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十六
第三章
姊妹双飞

“当世五大最强者,各有各的厉害,心剑神尼的剑、万兽尊者的拳、黑龙王的通天魔法,都是那个领域内近乎无敌的东西,但要真正说上天下第一,相信还是我们阿起大人的绝世嘴炮。”

一掌拍在白起的肩头,我道:“就连堂堂黑龙王都被你三言两语给吓走,你的嘴炮功夫真是天下无双,再这么强化下去的话,说不定有一天嘴巴一张,敌人的首级就飞出千里之外。”

“千里?万里都不是问题啊,如果你想尝试,我可以试着用嘴炮把你打出去,信吗?”

“什、什么?堂堂的阿起大人,要用嘴巴帮我打出来?这么悲壮的话你也说得出来,小弟我实在是感激涕零,感动到快要哭了。”

“……你这个厚脸皮的死贱人!”

很简单的玩笑言语,但却有着不寻常的意义,不管怎么说,能够面对黑龙王的亲自截杀而不死,这都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,而直接影响此事的大功臣,自然就是我身边那个好像很不耐烦一样的冷面少年。

当时,白起那气势慑人的一段话,把我给吓了一大跳,虽然知道他实力很强,虽然知道他有不下于五大最强者的力量,不过面对邪威滔天,甚至有可能是天下第一强人的黑龙王,这么强劲而直接的挑衅,完全出乎我的意料。

“你……你胆子真大,居然敢直接对黑龙王呛声……知不知道他是谁?黑龙王耶!”

这是我当时的唯一想法与反应,相信就算是五大最强者级数的高手在此,也不会做出这种直接挑衅。

那并不是他们不敢或是胆小,而是能够强到这种级数的高手,通常都不会是孤家寡人,背后都有自己的势力或是团体,既然是群体,彼此间就有千丝万缕的利害冲突,两名最强者级数的高手交战,背后所代表的势力也不可能置身事外,如此一来,简单的战斗可能影响整个黄土大地,牵连太广,所以五大最强者即使碰头,发生了冲突,也几乎不可能做出这种你死我活式的终极决斗。

然而,白起却似乎一点都没有这样的顾忌,不理生死,也不顾忌伊斯塔的立场,在简单的言语里头蕴含了意志,直接向黑龙王画出了一条明白界线。

『我希望今晚能就此打住,但你若要战,我会奉陪,而我一旦出手,就是不死不休,若非你我之中有一人倒下,这一战将不会终止。你有可能会败、会死,而即使你活我死,我也会要你付出刻骨铭心的惨痛代价!』白起说话的时候,身上并没有散发出杀气,但是那种绝对的冷静与镇定,让人毫不怀疑他说得出,就会作得到,绝不是一个血气方刚的普通小鬼,在没脑子的乱放话。

或许就是这样的认真,让黑泽一夫心有所忌,最后一招未发地率众离开,没有与白起发生战斗。

我不认为黑泽一夫是怕了白起,如果论起双方实力,黑龙王到底是多了几十年的修为,相信还强过白起一筹,但是比起少年,黑泽一夫有太多的顾忌。首先,这里怎么说都是慈航静殿的地头,不可能让他一个黑龙会大头目晃来晃去,如果他只是对付我们这种小喽啰,那问题自然不大,随时可以抽身隐遁,可是与白起这种对手作战,那就不是可以说走就走了。

不能说走就走,便会被人趁机下手!

与心剑神尼的短暂对峙,我发现这个辣手尼姑说打就打,毫不留情,好像不是什么讲究武者精神、单打独斗的死正派,若是给她赶到此地,搞不好还会喊一声“对付你这等人渣败类,无须讲究江湖规矩,大家一起上”光明正大的搞起围殴。

白起也肯定不是那种喜欢独战的武痴,百分百乐意接受联手,到时候两个打一个,情形恐怕是一面倒,若再加上一个疯疯癫癫,却绝对厉害的娘亲武神,黑龙王就算是想要开溜都溜不掉,一代东海魔王就要饮恨今晚了。

即使没有旁人参战,单纯是黑龙王与白起战斗,而且黑龙王还取得胜利,这也不见得有什么划算,因为搏杀白起之后,黑泽一夫势必会受伤,这不但影响到他在此地的大计,甚至本来的强敌还会闻讯找上门来,就连一些可能存有异心的手下,也可能趁机反叛。

月樱曾推测,黑巫天女与黑龙王存在利益之争,若是黑龙王失去了镇压局势的绝对力量,这个巫法通天的死人妖可能会动手,而与黑龙王誓不两立的李华梅,也不可能坐视一旁,绝对会把握时机动手。

有那么多的顾忌,也就难怪黑龙王选择弃战而去,不愿继续被绊在这里与我们交手。事实上,就在黑龙王离去后不久,大批慈航静殿的僧兵就赶来此地,同行者除了几名很够辈分的高僧,还有被视为下一代接班人的方青书,也幸亏我们没有留在原地,否则别的不说,意图偷盗重宝的罪名肯定要被加在头上。再怎么说我们也是通缉犯,所以不但黑龙王要走,我们也要溜之大吉。

白起并没有和我们廝混在一起,当这边的麻烦事暂时告一段落后,一脸不耐烦表情的他,表示要先行离去。我与他简单约定了联络方式,并且约好要找时间研究我脑中记忆后,便暂时分道扬镳。

这小子其实是个非常有意思的人,当初向他求助,我也没有把握他会不会真的来,结果他还是来了。在我们分开的时候,他的步伐看似稳健,可是我却觉得有些刻意,也许他的隐疾又开始发作了,硬接下黑龙王的那一击,对他又伤又病的破损肉体应该还是有些影响。

我很想截住他问问,可是这句话又说不出口,而他也没有给我问话的机会,身形一闪便告消失,似乎不想让我说出同情他的问话。

这个人……让人很难不去关心他,不过真的要对他付出关心,却又好难。

要当他的亲人,恐怕很吃力吧?

嘿,莫名其妙关心起这种问题来,想想我也是够怪了,再怎么说我也不该去关心男人,与其为这种不着边际的东西烦恼,还是先处理一下手边的事务吧。

我心中目前最大的忧虑,就是心灯居士。他与黑龙王交手,又被鬼魅夕暗算,连续身中双方重击,那个伤势何止是重,就算当场毙命都不奇怪,而以他与霓虹的亲密,若是霓虹得知他身死,不晓得要花我多少时间去安慰。

然而,最让我意想不到的一点,就是当我拖着人赶回栖身处的时候,却看到茅延安和心灯居士坐在大厅,看到我们回来,心灯居士首先站起,问我们怎么回来得那么迟。

“见、见鬼了,居士你……你这么快就变鬼了吗?”

要解释似乎太困难,心灯居士左指一伸,划破右掌皮肤,但随即亮起一道柔和白光,白光到处,所有伤势尽数痊癒,半点痕迹也没留下。

“这……这是……”

“这是本派绝学,心灯禅定印,具有起死人、肉白骨之神效,当日恩师只传给我一人,若非凭着这门神功,现在也不能活着与你们说话了。”

“啊?这样也行?居士,你这样还算是人类吗?”

撇开震惊程度不谈,既然应该死的人还活蹦乱跳,那就没有必要多在意,还是优先处理我身边的这三个妞了,而这也是白起要先行离去的理由,毕竟别的事情还可以找帮手,这种事千万要亲力亲为。

藉口有重要东西得与阿雪、霓虹沟通,我让茅延安把心灯居士拖在前面,自己带着阿雪与霓虹回到后头的居处,预备为她们进行独家治疗。

三女之中,阿雪的情形比较好一些,在我们回到居处的时候,已经回复了神智,能够独立思考与动作,虽然也是一副情动如火,不停摩擦着两条沾满淫蜜的光润大腿,狐狸尾巴在屁股后头猛摇,极度期盼我爱宠的模样,但却仍是紧紧咬注下唇,要我先不管她,把精力放在霓虹身上。

“师父,阿雪……可以照顾自己的,嗯,你先去处理霓虹她们吧,别管我了。”

“唔。”

如果单纯比较我的关心程度,霓虹加起来也不及一个小阿雪,无奈这次的情形不同,我对羽霓、羽虹有一个憧憬已久的构想,这次终于可以有机会实施,到嘴的美肉怎能再次让它飞上天去。

正因为如此,即使心中万分惋惜,却仍是只能忍痛暂弃我美丽的小狐女,看她猛摇着雪白尾巴,肥嫩圆硕的巨乳往外淌着奶水,娇哼着与我告别。

回到房内,玉体横陈的羽虹、羽霓,分别倒趴在床上与长椅上。妹妹的情形好一点,灼热的眼瞳中偶尔回复理性,但很快又被情欲所掩盖,而姊姊那边……根本毫无理性可言,完全变成了一头狂野的发情母兽,如果不是莹晶玉的成瘾性,让我还能对羽霓发号施令,她早就已经扑上这边,疯狂的渴求雄性肉体。

单单淫欲结界的影响,没理由激烈到这种程度,发生在霓虹姊妹身上的情况明显失控,里头一定牵涉到什么我还想不出的问题,可能不单纯是肉体,还牵涉到精神层面的一些问题。

这些问题我必会好好研究,但现在……如何解决问题却比研究问题重要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“飞舞在天空中的淫欲的精灵呀,请将我的心愿传达在空气中,张开邪恶的结界,加速欲望的奔流。巴达斯,维达菲。”

锁死房门后,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施放淫欲结界,让整间房笼罩在淡淡的粉红薄雾里,跟着才是走到床前,看看羽虹的状况。

“你的情况怎么样?还认得我是谁吗?”

对完全失去理智的羽霓,说什么话都是多余,我的关心重点只在羽虹,而她点了点头,很吃力却还算清醒地回应了我。

“你阴火自焚,形同走火入魔,如果我不尽速帮你处理,后果你也知道会是怎样。时间紧迫,等一下你只管配合就好,什么都不要多说了。”

平时我怎么搞羽虹,从不需要徵求她的同意,就算她不配合我也是硬上,现在会特别提出这问题,自然别有用意,而羽虹也察觉了这一点。

“不……不要这样……”

“哦?为什么?你不想要吗?”

“不,我……我想要,可是不想在姊姊面前……”

这是最大的心障,即使已经能够享受暴露人前的背德快感,洁白羽翼也玷污堕落,但姊姊的存在,仍是羽虹连结过去与正常的一把钥匙,她怎么也不会愿意在姊姊眼前与男人交媾,纵然我强行下令,她也会竭力反抗,所以我一直在等,等到一个像今天这样有大义名份的机会,好好来实施一口吃下这双胞胎姊妹的淫乱大计。

目前,羽虹眼中满是求恳之情,希望我无论如何成全她的这个卑微要求,但那偏偏是我不能答应的东西,再说,她那见鬼的盗宝大计,搞到我们今天如此狼狈,还险些没命,怎么都要她付出点代价吧。

“好吧,我也该尊重你一下,不主动在你姊姊面前搞你。”

这个承诺似乎让羽虹松了口气,但她显然是没发现这个承诺的话中有话。我放开了羽虹软弱的手,离开了床边,只是吹了半声口哨,在旁边守候已久的羽霓就一下子扑了上来。

“呜……你冲得太猛了啦,想男人也该有个限度,不要那么用力啦。”

“嘻嘻。”

终于碰触到雄性的身体,羽霓的眼神虽然仍是混浊,但却没有刚才那样的狂暴,看来像个美少女多过美兽,她长长的金发披垂下来,那秀美的脸庞升起了淡淡红晕,朱唇诱人的半张着,口中发出细细的呻吟。

“羽霓,你真好看。”

我一面解开羽霓的丝质衬衫,一面柔声说话。这句话固然有表演给羽虹看的作戏成分,但一半以上却也是认真的,不知为何,我确实觉得这样的羽霓真是娇艳好看。

回应男人的动作,羽霓也热情地帮我宽衣解带,近乎是用拉扯的方式,扯开我上衣的所有扣子,再把衣衫拉裂破开,跟着再遭到破坏的,就是腰间的裤带,当裤扣被扯烂破开,我的裤子脱落下去,一条火热的肉茎弹跳出来,直直打在羽霓半裸的胴体上。

这幕情景,看在一旁的羽虹眼中,既是她急欲逃避的画面,又是火上加油般的挑逗,煎熬之下,她强忍着责怪出声。

“你、你刚才明明答应我……”

“小姐,话不要乱说啊,我答应过你不在你姊姊面前干你,我现在干你了吗?你自己不想搞,也别阻着别人搞啊。”

“对,自己不想搞,别妨碍着人家搞,嘻嘻。”

在羽霓柔顺的娇笑声中,羽虹什么也答不出的瘫坐床上,如果有足够力气,她肯定会不顾一切地跑开,但我一进房就施放的淫欲结界,却封杀了这个可能性,在内外交攻的催淫效果下,羽虹的理性也已在崩坏边缘,这时候任何一个小动作,都可能让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,变成纯受欲望驱策的发情母兽,所以,暂时她只能瘫坐在床上,看着我刻意表演的一幕幕好戏。

“阿霓,你妹妹不想要,你要吗?”

“要,羽霓快想死了。”

“哦,阿霓想要什么东西啊?”

“什么东西都好,只要有约翰气味的,每样东西我都想要。”

一声声吐气如兰的媚惑呼声,就算是铁石心肠也很难不动摇,但如果羽虹知道她姊姊口中的“约翰”一词,其实与“主人”同等意义,想必会有大反应吧。

我挺起胯下的肉茎,用一个刻意面对羽虹的清晰角度,向她姊姊的红唇送去;羽霓像是看到了心爱的宝贝,主动伸手握住,香舌在肉菇上轻轻一舔,随即将肉菇整个含入口中。

“啊!”

瘫坐床上的羽虹惊呼一声,尽管她与姊姊曾是同性爱侣的关系,极度亲密,但是一向在和各色罪犯斗争中英姿飒爽的姊姊,竟然会用这么淫荡的表情,欢喜地为男人口舌伺奉,这大概是她从没有想过的画面吧,震惊之余,强忍的心防一点一点开始崩毁。

我享受着羽霓的口交服务,双手也没闲着,三下两下便拉开了羽霓的衣襟,使得羽霓那骨感纤细的上身完全裸露出来,平滑柔顺的可爱小乳,白皙平坦的小腹、堪堪一握的小蛮腰,仿佛向男人诠释着女性胴体之美。

居高临下,我把玩着羽霓那对香滑可爱的小鸽乳,在娇嫩峰顶肆意地捏揉着,尽情享受着滑腻的少女肌肤;羽霓则跪在地板上,从肉菇到囊下,无微不至地舔着肉茎,还不是发出淫靡的“滋滋”声。

“唔……”

注意到羽虹的反应,我发出一声满足的低哼,将肉茎从羽霓口中抽了出来,抵在她那绝色的脸上;羽霓的香舌则主动追逐,顺着肉茎根部,滑过我那饱满的阴囊,就如平时训练的那样吸吮挑逗。

这个刺激不是普通的强,但最妙的一点是,羽霓还非常知情识趣,一面把吸吮的声音弄得很大,津液横流,一面用挑逗的目光望向妹妹,利用姊妹之间的默契,作着无声的邀请。

(唔,真怪,她现在该只剩下本能反应,为什么还能做出这些细腻动作?难道……这也是本能之一?嗯,不是没有可能,刚才她没扑向陌生男人,而是扑倒妹妹,就证明在她的本能顺位里,和妹妹合欢的渴望,远大于普通男人。

远大于普通男人?那我呢?这个答案恐怕很糟糕,在羽霓混沌的价值观中,我恐怕不被看成一个男人,只是一个莹晶玉的制造器与容器而已。

(算了,想这些东西根本没意义,制造器和容器也无所谓,只要搞得到她就好。

抛开脑里无谓的想法,我再次望向羽虹,发现她正凝视着这边,虽然还死死地咬着下唇,但右手却无意识地按抚在大腿根,好像要寻求慰藉,却在察觉到我的目光后,仿佛被烫着一样急忙缩手。

“哈哈哈。”

知道羽虹已经是强弩之末,我继续演出好戏,把注意力集中在羽霓这边,揉捏娇躯的双手一阵撕扯,“嗤嗤”、“啦啦”的一阵轻响,羽霓的绸裤已经被剥了个精光,浑圆结实的臀部和修长光滑的大腿,完完全全呈现在我的眼前。

两腿交界处,一条细长的肉缝,搭配着金黄色的柔细耻毛,若隐若现,真是浑身无一处不美,无一处不叫人目眩神迷,纵然已经搂抱过这具胴体多次,还是生不出厌倦的感觉。

在淫欲结界的影响下,羽霓的眼神笔刚刚更昏浊,双乳发涨,乳尖发硬,下体的花瓣湿透。当我火热的肉茎顶在她花瓣口上,她那一双美腿连连颤抖,雪白的臀部不由自主地摆动着,腰肢扭动如蛇,企求我尽快的插入。

少女玉白的肌肤,散发着淡淡的光彩;焦急饥渴的脸庞上,充满了欲望的双眸正喷射着炽烈欲火,而她不住颤抖、屈伸的一双雪白美腿间,正流着潺潺不绝的琼浆玉液;此时的羽霓,浑身散发出了一种淫靡的风情,让人非常想要将她狠狠蹂躏一番。

床上的羽虹,看着在我胯下躺平的羽霓,肉茎已经实实在在抵在她的花谷之前,只欠最后一推。羽虹的眼神,明显露出迷惘与犹豫,从那朦胧的神态中,我肯定羽虹的两腿间只会比她姊姊更湿,就连那娇嫩的花蒂,都在她指头的摩擦下肿胀起来。

戏码作足,差不多已可让羽霓满足,但是为了整体效果,我还是额外多加一个过程,出声问话。

“阿霓,有一样你很想要的东西,但本来不属于你,或者说不应该先给你,要先给你妹妹的,现在却先给了你,你是不是应该说声谢谢啊。”

羽霓被欲焰煎熬,饥渴期待莹晶玉的满足,这时候不管我说什么,她都会只有一种答案。

“是……该说谢谢……”

颤抖着全身,就连嘴角都有口水横流,姊姊这种痴狂的耻态,对羽虹一定有相当影响,她竭力挣扎起身,似乎想要对我说什么。

“哦,阿霓,你是要对谁说谢谢啊?”

羽霓没有马上回答,而是躺在地上,急切的扭腰摆臀,抬高双腿,挪移位置想配合我的插入,直到发现我每次都故意闪躲,不等她把话说出口,就不会有实际行动后,羽霓才口齿不清地说话。

“……谢谢……谢谢妹妹……”

“哦,你说什么啊?声音太小,我听不见,说大声一点。”

“够了!不要再这样子对姊姊了!”

床上的羽虹用尽力气大喊出声,想要停止我对她亲姊姊的亵玩,不过我却对这一声尖叫恍若未闻,继续还是一声大吼。

“说大声一点!我听不见!”

“姊姊!”

“……谢……谢谢……谢谢妹妹!啊……”

在羽虹声嘶力竭的尖叫声中,亲姊姊羽霓却发出一声荡气回肠的呻吟。

高声叫出的感谢语句后,羽霓期待已久的肉茎,终于插入了那流满蜜汁的湿润花谷,她几乎是高抬起白皙修长的大腿,紧紧盘在我背后,迎接着我一下比一下狠的抽插,紧窄的花谷包夹住肉茎,乍出乍入,大量淫蜜随着我的抽插横流出体外。

“啊~~~好舒服,快、快要上天去了……啊……谢谢……谢谢妹妹……”

并非出自我的要求,但羽霓却像被养成了反应动作般,在极乐中翻着白眼,扭动结实的雪臀,高声喊着感谢妹妹的话语,一声声的谢语、一声声的叫唤,不只响彻我耳边,相信也重击在羽虹的心口。

如果连最憎恨男人的姊姊,都可以表现得这么放荡,这么享受男女交媾得欢乐,那羽虹又有什么东西好矜持?又有什么好放不开的?毕竟,一切说到底,羽虹现在的状况也像热锅上蚂蚁,非常需要雄性的慰藉与爱宠。

“还想不通吗?无所谓,我现在也没空料理你,你就在旁边好好再看看想想,相通了就过来,这边帮你留了位置。记得啊,我答应过你,今晚绝不主动在你姊姊面前搞你的。”

在我的大笑声中,羽霓的一双粉腿开始乱动了起来,挺起自己结实圆滑的香嫩美臀,迎合着体内肉茎的抽动;而少女那一声声“嗯嗯唔唔”的欢吟,不断刺激我兴奋极乐,索性将她那美丽修长的大腿扛在自己双肩上,令得每一处的撞击都能进入她体内最深处,一股股蜜汁沿着两人的交合处急速涌了出来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虹儿,你在哪儿?为什么还不过来?姊姊一个人……快要不行了,啊啊啊……”

情火如炽,羽霓的淫津浪水涌了又涌,在撩人的声声浪吟中,春情荡漾于眉目间,诱人的媚态燃动心扉,让我忍不住抱紧了这俏丽的娇躯,耸动臀部,一下一下地块了起来,把身下的美少女送上极乐巅峰。

“啊……不行……真的不行了……啊啊啊啊……身体轻飘飘的……哦……”

少女舒爽地扭动着结实的香臀,发出一阵娇吟急喘;我的肉茎在一轮抽插后显得更加火热,只听见羽霓的呻吟声越来越大,雪臀激烈左右摇摆,乍看之下,像是想摆脱肉茎的猛烈抽插,但她的屁股扭得越厉害,彼此结合撞击时的冲刺却越强,让两具肉体结合得更为紧密。

一次又一次,直至我身登极乐,再也控制不住喷射的欲望,白浊的生命种子如同喷发的火山岩浆,自肉茎根部怒涌上来,纷纷射在少女温热的躯体深处。

时间结束得有点快,本来我想再支撑得久一点,不过羽霓肉体的魅力,却在我预期之外,让我比预定时间更早结束交合,事实上,早点结束也好,因为羽霓如果一直得不到纾解,没有莹晶玉来解除她的种种禁断症状,很快就会伤到身体。

然而,这个结尾却多了一段小插曲,当我从羽霓体内拔出,预备稍事歇息,让羽霓像往常那样,进行她最爱的清理善后时,一只火热的白皙小手却从旁伸来,捧住了软垂下来的肉茎。

看似娇嫩的小手,却有着碎石裂碑的破坏力,男人最脆弱的命根被捧在上头,轻轻一下施力,就会整个粉碎,照理说我应该很恐惧,不过那种煞风景的情况幸运地没有发生。

一口暖洋洋的热气,呼呵在满是秽物的肉菇上,让暂时垂死的肉茎,获得了新的刺激,而更大的刺激,则是在热气之后传来了一句娇喃。

“……阿虹……阿虹也想要!”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