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十六
第七章
酒后乱性

目前在金雀花联邦境内公开活动的伊斯塔人,数也数得出来,其中有足够份量让心剑神尼亲自动手的,我更是怎么想都只有一个。

(靠山啊靠山,你可千万不能死啊,如果真的要死,麻烦你和那个蒙面尼姑玉石俱焚吧。

得知心剑神尼激战伊斯塔使者的消息,我急急忙忙赶出去,但我得讯的时候,这已经是一件过时数日的旧消息,无论揭晓的结果是什么,都已经不能改变。

事实上,最近有关伊斯塔的乱子还不少,连月樱都委託我私下注意,因为随着纽奥良的整治工作展开,一件秘密刑案意外被发现,在已经废弃的港口边,挖掘工人惊讶看到了十几具尸体,死得相当淒惨,不是穿脑,就是开膛,还有些甚至整个身体被打穿,或者从中断成两半。

经过检验确认,这些人全都是来自伊斯塔的巫师,而且生前的修为不俗。

这么一大群巫师,莫名其妙离开伊斯塔,潜入金雀花联邦,这已经是一件不小的问题,现在还居然全部死在纽奥良,一个搞不好,这会变成超级严重的国际问题。

基于秘密,这件事情没有让公共媒体知道,被压了下来,只由金雀花联邦与伊斯塔两边官方秘密沟通,一般是怀疑与黑龙会有关,毕竟黑龙王才刚在纽奥良掀风作浪过,大有可能,也大也能力杀人。

然而,月樱私底下却告诉我不同的情报。

“……虽然没有见诸公共媒体,可是,伊斯塔近几个月很不平静,政府内分成两派,激烈内斗,几乎就要爆发内战了。”

造成这种现象的主因,固然是因为长期以来就内部不合,但导火线却是为了国际联盟的形成。

若非黑龙会的外在威胁,伊斯塔不会答应加入国际联盟,但即使加入,国内仍然有不同声浪,反对配合国际联盟的种种措施,其中冲突最大的,就是与南蛮之间的兽人奴隶问题,而南蛮为了要求伊斯塔解放兽人奴隶,不但频频施加压力,就连万兽尊者也摆明车马要伊斯塔放人。

“伊斯塔虽然高手如云,却终究没有万兽尊者这样的最强者作后盾,对于万兽尊者的警告,自身的压力非常大,国内两派更是为此激斗不休,除了言语对立,也开始进行种种的暗杀。纽奥良发现的尸体,表面上看来是黑龙会下手,不过很可能是因为被牵扯入政治斗争……”

我对伊斯塔的局势并不怎么关心,也不知道那边已经恶劣成这种样子,不过有一件事情我却很肯定。

当我在纽奥良和羽霓亵玩于高楼上,居高临下,曾经看到一幕景象,就是在港口边出现十数名巫师,而正和他们说话的人,就是白起。

那时我只以为是一群伊斯塔人聚众谈话,有所图谋,并没有特别在意,但现在那些巫师全数遇难,从地点来研判,与黑龙会无关,九成九就是白起下的杀手,至于为何伊斯塔人要杀伊斯塔人,这大概就是政治斗争了。

仔细想想,伊斯塔参加本次车赛,虽然没有排入前三名,但惹出的事也算是够抢人目光了,白骨灵车大出风头,无人不惧,白起先是单挑黑龙王,后来更火拼上了心剑神尼,连续敌对两大最强者,实力与胆色显露无遗,真是了得。

在我赶去找白起探望的时候,出发前已经得知消息,心剑神尼找上门的那一战,双方只有短暂过招,最后不了了之。这是很合乎常理的结果,最强者之间的战斗常因为种种顾忌而结束,凭白起的超卓武功,我相信他有吓阻其余最强者的能耐,我不解的地方,只是心剑神尼为何会找上门去。

白起本次落脚的地方,是市内一处高价的森林旅馆,所有套房都是用不去皮的松树搭建,茅草作顶,住客必须要先爬一段阶梯,才能上到那刻意挑高的圆顶木屋,住进去很能享受那种凉风阵阵、花香袭人的自然,不过,当楼下停着那辆噬人无数的白骨灵车,什么凉风都变成了惨惨阴风。

我问清旅店伙计,来到白起所住的木屋下,赫然见到皓月在空,万里无云,而这位大少爷正在屋内饮酒吟诗,清亮激越的吟唱声,从木屋内传了出来。

“……十年江湖几波澜,数不尽,今宵独酌且尽欢……”

似醉非醉,吟唱之声彷彿铁马金戈,高亢入云,但听在耳里,却另有一番滋味,感觉到吟唱之人的孤寂与沧桑。

独酌?就是说那个小人妖不在了,这位白大少个性古怪,不和不够份量的人喝酒,看来连他同伴也不行,那么,我现在是不是来错了呢?

“仰首、举杯、问天下,几人共饮?”

果然,这傢伙的孤僻个性,连喝酒的酒伴都无比挑剔,倒是不知道不合他意的酒伴,会有什么后果?

“……几人可拦?”

突如其来的一句,不但与前句不接,楼上还蓦地爆发出一股睥睨天下的霸烈气势,似斗心、似杀意,有若江水溃堤,一发不可收拾,就在我为之错愕的时候,只听见“轰隆”一声爆响,两道黑影破裂屋壁而出,尚未坠地,在半空中已经裂成数十碎块。

“我靠,阿起你在搞什么东西啊?喝酒也喝到死人?”

吓了一大跳,我连忙踩着阶梯上楼,但当我一把推开木门进去,里头一度发生的小小战斗,已经完结。以那张放着酒壶的圆桌为中心,遍地都是鲜血与骨肉碎渣,还有一截一截的尸首,穿脑、开膛、破腹,平均一具尸体至少散成四块,死状惨不堪言。

进门前我所感应到的强大阴森气息,说明了这些人的身分,全都是伊斯塔的巫师,而且实力不差,其中搞不好还有第六级修为的大人物,堪称精锐队伍,但碰上一个实力强得不像话,特异体质无视一切魔法的绝世猛人,一分钟内全军覆没,就是他们无奈的下场。

“……醉踏血河卧尸寒!”

悠悠闲闲地念完最后一句,白起转过身面对我,在转身同时,右脚一下施劲,把正在他脚底哀求饶命的巫师踏毙,头颅爆碎成满地血迹,室内也在惨嚎声中回复一片寂静。

“喂,阿起啊,你平常杀人都是这么杀的吗?”

“不,杀人我一向简洁,轻轻一点可以毙命的东西,就不用到一掌,但今天有点想发泄,或许……这就是酒后乱性吧。”

“哦,原来这是酒后乱性啊……”

伊斯塔派系内斗的血腥实录,在我眼前真实上演。我环顾室内,看着那些死尸,还有勉强认出来是死尸的东西,暗笑这酒醉的代价真是不少,倘若每次他酒后乱性,都要造成这种规模的死伤与破坏,往后还是别让他碰酒好了。

“唔,约翰,你特别跑来,是为了要问那些巫师是怎么死的吗?”

“本来是的……”

我再看了满地死尸一眼,道:“不过现在没这必要了。”

一模一样的死法,凶手除了眼前这傢伙以外,再也不会有别人了。不过,纵然是弄清楚了这点,我还是有些东西要问,但白起却抢先开口。

“你来我这里就是为了问无聊问题吗?如果是的话,呃,我的酒好像还没有醒喔。”

也就是说,我可能成为你下一个发酒疯的对象啰?真是够了,干你的酒疯不酒疯,你那么喜欢醉,我给你来点醒酒的东西吧。

“也没有啦,本来是想来找你谈谈不死树的事情,但既然你还没睡醒,我改天再找你谈正事吧。”

发酒疯的人,似乎不太能接受玩笑,所以我一句话说完就被人掐着脖子吊起来。

“你记起了不死树的事?”

“咳……不放下我……咳……就不说……咳咳……”

“命悬人手,这种时候你还敢和我谈条件?”

“不但和你谈条件……咳咳……还要勒索你……咳……谈个更大笔的……”

对我和白起这种人而言,不怕谈判对手贪心,只怕对方不贪心。一个贪心的对手,就有条件好谈,至于事后要不要翻脸不认人,那是另一回事了。

而我向白起所开出的条件,虽然苛刻,却不是强人所难,当我知道他与心剑神尼交手无恙后,就有了这个想法。阿玛迪斯再厉害,也不可能连夺三奖,我最多能够夺得一奖,剩下的两奖,如果我想夺取,就只能找个帮手。

“所以,只要我拿冠军奖品来换,你就会告诉我不死树的秘密?”

“对,一言为定。”

经过个人研判,在头奖弹卡尔与三奖邪狼血剑中取舍,我还是认为那个传说中的模型比较有古怪,军火交易凭证藏在其中的可能性较高,就委託白起帮我夺取弹卡尔,我自己则是专心于烽火乾坤圈,这样一来,起码前三奖有两个奖项是稳当的。

协约缔结后,我问起了心剑神尼寻上门的事,白起则说那是以讹传讹,事实上并不是被寻上门来,只是慈航静殿遭人设计,明明是攻击黑龙会的行动,心剑神尼却将白起的一个朋友误当成黑龙王,双方乒乒乓乓的打起来,白起到场援手,与心剑神尼虚晃两招,就各自散了。

在我全然不知道的情形下,居然发生了这等大事,白起虽然说得轻描淡写,却不难想像,那一战必定是惊天动地,背后更涉及很深的权谋。整件事分析起来,有心禅这个内鬼,慈航静殿被设计一点都不奇怪,甚至连心剑神尼也中计,但是白起的朋友……

能够支撑到白起赶来,没有立刻死在心剑神尼的剑下,显然本身修为不俗,搞不好还是最强者级数的能耐,这种人会很多吗?

“你朋友……该不会是那个专门想搞男人屁眼的娘亲武神?”

简单的问题,却想必是难以回答,所以白起笑而不答,甚至还故意支开话题,“对了,其实你有点误会,因为那天与心剑尼姑战得不分上下的人,并不是我,而是她。”

她?哪个她?

“起哥哥,阿香回来啰,有人来吵你吗?”

一个声音从外头远远地传来,娇俏可人的嗓音听来很有精神,但落在我耳里,却只觉得毛骨悚然。

“咦?有客人,这气味……是约翰大哥哥?”

干,鼻子那么灵,上辈子是作狗的吗?

没等我出言辞行,楼下一道飙风陡然疾冲上来,一下子就推穿门板,冲进屋内。

“约翰大哥哥,香香爱你啊!”

“我靠!”

电光石火间的反应,就在这边门被推开的同一时间,我从适才那两个巫师撞穿跌出的墙壁裂口,奋不顾身地一跃而下,着地后狼狈地滚了滚,大骂出声,慌忙窜逃。

“你、你们全都是变态,都是疯子,都是疯子啊”这一次,倒是听得很清楚,在我背后所响起的,不是什么叹息声,而是那种笑到快要滚在地上的大笑。

-----------------这个晚上,也许真是访友的好时辰,因为当我从白起这边离开,回到自己的居所时,大老远外赫然见到一朵七色彩云由宅第内升起,飘向天际,而七色彩云上赫然站着有人。

(这是……心剑神尼?

我吓了一大跳,连忙侧身躲在巷道内,直到确认彩云远去,这才现身出来,三步并两步地赶回去,生怕屋里一堆死尸,又或者出现天河雪琼回复神智,正在找人算帐的情景。

(奇怪,以慈航静殿的情报能力,知道我们住哪里不稀奇,但为何心剑神尼会来呢?

怀着疑问敲门,门一推开,笑着出来应门的人是茅延安,我不由分说,见面就是两个耳光打下去。

“为、为什么打我?”

“因为我紧张你们啊,你不知道我刚才在外头有多担心啊!”

被我这激动的一说,还有一下热情的拥抱,不良中年看起来像是非常感动的样子,连声道谢。

“喔,谢谢,谢谢你这么关心我们……咦?你关心我们和打我耳光,这有什么关系?”

“老实说,其实没什么关系。”

扔下呆若木鸡的不良中年,我匆匆赶向屋内,一打开门,我马上就明白为何心剑神尼会夜访此地。

“师、师父,你在这里啊?”

我无奈拜下的便宜师父心灯居士,正在屋里头与霓虹说话,看到我进来,像是很感慨地点了点头。

心剑神尼是为了这个师弟而来,根据羽霓、羽虹的说法,在连串的谣言风声如野火燎原,烧遍金雀花联邦后,心剑神尼再也不能无动于衷,所以亲自前来与心灯居士会晤。

双方谈话的内容很简单,在简短叙旧之后,心剑神尼问起师弟,是否确定心禅贼秃就是伊斯塔逃来的罪人,还有是否有足够证据证明此事。心灯居士据实回答,霓虹自然也担保做证,但是在问到心剑神尼是否支持时,这个尼姑却语带保留,只说若有真凭实据,自己便会站在公理那一边,挥剑逞奸除恶。

在我看来,这场会晤根本毫无结果,但有人却不这么认为。

“师伯肯支持我们,实在是太好了,只要能争取到心剑师伯的支持,我们就不再势单力孤,有足够后盾来打这场硬仗了。”

羽虹对于心剑神尼的造访,显得非常欢喜,把心剑神尼离去前的留言,当作是对己方的承诺。虽然我看不出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,但羽虹应该是毫不怀疑地认定自己是与公理同一边。

(啧,能够有这种自信,那也真是了不起,我如果也能这么相信的话,很多事情都会更好做了吧。

不想刺破少女的美梦,我没有多说,只是继续与他们喝酒。饮酒叙话是一件赏心乐事,但不晓得是羽霓、羽虹姊妹俩的酒量不佳,抑或是茅延安提供的这罈烈酒,果然是烈中之烈,酒过三巡之后,她们姊妹两人的意识不太清楚,说话也大了舌头,醉态可掬,模样非常可爱。

本来就已经半梦半醒,说话不清楚的羽霓,姑且不论,但就连羽虹这次都昏头转向。

“愿明天……世上充满和平……正气长存……光明美好……”

高举着酒杯,羽虹大声地说出了这一段心愿,跟着就“砰”的一声倒在桌子上,一面打嗝,一面已是不醒人事。

不胜酒力的糗样,几乎名符其实的一杯倒,就是我有点好奇,因为以往羽虹和我喝酒似乎没有那么易醉,为何今天……

“这孩子真是辛苦了,为了坚持正道,她付出的已经太多了……”

心灯居士长声感叹,凝望着羽虹的眼神,带着浓烈的醉意,看来也不太清醒了,而这时的茅延安早已变成醉尸,羽霓也已经不醒人事,就只剩下我和这个便宜师父,隔桌相对。

几句毫不相干的闲扯后,我突然有股冲动,提出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。传闻中我这个便宜师父外表俊朗,文武全才,这一生也是风流倜傥,可是在这么多情缘当中,却不知他有没有遇过真爱呢?

随口提出的一问,本以为不会得到回答,但心灯居士却一下子沉默起来,片刻之后,他用着半醉的声音,很怀念似的开口。

“有过……虽然不长久,但曾经有过那么一次,我和她相遇在……”

那名陌生的女子,与心灯居士相逢于危难之中,他解救了身受重伤的她,跟着两人在疗养过程中坠入情网。

别人的恋爱故事,我一点兴趣都没有,加上脑袋又因为酒意而涨痛,所以实在是不怎么想听,但心灯居士就像是个烂醉的酒客般,伸手扯住我的袖子,让我听着他的恋爱往事。

了无新意的东西,到最后我记得的也不深,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如何相恋,但又因为承受很大的压力,不得不分开,至于分开的理由,本来我就记得不清不楚,心灯居士又语焉不详,就听得更是模糊了。

重点是,那个女人似乎和心灯居士有个定情信物,他非常重视,而当我反问起那个女人的名字,醉得说不清话的心灯居士只是发出几声呓语,然后就说那个女人有一双很修长好看的美腿。

再然后,就是隔天早上我清醒过来,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,羽虹枕着我胸口睡得正熟,而我后脑正压着阿雪白皙浑圆的肥臀,摇来摇去的狐狸尾巴弄得我脖子好痒。

比起心灯居士的恋爱故事,我觉得这一点才是最值得在意的,因为当我都已经醉得不醒人事,居然还有办法与两名美女纵情淫乐……喔,或许该是三名才对,因为赤身裸体的羽霓也倒在床下,倚靠着紫罗兰柔软温暖的毛皮,睡得非常香甜。

这么荒淫的4P游戏,我居然一点印象也没有,说起来真是太失败,一定要好好检讨,下次重来一遍才行。

(那个女人有双美腿……去,有什么了不起,论功夫是你强,要比搞女人的数目,老子才是你师父,才一双美腿就向老子炫耀吗?老子这边有两双,两双都是最好看的美腿……咦?

刚刚苏醒,脑里闪过的得意念头,让我产生某种联想。长腿是羽族女性的特徵,心灯居士爱上的女人有双美腿,收的徒弟又都是美腿少女,这能代表什么?

他是一个超级恋足癖,所以恋爱与收徒都以此为标准?还是……

(那个女人也是羽族吗?不会吧,这么一来,霓虹她们两个该不会……

羽霓、羽虹的父母身分,打从一出生就双双不详,是她们母亲把女儿装在竹篮里,託付给藏匿在深山中的族人,后来才机缘巧合,被心灯居士收为弟子,授以一身本事。然而,这些陈旧的往事里头,会不会藏匿了某种可能?如果说心灯居士收她们两人为徒并非偶然,那……

如果要说可能性,那么另外一件事也大有问题。我和茅延安这两个普通人,喝酒喝到烂醉不足为奇,但心灯居士可是内外兼修,堪称是世上一流高手的人物,这种人会因为区区几杯烈酒就醉到失去理智,狂吐真言吗?

或者说……心灯居士是因为心剑神尼的造访,预感到前路不易行,已经做好将会遭遇不测的他,特别藉着这个机会,把一些他不希望随着他身死而湮灭的事,转告于我,希望我以后能够代为传递。

至于转告的对象……

唉,我叹了一口气,看着那两双正在我眼前晃动的美腿,还有忙着在地上拾衣穿戴的美腿主人,一个字都说不出口。

-----------------心灯居士所感到的不祥,绝非无的放矢,因为随着一级方程序大赛的渐近尾声,金雀花联邦朝野对心禅贼秃的质疑声浪也越来越大,而黑龙会对我们所採取的种种攻击行动,也越来越频繁。

“从现在起,大家都要提高警觉,心禅贼秃要逆转局势,就只有杀掉我们,彻底灭口,而他不方便公开露面,干掉我们的工作必是交由黑龙会进行,我们要特别小心,避免落单,否则很可能就会遭到黑龙会的毒手。”

自从在赛车场上被黑龙会偷袭过后,我就对自己的同伴下了警告,对我这份谨慎,茅延安与心灯居士都深以为然。

如果以重要性来说,黑龙会要杀的人必是心灯居士,但心灯居士的武功极高,又有心灯禅定印的速癒奇功,那日就连黑龙王、鬼魅夕联手,都杀他不死,要致他死命,委实是不容易。

至于我这边,阿雪、羽霓、羽虹与我后来几乎形影不离,提防敌人各个击破,想要对付我们,除非是黑龙王亲自动手,否则难以成功。但现在无论敌方我方都紧绷着神经,又有心剑神尼、白起、神出鬼没的娘亲武神这些不稳因子存在,相信黑龙王也不敢随便现身,否则一个搞不好,很可能就要以一敌众,死得不明不白。

敌人不能用暗杀的手法解决我们,就只有阻止我们得到烽火乾坤圈中的秘密,这一点本来我颇有取胜信心,但是那个搞不清楚自己正被人利用的方青书,却成了阻碍在我面前的大山。

“约翰,我恩师希望能约你单独见面,解释一些误会。”

方青书数度提出这个要求,但我怎会傻到答应。连个保镳都不许我带,这与其说是见面,根本就是让我送死,我看起来像是很喜欢把头放到狮子嘴里的蠢蛋吗?

心禅贼秃倒真是不死心,一再希望利用这蠢徒弟引我出去,但他上次既然错失了最佳灭口机会,我又怎会给他第二次?

“方仔,你被你师父骗了,难道你还搞不清楚,名门正派的掌门历来专出伪君子,你师父就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。”

“约翰,你的顽固真是无药可救。”

“彼此彼此,方仔你的愚蠢也一样。”

和平谈判之路断绝,我和方青书在赛车场上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。

假如只有方仔一个人倒还好,但他为了压制我的夺胜之路,居然与索蓝西亚利益交换,和碧安卡结成同盟,当我察觉到这一点的时候,已经是在赛车场上被他们两人双双夹击,闹得狼狈异常。

(可恶,方仔居然来这一招!我太大意了!

确实太过大意,既然我可以找白起私下合作,敌人当然也可以如法炮制,而发现这件事的我,付出了很惨痛的代价,在高等魔法、武技的完美合作下,阿玛迪斯的高速被压制,甚至被他们挤往右侧的岩壁,车体与岩壁摩擦,温度急昇,暴灿出无数的火花。

阿玛迪斯曾经被黑龙忍军多次奇袭、轰炸,却始终夷然无损,充分证明其车体的坚固不破,这种程度的摩擦撞击,还不至于造成太厉害的损伤,然而,当方青书近距离拔剑挥斩,全力以赴攻击车体,那种冲击却是另外一回事,我甚至立刻就听到了车体的碎裂声响。

(去你妈的,想粉碎我车子,让我失去比赛资格,这一招好毒辣啊!

情势危急,我不顾一切发动太阳神之翼,引擎跳火增速,刹那之间阿玛迪斯超越风,化为光,笔直飙冲奔至终点。

倒数第二场的车赛,我以无比辉煌的姿态首个冲回终点,不过在辉煌的背后,却有很惨痛的代价,我的爱车进入工作站时,车体表面严重破损,片片碎裂,内部机能也大乱特乱,差一点就没法开回来,方青书的那多记重击,极为严重地创伤了阿玛迪斯。

如果没有适当的维修员,阿玛迪斯不可能再陪我共赴最后一场车赛,一切也将功败垂成,幸好,来自第三新东京都市的技师团,第一时间赶到工作站,努力进行修复工作。

之前就听他们说过,阿玛迪斯是第三新东京都市目前技术的精华作品,能够制成功还有些凑巧成分,如果全毁了,能不能重新制造一台出来,尚是未知之数,但仓促间要制造出第二台,那却是绝对不可能,所以我非常紧张,生怕出了什么事,让我功败垂成,不能参加最后一场车赛。

“……真是好险,如果损伤情形再严重一点,就无法修复了,我们会尽一切努力,绝对让少主人你在最后一赛中夺冠。”

看着为首的数名技师,满头大汗地向我做出担保,我的一颗心好不容易放了下来。

是啊,好不容易,终于走到这里了……

是啊,终于……只剩下最后一场比赛了!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