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~作者小语~

文中出现的床戏,请各位读者大爷有个认知:那是艺术!

不管是否太过激烈,或是不够隐晦,总而言之,那是艺术!就像艺术大师可以画裸女图一样,这也只是一本有床戏镜头的艺术小说!至少,我相信某个不良中年一定也会这么说的。

有人曾经问我,是否因为当一般作者谋生不易,所以才跑来写“艺术书籍”我在这里要严正否认,绝对没有这样的事,因为每个人的价值观不同,我并没有把写“艺术书籍”当作一件很可耻的事,所以当然不会很不情愿地将这当作谋生的工具,相反地,从我还是高中生的时候,就以创作“艺术文体”为乐,现在终于能够将这个嗜好出版,我个人感到非常的开心,即使稿费少拿一些都没有关系。

不过,嗜好这种东西,总是有些人喜欢,有些人不喜欢,我很清楚这一点,所以不会强迫读者接受这一点,而希望读者能够在这里作选择。我是商业作者,写书除了兴趣,当然也是为了赚钱,可是,我不希望顾客有上当的感觉,因此我要让顾客知道,你们买的究竟是什么。

这样说吧,我非常喜欢的两部作品,风月大陆、江山如此多娇,在创作初期的情色描写十分动人,不过越到后来,这些情色描写却越来越少,看在眼里,这确实是一件很遗憾的事,有鉴于此,我绝不让阿里布达走向同样的道路。

市场是多元性,顾客也是一样。如果一般的作品,是为了照顾少年的梦想,那么成人的梦想,难道就这么被忽略了吗?我觉得也该有作品顾到这个市场才对,这也就是我给阿里布达所下的定位:写给成年人的梦想小说!

这句话同时也包含了另一个意义,我想照顾的梦,是成年人的梦,而不是未成年人的梦。

当我回顾自己的心理,我发现自己是一个思想相当叛逆的人,不喜欢往人多的地方走。

所以,当市场上都是武侠作品时,我选择创作奇幻;当旁人作品中都是大侠,我就写一个心地污浊的男主角;当整个世界高喊人权、女权,我却忍不住写一篇既不尊重人权,也不尊重女权的作品。

同样的,当我看来看去,都是一步登天、美女如白痴般爱上主角的作品时,心里那种唱反调的情绪又出来了,尽管明知道这可能违反市场潮流,不过我还是克制不住往那边去写,这一点,对阿里布达感到不快的读者,可能已经发现了。

就读者而言,作品没有好坏之分,只有对自己合适不合适。我并没有觉得哪些作品不好,只是单纯地想要唱反调而已,因此,选择继续往下阅读这故事的人,请作个心理准备:我是个会迎合读者期待的商业作者,所以一定会有一个让大家都心情飞扬的甜蜜结局,不过在迈往结局的过程中,各位的心情可能会像坐云霄飞车一样,在作者掌心抛上又坠下。

如果各位对“主角怎么那么窝囊”、“月樱是不是淫妇”、“为什么邪莲、翠萼和别的男人搞”等问题,感到非常痛苦,那么实在不建议您继续往下阅读,因为作者是一个喜欢黑暗剧情的人,阿里布达也是写给成年人的艺术作品,不敢保证能够守护您的少年情怀。

如果早一两年,我确实会对读者的去留很伤心,不过现在已经看开了。他们想看的,只是符合他们喜好的少年童话,而不是我的作品,我希望能够找到真心喜欢我作品的人,一路走下去,这样子看的人开心,我也能赚钱心安理得。

在故事方面,被一二集吸引进来的读者,可能不知道一件事。主角约翰·法雷尔的设定原形,其实是“新世纪福音战士”中的碇真嗣,一个性情纤细、敏感、胆怯、自我防卫心理极强的少年,会在自己被伤害之前,抢先把伤害物推开的人。

我想用这样的一个角色,与身边角色的互动,来挖掘一些人性里头很有意思的东西,基于这个构想,阿里布达怎么看都不会是一部玫瑰色的作品,所以,觉得自己上当的读者,可以趁着新系列开始的时候退出。

所谓的致命伤,是指即使知道,也很难去改变的缺点,每个作者,也都有自己的致命伤,我知道有一位畅销作者,他的致命伤,在于他的描写方式太过细腻;而我的致命伤,在于我的节奏,很多时候即使想快,还是快不起来,所以,我很难写一部在十集之内就能完结的作品。

阿里布达年代祭的篇幅,是希望控制在二十之内,不过个人没有办法打包票,毕竟在实际写到之前,这只是一个参考数字,所以,还是一句老话,愿者上勾,愿意欣赏这个故事的朋友,请留下来;觉得受不了这个作者的,可以趁现在放弃……或是把书推荐给租书店。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