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十七
第七章
魔流邪威
双极战体

心剑神尼、心灯居士,当前慈航静殿最强的两大高手,进行死斗。就算不打着“同门阋墙”的噱头,光是两名第八级力量的最强者死斗,本身就够具有震撼性了。

不愧是慈航静殿的绝顶高手,两人战斗所造成的波及破坏,简直就是两个会移动的天然灾祸,两股不同颜色、不同型态的剑气,从地下打到天上,疯狂破坏着周围的一切。幸好他们都有心避开主建筑,否则这一仗打完,就和雇大批工人来拆房子没什么差别。

能见到两名最强者级数的高手对决,这绝对是大有帮助的一件事,只可惜,能够有这眼福的人不多,随我们一同上慈航静殿的几千人,在刚刚那一轮血腥大混战中,起码有六成的人被干掉,成了遍地残尸碎块的一部份。能活着欣赏两大强人拼命的,只是力量既强,运气又不错的少数人。

两强相斗,心灯居士虽然超乎预期的强,可是整体上却仍是心剑神尼占着上风,不但修为明显更高一筹,而且心灯居士在刚刚的疯狂大砍杀中,已耗了不少元气,相形之下,心剑神尼根本是以逸待劳,一招一式,挥洒之间,显得神完气足。

我敢打包票,心剑神尼一定早就到了附近,对那场大屠杀刻意袖手旁观,预备让心灯居士消耗力量,稍后才好一举将他击败。如果不是我被逼到绝命险境,她绝对会继续在旁看戏,等心灯居士力量消耗得更多,她才会现身出手,而且九成九一出手就是偷袭,剑上搞不好还有毒。

自从知道心剑神尼是伊斯塔叛徒后,我彻底明白这人妖神尼的个性了,反正,一个伊斯塔跑出来的妖人,还有什么事情作不出来的?

想想也很奇怪,今天我还真是倒霉,心灯居士发了疯似的想杀我,我不知道为什么;心剑神尼莫名其妙地出手救我,我还是搞不清楚为什么,天底下有这么荒唐的事吗?

还有……刚刚还没发现,但现在静下心来想一想,我很纳闷心灯居士为何这么沉不住气,被羽虹一番误打误撞的指控给点破,立刻就动手杀人?以当时的情形,心灯居士只要淡淡说一声“这简直是笑话”大半的人都会相信他。

(唔,是因为那些老和尚不给他分辩机会,逼他动手,还是说……

我突然想到一事,心灯居士动手时的狠辣,像是受到了什么重大刺激,会不会……除了因为是羽虹举发他外,那个向羽虹吐露秘密的人,也是重要关键呢?

天上一道惊雷,因为两大强者的对拼,轰然殛落地面,天动地摇,劈出了好大的一个坑,恰如我心中的震惊,而这时心剑神尼与心灯居士各展神通,同样运起慈航静殿的禅功比拼,能量激荡牵动背后的云气,幻化出莫名影像,看起来都是神佛之类的巨大虚影。

“这个……是背后灵?”

“是啊,看来该是举办五百年一次通灵王大赛的时候了。”

一声揶揄似的笑语,从我背后传了过来,我猛地转头回望,看到茅延安露着尴尬表情,身上穿着绿色的迷彩装,从一棵大树后头慢慢走来,似乎已经躲在那里好一阵子了。

“大叔,你……”

“朋友,你这样做又是何必?”

把我话打断的,是盘膝坐在地上的心禅大师。他不是单单枯坐调息而已,这个大和尚搞不好是我见过最有慈爱心肠的人,自己都吐血吐个没完了,还拼命运起“心灯禅定印”为奄奄一息的紫罗兰作治疗。

“我应该已经特别拜托过你,让你不要牵扯进来,也不要泄漏任何秘密,为何你……唉……”

“老朋友,都已经到这地步了,如果我继续沉默,那不是漠视你的牺牲吗?这些年来你为他守密,对他百般忍让,就是希望他有一天能够悔悟,但世间事不是你们和尚想的那么简单,有些人更是无论你怎样牺牲包容,他们都不会觉悟的,如果你再牺牲下去,只会对黄土大地的苍生造成更大伤害啊。”

心禅与茅延安简短交谈,在他们跟着的谈话里,我听出了很多东西。心禅知道师弟迷恋伊斯塔妖女,多年来对师父的猝死怀疑甚深,作过许多推测,只是这些事情不能与本门中人讨论,所以就是与方外挚友茅延安私下研究,而茅延安也受心禅委托,趁着旅行大地的机会,探查此事。

因为上任掌门的先发制人,心灯居士失去了掌门大位,多年来心有不忿,试图夺回掌门之位,于是处心积虑勾结黑龙会,更假心禅之名暗中创立净念禅会,发动连串阴谋,目的就是扯心禅下台。

心禅见识不凡,当寺中长老连接出事,而心灯居士又公然现身指称他勾结黑龙会,心禅便从若干蛛丝马迹中得知真相,只要他出面驳斥,这些事立刻就可以拨云见日。但这个和尚确实就像他徒弟方青书说的那样,仁慈到了近乎迂腐的程度,既顾念师兄弟之情,又惋惜师弟心灯的武功与人才,心知只要揭晓秘密,心灯就再也没有回头路,因此始终隐忍不发,甚至希望藉由自己的牺牲,来感化执迷已深的师弟。

茅延安知悉心灯居士的秘密,却不晓得心剑神尼的身分,以为今日众人上慈航静殿逼宫,揭穿伊斯塔叛徒的秘密,心禅大师必无幸理,左思右想,终于受不了这个老朋友的极度迂腐,把秘密告诉羽虹,希望她当众说出,挽救心禅大师的名声与性命,谁知道连番阴错阳差,搞成了现在这场面。

而在他们的谈话中,很多疑问在我心头解开。当日莱恩遭鬼魅夕刺杀身亡前,已经受了暗伤,正是因为这暗伤所累,才令一代雄狮命丧异邦,那时我们曾怀疑这暗伤是何人下手,如今想来,多半就是心灯趁着疗伤的机会,暗补一掌,让莱恩伤上加伤。

(还有在东海之上,慈航静殿送军火给反抗军,搞到全军覆没,至善老贼莫名其妙失手被擒,背后一定是心灯搞鬼,不然黑龙王再怎么厉害,也不可能厉害到这种程度……

整件事情越来越是清晰,就只有一点我还不是很清楚,那就是心灯居士与黑龙会勾结的详情。他们是如何勾结在一起?又是如何分配利益的?这关系很大,而且一时之间也不易查清楚,可是我怎也没想到,那个答案会用这种方式在我们眼前揭开。

一段时间的激烈战斗后,两大高手对决的胜负,已经非常清楚了。心剑神尼兼融正邪两家之长,一面使着慈航静殿正宗剑技,却又不时夹着几式伊斯塔的阴狠招数,一柄神剑游离身外,若即若离,神妙无方,把心灯居士打得还不出手来,连着几式御剑旋斩,将心灯居士的超灵体巨剑攻破后,一式“莫忘莫失”黄金剑气自天上破云而来,绽放如莲,一下子贯穿了心灯居士的身体。

“呜呃!”

伤得不轻,与心灯居士手掌结合的那柄小银剑炸了开来,整只手掌血肉模糊,超灵体完全崩溃,心灯居士浑身浴血,整个人猛往地下坠落;在地面的心禅大师见状,竟然叫了出来。

“师姊,请手下留……”

“不能!这个人已经到了丧心病狂、无药可救的地步,今天留他活路,明天他可会给你活路?”

一口拒绝了心禅大师的求情,心剑神尼手掌一扬,再次御剑攻杀心灯居士。

生死一瞬间,心灯居士脸上闪过一丝决断,好像决定了什么很重要的事,左手往袖中一探,抓住了某样东西,面上青气大盛,再次发动了超灵体。

“我心灯不需要任何人同情,要拼命是吗?今天就和你们拼了!”

一道诡异的黑气陡现,爆发出比心灯居士之前更强的力量,不但将心剑神尼的圣剑震抛入云,还将心灯居士的身体笼罩,慢慢幻化成形。这一次的超灵体变形,不是变出兵刃,而是渐渐凝化成一个人形。

半空中出现的那抹虚影,化成一个穿着褴褛黑袍的男人,若隐若现,两手收拢在黑色袖子里,头上用黑色绷布密密麻麻地缠住,就只有一只左眼没有遮蔽在黑色绷布下,殷红如血的独眼、不住露着血色的狰狞白牙,是一个我们熟得不能再熟的人物。

“黑、黑泽一夫!”

“他是黑龙王?这怎么可能?”

没有人知道黑龙王为何会突然在此现身,也没有人搞得清楚心灯居士是如何化身成为黑龙王,在万众惊愕中,摆在众人眼前的事实只有一个,就是心灯居士在变身成功之后,散发的气势暴增逾倍,力量陡然间提高了一个档次,可能已经超越第八级的恐怖力量,伴随着鬼哭神嚎般的狂啸,疯狂击向没剑在手的心剑神尼。

心剑神尼刚刚果然没有全力赴战,因为面对这强悍之至的突破一击,她同样脸色一变,举掌迎向心灯居士,双方硬碰硬拼了一记,心剑神尼并未失利,但已不如刚才那般稳占上风。

黑龙王是黄土大地第一的至高强者,心灯居士露出真面目后,情形与刚才顿时改观。第二轮的战斗,短短半分钟之间,双方进行着比刚才更激烈十倍的死斗,心剑神尼的策略十分明显,想要拉长战斗时间,让心灯居士不战自溃,这是极为圆熟老辣的战术,心剑神尼过去肯定是身经百战,不是单纯的武者,在战场上的实际历练与反应,可能犹在李华梅之上。

以超灵体化身为黑龙王的心灯居士,不仅在实力上有所提升,甚至还突破了魔法定律,竟然能使用黑魔法攻击,交错使用着火系、黑暗系的魔法,与心剑神尼战成平手,一时间两大强者分庭抗礼,看不出哪边比较占优势,哪边会赢得最后胜利。

战斗看似会一直持续下去,但战场上的一个突来变局,却让我们见识到黑龙王的惊天邪威,果真是名不虚传,当心剑神尼以御剑术召回圣剑,重组攻势,一招“蝶恋仙曲”攻向那抹黑影,众人耳边陡然听见一声长喝。

吼喝声中,天上光影变幻,众人眼前蓦地一花,心剑神尼的必杀一剑竟然落空,在剑尖命中的前一刹那,黑龙王的身影竟然一旋为二,变成了两个独立的存在,让心剑神尼一招击空后,更分从左右夹击过来。

左边的心灯居士,再次运起超灵体,手上燃起一团红黄色的火焰,火舌吞吐,温度逐渐升高,光芒四射,火焰也由红转蓝,终至灿发银色豪光,凝成一把长达数十尺的巨剑,往心剑神尼拦腰斩去。

右边的黑龙王,血红邪眼骤然绽放赤芒,包裹在绷带内的双手变幻成爪,阴邪之气大盛,双爪翻飞,凝化数十道爪影,近距离攻向心剑神尼的要害。

由一化二,两个独立个体的力量较之前下降,但是两个属性各异、招式互补,又心意相通的第八级高手,联手起来的总战力,却较单一个体强悍得多。正邪两大高手,间不容发的连环猛攻,刹那间便让心剑神尼迭遇险招,身上也迅速出现伤口。

自现身以来始终从容不迫的心剑神尼,首次在我们眼前血染法衣,口喷鲜血,高高挽起的发髻被打散,身上迅速累积了大量数目的伤口,被打得全无还手之力,虽然努力召回圣剑,舞剑成盾,但却挡不住两大高手的交错夹击,瞬间就被突破防守。

从地面上仰望,只见一道银光、一道黑气,像是一把大剪刀的双鎌,高速交织来去,心剑神尼的剑网被切割得支离破碎,过不多时,她扭曲变形的身影,彷佛一块被剪裁破烂的碎布片,血溅长空。

(好厉害!五大最强者之中,黑龙王果然在心剑神尼之上,当日在东海,如果不是他不敢暴露身分,使不出这双极战体的技巧,李华梅哪里会是他的对手?

但这技巧杀伤力虽大,对身体应该也伤害很大吧?看他几乎是赌上性命在用这一招,搞不好一仗打完,他自己也承受不住。

在场那么多观战人群里,恐怕没有任何人比我的感觉更深刻,因为心剑神尼若败,黑龙王追杀下来,我的小命肯定第一个完蛋,所以现在我求神拜佛,拼命祈祷心剑神尼得胜归来,至不济,起码也给我拼个同归于尽。

这个祈祷或许真的有用,在地上的我们看不见心剑神尼作了什么,但她显然也有了一定程度的觉悟,赌上性命一次拼尽,发动了某种灭绝性的招数,刹那之间一股无边无际的黑暗,往四面八方疯狂延伸,遮天蔽日,将朗朗晴空化作漆黑深夜,一股打从心里生出的寒意,让我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。

(最强者级数的战斗,果然可怕,但这应该是伊斯塔的邪门技巧吧……

我心中寻思,却听见天空中陡然一声惊雷怒响,灿烂的银光划破漆黑天幕,将黑夜重新变回白昼,而一道人影高速从天上摔坠下来。

(掉下来的,是谁?

不只我一个人这样想,相信在场所有人都抱持这疑问。那道人影摔下来的方式很古怪,明显是被击落下来,照理说应该是负方,可是我们又没看到胜利者飘然下降的英姿,无数念头闪过脑海,就见到那人影凌空一翻,在离地十数尺高的地方硬生生止住坠势,飘然降落在地面。

落地瞬间,双脚笔直插入土中,直至膝盖,说明了本身伤势极重,已不能从容控制本身真气,而这人的狰狞面目,却让在场所有人心中一沉,晓得最合理却也最糟糕的结果发生,心灯居士……不,黑龙王已得胜归来了。

单看外表,没有人会相信心灯居士是胜利者,因为那实在是很要命的重伤。

独眼怪人的虚象幻体已经消失,心灯居士的身上布满剑伤,许多深可见骨,左半身甚至找不到一块好肉,体无完肤,那张俊雅温文的面孔上,多了一道斜斜劈过的剑痕,皮肉外翻,一张俊脸就此毁容了。

但怎样也好,心灯居士自天上战场归来,而且是唯一一个回来的人,心剑神尼却是踪迹渺然,看来很有可能已经粉身碎骨,灰飞烟灭了……真糟糕,不晓得人妖死了以后能不能上西天,还是下定了地狱?

到底是我胜了,最后还是我胜了,哈哈哈哈!”

心灯居士放声大笑,但笑没两声就变成剧烈咳嗽,大口鲜血喷出,提醒着在场众人他的伤势有多严重,不过,在人们采取行动之前,心灯居士的眼睛已经冷冷地打量过每个人的脸。

方青书、阿雪、心禅大师、茅延安、羽霓和羽虹……当然也包括我,每个人与他眼神接触,都是一阵寒意,特别是看到他眼中的黑暗与疯狂,竟有些不敢与他对视。

“谁敢上来!你们不是一个个都想铲奸除恶吗?我就在这里,敢动手的尽管放马过来!”

不知道是失去了理智,抑或是真的太有自信,重伤惨胜的心灯居士没有选择离开,而是对着我们狂傲大笑。当然,他有表现狂态的本钱,现场众人不是已经失去战斗力,就是与他实力相距太远,只要他稍稍回气,随时都可以在这里大杀四方,把我们一个不剩地通通干掉,用不着离开。

“动手啊!为什么没人敢上来?你们不是全都想要我的命吗?凡是出卖我、背叛过我的人,全部都要死!上来啊!”

我侧眼瞥向茅延安,这个真正出卖心灯居士的叛徒,此刻脸如土色,害怕得不停发抖,就差没有找个地洞再躲进去。

方青书长剑拄地,似乎想要支撑起来再战,但无论他怎样运力,就是站不起身子,最后甚至一口鲜血喷出,又倒了下去。同样的情形,也在阿雪身上出现,那种楚楚可怜的娇弱模样,真是让人好生心疼,不过目前我也无法援手,生怕只要自己一动,就会引来心灯居士的注意力,发出致命攻击。

坦白说,虽然心灯居士现在看来一副枭雄末路的凄惨模样,但事实上他却掌握着一切,像一个邪威滔天的魔神,狰狞可怖地主宰众生,只要他把我们全都杀掉,短暂延缓身分外泄的时间,再利用他多年来建立的净念禅会发动骚乱,呼应黑龙会的全面侵略活动,届时慈航静殿的首脑人物已为之一空,群龙无首之下,他挥军而来的可能性几乎是无限。

此刻,心剑神尼已经战败,但托了大赛车的福,方圆五百里内并不是没有能够与心灯居士一较高下的强者。白起或是娘亲武神,这两个人都足以与心灯居士一拼,假如他的伤势真如外表看来那样严重,胜算甚至高达八成。

我一直祈祷,这两个人里头能够出现一个,只要出现一个,我们这边就得救了,所以当有人排众而出,向心灯居士挑战时,我还以为是白起到了,谁晓得抬头一看,走出去的竟是羽虹。

“心灯!”

羽虹不晓得什么时候回复了清醒,走了出去,伸手遥遥指着这个曾是她师父的男人,叫着他的名字。

“你这个伪君子,欺世盗名,作了那么多的坏事,骗了那么多的人,你有没有想过他们的感受?”

尽力维持着声音的平稳,羽虹的脸上却仍克制不住地流下两行清泪。她与心灯居士亲如父女的感情,根本不是师伯心禅所能比拟的,因此,当真相揭晓,那个从小对自己谆谆教诲,教导自己侠义之道,堪称是自己心中完美典范的师父,突然变成卑鄙奸狡的大恶人,不但阴谋陷害无辜、出卖同门,甚至还暗中组织黑龙会,成为东海地方数十年来的最大乱源,这个真相对羽虹的打击实在很大。

但如果要说打击,心灯居士的情形似乎好不到哪去,倘使要他选择,在场那么多人里头他最不愿意敌对的,恐怕就是羽霓和羽虹,所以,刚才他一出手就要先将她们击倒,而现在羽虹站出来,用刚才指责心禅的话语来面对他,心灯居士的表情一下子就变了。

表情的变化,仅在一瞬间,心灯居士毕竟是见惯大场面的人,当他意识到这丝动摇可能成为破绽,进而被人利用打击,一颗出现偏颇的心立刻被稳稳扶正,表情回复冷静与邪恶。

“弱肉强食,胜者为王,这道理自古皆然,我没教你们,你们两个自己就学不会吗?真是愚不可及!”

“你、你说的都是真心话?那你过去教导我们的……”

“自然全都是骗你们的!这些年来,你们作得很好,因为有你们的掩饰,从没有人怀疑过我什么。”

“我和姊姊……都只是你的道具吗?”

“不服吗?你这点些微的力量又能做些什么?退到一边去,我可以放你和你姊姊一条生路。”

如果会接受这种“好意”羽虹就不会是羽虹了,心灯居士这种说法,只会更激起羽虹殉道者的精神本质。这个傻女人,拼起命来几时管过敌人强不强了?只要是义之所趋,就算是要她单挑黑龙王都照上……唉,这比喻有够烂,现在真的是上去单挑黑龙王了。

“邪不胜正,不要以为没有人敢挑战你!”

羽虹眼中含泪,微一哽咽,却是一脸正气凛然,大步往前跨去,要大义灭亲,第一个挑战她的师父。

这场战斗实在是很没看头,心灯居士虽然伤重,却起码高出羽虹两个级数,随手一击,就把羽虹打成滚地葫芦,但羽虹视伤痛如无物,一再扑冲上前的无畏精神,却也让心灯居士万分棘手,不晓得该如何对付。最后,心灯居士看出情形不利,超灵体巨剑陡然破空刺出,贯串羽虹肩头,鲜血飞溅,暂时废了羽虹一臂,不让她再次抢攻。这确实是最好的办法,但是在羽虹被一剑创伤,踉跄跌退的时候,我突然有一种很怪异、很不祥的感觉。

那是一种很难说清楚的紧绷感,好像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,即将造成重大伤害的预感。在场众人似乎浑无所觉,但我不晓得为什么,就是被这股不祥预感所惊慑。

如果这种感觉多来一次,下次我大概就能够及时反应,作出预防了,但这一次,在我来得及动作之前,羽虹身后的地面陡然裂开,无声无息,一道冷冽如同秋水的刀光,荡向羽虹的背心,带着大量的鲜血,从羽虹已伤的肩头穿透出来。

“鬼魅夕!”

曾吃过这天下第一刺客苦头的方青书,讶异地叫出声来。我不晓得鬼魅夕为何要刺杀羽虹,但她无疑选了一个很好的时机,不仅羽虹本身没有反抗能力,就连在场的其它人都无力干涉,只有一个人能够挽救羽虹必死的命运,可是,敌我立场分明的心灯居士会出手吗?

心灯居士对这两名女徒的关爱,从未间断,特别是在这种生死分明的关头,更是不顾一切地展露出来。看到羽虹的命悬一线,心灯居士可以说是怒发冲冠,重喝一声,抢飙出去,重重一掌攻向鬼魅夕。

“大胆!你竟敢……”

圣火望月虽是重伤之身,但这一掌却仍劲力浑厚,招法精奇,鬼魅夕如果慢上半分闪躲,就会被掌劲轰成四分五裂,所以只要她还要命,就得放弃对羽虹发第二刀,乖乖撤手。这些都是很合乎情理的事,但我因为比较早从这惊愕状态中回复,脑中进行思考,却发现一个很不合理的问题。

身为天下第一刺客,鬼魅夕所发的每一刀,都应该是致命杀着,以她和羽虹伯仲之间的实力,又是在那样有利的情形下出手,大可以一刀就砍飞羽虹的头颅,为何要浪费那一刀的宝贵机会,只刺肩头,甚至连一条手臂都没有斩下来?

第一流的杀手,绝不会有多余的动作,唯一的可能,就是羽虹并非目标,真正的目标另有其人,那是……

“小心!”

说时迟,那时快,在我高呼出声的同时,鬼魅夕撤刀后退,却是一掌把羽虹往心灯居士方向推去,心灯居士好像察觉到了什么,想要变招,但是被羽虹飞跌过来的身体阻住,不得不撤掌避免误伤,就只是这一下耽搁,一抹冷冽的刀光已伴随大蓬血雨飞洒向天空。

刀光,从左侧肩头到右侧腰际,绕着半个身体打了个圈;血雨,伴随着细碎的骨头与筋肉洒落下来。

在这场无声的血雨当中,出现在我们眼前的,是心灯居士几乎被拦腰一分为二的凄惨身影!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