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十五
第一章
前尘往事

自从与月樱在萨拉城重逢以来,我的心里一直有个困惑难解,这个疑惑牵涉到十多年前的往事。当时,月樱出嫁到金雀花联邦,我长途跋涉,穿越过大半个阿里布达,到边境的第三新东京都市,去见我那变态的老爸。

我成年后屡次回想,关于这一段记忆都很模糊,假如不是重见月樱,我甚至记不太得自己是为了什么而去的。但是照情理来推测,当时自己应该是下了很大的决心,前去第三新东京都市向父亲求援的。

想想真是年少无知,我那时居然还天真到认为父子亲情可以倚赖,相信变态老爸虽然变态得可以,但怎样都会看在亲生儿子的份上,成全儿子苦苦哀求的心愿,哈,如果他会这么做,那他就只是一头不食亲子的猛虎,不是变态老爸了。

从后来的事实倒推,变态老爸自然是没有答应我的要求,但我却真的想不起来,记不得他到底是如何拒绝我,而我又是如何回到萨拉的,之后的事,连同整个童年的记忆,都变得模糊不清,令我在成年之后甚少回忆往事。

这段失落的记忆,对我极其重要,因为回到萨拉城后的我,居然把与月樱的约定给彻底忘记,让月樱在金雀花联邦一等十二年,而我自己也从此像失了魂一样,越来越是放浪形骸,没有半点上进心,过着近乎自暴自弃的生活。

第三新东京都市之行,对我的人生有决定性改变,当我忆起了与月樱的约定后,就下定决心要找机会去第三新东京都市,向变态老爸质问当年的真相,因为不管我怎么想,这件事都有记忆操作的明显痕迹,是有人封住了我的记忆,我才会把那么多事情都给忘了。

事情是在第三新东京都市发生,就算不是变态老爸亲自动手,也绝对与他有关系,事实上,我自己一年多来努力过几十次,别说解不开记忆束缚,就连曾经被操作记忆的痕迹都找不到,足见下手之人的本事是如何高明。

然而,我急欲解封却无计可施的这段失落记忆,却在一个奇特的情形下,阴错阳差地被解开了,解封记忆的人对我不怀好意,但却没有占到便宜,反而帮了我一大把。

那个叫做白起的伊斯塔少年,看不出魔法修为如何,但他的武功却简直是鬼神莫测,轻而易举就撕杀我的两大淫神兽,逼得我无路可逃,用尽各种手段抵抗之后,仍是被他一掌拍在脑门上。

正中脑门的一掌,令得无数记忆在我脑中逆流。在纽奥良赛车、追迹者旅行的种种惊险、东海幽灵船上的生死恶斗……我短暂的人生飞快回溯,青年、少年、童年的种种久违记忆,瞬间全部又经验一遍。

白起的这个手法,是为了搜寻我脑中的记忆,从里头找寻某个讯息,但由于我记忆中存在着特殊封印,如果他坚持要尽窥全貌,就必须要强行破封。对白起而言,一切似乎别无选择,因为他不知道那讯息藏于我人生的哪个角落,只有破去封印,对所有记忆做全面搜寻。

之前在白起手上吃过几次亏,我对他的实力绝不敢有丝毫小看,但假如我的记忆封印是由变态老爸亲手施下,白起说破就破,他的实力之强将远超我所预期,不只胜过加藤鹰、武间异魔,甚至是到达五大最强者的级数,伊斯塔到底是怎么造就出这种怪物来的?

震惊与困惑姑且搁在一边,在白起破开我脑中封印的瞬间,无数被遗忘的画面如山洪、似激流,汹涌奔轰出来,疯狂冲击我的理智与意识,把我一下子带回十多年前的第三新东京都市。——重新开启的记忆,瞬间补上十多年的空缺,让我明白了很多事情。

原来,我当时确实是做好了决心,要向变态老爸低头请求,求他帮我接月樱回来,或者,如果他真的是那么“忠君爱国”不愿意为了儿女私情而碍及国家大业,那么至少也请他训练我、传授我武功,让我在数年后有足够实力,去金雀花联邦夺回月樱。

但在我预备启程之前,福伯他们拿了一封变态老爸的亲笔信给我,说是他们已经将最近发生的事通知源堂主人,而变态老爸回信过来,点召我去第三新东京都市见他。

许久不曾见面,我奉命开始乘车上路,到达第三新东京都市的时候,身边就只有一个过大的行李皮箱,还有一张变态老爸的发黄照片。

把我大老远地叫来,我的父亲却没有现身,由得我一个人在马车驿站门口站了半个时辰后,才由他手下的女军官来接我入要塞。

现在回想起来,早在十多年前第三新东京都市就是一副变态的样子,在我深入要塞内部的过程中,那个率直爽朗的女军官带我走直线路径,完全不避讳所谓的军事机密,大剌剌地开门带我穿越通过。

活体重组、生物改造,其中一些画面与黑龙会的封灵岛几乎没分别,假如我还记得这些事情,那么十年前我就会猜到天鹰战士这种生化武器早晚要出现,绝不会为了伊斯塔边境的荒漠一战而讶异。

不晓得白起要从我记忆中读取的,是不是这一段军事机密的回忆,不过,我记得在我行走于要塞内部的时候,所有人看到我都很客气,那种态度不只是单单有礼貌而已,甚至有点巴结的意味,好像真的把我当成“源堂司令”的“爱子”想先讨好变态老爸的唯一继承人。

那感觉不是很好,因为我心里很清楚事情不是这样,但踩在人家的地头上,又不方便说什么,想起来是很郁闷。

但是,在所有过来问好的要塞人员当中,有一个很漂亮的女士让我印象深刻,那是一个留着好看的金发、穿着一件研究员白袍的艳丽女性,充满知性美的微笑,让人对她充满好感,不过,我听见身旁人们窃窃私语,说她的母亲只因为被一个小女孩叫“欧巴桑”就精神失控,掐死那个小女孩之后自杀,听完这件事的我,对这位美丽阿姨就只剩下一个想法。

(老天啊,尊府上的遗传基因也算够变态了,难怪会被老爸给重用,阿姨你笑得那么古怪,该不会是想当我后母吧?

这位美丽的阿姨叫做律子,似乎是变态老爸身边的重要人物,担任很高的职位,非常能掌握变态老爸的心意。要塞里的人们看到她,都像是看到女主人般恭敬地让开,由她负责带我去见变态老爸。

我记得很清楚,即使依我现在的审美标准,律子阿姨都算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女人,在与我同行的那一段路上,她微笑着问了我很多生活起居的事,说了一些什么“你父亲很关心你”、“当法雷尔家的人真是不易”之类的怪话,我丝毫没有被人关心到的安慰感,反而背后越来越是发毛,忍不住脱口发问。

“阿姨,你……你该不是想当我后母吧?你要小心啊,那个变态是没人性的。”

这句话不假思索地说出口,律子阿姨的眼光立即盯在我脸上,那感觉还真是像被插了两根钉子上来,瞬间的目光之冰冷,让我几乎以为自己会被连打几百个耳光,像是那个传说中的小女孩一样给活活掐死。

不过,母女两代果然是有些不同的,或者该说,女儿从母亲的失败中学到了经验,律子阿姨的眼神,在那短短一瞬间的冰寒过后,又笑吟吟地让人如沐春风,用很好听的声音,笑着说话。

“孩子,阿姨不可能取代你母亲的。在你父亲的心中,天下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比得上她……”

“阿姨,你认识我母亲吗?从来……从来都没有人对我说过她的事,我娘亲是谁?她还活着吗?”

“孩子,真是难为你了,你母亲是一个很美很美的女人。在南蛮,她的子民都称她为……”

前方机械库的大铁门在轰然声响中打开,震耳欲聋的声音,让我没有听见律子阿姨的下半句话,而从大铁门开启的那一刻开始,律子阿姨再没有把目光放在我身上过,转为凝视机械库二楼上的一处浮台,那个坐在浮台办公桌后俯视着一切的男人,第三新东京都市的主人。

“终于来了吗?叫你来这里,是为了有一件事情要你做。”

变态老爸对于效率的要求,真是骇人听闻,看到久违的儿子一句问候也没有,一点表面工夫也不作,就是这么直接地扔付事情过来。不过,这也没什么好意外的,如果我期待他像个正常父亲一样,给我来个温暖的流泪拥抱,那反而是我心理变态了。

而在这之外,还有一个小插曲……

“司令,我出去了。”

“……你是谁啊?”

“赤木律子,第三新东京都市后勤本部长,兼要塞技术开发总监。”

“新来的吗?好好干,你下去吧。”

听见这句话的那一刻,我非常震惊,想不到这个知道我母亲身份,据说还常与变态老爸这样眉来眼去的漂亮阿姨,居然只是个刚来的新人。不过,我很快就知道事情不是那样,因为在律子阿姨离开的时候,我在她苦笑的脸庞见到一丝落寞,还有听见一声近乎耳语的叹息。

“……一年七个月又十八天……”

律子阿姨没有把时分秒都算进去,不过能把日子记得那么清楚,她的心里应该很不好过,又或者她每天都要算上一次,因为这个已经相处一年七个月又十八天的男人,从没把她当成一个必须要记得名字的重要人物,哪怕她职位很高、很接近他,甚至也很了解他喜好,还是受到这样的命运。

跟着这样的老板办事,很不好受,而跟这样的老爸说话,更是一种折磨,假如不是为了月樱,我绝对不想多忍受一刻,立刻就会掉头离开。

律子阿姨离开后,大门随即紧闭,我把自己想要说的东西一股脑地讲出来,请求我的父亲给我帮助,让我能够把所倾慕的女性接回来,因为我相信嫁到金雀花联邦的月樱姊姊,一定是有什么不得已的压力,才让她做出如此决定,我请求父亲能够给我力量,让我保护月樱姊姊不受伤害。

整个过程中,变态老爸维持着沉默,我唯一足以庆幸的事,就是他没有露出厌烦的模样,而是很仔细地聆听我说话,但他也没露出能让我安心的表情,就只是死寂地坐在那张办公桌后,面上虬髯杂乱生长,交叠在面前的两只手掌遮住表情,让人心寒的锐利目光却由墨镜后直透过来。

“说完了吗?说完了就换下一件事吧,我没有太多时间听小孩子的抱怨。”

当时只有六岁多的我,确实只是个小鬼,但是当我听见这畜生把我下定决心请求的愿望,当作只是普通孩子要玩具似的轻率处理,我真是怒火中烧,气得不知道该怎样才好。

“这个东西……关系到你一生幸福,算来也到了该给你的时候,拿去吧。”

变态老爸好像扔了什么东西过来,是一本看起来很新的书卷,封皮上用丑丑的字迹写着四个大字“玄武真功”正是法雷尔家代代秘传的绝世武学,只不过这么新的书册,恐怕不是祖传的那本,而是最近几天刚刚默写出来的手抄本。

这也正常,变态老爸从来也不是那种爱惜东西的好人,早已练成的玄武真功秘笈,在他眼中根本毫无价值,以他的烂个性,恐怕早已乱扔乱丢到不见,或是顺手拿去垫了馄饨汤,如果说这么多年来他会把祖传秘笈保存得好好,这件事真是会把我吓一大跳。

所以显而易见,祖传的那本秘笈多半早已被毁,变态老爸是为了要把神功传给我,才特别默写了一本出来。他的记性不差,甚至还好得惊人,绝对有过目不忘的本事,但倘使是他不在意的事物,哪怕是再贵重的东西,他都会迅速弃之脑后,就好像从没有过这回事,所以我拿着这本秘笈,心里为之忐忑不安,万一变态老爸默写时有什么问题,随手作文起来,这种东西练错一字可都会要人命的。

但我确实感到一阵安心,因为老爸虽然变态,却还是以实际行动支持了我的要求。期望他会亲自杀入金雀花联邦,把月樱给劫回来,这种事情太过惊天动地,就算是六岁的我也晓得不可能,可是只要我苦练玄武真功,几年之后就可能拥有足够实力,去把月樱迎回。

无论如何,变态老爸确实给了我一线希望,而这正是我所需要的东西,让我再也不计较刚才所受到的冷漠对待,有生以来首次感到对父亲的感谢。只不过,就在我努力想着感谢词句的时候,这个男人所说的一句话,让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“要继承法雷尔家的玄武真功,你就要做到一件事,从今之后,放弃你对月樱的无谓情感,忘掉这个女人的存在。只要能做到这一点,你从今日开始就可以修练玄武真功,最快在十年之内,你就有取代五大最强者的可能。”

过去我曾听过有一些奇门武学,修练者必须断情绝义,以无比孤绝冷漠的心境方能修成,但我却肯定玄武真功不是这种东西,因为爷爷是出了名的多情郎,变态老爸则是天生冷血,绝不是练功之后才变成这样,现在对我提出这等要求,也和玄武真功本身没有关系,单纯是他本人的禁令而已。

从小我就不愿意向变态老爸低头,乞求别人家孩子所应得的父爱,更不屑修练他的武功,这次之所以改变主意,完全是为了月樱。如果必须割舍对月樱的情感,那我练这什么鬼功有何意义?

“六岁的小鬼,懂得什么是情?什么是爱?你只是被自己无聊的欲望给冲昏头。忘掉那双破鞋吧,等你修成玄武真功,你可以拥有更好、更美的女人,到了那个时候,你会发现女人只是玩物,你将会为了自己今日的愚蠢而羞愧不已。”

“羞愧不已?我只会为了一件事而羞惭,那就是我有一个没人性的变态老爸!是,六岁的孩子是不懂得情爱,我只是单纯想接月樱姊姊回来而已,但你又懂得什么叫人性?什么叫血性吗?你根本不懂,因为你甚至算不上是一个人。”

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,是激烈的父子互吼。要说互吼其实也有点问题,因为从头到尾,只是我一个人在大吼大叫,变态老爸只是冷冷地坐在那里,偶然回答一两个简短的句子,就清楚地让我感觉到那堵不能逾越的高墙。

踩在变态老爸的地头上,我对他没有任何办法可想,软求无效,也没有筹码反向威逼,但至少有一件事情是操之在我,如果我不愿意,就算是变态老爸也不能强逼我练功。

“我不练,就算练了这种东西,也不可能得到幸福。如果练到最后也不过和你一样,那我宁愿一辈子当废柴算了。”

“……那你可以回去了。要你来的目的,只是为了把这个给你,如果你不想练,就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。”

毫无情绪波动的平稳声音,听不出任何的动摇,此刻我心里真是失望到了极点,没想到万里迢迢而来,最后居然是这样的结果,我只能靠自己的力量想办法,试图在多年后完成自己的承诺。

“……等一下。”

背后传来的声音,没有让我停住脚步,反而加快往外奔去。变态老爸不是个会随便改变主意的人,但却是一个恼羞成怒起来,会翻脸不认人的禽兽,我这样子拒绝了他,后果可大可小,而从我感觉到的危险气息来看,无疑是最糟糕的那个结果实现了。

不晓得为什么,我的身体突然不能动了,紧跟着,就是一个冷淡的声音,似远又似近地传透过来。

“一个孩子不知天高地厚到这程度,已经是种不可饶恕的罪恶,但幸好你有个不错的父亲,懂得为你日后的幸福着想。只要把你的记忆封住,你自然会忘记此刻的坚持,照本来安排修练玄武真功,日后你回复记忆,就会知道我今日没有做错。”

冷冷的声音,一字一字地传入我耳里,带着一股神秘力量,激烈撞击自我意识,令我眼前越来越昏,最后就此失去了意识,昏倒在机械库的冰冷地板上。

之后的事情就很简单了,第三新东京都市将人抽筋剥皮的本事了得,洗脑技术更有独到之处,当我被押到那台见鬼的仪器上,律子阿姨亲自进行操作时,我脑里只是反覆想着同一件事:就算真的让我把月樱忘记,我也绝不练那什么玄武真功,宁可大家来个一拍两散,不让变态老爸得意狞笑。

父子两代都是蛮干的个性,谁都不愿意妥协一步,结果当然就是玉石俱焚,两败俱伤。任凭变态老爸神机妙算,也不可能把所有一切都掌握在手中,从洗脑程序中清醒的我,把与月樱、兰兰的约定忘得一干二净,开始照安排修练玄武真功,但只要一尝试运气,肉体就发生激烈的排斥反应,最初只是疯狂作呕,之后甚至大口大口地咳起血来。

法雷尔家列祖列宗里头,从来没有过哪个人出了这等状况,第三新东京都市不乏一流名医,诊断之下,答案很快就冒了出来。

“心理影响生理,由于潜意识中的反抗,导致肉体发生激烈的排斥效果。”

失去记忆的我,完全搞不清楚自己的身体是怎么回事,为何没法像正常人一样习武,还失意了好一阵子。但是我那变态的老爸……像个水泥像似的呆呆站着,在医生宣告诊断结果的那一刻,不晓得是否是我的错觉,可是我当真听到了墨镜破裂的清脆声响。

人算不如天算,变态老爸冷血残酷、机关算尽,结果却没料到有此一着,全副盘算付诸东流,白白浪费了时间与策划,最后,一个不能练武的法雷尔家子弟等若是废物,我再度被送回萨拉城,离开了那座恶梦似的第三新东京都市。——一度失落的记忆,慢慢又涌回脑海,我终于取回了我的记忆,但在一个谜题被解开的同时,却又诞生出更多的谜团。

每件事情的背后都有一个真相、一个理由,变态老爸坚决要斩断我与月樱之间的羁绊,到底是为了什么?

诚然,连现在的我也同意,一个六岁大的孩子哪懂得什么是情?什么是爱?

就这么傻傻地到变态老爸面前表演爱情剧,别说是那个冷血疯子,就算是碰到我,都会一脚把他踢得远远的。

但是,变态老爸的态度过于斩钉截铁,让我不得不怀疑这件事有什么幕后理由。

道德束缚、武者荣誉,这些被人当作天经地义的规则,从不存在于变态老爸的脑海中,即使身为五大最强者之一,他仍然可以丝毫不顾身分地偷袭任何人,哪怕是一个六岁小孩,又或是街边乞丐。但是,他看似无迹可循的行事作风,却有一个非常大的限制,那就是……变态老爸非常、非常地怕麻烦。

从勤勉性来说,变态老爸确实是个懒人,他讨厌一件事情被弄得太复杂,所以总习惯用最直接的方式把问题解决,但世间事很多时候就是如此复杂,又有欲速则不达的道理,如果无视现实状况,硬要走直线把事情解决,事情就会变得异常混乱,甚至造成不能弥补的伤害,而这也就是变态老爸之所以被人当变态的理由。

一个六岁小鬼赌上决心与勇气,哭着要求父亲接回姊姊,这件事确实是很可笑,但可笑的东西笑笑就好了嘛,顶多再拿来恶搞点什么,以变态老爸素来讨厌麻烦手续的个性,用得着这么慎重以待,如临大敌般,不但出手暗算,还花偌大功夫去洗脑吗?

所以这件事情的背后,一定有问题,变态老爸不是出于个人心情的决定,而是确实基于某个理由,所以才阻止我为月樱做的事,现在我所困惑的两件事情是:那个神秘理由是什么?变态老爸所要防止的事又是什么?

(唔……一时间想不太出答案啊。

要寻找答案,必须能够解读对方的想法,但我如果能够解读变态老爸的想法,那我自己也是个变态了,这种事情根本就不可能。

(看来结论没什么变化,只有我自己到第三新东京都市去,面对面找变态老爸问个清楚了。

虽然日前变态老爸藉着奇异的仪器,和我面对面互通讯息,但那仪器已经自动销毁,我没有办法再用一次,更何况……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要面对。

上次与变态老爸的会面,我还是像当年一样,整个被压得死死,完全被他玩弄于掌上,如果这种情形不能改善,那么就算到了第三新东京都市,我仍然只有一碗闭门羹可以端着自己吃。

(要找变态老爸谈判,就要遵守谈判规则,找出他所关心的东西,威逼利诱,这样才有希望谈判成功,不然我就会像兰兰那样被羞辱地轰出去,但什么东西是他所在意的呢?

思索中,我陡然想起一事,在我回复的记忆当中,律子阿姨曾经说过两句话,是关于我那从没见过面的母亲,非常的有意思。

“孩子,阿姨不可能取代你母亲的。在你父亲的心中,天下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比得上她……”

“孩子,真是难为你了,你母亲是一个很美很美的女人。在南蛮,她的子民都称她为……”

从小到大,没有人曾经告诉过我母亲的事,实在是很想不到,除了变态老爸本人以外,世上居然还有人知道她的事。

那两句话,第一句说明了我母亲在变态老爸心中的份量,第二句则是交代了我母亲的身分与来历。

我的娘亲,来自南蛮。这个范围很大,但是在那个极度男尊女卑的世界,一个女人会拥有自己的子民,这点就很不可思议。

南蛮大小部族虽多,但以女性为尊的部族,近代却只有两个。依照变态老爸的品味,我的娘亲不太可能来自蛇族,那么蛇族以外的另一个选项……

突然之间,我记起一件事来,在东海的时候,卡翠娜曾经与我私下会唔,告诉我一件非常重要的事。

当年名声响彻南蛮的巴萨拉乐团,其中的那名长发主唱,样子与我非常的相像,卡翠娜怀疑那个人很可能就是我家老爸,而巴萨拉乐团又曾经受邀访问凤凰岛,如此说来……一个答案已经在我心中呼之欲出了。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