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十二
第三章
机会教育

基本上,阿雪的话没有说错,一小箱金币,给一个普通的五口之家花用,省一点花,用上十年八年并不是太难。但如果我要过省吃俭用的生活,当乞丐就成,何必出生入死来当追迹者?

“省吃俭用?你说得比唱得还容易,紫罗兰每餐都要吃肉,食量还很大,你又不让我拿尸体喂它,花用怎么省得下来?还有那个不良中年,打生打死没他的份,分钱的时候就冒出来,没事还拼命画画,买纸买颜料难道不用钱吗?”

“可是,师父,纸和颜料花的钱不多,而且大叔说你每次去酒店荒淫无度的时候,他也都有分……”

“哆唆!我喜欢替自己多捞一点,你如果嫌钱多,我以后可以不发给你的那份。”

我并不是真的舍不得那些钱,又或是真的贪婪得连阿雪那一份都想吞掉,而是因为我太过了解阿雪的个性,知道她之所以和我提这些事,是想把她刚刚分到手的那些钱,拿去捐助给附近的贫民。

阿雪的黑魔法日强,在我们这个团队的角色也相形吃重,如果没有她那些射程长远、杀伤力强大的黑魔法,很多时候我们就只能选择硬碰硬的短兵战,平添风险。光是为了这点,阿雪就值得分到更多的报酬,偏偏她没什么物欲,唯一会花钱的地方,就是捐助贫苦这个不良嗜好。

天下那么多穷人,里头很多是可怜人,但有更多是自己把自己搞穷的蠢人。蠢人没药医,要把钱花在这些人身上,根本就是无底洞,再多的钱都不够,所以只要我有一口气在,就绝不会坐视阿雪有这种浪费行为。

(唔,这个笨女人最近翅膀长硬,和她讲话都讲不听,看来是该找机会给她来点机会教育了……

打定了主意,我脸色转为温和,道:“这些事情我们先按下不说,明天我会去这次委托事件的村落,收取报酬,你有什么问题,到时候我会替你考虑的。”

一句话确认了明天的行程后,我回到自己的房间,羽霓早就抢先一步离席,说要把自己准备好,我开门进去没看到她,只听见浴室里哗啦哗啦地响着水声。

以前,只要是在这种客栈、旅店里头,我一向自己独住,纵然是亲匿如阿雪,我也让她另外住一间,不进入我的独处空间。当然啦,自从有了紫罗兰之后,阿雪就正式与我分居,我也不想睡到一半被这头母豹咬一口。

但羽霓……却因为挂着我台面上女友的身分,堂而皇之地与我同寝同住,从此我住过的每个房间里,都有了她的美丽倩影。

不知是否因为旧时养成的习惯,羽霓非常地喜欢沐浴,而且是洗冷水澡。每次出了一身汗之后,就喜欢洗个澡凉快,把清凉的冷水倒进一个大木桶里,在里头舒舒服服地泡上老半天。

我是一个非常享受闺房情趣的人,听到那哗啦水声,自己并不冒失闯入,而是好整以暇地站在门口,由门缝中偷瞥进去,只见金发少女坐进大木桶里,冰凉的清水正为她带来无比舒畅。

羽霓把头靠在桶的边缘,闭上眼睛享受着一时的宁静和安逸,长长的金色秀发像瀑布一样,顺着楠木桶壁散落;修长结识圆润的玉腿伸出水面,把一只纤美白的玉足搭在桶边上,一双玉手撩着肥皂泡沫洗着全身。

我悄悄观赏着眼前的美景,心中却怀念起初遇霓虹姊妹时,她们两人在温泉中沐浴交欢的香艳画面,感触良多,一面看着姐姐,一面却想念起不知身在何方的妹妹。

洗冷水澡是喜好,但羽霓却不是单纯地净身,在稍事洗涤后,她闭上双眼,小嘴吐着热气,左手捻着自己胸前稚嫩的樱桃,右手在浑圆挺直的玉腿上一阵阵地东挑西摸。在白花花的肥皂泡沫底下,才一会儿功夫,她便目光迷蒙,神魂荡漾,粉颊发烫,娇躯不停颤抖着。

“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我在外头观看这一片春光,只见少女全身赤裸,肌肤雪白如羔羊一般,全身白哲粉嫩,肌肤光滑细腻无比,一双修长毕挺的美腿,堪称是艺术品般的至美曲线,尽管纤细骨感的胸口,比不上阿雪那般波涛汹涌,但随着她纤细手指的搓模,泛起了诱人的绯红色泽,却真是让我怦然心动。

玩惯了假凤虚凰游戏的羽霓,很了解女性的身体,更了解自己的身体,当水温渐渐升高,少女口中止不住地发出淫逸的喘息呻吟。

“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舒服……”

门外的我,只见羽霓兴奋得双颊一片酡红,半闭半张的媚目中喷出熊熊的欲火,受到这幕景象的刺激,我早己硬挺得勃怒欲发,就在我预备要推门进去时,羽霓的秀鼻突然一动,好像嗅到什么极香的事物般,欢喜得从木盆中跳出,主动迎向门边的我。

“主人,人家很想要你的……”

“不是主人,是约翰啦!说过多少次了,你这头小母猪,每次闻到气味就什么都忘光了,下次不给你奖品了。”

我皱起眉头,却忍不住眼前的赤裸诱惑,一把搂抱过羽霓的美妙香躯,她安分地被我抱着不动,一双明眸却充满期待,抬起她圆润纤细的大腿,很有技巧地磨蹭我的胯间,仿佛想把里头的液体提早挤压出来。

这也就是我之所以战胜吸血鬼诅咒的理由,羽霓当初被邪莲控制之前,己经服用我的独门秘药“莹晶玉”成瘾,即使被邪莲操控之后,这种毒瘾也没有改变。这一年多来,我就是利用她对莹晶玉的重度依赖性,一点一点为她塑造新的人格,变成这副看似正常的样子。当然,对我的身体而言,每次支付调教后的奖品,真是辛苦……

“转过来,让我帮你把身上洗干净。”

我搂着羽霓到了木桶边,借口冲干净肥皂泡沫,趁机上下其手。

满心期待最后奖品的羽霓,出奇地柔顺配合,螓首向后仰着,尽力向前挺着幼嫩的酥胸,双腿绷得笔直,由于过度用力,还有一点儿轻微的颤动,让我盛着凉水,把她身上的泡沫儿冲掉。

我从后面紧贴着少女,双手伸在前面,捧着她的鸽乳把玩,舌头在她的香肩滑来滑去。

“主人……唔,约翰……”

羽霓缓缓向外吐着香气,眼中闪过的迷蒙,让我想起了她的妹妹。

双手往下滑到了少女平坦的小腹,我由上到下舔过她的背脊,开始在羽霓嫩白的臀峰上轻轻啃咬着。

“啊……”

羽霓的身体无意识地摆动,手攀在木桶边缘,主动把屁股向后翘起。

“嗯……”

羽霓的手紧抓着木桶,脑袋低垂,双目紧合了起来。

羽霓发出了哭泣似的甜美呻吟,一身武功瞬间不知道去了哪里,整个身体软绵绵地任我摆布,当她再次清醒的时候,己经被我摆放到水晶地板上,给我赤裸的身躯压在下头。

我轻拍着羽霓结实的圆臀,把她毕挺修长地粉腿扛在肩上,口中轻吻着光滑的小腿肌肤……

“啊……”

羽霓几乎瞬间就翻起了白眼,摇摆着金黄色的长发,夹紧美臀,一点一点地迎接我的充实。

羽族女性的胸部,基本上都是骨感纤细的鸽乳,羽霓的A罩杯捧在手里,感觉甚至比妹妹羽虹的更小,不过,在我而言却是各有各的乐趣,特别是搓捏玉峰顶两颗幼嫩的蓓蕾,让羽霓激烈地抖着美臀时,那感觉特别有趣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”

羽霓双手抓住我的手臂,把自己上身稍稍拉了点起来,扭着她充满弹力的腰肢,“啊……再……再快点儿……快……啊……快点儿……”

或许是因为在与妹妹的同性欢好关系中,总是居于主导地位的关系,羽霓的美感中,总是有一种近似男孩子的俊美感,尤其是在与我合体交媾时,她这股特殊的帅气俊美,总让我有一种极为变态的倒错兴奋,欲火特别高亢。

“唔……你这小母猪……唔……”

“哼……”

“咕噜咕噜……”

像个重度成瘾的麻药患者,羽霓在大口吞下嘴里的白浊浆汁时,眼中露出极度陶醉的愉悦神情。

在交合过程中始终没有达到高潮的她,却在饮下莹晶玉的那一刻,甜美地哼出声来,跟着便两眼翻白,不能自制地抖动双腿,摇晃着雪臀……

根据经验,这一刻就是最好的教育时机,我轻抚着羽霓的金发,低声说出我要她明天所做的配合。羽霓认真地点着头,那种仿佛小狗刚刚饱餐一顿后所露出的满足表情,是身为饲主的最乐。

一大清早,阿雪就己经换好衣服,与紫罗兰等在旅店门口,迫不及待地跟着我和羽霓,一起前往这次委托事件的村庄。

从眼神来看,阿雪可能期望我大方地少收点钱,或是干脆不收钱,但其实我是另有想法。

在偏僻山路里绕了几圈,我们眼前出现了十来座寒酸的茅草破屋,当初这些村民写信向我们求救时,信里言明会付出报酬,尽管只是几百枚铜币的微薄数字,但我仍没有忘记他们的这一笔酬劳,特别带着阿雪到这边来收尾数。

“当!当!当!出来吧,贫穷的村民们,出来看看这些盗贼团的下场吧!”

才一到村口,我就拿起一面铜锣,开始敲锣打鼓地引人注目,让躲在屋内的村民们到外头来。

看过那一张张蓬头垢面的瘦弱脸庞、一双双惶恐不安的惊疑眼神,我摇摇头,大喊道:“你们这些注定穷上一辈子的贫穷帮,从今以后,再也不用担心有盗贼了,我们遵守承诺,己经把这些没天良的盗贼斩尽杀绝了。”

日前我们用板车所拖运下来的,不只是亮灿灿的金银财宝,还有干瘪瘪的人头,虽然那些独眼巨魔的首级没有斩下来,不过腾格尔的几名首脑人物,我们全都一个不漏地找出割下,经过特殊手法保存,现在带来给委托者验货。

这几个家伙生前明显人缘不佳,村民们见到他们的首级,纷纷欢呼大叫,相拥流泪,还有人立刻就放起了鞭炮。

“我们遵守了承诺,现在该是你们表现守信的时候了。”

不用什么太杰出的观察力,任谁都可一眼看出这村落穷到极点,无分老幼,人人面黄肌瘦,明显是营养不良,村里清一色都是茅草房,甚至不见木质建筑,我想就算烧了这座村子,也搜括不出一枚金币。

“答应我的钱,不会拿不出来吧?”

“这、这位大人,我们己经准备好了,但是……”

面对我的索讨,这里的村长面有难色地出来交涉,说了一些什么本村贫寒、今年收成不佳、盗贼掠夺了他们钱财,如果再把这笔钱给我,他们都会活不下去之类的狗屁,摆明就是不想付账,我也懒得多话,一个眼神示意,前一秒还与阿雪有说有笑的羽霓,立刻杀气腾腾地出手,把地上轰出了一个老大的洞。

“轰!”

比起言语的杀伤力,实际出手有效果得多,不用我再多说些什么,村长就万分不舍地递出了皮囊,而我也老实不客气地当面点收。周围村民的表情中,有着愤怒,但却有更多的恐惧,想来他们也曾听说过,某些委托追迹者团队办事的村庄事后反悔,以为追迹者都是正义组织,个个都是侠客,不会迫害孤贫村民,却怎料救星变煞星,收不到报酬的追迹者团队大开杀界屠村,把整个村子屠得鸡犬不留。

姑且不论追迹者的平均人品如何,被找来狩猎猛兽、消灭盗贼团,都是要赌上性命去做,并非举手之劳。如果是想要追迹者作白工,单纯当作是日行一善,那至少该在求援信上就说清楚,而不是许以厚酬,再事后反悔,形同诈欺。出生入死之后受到诈欺,脾气再好的人都会生气。

“扑通!”

好像有什么人栽倒的声音,跟着就是一连串同样的声响,附近的村民扶老携幼,跪成了一团,争相哭着说我们拿走了他们的唯一生计,其中几个抱着婴儿的母亲,哭得特别大声,说什么老天无眼,又哭说神明不保佑他们,今后怎么活下去之类的。

真是可笑,既然是唯一的生计,那就应该好好保留下来,为什么要拿来作报酬呢?我们并没有需索无度,也没有横征暴敛,只是拿走约定好的金钱,既然做出拿唯一生计作报酬的觉悟,就不该寄望我们会大发善心,世上可没有白吃的午餐啊。

不过,这些故作可怜的姿态,虽然打动不了我,但有人却没法无动于衷。就在我们要离开的时候,走在最后头的阿雪,放慢了她的脚步,越走越慢,眼见羽霓与紫罗兰的身影消失,她把手伸向腰间的皮囊,掏出了刚刚分给她的金币。

金光一现,立刻又黯淡下去,早己料到阿雪会有此动作的我,早就故意躲在一旁,这时猛跨出一步,来到她身边,拦住了她想要掏钱的手,将那些金币重新按放回皮囊里。

“你想干什么?”

“师父,那些人……他们好可怜喔。”

“刚刚被我们杀掉的那些盗贼更可怜,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,这些人需要的不是施舍,是教训!你想动手教训他们吗?”

阿雪当然不可能说是,只是低声和我争辩,说我们刚才己经赚了一笔不小的财富,为什么就不能与人方便,帮助这些村民呢?

这时候,我倒宁愿我面前的女人是天河雪琼,而不是阿雪。因为如果是天河雪琼在这里,一定能够理解,我坚持的理由不是为了钱,而是原则问题!

“和你说也说不听,这样吧,刚刚赚到的钱,是大家一起出生入死赚来的,虽然分给了你,但你没有权利把它施舍掉,如果你真的想分钱给这些人,就只能自己去赚钱。”

“赚、赚钱?可是,我……人家要怎么……”

对金钱向来不敏感,仓促之间说要赚钱,阿雪的大眼睛眨呀眨,充满迷惘与不解,不晓得要怎么在这荒山野岭间赚取金钱。

“不晓得怎么赚是吗?放心,我早就替你想好了,就这么赚吧。”

阿雪的魔法师袍,下摆是轻柔的薄绢,薄绢里头为了轻便,通常是穿着单薄的小丁字裤,但有时候候因为浓密的狐毛覆盖肌肤,暖呼呼的,阿雪就会偷懒不穿内裤。我一面气阿雪说话,一面把手撩到她后臀,稍稍确认里头状态后,猛地把手一提一掀,将她魔法袍的下摆连同丁字裤一同拉高,裸露出肥白浑圆的雪臀,两条白生生的粉腿立刻羞涩地纠缠在一起,姿态撩人。

“哇!”

震耳的惊呼声,瞬间在身后的村民群中炸开,除了妇女们的狂乱惊叫、孩童们的喧闹外,更多是成年男人野兽般的喘息与吼喝。

浑圆的粉臀,圆圆的,白白的,像一朵美丽的鲜花呈现在众人眼前,无处藏身。人们被眼前这圆滚滚的雪白屁股惊呆了,美丽丰盈的肉臀曲线流畅、优美动人,两瓣诱人犯罪的雪嫩臀球夹得紧紧的,被拉成一条直线的黑色丁字裤凹陷其内,让人生出一窥内里究竟的强烈冲动。

无数灼热的目光,集中在白嫩嫩的裸臀上,感到羞赧的阿雪想挣扎,但却被我大力压下腰,只能扭摆着屁股,雪白狐尾在裸臀上来回摆动,反而更像是欲拒还迎的邀请。

“真正的男子汉在哪里?看看你们身边的肥母猪和瘦母狗,你们一辈子只能干这种长得不像人的货色,你们甘心吗?你们还算是男人吗?现在你们眼前有一个梦寐以求的机会,这个屁股……是黄土大地上最漂亮的屁股,便宜你们,摸一次一枚铜币,拍一下十枚铜币,天赐良机,我是你们的话,绝对不会错过的”以前我和阿雪在南蛮流浪的时候,我常常像耍猴戏一样,命令她在市集上做这样的把戏,但自从离开南蛮后,就己经不再作这样的事,阿雪也渐渐升高了自尊,现在听到我要她像以前那样出卖肉体,窘得耳根发烧,忙不迭地想要逃开。

“干什么?一段时间没作,就以为自己变得高贵了吗?”

我冷笑一声,一手摸上阿雪光滑粉嫩的臀肉,她的身子就像被电击般一颤,光滑的脊背一下子弓了起来,令美丽的臀部更加突出。我有心玩弄,悄悄使出催情手法,在那粉的俏臀上重重拍打一记,阿雪登时发出一声柔美的娇哼,性感媚人,撩拨着雄性的原始欲望,别说是那些村民,就连村口的几头公狗,都像是发情似的狂吠起来。

“……师父……不……不……”

阿雪的反抗软弱无力,因为就连她自己也知道,亲手将她调教至今的我,太过熟悉她肉体的每一处。不管她个人真实意愿如何,在我淫指拨弄下,都会很快进入情欲勃发的浪荡状态,控制不住体内春情,露出种种撩人的羞态,一如此刻,那些村民全被阿雪弄得欲火焚身。

“你不是想要赚钱捐给他们吗?这很容易啊,只要你乖乖让他们摸几下,马上就有钱入袋,你想拿这笔钱怎么样,我都不会阻止。”

“师父……骗人,他们没有钱的……啊!”

阿雪娇呼出声,被我直接几掌用力打在她肥白肉丘上,在啪啪拍肉声响中,一边呻吟,一面夹紧结实的玉腿,狐狸尾巴乱颤。在被拉成细线的丁字裤布片上,雾状的水气渐渐冒出来,一小圈湿濡正在逐渐扩大。

整具肉体的快感窍穴完全随我摆弄,阿雪就像是我指下的上等乐器,发出悦耳的性感鸣叫。透明晶莹的汗珠,在雪肤、狐毛间滚动,细致的纤毛全都竖了起来,仿佛抹上一层亮油而闪闪发光,鼓涨白硩的臀肉显得更有份量,呈现性感诱人的曲线。在一声声少女的娇呼痛哼中,饱含着官能美感的美肉,足以让任何男人疯狂。

不远处传来的扑风声与兽吼,看情形,多半是紫罗兰发现女主人遇到不妥的状况,赶过来救驾。若是过去,我可能就要因此中止我的调教计划,但我现在却很有把握,紫罗兰不会对我造成任何阻碍。

果然,就在紫罗兰靠近的同时,另一阵振翅劲风高速飙来,遵照我昨晚命令飙回的羽霓,拦住了紫罗兰,也截断了阿雪的最后救援。当初刚接到这份天上掉下来的礼物时,我非常不情愿,但最近却越来越觉得邪莲真是干得好,这个百分百听话的美少女,实在很合我心意,照着我们约定好的时间,出来拦截那头嚣张的母豹。

想到忘形,我大力一记拍击在雪嫩肉臀上……

“啊~~~~~~”亲手歼灭腾格尔盗贼团的女魔法师,全然无复施法时候的神采,双颊酡红,亢奋地扭甩着长长黑发……

在高亢的呻吟中,阿雪整个身体像是完全脱了力,支撑不住地瘫倒在我怀里,但这倾倒弯腰的动作,却令她的下身更为挺翘,浑圆白嫩的屁股宛如一只柔软滑腻的雪球,随着狐狸尾巴的激昂抖颤,快速上下滑动,正是一幕美人高潮的淫艳景象。

火辣辣的打屁股调教,把小狐女最性感的一面彻底挑逗出来,能够抗拒这一幕魅力的男人大概没有,至少……这里没有。

“我……我要!”

“我也要!我不要一辈子搞母猪和母狗!”

“让我模一下,再多的钱我都肯出。”

仿佛点燃了欲望的火药线,本来只是呆呆在旁边看的男性村民,突然间就像是理性溃堤,如同野兽般的嚎叫起来,一个个血红着眼睛,撕开衣服喘气,争先恐后地跑回自己家茅屋,踢开房门,把哭叫着阻拦的老母与老妻一拳揍倒,抢出家里所有的钱币财产,想要抢过来一亲芳臀;那种抢着贡献仅存财产的狰狞模样,让人想起嗑药过度的烟毒犯人……

“不是一个个都哭喊着没钱吗?一说到嫖妓,钱全部都自动掏出来了,还真他妈的乖啊!”

当然不会每个人都那么老实,也有人自忖财产不够,想要凭武力硬夺,但这些急色的鲁莽家伙,哪有资格靠近过来?我随意召唤出十多头淫虫,就让他们滚倒在地上,露出种种不堪入目的丑态。

机会教育适度就好,再调教下去,会太超过,趁着现在正混乱的时候,我一手拿钱,一手抱起阿雪,就往外头闯出去,离开了这座贫穷又好色的村庄。

“看到没有?你可怜这些人做什么?穷成这样还想花钱玩女人,这就是人的本性,你施舍给他们再多,那也全都是浪费啊!”

这次的事件中,这句话该是一个很好的结语,特别是看着阿雪一副难以置信的震惊表情,我很高兴地确认,机会教育成功!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