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八
第一章
火凤燎原

一道璀璨的火焰光影,像是划破九重天云的血羽凤凰,翩然降临人间,带着令人无法正视的光与热,一现身就袭向邪莲,炫目光焰吸引住全场的视线,更令我心中狂跳。

(羽虹到了!

我心中窃喜,因为纯以实力而论,羽虹可以说是目前火奴鲁鲁岛战线上,反抗军一方的最强战力,看她像是一团火焰流星似的,夹带灼热气流与光影,高速掠近,大有可能敌住邪莲,让情势改观。

但当我改望向邪莲,就知道事情不会这么容易,因为她的脸上明显露出笑意,那种好整以暇的从容感,显示她早就在等待羽虹的出现,也早已有了准备。

“妖女,受死!”

羽虹一拳猛朝邪莲击去,小小的拳头上燃着炽烈火焰,配合金刚猿臂增劲的铁拳,可以轻易击穿铁板,但却不能损及眼前的障碍物。在羽虹的一拳击实前,邪莲闪电扬臂,一手掐着羽霓的咽喉,举起昏迷不醒的她,挡在她妹妹的致命一拳之前,逼羽虹收手。

先声夺人的一击被拦下,羽虹身上的炽盛火光隐敛,现露出真身。在反抗军士兵士气大振的呼叫声中,我却暗叫糟糕。羽虹身上穿着的,仍是那一套长袄、贴臀短裤的巡捕制服,虽然英武美观,但对于比武时需要不住散热的羽虹而言,却是最糟糕的服装,偏生这次遇到的对手又极其强悍,不是过去那些杂碎可比。

“妖女,放下我姐姐。”

对这呼喝置之不理,邪莲手腕一抖,收起了长鞭,让右手空出来,另一手则是稳稳抓住人质。

“哈哈哈,羽二捕头好天真,你过去都是这么应付匪徒的吗?”

邪莲穿着短窄的黑色皮衣,只裹住乳臀,皮质又薄又紧,直如画在肌肤上;白皙香肩、平滑腰腹,尽露在外;三角皮裤的下方,是两截白生生的大腿,举手投足间,浑圆高耸的乳房和肥翘的肉臀急摇轻颤,更是引人遐思。

这样的妖艳穿着,看在羽虹眼中,更是一种邪恶的挑衅,让她一语不发地出手抢人。

“呵呵,有本事就来抢啊。”

邪莲展开背后蝠翼,在空中翱翔回动,与敌人玩着捉迷藏的游戏,尽管还多带着一个人,她的飞行速度仍然很快,翅膀拍动的幅度不大,可是瞬间增速的爆发力却强,每每能够在千钧一发之际,避开羽虹的扑击。

相形之下,羽虹的武功固然强横,兽王拳挥洒之际,虎虎生风,尽显绝学威势,但却因为投鼠忌器,顾忌着姐姐的安全,不敢全力出手,结果看起来反而被邪莲压在下风,甚至还被她戏弄。

邪莲的飞行角度诡异,瞬间加速度又快,常常一下子靠近羽虹,像是存心夸耀似的,将自己丰满得快要裂衣而出的浑圆豪乳,在羽虹眼前刻意晃过,抖荡出一片诱人乳浪。

一面拍翼闪躲,邪莲一面还有时间高声调笑,艳媚笑声中带着一股荡人心魄的魅力,明明是得意的笑声,听在耳里,却让人联想到男女合欢时,女方细细的娇喘与呻吟,不由得全身火热。

“我真不懂,明明是姐妹,为什么你的武功高过你姐姐那么多?兽王拳确实厉害,但这可不是慈航静殿的本事。”

邪莲高举手臂,又用羽霓的身体来阻挡羽虹,手劲使得重了,昏迷中的羽霓闷哼一声,露出了痛楚的表情,霓虹两人姐妹连心,一看到姐姐的痛苦神情,羽虹立刻收手,恨恨地鼓动雪白羽翼,滑翔退出三尺。

凭着人质,成功把敌人玩弄于股掌,邪莲再次笑了起来,“光之神宫好大的名头,并蒂霓虹好辉煌的缉捕成绩,想不到只有这点本事,让人贻笑大方啊。”

比之几年前分手,邪莲的艳媚更增添了成熟韵味,一举一动都带着性感风骚的妖艳,那种风情,是霓虹、阿雪这种青涩少女所比不上的。就连一个简单的叉腰动作,手掌平贴腰上,黑色的手套衬托出肌肤雪嫩晶莹,吸引人们连连将目光投向她肥白浑圆的肉臀,看着苗条蛇腰的律动,想像到缠体合欢时的销魂滋味。

但这一朵鲜艳的血莲花,却委实不易摘采,她一直掌握着与羽虹之间的战斗节奏,还笑着质问羽虹究竟被何事耽搁,这么晚才抵达战场,累得羽霓孤军奋战,更因此被擒。

羽虹不答,只是像只野兽般地紧盯着敌人,伺机想救回姐姐,邪莲再次笑了起来,用那勾魂嗓音说道:“就算羽二捕头不说,姐姐也能猜到几分。你眼冒春水、双颊艳红、胴体如酥,眼角眉梢都有掩不住的满足春情,刚才若非与男人相好,就是偷偷躲在哪个地方,自我慰藉……”

“胡说!妖女,你再胡言乱语,今日你就休想生离此地。”

“呵,羽二捕头或许不知道,我们吸血族有一项本领,就是嗅觉灵敏,远远超过人类几十倍,现在我们两个人的之间并不远,要不要猜猜看我在你身上闻到了什么?”

邪莲仰起头,作势深吸了一口气,媚笑道:“好香,真是好甜的香味,从没闻过这么香甜的蜜汁肉味……呵,在羽二捕头裤裆里的那块美肉,正汩汩流着女儿家珍贵的香蜜淫汁呢。”

这一句话揭露隐私,逼得羽虹恼羞成怒,奋力就是一腿,但这记羚鹿连环踢仍未奏功,被邪莲从容避过,又再笑了起来。

“不过,羽二捕头虽然闷骚在内,却还是比不上令姐的风流,你才不过是偷偷在底裤上流着浪水,你姐姐却连嘴里都是男人的精液味儿……啧啧啧,倒真看不出这么一张清纯面孔,嘴巴却这么下流,精液味儿这么重……不知道其他地方是不是也沾上了这个味儿,让我来查查看吧。”

邪莲拉远了距离,趁着羽虹不及靠近追来,一手仍掐着羽霓咽喉,让她躺靠在自己的身上;另一手却放在羽霓的小腹上,一下子就探进了她的裤头,在战场上众目睽睽之下,明目张胆地探索着少女短裤内的秘密。

“住手!”

羽虹想要阻止,又急又怒地鼓动翅膀,想要飞近阻拦,但却拦不住邪莲同时扑动蝠翼,高速闪躲出去。

“唔……”

昏迷的羽霓,被邪莲提在手上,意识不清地微微挣扎,半点作用都没有;在羽虹悲愤的惨叫声中,邪莲轻易地分开了羽霓的双腿;手掌在少女的贴臀包裤内起伏摆动,五指活动,显然已经闯进了羽霓柔嫩的处女花径。

最敏感的部位受到袭击,羽霓美丽的面孔剧烈抽搐,像是要从昏迷中清醒过来,但邪莲却不给她这样的机会,微一侧头,两瓣凄艳如血的红唇,已经吻在羽霓的樱桃小口上,羽霓的表情迅速由痛楚变为和缓,更渐渐转为一种美好快活的舒爽,紧绷的身体也随之放松下来,显然邪莲那一吻中蕴藏着催情迷药。

“无耻的妖女,我杀了你!”

羽虹的叱喝词句没什么新意,但那股怒火却是非同小可,周身鼓荡起来的火劲,化为一道又一道的热浪,往地上袭击过去,看这声势确实大有逆转战局的可能,但我们一直忽略了,邪莲不是一个人在作战。

当羽虹身形幻动,预备要和分心的邪莲比速度,抢救人质时,地上突然乱箭齐发,几十只疾箭一起朝羽虹乱射而去,羽虹鼓荡周身火焰气劲,把及身的羽箭一一焚毁烧尽,却也因此无法再抢上前去。

“潜藏于碧波之间的蓝眼,回应海民召唤,消灭天空的敌人,游荡之星!”

天海幻僧指挥属下放箭后,自己也召唤出几头海星不像海星,海胆不像海胆,通体布满尖刺的古怪透明生物,缠住羽虹,让羽虹心急如焚,却又无奈地分不出手来。

底下是乱军交战,空中却是香艳旖旎,这实在是很古怪的景象,但我的目光却紧追着半空中两道交缠人影。邪莲确实是大胆放肆,也不管身在战场之上,肆无忌惮地吻着羽霓,一边用舌尖挑逗羽霓的舌头,一边将她口中甜香的唾液,渡入对方的小嘴、舔对方的唇,让彼此的唾液拉出条条细丝。

似乎肯定羽虹冲不过来,邪莲索性放开了抓住羽霓咽喉的左手,往下搂着少女细嫩的腰肢,让她贴靠在自己身上;另一手则移往她圆圆鼓鼓的翘臀,在热裤内部,揉捏抚摸羽霓的结实屁股,略作刺激后,又重新回头刺激她腿间的花谷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我好热好难受……啊……啊啊啊…”

邪莲的调情手法很有一套,半昏迷的羽霓被她吻得身体越来越软,微仰着头,长长的金黄秀发像瀑布一样散落,嘴中则发出含糊不清的低吟;当邪莲手指的抽插愈来愈快、愈来愈重;羽霓的挣扎却愈来愈微弱,娇躯不自觉地扭动起来,少女的臀部也随着节奏轻轻地摇动……

我被这幕惹火景象弄得心痒难耐,想来反抗军士兵也是差不多,就是不知道黑龙会士兵为何能充耳不闻,反而能把握住这个敌人心神纷乱的时刻,更凶猛地杀敌。

(奇怪,战争决胜,应该是速战速决,邪莲怎么还有心情作这些调戏?她自己放荡淫乱也就算了,连天海幻僧都配合她拦截羽虹,这点可不太寻常啊。

我脑里浮现了这个念头,但不及深思,邪莲的一个动作让我放弃思索。似乎是为了向羽虹示威,邪莲在一轮热吻结束后,把右手离开羽霓的热裤时,还多扯了一件东西出来,在轻微的布帛撕裂声中,那条鹅黄色的破烂碎布,赫然就是羽虹的亵裤。

“羽二捕头,你看到了没有,这是你姐姐的内裤,上头晶晶亮亮、粘粘滑滑的东西,你说是什么呢?呵呵,你们姐妹一母所生,不但长得一模一样,就连蜜汁的骚淫气味都一个样子,真是难得呢。”

邪莲有意张扬,一面媚笑着说话,一面还将那件几乎成为破布的鹅黄亵裤贴近去闻,表情似乎非常享受,尽显一个女淫贼的本色。

“羽大捕头的内裤,只有我一个人能欣赏,太浪费了,我相信底下一定有很多男人也想要这个东西,不如给大家都分享分享吧。”

一句话说完,邪莲把那件亵裤随手抛出,落点正是乱军之中。会不会有男人放下手边的生死杀伐,去抢这条香艳的亵裤,那还真是未知数,但对我而言,这条羽霓的亵裤却正是我图谋已久之物,哪能落到别人手里,当下唯有从藏身处窜出,围巾遮面,仗剑杀入阵中,试图抢夺到手。

假如这是一场抛绣球招亲大会,慢上一步的我肯定没有机会,但这是生死一瞬的战场,尽管邪莲那番香艳挑逗让全场九成男人都在注意,却终究没有谁愿意冒着被敌人砍斩一刀的危险,去捡那条沾着羽霓淫蜜的亵裤,就这么被我一路杀入乱军之中,抢捡到手。

(抢到了,太好了,羽霓的体液已经收集到手,下次可以偷偷进去施法,再也不怕她飞上天去。

抢到了施展术法的重要工具,我心中委实得意,不过陷身乱军之中的我,似乎也成了旁人的目标,十几名黑龙会士兵认准了我,喊着要把我分尸的威胁叱喝,分别从几个方向杀了过来。

“分尸我?不看看自己的德性,先问问我的保镳吧。”

观战已久,我对敌方的平均实力有个了解,根本就不把这些小兵放在眼里,只要施放淫精灵出去,就可以让敌人瞬间倒上一片;召唤皮粗肉厚的淫兽,更是这种物理作战的最佳生物兵器,但我不想造成太大骚动,引起上空注意,所以就召唤一群淫虫,朝周围乱洒出去,用这手法摆平周围的杂碎……遗憾的是,敌我不分,多少也是有点后遗症。

在我这边辛苦获得战利品后,那边的战斗也进入白热化。羽虹在连续受挫后,愤怒的高亢情绪,令身上火焰的温度再增;凤凰本是火鸟,怒火也是火焰源头之一,宿主的怒气与凤凰血相互回应,在短时间内会短暂暴发强猛战力,更胜平时,羽虹豁出一切,再不顾忌焚体之险,暴发性的高温火焰冲体而出,形成滚滚热浪,汹涌朝四面八方袭去。

本来不轻不重与她游斗的召唤水兽,被那红艳艳的炽烈火焰卷入,刹那间就被烧得点滴无存;在这纯力量的颠峰暴发下,就连天海幻僧的魔法都抵挡不住,仓皇败走;火焰笼罩的五尺范围内,被直接波及的士兵,无分敌我,都在惨嚎中化为弹跳的火块,一时间耀眼红光与烧焦气味笼罩全场,人人相争走避。

邪莲却是首当其冲,在赤红火光逼近的时候,她眼中先是闪过惧意,瞬间转为麻木呆滞,最后又变成淫艳的微笑。三种变化一闪即逝,但我由于角度问题,却都清楚捕捉到了,心中顿时一阵诧异。

“呵,何必那么急。你想要人,我还你就是了。”

邪莲媚笑着一抬手,昏迷不醒的羽霓就这么被她抛出去,投向火光之中;虽是盛怒之中出手,但羽虹似乎早就料到敌人有此一招,右手一推一转,赫然发出一股柔劲,把羽霓推升起来,自己一面出拳攻击,一面也预备伸手接人。

如果羽虹能够再多些狠辣,无视羽霓的存在,把这一击完整发出,凭这几乎突破第六级修为的强猛一击,我肯定邪莲不可能全身而退。但羽虹太在乎姐姐,甚至不愿把姐姐往其他地方一推,全力攻敌,而要分心接人,这样一来,她本来强势之至的炽焰一击就有了瑕疵,让邪莲有了可趁之机。

早先邪莲搂着羽霓,在空中的一轮冶艳游斗,让人太过印象深刻,以致于我们都忽略掉,邪莲最早并不是空手作战的。这时,也不知道她变了什么手脚,只见她手往后方一抽,那条伸缩无定的白骨邪鞭就重现掌上,破空而挥,朝羽虹的护身火光笞去。

羽虹察觉到这后发先至的一鞭,想以护身火劲全力接挡,但邪莲的白骨鞭却像是一尾毒蛇,灵活刁钻,明明中段已经被羽虹的烈火拳劲影响,弯曲倒退,但先头部分却反而转了小半圈,诡奇难测地噬咬上羽虹肩头。

“唔!”

羽虹痛哼了一声,她力量可比羽霓强得多,这一鞭不能使她伤筋断骨,但白骨邪鞭却似乎另有变化,尖端生出一根利刺,在鞭中的那一刻,刺穿了她的雪嫩肌肤,而且从鞭梢迅速变成鲜艳红色的情形来看,显然白骨鞭正在吸着她的热血……她火热的凤凰血!

(她妈的死婊子,武功变强了,脑子里还在装屎,这样子就被人玩弄了。

邪莲带着喜悦的笑容、羽虹的受伤,让我突然有一个感觉,或许这才是邪莲一直游斗的目的:夺取凤凰血。

虽然不知道是要用来作什么,但肯定是对黑龙会大有好处,对我们大大不利的事,我不能坐视,得要想办法阻止。

用弓箭射断,是个很烂的蠢主意,一来我仓促间抢不到弓箭,二来我弓箭技术不佳,稳射歪的,即使射到,邪莲的白骨鞭只怕不是俗铁能断。至于淫精灵之类的,未必派得上用场,最后迫于无奈,我只好扬手施放淫动弹。

“去!去!去!”

准头不佳,我连发了三记淫动弹,却直到第三记才命中白骨邪鞭。如果我力量足够,淫动弹能够逼出锐锋,这一下就可以把白骨鞭切断,无奈我没有那种本事,撞击力巨大的淫动弹击中白骨鞭,只是把白骨鞭从羽虹肩头拉出,带出了一蓬血雾。

“啊~~”白骨鞭梢的倒刺,从肩头血肉内硬生生拔出,痛楚可想而知,不过羽虹好像也想通事情严重性,负痛出手,重重一掌切在白骨邪鞭上,炽热红光一闪,锋锐如刀的火劲已将白骨鞭尾端切断。

“啊!”

又是一声惨叫响起,本来稳稳操控着战斗局面,始终游刃有余的邪莲,在没有受到任何攻击的情形下,竟然惨叫一声,口喷鲜血,那样子明显是施展魔法被破的反噬症状,而刚才唯一被破坏的东西是……白骨鞭!

邪莲受创,痛嚎一声,雪白的胸口喷洒满点点鲜血,立刻收回了白骨鞭,愤怒地往地上扫视。

“谁?什么人阻我大事?”

在极短暂的瞬间,邪莲好像看到了我,眼中露出了惊愕的表情,但马上又转为强烈的喜色,眼睛凝视着我,拍动背后蝠翼,像是要朝我这边飞来,可是我还来不及有什么动作,她旁边吃了几次亏的羽虹把握时机,羽翼一展,飞近到邪莲身边,全力出手,重重一击从旁命中邪莲腹侧。

“呜……哇!”

邪莲大口鲜血喷出,整个身体如断线风筝般高速倒飞,在空中拉出一道凄厉血线,遥遥飞出几十尺外,摔坠到海中,激溅起好高的浪花柱。

主力武将一败,羽虹变得无人能敌,连天海幻僧都不愿意在没有支援的情形下,独自面对这头骄傲的火凤凰,于是吹起哨子,让黑龙会士兵留下部分断后,剩余的与他一起全速撤退。

负责断后的那几名黑龙会士兵,确实非常勇悍,挥舞大刀巨斧,不让人近身,但却又怎是羽虹的对手?一拳一个,几名铁甲武士被她的火焰重拳卷入,一下子就被干掉,清除了追击障碍。

可是天海幻僧的脚程却不错,利用反抗军被稍微阻住的机会,叱喝着手下,回到港口边,迅速登船,当羽虹振翅飞翔到港口,黑龙会的几艘大船已经出海,失去先机了。

“别让敌人跑了,我们追!”

就算羽虹不下令,任何一个脑袋正常的军人都会这么做,问题是,当反抗军的船舰预备要出港,港口外的海面突然爆破炸碎,一道漆黑墨影破浪而出,蝠翼拍动,一下子升到半空,拦在反抗军舰队之前,却没有作出什么动作,只是好像被钉在一个无形十字架上,双手平举地停留在半空。

距离颇远,站在港口边的我看不是很清楚,除了确认是邪莲之外,我看不见她的确切表情与相貌,只是感觉一股远较先前更为阴寒的气势,由她身上源源不绝地发出,往外扩散,邪异绝伦。

“妖女,你哪里也别想跑,束手就擒吧!”

从未对邪莲感到畏惧,羽虹鼓动着身上的凤凰血焰,红光扩张震动,就像是一头拍动流光火翼的凤凰,烧灼天空,朝邪莲扑及过去。

船舰上的反抗军为她喝采叫好,但在流光火翼要把邪莲吞卷下去的那一刻,邪莲蓦地抬起头来,发出一声令人匆忙掩耳的凄惨嚎叫,那声音听来似曾相识,依稀就是那天我在海盗船上被异音所迷,阿雪把我弄醒时所用的声音,恍若沉沦地狱之底,万千枉死怨魂的齐声悲叫,像是一把冰冷的淬毒匕首,直刺人们脑部,如果修为不足,近距离听见这声音,当场就会疯掉。

暴发出来的不只是声波。

在邪莲仰头嚎叫的同时,某种不明力量也同时出现,以她为中心,往外扩散,将羽虹所鼓动的凤凰血焰阻住,难以寸进,而些许余劲朝周围扩散,就连站在大老远的我,被波及后都不禁打了个寒颤。

凄厉的惨嚎一声接着一声,诡异的声音像是万鬼齐哭,绝不可能是一个人的声音,而在这阵哭啸声中,邪莲身后的海域产生变化,先是滚卷起漫漫黑雾,跟着,一个模糊的巨大影像在黑雾中缓缓成形,由一无所有的虚空,渐渐具现化,变为存在的实体,整个过程非常短暂,当人们仍惊讶于眼前景象,那艘阴森邪恶的古老船只,已经出现在众人的面前。

腐朽的桅杆上,飘扬着破碎的黑龙会旗帜;船身行经之处,海水尽数转为浓艳血红,滚冒着水泡;活尸与白骨兵划桨、操舵,九十九朵碧绿鬼火环绕引路;整艘船半掩盖在浓雾中,所有特徵皆与传说中相符,正是东海人的千古禁忌,幽灵船!

“幽……幽灵船!”

“黑龙会的鬼船出现了,真的出现啦!”

“逃、逃命啊!”

留在港口上的士兵惊惶失措,纷纷抱头鼠窜,屁滚尿流似的逃跑了,连应该叱喝他们作战的长官都不例外。隔着这么远,还有这么强烈的反应,那些与幽灵船碰个正着的舰队,情形只会更糟,我几乎看得到那些船上的士兵没命地奔逃,第一时间掉转船头,猛力划桨,想离那艘写满不祥、诅咒的鬼船越远越好。

在这样的大趋势下,就算有什么人自负武力,想要与幽灵船一决胜负,那也是不可能的,但转头逃跑也不见得就是安全选项,当反抗军船舰背对着幽灵船逃命,幽灵船上射出羽箭、发出炮弹,击中了最尾端的几艘。

来自幽灵船上的武器,并不是世俗凡铁,甚至很难说是实体兵器。弓箭命中人体后,马上化作飞灰消失,但尸毒却进入人体,见血封喉,刹那夺命;炮弹击中敌人船舰,马上就还原回千百怨魂而散,但在纷飞散开的一瞬间,那股冲击力量却把船身腐蚀出一个大洞,甚至是好几个。

“可恶,又是这艘鬼东西!”

随着幽灵船出现,邪莲的力量大增,反过来压得凤凰血焰飘摇欲灭,过去吃过苦头的羽虹不愿硬拼,唯有转头撤退,守护在舰队左右,与他们一同回航。

我站在岸边,看着幽灵船在一轮攻击后,并没有朝港口这边追击过来,反而渐渐消失在浓雾之中,心里觉得有些疑惑,因为以幽灵船的强大,为何不一早就拿出来使用?又为何不进行追击?这点实在是说不过去。

正在思索,突然眼前绿光一闪,某样东西飘坠下来,是魔法师使用的特殊信签,上头写着三天之后的子夜时分,在火奴鲁鲁西北角的海岸边见面,末尾没有署名,只是印着一个妖艳的血红唇印。

这是邪莲对我的邀约。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