摆垂遮过臀,看起来还没有怎么样,但是当她弯腰爬下,绸衣下摆翻卷到腰上,被皮裤所包裹的丰满美臀,惹火曲线就完全暴露出来,随着皮革反射着亮光,构成一股狂野性的吸引力。

不仅如此,娜西莎丝仿佛翩然起舞似的扭腰,无声的节奏中,水蛇腰于隆臀曼妙摆动,而那件理应紧紧贴在臀上的皮裤,居然开始慢慢滑落,一点一点裸露出少女丰满的臀肉。

之前,光是看那件皮裤紧贴肌肤的程度,我就晓得娜西莎丝肯定没有另穿内裤,甚至连丁子裤都没有穿,否则那个轮廓一定会浮凸出来,而我现在所见的光景,就完全证实了这个猜测。

“唔。”

我倒吸一口凉气,双眼瞪的老大,直直注视着眼前火辣辣的景象,紫伶水仙的半裸屁股。

娜西莎丝的屁股,是典型的美臀,浑圆肥嫩,但却不会给人臃肿的感觉。它不像其他美女的如玉雪臀,但蜜色的肌肤,却给人健康与活力的感觉,两半满月似的无瑕臀丘,夹出了一道深深的臀沟,线条非常的美,好像是艺术家穷年累月所雕琢出来的完美作品,巧夺天工。

虽然皮裤只滑落到一半,便即停下,但我仍是为着眼前的这个美臀所深深吸引,甚至可以说是着迷。在蜜色肌肤的辉映下,娜西莎丝的半裸美臀左右摇摆,隐隐约约,我仿佛看到那朵妖艳的菊蕾,水光潋滟,像是急需男人的安慰,展现着淡淡的光泽,诱惑我的目光。

很难想象,衣娜西莎丝这样的身份于地位,居然会用这么露骨的方式来打动我。不过,伊斯塔美丽女巫,都有专门修炼诱惑男性的媚术,肉体本来就是最具威力的武器,我相信娜西莎丝也不列外,事实上,我确实被深深打动,舍不得移开目光。

“这个订金……实在有说服力,不过,我对家里的几个妞有责任……”

干巴巴的笑声,就连我都听得出自己的动摇,正想伸手抚摸娜西莎丝的如蜜肉臀,眼前一花,那个诱人的美丽屁股消失不见,娜西莎絲站在桌子旁,已经重新穿好了裤子。

如果娜西莎絲整个脱光,赤裸裸地让我看过一遍,那也就算了,可是她的皮裤甫脱即穿,这样的“验货”让人怎能满意了?

“喂,妖女,你的订金好没有诚意,我……”

说出口的话,再次被打断,娜西莎絲一下子蹲跪到我身前,不由分说,玉手拉开我的裤带,在裤子落下的同时,肉茎也落到她滑腻的手掌心,也不见她怎么动作,只是对肉茎轻呵了几口热气,肉茎仿佛被施了魔法般迅速硬挺。

“你这是……”

娜西莎丝拨了拨火红的长发,蹲到我身下,娇靥一仰,媚眼斜睨了我一眼,眼波中流转的如火春情,比什么挑逗都有用,我的肉茎这时点在她艳红嘴唇旁,她握住肉茎,伸出了香舌舐了舐肉菇上的小缝,把肉茎在她粉颊旁搓了几下,一丝闪亮的淫液,黏黏地从肉菇到她的脸颊边拉出了一条长线。

“嘤”的一声娇喘,娜西莎丝张开艳红的唇瓣,“咕”的一声,就把肉菇含进口里,小香舌在口腔里灵巧地卷弄着肉菇,一阵舒爽的快意,使我连声闷哼,肉茎涨得更硬更热。

“法雷爾提督,你觉得怎么样呢?”

“……很爽……非常爽……唔……”

“不是问你这个呢,我是问你订金满不满意?”

“……这个订金……很够意思……可是,我好像还认识几个漂亮妞……对她们要……”

“哦,只是漂亮妞儿,不是红颜知己、心肝宝贝了吗?”

娜西莎絲艳艳地一笑,手握着肉茎,侧着脸把我的一颗肉丸吸进小嘴,小香舌用力翻搅着,含完一颗,吐出来由含进另外一颗,轮流地来回吸了几次,最后张大红唇,将两颗肉丸同时含进嘴里,在她温暖的口腔里互相滑动着。

伊斯塔的妖女果然名不虚传,不但黑魔法高明,就连此种技术都炉火纯青,我被这种香艳的口交刺激得血液沸腾,肉茎怒涨,油亮的肉菇一抖一抖,在娜西莎丝的掌心弹跳着。

“法雷爾提督,你现在感觉又是怎么样呢?”

“快要……快要出来了……还差一点……”

“你认识的几个漂亮妞,不晓得会不会影响我们得约定呢?”

“这……这个……我不能……”

没等我说完,娜西莎絲菱唇一张,又吸住我的肉菇,一阵用力吸吮,阵阵酥麻快感由双腿间直窜脑门,令我克制不住地嚷出来。

“快……快……骚货……用…用力的……吃……吃深一点…啊……好爽……喔……”

我按着娜西莎丝的脑袋,猛将下身往前头顶去,她毫无保留地承受着我的肉茎,片刻之后,小小的嘴儿竟含进了大半根,感觉还像个无底洞一样,让人迷失在这深喉咙的绝活中。

只是娜西莎丝吞归吞,小嘴与香舌却开始避重就轻,几次都已经快到喷发边缘,却被她一下又放慢速度,喷射欲望降了下去,不给一次真正的发泄。这伎俩我常常拿来用在女性身上,想不到今日身遭报应,落入妖女之口,被她这样子挑逗着,几次之后,我终于放弃了坚持与理性。

“答、答应你了,骚货!”

一听到这句话,娜西莎丝的动作猛地加快,不怕顶穿喉咙似的含着肉茎,飞快地套弄,美艳娇躯在我胯下狂扭,只吸得我抱紧她的脑袋,手指按着她的红发,身子一抖,一股浆液狂喷而出,全都射进她的深喉咙里,每一滴都被她吞到肚子里去。

喷射之后,我通体乏力,跌坐回椅子上,大口喘着粗气,娜西莎絲的小手尤自轻轻模着我的肉茎,像按摩一样地捏弄,比刚才的火辣辣快感,这又是另一种轻松愉悦的滋味。

“小小的订金,不成敬意,等到安然返抵王都,另有丰厚重酬……不只是口舌小技,整个人都任由提督玩弄,届时请法雷尔提督好好享受伊斯塔女性的艳与媚。”

信誓旦旦,娜西莎絲扬着性感小嘴,自信而骄傲地许下承诺,几条流溢出来的白丝挂在嘴边,似乎是最好的保证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女色果然是洪水猛兽,假如只有娜西莎丝一个,那也还罢了,但是李华梅、月樱、娜西莎丝三重女色联手来攻,就让我一败涂地,答应了那个不晓得算是大站便宜,还是九死一生的鸟任务。

爽是我在爽,拼命却是整个小队在拼命,如果让她们知道我沦陷在娜西莎丝口中的任务过程,要接下这任务恐怕会遇到很大的阻力。为此,我必须要妥善筹谋,想一下如何各个击破。

羽霓最好搞定,要她往东,她不会往西飞,只要只要扔几滴莹晶玉过去,高度成瘾的她会比一条目狗还听话。

茅延安的情形更简单,只要拿点东西利诱就会很好说话,不过其实我才不在乎他的意见,他如果表示反对,我就趁机甩掉他,毕竟我想把它踢出去已经很久了。

羽虹会比较麻烦,但心灯居士一死,她变得无依无靠,多半会和她姊姊一起行动,我只要用“离开伤心地”的理由来劝说,拉她一起上路的成功性很高,若是不行,大概就得用地狱淫神的控制法门,弄得她死去活来,强行逼去,而这绝对是最笨最蠢的下下策。

(那么就只有阿雪了,这不太好搞啊,她对伊斯塔一直没有好感,又怕那边,又讨厌那边,想把她拉去伊斯塔,这可能要用三十二匹骏马的马车来拉啊!

想到这一点我的头就痛起来,阿雪的魔力一日强过一日,虽然还是很听话,但我现在只能软言诱劝,越来越难对她用强了,不然她虽是不会反抗,但逃跑起来可是一溜烟就不见,重找起来又要花一整天。还有让我为难的是紫罗兰。那天紫罗兰替我挨了心灯居士的一记重击,伤得很重,如果不是心禅大师及时相救,紫罗兰大概就变成一头死豹,真正应验我平时的诅咒了。

身为慈航静殿的掌门,心禅大师在接任掌门后就得到了“心灯禅定印”的秘籍,也暗中修炼多年,只是从来不曾在人前施展,所以几乎没有人知道他练成了这项镇派绝学。也信亏如此,心禅大师才能救回紫罗兰一命,只是命虽然无碍,紫罗兰这几天仍很虚弱,需要修养几天,阿雪几乎是寸步不离地照顾,要在这个节骨眼上远行,她肯定不愿意。(唔,这事情很难办啊,说起来我还欠了紫罗兰的人情……

(去,一头豹子又不是人,哪来的人情可言?

为着这个问题而苦恼,我踏进了房门,一阵香风迎面吹来,笑容可掬的阿雪给了我一个亲热拥抱,香吻也主动送上来。

阿雪半闭着眼睛,像是很享受我热情的揉捏与抚弄,小巧可爱的鼻子一抽一抽,吸嗅着来自我身上的味道,蓦地,愉悦的表情一变。

“师父的身上……有其它女人的味道……”

半兽人的鼻子是比人类灵光,居然发现了我身上来自娜西莎丝的气味,这下子可是不太妙,虽然这个小傻蛋不会明白表现妒忌,也还没有学会独占欲,但究竟会被影响到,特别是我放着家里的天仙绝色不吃,跑到外头打野食,这就得找个好借口来安抚了,“嗯在外头应酬嘛,多多少少都得装装样子,但是外头那些野花野草,哪里比得上我们家的小阿雪美丽呢?就算在应酬想着你,急急赶回来了。”

“嗯,师傅回来就好,阿雪好高兴。”

毛茸茸的狐狸尾巴扫过我的手掌,阿雪紧搂着我,一副什么都不想追究的样子,这点让我暗叫不妙,以往碰到这种事情,阿雪总会娇嗔几句,然后好奇地问些问题,今天表现如此反常,肯定有什么古怪。我不动声色,看阿雪想要做些什么,就看她在结束拥吻后,又帮我端来热茶,又帮我拿毛巾,接着还帮我拿来拖鞋,像一个温婉的小妻子一样。

阿雪每做一样我心里就暗暗叫苦,看得出她有事求我,所以才会主动做这些讨我欢心的事,阿雪的心思单纯如孩童,希望她提出的要求不要像月樱这样要命,否则我真的麻烦了。

“师傅啊,长安在什么地方呀?”

“唔……为什么提这问题?在这里长安这个字眼有特殊意义,最好不要乱提。”

“阿雪知道哦,断背山上的石碑有写:两个彼此相爱的人,只要能手牵手共赴长安,就能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。”

一句话差点让我喷出口中的茶,颤抖着声音问话:“你什么时候上了断背山?”

“那是金雀花联邦的名胜游地啊,下午你不在的时候,那个戴紫色面具的尼姑来了,说要带羽霓羽虹她们上断背山散散心,也硬拉我一起去了。”

心剑神尼来了?这个死人妖来这里做什么?真是来看霓虹姊妹?还是用这理由来接触阿雪?

“那个尼姑看人家胸部的眼神好怪哦,和师傅你好像……人家差一点就逃回来了,不过她后来一直和羽霓和羽虹说话,没有再看人家了。”

古怪,心剑人妖来这里真的是为了霓虹,她们之间有什么好谈的?真是难以思索啊。

我邹着眉头思索,没有留意到阿雪一阵欲言又止,好像考虑了半响,最后终于鼓起勇气,向我大胆开口。

“师傅,我们离开金雀花联邦后,下一个地方……去伊斯塔好不好啊?”

“什么?”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