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十二
第七章
莫名之冤

菲妮克丝突如其来的出现,还莫名其妙点醒我一句,实在是让我平添许多疑惑。

有漂亮小妞要来找我复仇,这点我倒是不反对,毕竟人生在世很难没有仇家,同样是要面对敌人,漂亮小妞总好过大鬍子巨汉,只要真的长得漂亮,那是多多益善啦。

但对於一级方程式大赛车的困惑,却是让我决定该要有所行动,切实去蒐集相关资料,省得当我与月樱见面后,立刻被推上赛车座,那才真是标准冤大头。

“哦,贤姪你放心吧,不会有那种事的。”

茅延安向我解释,一级方程式大奖赛每年一次,全年比赛分十八到二十站,分别於金雀花联邦境内的各大都市进行,今年是十九站十九赛,最后按积分评定车手年度总冠军和车队年度总冠军。

“今年一共赛十九场,现在已经赛了十场,等於已经赛了一半,现在才把你找来,绝不可能让你半途参赛,你不用担心啦。”

茅延安说,这是国际性的大比赛,大地上不晓得有多少人在关心,想要在选手名单里头弄鬼,那会变成国际问题,没有任何人敢动这种念头的。

“不过,也不一定啦,因为基本上……这场赛车就没有什么规则可言,只要交通工具符合规则,剩下来就是各凭本事与手段,参加的人都要签生死状,每年的大赛都会造成相当死伤,过去还有过比赛结束时选手锐减五分之四的惨烈纪录,简单来说……由於规则简单,所以也没什么规好违了。”

“喂,有没有搞错,这里不是人权国家吗?怎么办个大赛死那么多人?这里的贼秃与丧葬业者勾结,专门办这种死亡大赛来冲业绩的吗?”

“不是啦,金雀花联邦本来有办三年一次的天下第一武道赛,后来因为慈航静殿觉得过於残暴,死伤太多,所以停办了,可是金雀花联邦不办,伊斯塔人却抢着办。这种武道大赛一向是吸收人才的绝佳机会,为了长远国力考量,金雀花联邦只好再抢回来办,但考虑到当初禁止时候的立场,所以只好改办赛车,除了比较个人本事,还要比试器械资源。”

茅延安道:“本质是武道大赛的赛车,死伤当然多了。赛车比赛又可以打破武道大赛的规则,堂堂正正使用魔法,让魔法师也能藉此脱颖而出,所以每一届的大赛车,各方武者、魔法师,甚至是对自己铸造技术有信心的匠师,都会摩拳擦掌,争取出头机会。”

“哼,慈航静殿的贼秃,这次不管了吗?”

“想管啊,至少想维持住本来三年才举办一次的底限,可是办过一次后,起码十八到二十个城市都数钱数到手软,人人利字当头,联合起来的压力,连中央也抵受不住,就变成现在一年一次的规则了。”

为了对今年的赛事有更深入了解,我和茅延安一起到追迹者公会去租借影像纪录。这种服务并非每个地方都有,但在金雀花联邦,由於魔法文明的水准较高,一些重要大事都会有现场摄影,把影像保存在魔力水晶里,当我们取来这些水晶播放,就可以了解本届赛车的状况。

亚特兰大是本届赛车的举行地点之一,虽然已经赛完,没能亲自观赏,但却可以看到清晰的魔法影像,这点对我们帮助不小。

没有一定层级的追迹者,是不能向追迹者公会租借影像水晶的,不过我们这个团队因为近年来声名大噪,才亮出名号,马上就受到礼遇,还被招待在贵宾房里头观看影片。

“嘿,这个地方不错,又是壁炉,又是大红地毯,气氛一流,贤姪,下次我们自己拍好看的东西带来放吧。”

“神经病,放影片作什么,要就直接带女人来搞,这里地毯那么厚,搞得再激烈也不怕掉楼下去。”

赛车的影像播放出来,一辆辆造型稀奇古怪,甚至可以说是匪夷所思的赛车,用飙风驰电的极限高速,在赛场内奔绕。

猛兽拉车狂奔,这是我之前就想像过的画面,但实际的情形却不只这样,也有以金属机械作为动力源的赛车,还有些是用魔法行走的赛车,特别是那几辆前端由白骨妖虎拉着跑的赛车,一看就知道是伊斯塔的巫师在参赛。

虽说赛车胜负是取决於跑完全程的速度,但要最后胜出,可不是单纯一个“快”字就能办到,想要最快奔驰到终点的先决条件,是能够有命倖存到终点,赛程中身旁的对手或许不够快,但却有令敌人致命的本钱,只要能抢先干掉跑得快的对手,自己就算只有乌龟速度,也会变成最快。

赛程中,各种妨碍赛事进行的手法还真是层出不穷,什么飞镖、毒针、飞蝗石之类的暗器,都算是小意思,我还看到驱使拉车猛兽放电、喷火,甚至直接放劈空掌、火球术的。

“喔,贤姪,看到了吗?这几个傢伙虽然好像互不相识,但其实是一夥的,联手妨碍其他人的行进,让前头那辆红色跑车突围喔。”

“妈啦,真是够了,居然还有团体战……”

画面中不住映出的火光、电光,还有血光,弄得我的眼睛都快要花了,暗自庆幸不用被找去当赛车手,因为从这些画面中看来,能在赛车中胜出的,必然是有强大势力作后盾的车队,靠着团队力量,一一排除对手,并且掩护友军,单靠个人力量去参赛,除非当真是万中无一的天生奇才,否则三四场赛事内就死无全屍了。

“贤姪,你看,有熟面孔!”

还真的是熟面孔,在亚特兰大赛事结束的採访会上,几个备受瞩目的赛车手摘下头盔,接受了访问,其中就有一张熟悉的俊美面容,看来仍是与上次分别时的那样斯文有礼,眉宇间的正气凛然,让人一看就对他生出好感。

“方青书……这个好好先生活得到现在,真是不可思议。”

“嘿,贤姪,你这就小看人了,青书贤姪参加大赛车已经不是第一次,过去还得过冠军,你以为他来这里是让人欺负着玩的吗?”

嘿,不愧是倍受各方瞩目的光明之子,好像什么第一名都与方青书沾得到边,就是这个样,我才不喜欢这个完美小子,不过……也没多讨厌就是了。

整个影像播放的过程中,那些穿着性感,半露裸背、修长美腿的赛车女郎,也是人们目光的焦点,有几个相貌特别出色的,让我和茅延安很想要杯美酒来,一面乾杯一面看美女的屁股与大腿,这也该是大赛车的一种娱乐,内行的看门道,外行的……就看美女热闹了。

离开追迹者公会时,我对一级方程式大赛车有了进一步了解,脑里也出现了一些念头,如果我自己介入比赛,可以用某些手段与策略来佔有优势,不过在实施配合上并不容易,唔……

“对了,大叔,有件事情我忘记问了,这场大赛车的奖励是什么?不会只是高额奖金那么单调吧?能够让整个大地的优秀武者、魔法师趋之若鹜,那些奖品应该很有看头才对……”

“喔,这个啊,你说得没错,确实是发放奖品,我记得本届的奖品是……”

茅延安正要说话,街道另一头突然传来骚动,好像有什么人朝这边跑过来,看那个身影……似乎是个美人。

“大叔,那边好像有什么人朝这边跑来,不知道是来干什么的?”

“看样子好像是个美人,既然是美人,当然是来投怀送抱的。”

“哦,那美人儿后面跟着的那群壮汉算什么?来对你投怀送抱的吗?不必还带着刀吧?”

看到美女被人追,理当英雄救美,看看是不是能够趁机佔点便宜,但是当那名少女的面孔越来越清晰,我却是只想掉头就走,片刻都不在这里多留。

“啊!又是你,约翰?法雷尔!”

“这位小姐请放尊重点,什么叫做又啊?又不是我高兴堵你才到这里来,是你莫名其妙自己跑过来的。”

我对坏嘴巴的女人没好感,对於坏嘴巴的女记者感觉更坏,更别说是一个昨天还在大街上指着我鼻子骂的女记者,真是破坏了我刚刚看完赛车纪录的兴奋心情。

“大叔,我要走了,这边你自己看着办吧,别和那堆壮汉玩太晚,虽然你很耐操,不过回来得太晚,没医生看屁股开花的。”

“喂,贤姪,别急着走啊,这里只有你一个人有战斗力,你是个有正义感的男人,不能在这种时候袖手旁观啊。”

“留在这里作什么?这里有人巴不得我横死街头,我一直留在这里,好让人称心如意是不是?”

“你作恶多端,残害无辜百姓,卑鄙无耻,本来就活该死在街头,这些事情你还想赖吗?”

“我没打算赖啊,我只是打算现在离开,你就洗乾净屁股,和这个不良中年一起等着被人轮奸致死吧。”

“贤姪!这和我没有关系,别随便牵拖到我。”

因为陷入莫名其妙的口舌之争,我错失了开溜的机会,被十多名大汉给包围起来。

在我的一生中,到底有多少次碰到这种被一群大汉给包围的场面呢?答案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了,但这次被人包围,却让我觉得有点古怪。

距离这里不远就是大街,人来人往,这些大汉怕给人认出身分,所以做点遮掩,这也是人之常情,但他们每个人不但用布巾蒙面,还把整个脑袋也包在布巾里,看来活像是东海那边的毛贼,这一点就藏着问题了。

再者,他们身上那种独特的气势,虽然不强,但……嗯,有点门道。

“各位英雄请住手,且听在下一言。”

在发生冲突之前,我仍然尽力避免杀戮的发生,想想我还真是个爱好和平的善心人士。

“我和这个女人没有关系,生平最讨厌的就是狗仔队,你们可以随便把她抓去,轮奸到体无完肤、肝肠寸断,在下绝无怨言,如果你们觉得不够,还可以把我旁边这个老屁精给带走,在下含笑奉送,不另收费。”

“贤姪,这……”

“这什么这?留下你要的棺木尺寸,准备含笑吧。”

虽然我尽力避免冲突的发生,但这一番追求和平的苦心,却得不到对方的回应,事实上,那群蒙面大汉听了我的话之后,居然勃然大怒,痛斥我所言所为卑鄙无耻,是禽兽所为,死后必堕十八层阿鼻地狱,身入无间云云。非常好笑,追着一名弱女子的恶人众、英雄救美的好人们,两者之间的立场似乎倒转过来了。

大汉们要求夏绿蒂刚才所拍下来的东西,但夏绿蒂却坚持不肯,两边的气氛越来越僵,结果最后便破脸动手。

拍下来的东西又不在我手上,照理说,我是可以置身事外的,但这群大汉可能不屑对女子动手,又或许我看起来比狗仔队更欠揍,他们居然第一个就往我这边招呼,几双猛拳先后重击过来,力道沉稳老练,具有破石裂碑之威,竟全都是力量不俗的好手。

(妈的,不打大叔先打我,欺负我是魔法师吗?

我心中暗骂,但魔法师可未必好欺负,尤其是一个多才多艺的魔法师,更常常让优秀武者摔个大觔斗。

看准重拳来势,我轻轻侧身闪躲,由於身手不够灵活,动作不快,这一拳闪得极险,刚劲拳风刮得面门生疼,但我的反击却在敌人力尽时出现,反手一拂,早已暗中戴上金银手套的掌心按过敌人手臂,顿时金芒一闪。

这样的情形依样画葫芦几次,金光银芒交错连闪,当那几名重拳出击的大汉踉跄后跌,却是捧着自己的手臂疯狂大叫。

“我、我的手!”

“你的手臂怎么会变成这样?”

“回复咒文也没用,这是什么魔法?”

几名大汉与旁边的同伴惊惶不已,刚才被我双手碰过的那几条膀臂,全都发生了诡异的变化,不但失去了知觉,动弹不得,而且金闪闪、银灿灿,看上去像是条身价非凡的黄金手臂、白银手臂。

如果单单是从价值面来看,这些手臂确实是昂贵得很,但是看到自己的手臂变成这样,血肉毫无感觉,变成了冰冷而沉重的金属,那种感觉就会很恐怖。尤其是当那些傢伙拼命在用回复咒文,唱过一遍又一遍,圣洁的柔和光芒不住绽放,但被金封、银化的部位却毫无好转迹象时,他们一个个叫得歇斯底里,惊惶得飙泪的糗样,实在是很让人捧腹。

“没用的,我这套点石成金的魔法,是传自异大陆的仙术,你们再唱上一百次、一千次回复咒文也是解不开,识趣的,给我滚到一边去,否则……”

“把贫……把我师兄弟手上的魔法解开!年轻人,你别以为修练了一点异术,就可以在金雀花联邦横行,天高地大,你根本不知道你开罪的是什么人,我们……”

“且慢,我可不敢说自己有多了不起,金雀花联邦之内卧虎藏龙,我这点萤烛之光,一点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,我只是很好奇,想看看你们这班慈航静殿的秃驴能把我怎么样而已。”

“啊?你……你怎么会……”

“咦?震惊的叫声怎么这么小声?哦,或者说,大和尚们不但是慈航静殿的贼秃,还是净念禅会的秃驴!无所谓,反正顶上无毛的秃子没一个好东西。”

被我毒蛇奚落的耻辱与气愤,似乎还比不上身分败露的惊恐,这票秃驴很讶异怎么会被认出身分来,但他们实在暴露了太多的破绽。

“小偷包头,是为了头发碍事,但你们一个个都把头包起来,一看就知道是为了掩饰身分,大和尚当街追女人,很不好看是吧?包头也就算了,说起话来还习惯自称贫僧,怕别人认不出是吗?自称贫僧也就罢了,居然回复咒文还像是不花体力的拼命放,是把这当作烟火?还是怕别人不晓得你们干和尚的?”

说一句实在话,小人得志的猖狂感觉,真他妈的是很爽……

在我嘲弄这群大和尚的时候,茅延安全然不顾本身的文雅形象,在旁为我鼓掌叫好,就连夏绿蒂看我的眼神都有一丝不同,但是在我侧眼望向她的时候,她又哼了一声把头转开,继续维持着敌视的态度。

“既然知道我们来自净念禅会,还不快解开贫僧师兄弟中的术法,你难道不怕……”

“不怕什么?大队人马是吗?大和尚撕破了脸,直接露出强盗面孔,要靠人多势众来显威风是吗?哈,我也不怕告诉你,净念禅会的金字招牌是很怕人,但如果里头都是你们这种货色,就算大队人马再多,我觉得也吓不倒什么人。”

口中这么说着,我却开始冷眼观察周围动向。这群大和尚既然是为了夺物而来,在满足目的之前,绝不会轻易离开,所以好言相劝是没用的﹔他们战斗经验似乎不多,被我轻易耍弄,但手底下的功夫却很硬,只是他们搞不清楚自己的实力,所以才被我唬住,其实真要是血战起来,除非用上地狱淫神,否则我一个人对他们十几个,还真是没有获胜信心。

召唤地狱淫神,胜算是百分百,但地狱淫神经我频繁使用后,戾性大增,与敌人作战时几乎不可能留下活口,慈航静殿好歹也是天下第一大派,我杀了这十多个秃驴,后果相当严重,所以最好还是耍耍口舌威风,夸大自己本事,吓得他们自己撤退,那就最是理想不过了。

得自海神宫殿的金银手套,其实并不是真的那么厉害。据说,这手套的首任主人,是个非常强横的大魔头,凭着异种蚕蛊练成一套特殊功法,再配合这手套,真是有点物成金的能耐,将人的血肉表层金封后,异化金属会逐步侵蚀血肉,将内部金属化,非常阴毒,更因此横行大地。

但这魔头最后却离奇失踪,其独门功法也失传,被破坏过的手套辗转流落法米特之手,成为他少年时期旅行变盘缠的工具。手套金封物体外表的异能,从此只能金属化薄薄的一层,花点时间小心刮就能刮除,即使不刮,二十四小时后也会自然消失,所以如果不耍耍口舌,唬退这些傢伙,等到真相拆穿就麻烦了。

不过,当我正准备夸大手臂金封的后果,顺便胡扯自家师承来历,让这些大和尚吓得屁滚尿流,他们身后却突然传来一声佛号唱诵。

“阿弥陀佛。”

蕴含正宗禅门罡气的禅唱,犹如寺院钟声,重重敲响在所有人的心头,刹时间每个人脑里都一片空白,短暂失去意识,就连我也心神失守,好不容易清醒过来,却发现面前一堆大和尚当中多了一名老秃,个头不高,看来慈眉善目,笑咪咪的甚是可亲。

老秃驴貌不惊人,但刚刚露的那一手可不简单,清心镇邪的天龙禅唱,是慈航静殿绝学,没有几十年的禅功修为绝对施展不出,虽然不晓得他是慈航静殿还是净念禅会,不过显然是这群贼秃的长辈到了。

“阿弥陀佛,小施主的这手本事厉害得很啊!料想不到事隔数百年,霹雳门的这双金银手套又重现人间,但蚕蛊难得,小施主应该没有能力修练那套绝掌,所以……善哉,善哉。”

老和尚的本事不小,一上来就把我的底细摸得清楚,手底下的功夫更是不俗,每念一声“善哉”就帮一名和尚解除手臂金封,那可不是魔法,而是用深厚的内力震碎表面金封,力量如果多一分,就会伤及内里血肉,他连续解了五六个和尚的金封,掌力用得恰到好处,足见武功高强。

不过,看这些贼秃虽然眼中闪着感激之情,面上却甚是尴尬,一副被对头人拯救的难堪,让我得以肯定来人身分。

“原来是慈航静殿的大师,净念禅会虽然口口声声说要自立、要改革,还要降魔救世,结果一遇到麻烦,就回去哀求师叔师伯来救命,真是好笑。”

被我说中了痛处,大和尚们朝我怒目相视,但笑得很和蔼的老和尚却拦住他们,一面口诵佛号,一面向我们合什施礼。慈航静殿的禅功天下驰名,讲究发招於一参一拜,无形无相,我生怕一击之间就中了暗算,侧身避开,却不料老和尚的揖礼竟然是对着茅延安而发。

“茅施主,久见了,当年匆匆一别,不知不觉便已二十几个寒暑,得见故人风采如昔,真令老衲好生欢喜。”

“能够拜见苦大师,茅延安也是不胜欢喜,未知另外两位阿罗汉可好?”

茅延安过去曾任职金雀花联邦,又与心灯居士相交莫逆,会认得其他的和尚并不为奇,但我听到他喊出对方名号,仍是吃了一惊。

慈航静殿的辈分排行,上一个领导世代是“至”字辈,目前则是由“心”字辈执掌门户,除了掌门人心禅一脉,另有几名非是心禅同修,却同属心字辈的旁系高僧,法号苦、憎、痴,是慈航静殿自心禅之下的三大阿罗汉,武功既高,也执掌重权,想不到我一入金雀花联邦就碰到这等重要人物。

双方有交情,就好说话,慈航静殿与净念禅会近年来争斗甚烈,这群大和尚似乎也不敢在苦大师的面前,说出为何要当街追逐良家妇女,只有满怀不甘地瞪着我们,最后样衰地离去。

本以为事情到这里就结束,哪想到那些大和尚才一退,苦大师又念了一声佛号,说要请我往慈航静殿总舵一行,并且立刻启程。

宴无好宴,会无好会,我当然是要拒绝的,就连茅延安都帮我挡架,说我生性好动,不适合参观佛寺,将来有机会必会参观,今天就不用勉强。哪想到,这次却连他的交情也不灵了,苦大师大袖一拂,拦住我们的去路,赫然是要强邀。

“大和尚,你这是什么意思?在金雀花联邦,和尚可以公开绑架人的吗?别忘记我旁边还有一个狗仔队,再不让路,明天你就身败名裂了。”

“阿弥陀佛,出家人不打诳语,小施主牵涉敝师叔至善长老的血案,嫌疑重大,敝派已将你的图像传布金雀花联邦之内,正全面寻找你协助调查。”

一句话真是有如晴天霹雳,虽然早就知道事情有古怪,却怎么都想不到有那么糟糕。至善老贼秃是死在封灵岛上,凶手怎么算都该算在黑巫天女头上,关我鸟事?为何要找我协助调查?

(不好,大有可能是黑龙会先下手为强,开始进行情报操作了,如果被这群秃驴给逮回去……

想起至善老贼秃的阴险,我对他的徒子徒孙就半点信心也没有,更何况慈航静殿内还有一个超级伪君子的心禅,至善的遗言到底是什么,勾结黑龙会的他想必心中雪亮,若是我被请回去协助调查,还没开口就被人干掉了。

不去是肯定的,但是理由却很难找,因为这种时候无论说什么,人家都听不进去,说到最后,还是只有手底下见真章。这个老秃名列慈航静殿三罗汉之一,享誉天下,肯定非常不好斗,况且这里又是他的地盘,纵然我召唤出地狱淫神,也不见得有多少胜算。

(不胜倒也罢了,如果胜了,这老秃被我干掉,就等於自动坐实黑龙会的阴谋,从此洗也洗不清了。

我向茅延安使了个眼色,一起用言语拖延。老和尚虽然法号心苦,但却是出奇地冷静,很快就识破我与茅延安的拖延意图,低喝一声,收起了本来的微笑表情,对我们摇头。

“小施主,只要你肯与贫僧一同回去协助调查,贫僧就担保你在事情水落石出前的人身安全。逃避无益,拖延更不能解决问题,你这样子的做法……”

“老和尚,我很多朋友被条子请去协助调查前,也都被这样担保,最后身体支离破碎地回来,你猜我相不相信你的话?还有,单纯拖延确实不能解决问题,但我的拖延就不一定……还在看什么?动手吧!”

呼应我的叫唤,几支羽箭暗器破空而来,就钉在苦大师的三吋前,破了他的袖风,让我和茅延安得以退后两步,拉开距离。

在刚刚便已悄然来到附近的羽霓,从我们身后的一处高楼上翩然现身,从空中漂亮地一下旋身,稳稳落在我们三人的身前。

“怎么样?老和尚,我的帮手来了,要请人协助调查,你先通过她吧。”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