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第一部 卷一
第七章
妖精翠萼

第二天早上,我和邪莲在温泉中洗去一身秽渍,梳洗打扮之后,容光焕发的邪莲陪伴着我,去检收她多年劫掠得来的财宝。虽然心中早有准备,我仍然为邪莲宝库中那满筐满箱的金银珠宝惊叹不已,而更让我兴奋的,则是这其中不但有许多是罕见的珍宝,甚至还有一些魔法秘籍上有记载,而我却苦寻不得的魔法道具,有了这些,我的淫术魔法,相信很快就可以迈入一个新的境界。

这些宝贝,我当然老实不客气的全部纳入自己的私囊。虽然变态老爸总是告诫我做人要廉洁奉公,不过眼珠是黑的,金币是黄的,看到这些东西,老爸的话早被我丢到九霄云外。我坐在邪莲宝库里对着这许多财宝爱不释手,直到邪莲再三提醒,我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宝库,和她一起去看她新抓的俘虏。

其实我对战俘本来并没有什么兴趣,但是邪莲却口口声声保证我这个战俘绝对会给我意想不到的刺激。我们来到一间破破烂烂的木房前面,邪莲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根胶质棒子,用右手拿着插入牝户,一下拨弄,那通体颗粒突起的胶棒,赫然便像有生命一样上下弹跳,做出种种屈伸动作。

“怎么魔手还有这种功用啊?”

“嗯!今天我要让主人看场好戏。”

邪莲微笑对我说道,紫色瞳仁中,又露出那种我非常熟悉的狂乱眼神,令我知道这黑暗女王的虐待狂天性又开始发作。

“吱呀”一声,邪莲推开木门,当先走进去,我紧随其后,一幅淫糜的场景,立刻出现在我的眼前。

在一张形状奇特的长躺椅上,绑着一个全身赤裸的女子。女子的两条腿被拉开,绑在旁边的扶手上,露出红肿不堪的秘园,白浊的液体,正缓缓从牝户中溢出,而女子的身体,也淋满同样污浊的白液。

两个半人马分别站在这女子的两边,让这女子轮流吮吸自己粗大的马吊。女子的头部笼罩着一团黑气,我知道这是黑巫术中的朦胧术,其作用是干扰视觉,使这女子眼中看到的、耳里听到的东西都是朦胧一团。

看到我们来,两个半人马连忙收起自己的大吊,然后在邪莲的命令下,提来清水,把这女子身上的污渍冲洗得干干净净,甚至连肉洞都掰开冲刷了一番。

终于得到休息的女子,静静的躺在躺椅上。这女子体态丰腴,肌肤如雪,尖尖的长耳朵,淡蓝色的眼珠,表明她精灵族的身份。最让我惊奇的,则是这女子的容貌,竟然和邪莲颇为相似。

“主人是不是觉得我和这贱人长得很像?”

不等我开口,邪莲先一步说出了我的疑惑,没有等我回答,她接着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其实原因很简单,因为这贱人就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。”

“她的名字叫翠萼。”

“咦?”

在我感到惊讶的时候,邪莲走到躺椅旁边,伸手动了两下,椅子动了起来,把翠萼的双腿向左右拉伸,直到双腿变成一条直线才停下,翠萼红褐色的淫唇被拉开,能够看到里面红彤彤的膣肉。大概是知道又要遭受非人的折磨凌辱,翠萼发出了痛苦的呻吟。

“一个月前我抓住了她,从那一天起,我每天都要我的手下狠狠的干她,有时候我自己也会来操她。”

邪莲说着握住了胯下那根巨大淫具,抵在翠萼的菊花瓣上,对准以后,一下子插了进去。

“啊!”

的一声,翠萼的身体抖动一下以后,就像死尸一样静静的躺在那里,任凭邪莲抽插。

“你为什么这么折磨她?”

“因为她嫁给一个很疼她的男人。”

“咦?”

“我和她是姐妹,我被丈夫出卖,被恶魔玩弄,变成如今这人不像人,鬼不像鬼的样子,可是她却一直过得很幸福。看到她,我就感到命运是多么的不公,我要让她也受到和我当初一样的痛苦。”

“……”

这简直是混帐逻辑。我再一次感到邪莲思考问题和做事的方式确实和正常人不同。

邪莲狂笑着,伪具狠命捣进翠萼的菊门,鲜血流出。

“啊!约伯……”

翠萼的口中,叫着一个男人的名字,不用说,约伯就是她丈夫的名字。

“嘿嘿!姐姐,痛苦吧?要你的男人来救你啊!约伯在哪里呢?哼哼!”

听到姐姐念念不忘自己的丈夫,邪莲愤怒的更加疯狂挺动着。可是翠萼只是不断叫着约伯的名字,似乎只要想着这个男人,就能够减轻肉体的痛苦似的。邪莲虽然满腹恨意,却也拿这深爱丈夫的女人无法,突然邪莲停止抽插,用手扭着姐姐大腿和手臂。

“你为什么总是忘不了这个男人?他是不会来救你的,男人都是些自私自利的家伙,他们喜欢的只是你的,你知道不知道?”

邪莲说着趴在地上,歇斯底里的哭了起来。

我伸手把她扶起,让她在我的怀里饮泣。可能是感受到妹妹的痛苦,虽然听不到也看不到,翠萼也开始抽泣。

我站起来,扶着邪莲在一旁坐好,走到翠萼身前,轻轻抚摸她的下身,正如我料想的,翠萼的菊门虽然被邪莲折磨得鲜血直流,可是她的牝户却并未有任何异样的反应。

“邪莲啊!让男人忘记别的女人,我相信你可以做到,可是要想让一个女人忘记别的男人,那就要看我的了。”

我说着念动咒语,张开粉红色的结界,等待翠萼的发情。可是过了好一会儿,翠萼还是全无应有的反应。怎么回事?我疑惑的重新试了一次,结果依然一样。

“主人…这个…我这一个月一直在给她吃…那个…强烈的春药……”

我身后的邪莲嗫嗫的提醒我,我回过头来瞪了她一眼。这婊子,居然给姐姐吃这么多春药,害得翠萼身体对我的淫术结界产生类似免疫的作用。不过对于把成为“史上最强的淫术魔法师”当作奋斗目标的我来说,要让女人动情,当然不能只有这一招。

“万恶之源的淫魔啊,我,约翰·法雷尔,忠实追随你的仆人,在这里谦卑的请求你,施展你所拥有的无边力量,让这个女人完全开放心灵吧!蓝不多,答阿里,铁诺列诺!”

随着咒语,在翠萼头顶上空出现五色的云彩,云彩中一只眼睛一闪,射出一道雾气,将翠萼全身笼罩。

片刻之后,所有雾气散尽,翠萼的脸上,露出迷朦的神情,身体完全松弛。

这种“淫魔幻世”属于淫术魔法中比较高阶的一种,其实就是比较高级的催眠术,作用是让被催眠的人听从施术者的任何命令。

我让邪莲解去她对声音的禁制,缓缓说道:“翠萼,你听着,从现在起,我是你的引导人,带领你体现真正的幸福,我的话都是对你有益的,你不要怀疑,知道吗?”

“知道了,我将听从你。”

“从现在起,只要有人对你说:临、兵、斗、者、皆、阵、列、在、前这九字,你就要变得淫荡,而且要服从说出这九个字的那个人的命令。听懂了吗?”

“听懂了,我将变得淫荡,而且要服从说出这九个字的人的命令。”

“很好。”

我顿了一顿,说道:“临、兵、斗、者、皆、阵、列、在、前。”

翠萼的身体颤抖了一下,神情一下子变得风骚起来。

现在当我再一次挑逗翠萼,俯在她的胸口,含住她那颗乳首时,翠萼的身体马上产生了强烈的反应。她颤声呻吟,声音中充满媚情荡意。同时我能够感觉到口中的乳头迅速膨胀变硬。

翠萼的乳房和邪莲的不同,甚至和我以往所接触到的大多数女性都不同,她的乳房丰满白皙,但是非常松软,伏在上面的时候,简直像是躺在棉花上。不过却又没有松弛,揉捏的时候,能够感到还是非常的有弹性。我觉得这真是上等的珍品,于是起劲玩弄着这蛋糕似的酥乳。

邪莲也为翠萼的变化震惊,看着我的眼光,又多了一份崇拜敬畏的色彩。

被我魔法迷惑的翠萼,在我的爱抚下,把身心完全向我敞开。不但乳头挺起,而且在被拉开至极限的双腿的根部,那妩媚醉人的玫瑰已完全盛开。散发出馥郁芳香的露水在花瓣上凝结,刚刚饱受凌辱,却一直没有屈服的花蕊,此时却在我的挑逗下情不自禁流下了喜悦的泪水。

“干我,干我。”

翠萼的呼唤越来越急切,完全不顾自己被绑住的事实,努力的想把腰肢向上挺起。可是我还想玩弄一下这陷入迷幻中的女性,于是我把手指放在翠萼的花唇上拨动。

“你为什么这么淫荡?把腿张得这么开?而且还流了这么多的淫水。”

“啊!我不知道,好像身体里面有火焰在燃烧。”

翠萼红着脸回答。

“你现在最想要的是什么?”

“……想请…想请你…请你操我……”

“嘿嘿!”

我淫笑着把肉棒刺进她的肉洞。

她的膣腔感觉比邪莲的要宽松,但是水却特别多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催眠以后完全放开的关系。

“我的肉棒和你的丈夫,那一个更好?”

“啊……你的。”

“与我做爱,和与你丈夫做爱,那一个你更喜欢?”

“你。”

翠萼的回答,极大的鼓动我的虚荣心,我接着问:“我和你丈夫,你更喜欢那一个?”

“……我丈夫……”

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回答。她妈的,真扫兴,我愤怒的把肉棒从翠萼体内抽离。

“…啊……我要……”

翠萼又在娇声叫唤。

“要?你去找你那个丈夫要吧。”

我顺手拉过邪莲,在她的身上发泄着剩下的欲火。两个一直站在一旁的半人马冲上去,一个接替我的位置,另一个则在翠萼的头边,让翠萼为他口交。

“居然这么爱她的丈夫,他妈的,这个骚婊子。”

我急速的在邪莲体内抽动,心里仍为刚才遭受的意外挫折而愤愤不平。

“要不是我现在急着要去攻打那个马丁列斯要塞,我一定要好好的调教这个臭婊子。”

这时听到我喃喃自语的邪莲,回过头来,看了我古怪的一眼。

“主人……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你刚才说要去攻打马丁列斯要塞?”

“是啊,怎么了?”

“主人,你怎么不早说?你知不知道,翠萼这贱人的丈夫,就是守卫马丁列斯要塞的主将,约伯·希恩亲王。”

对于邪莲的话,我十分讶异,这个蓬头垢面,正在帮半人马们含吊吹箫的烂婊子翠萼,居然是马丁列斯要塞大将的爱妻,这可真是让人想不到。

邪莲又说,翠萼的丈夫,是索蓝西亚的亲王,与王室血缘极近,授命镇守马丁列斯。她赶去与丈夫相会,却没想到半路上遇到邪莲一干人伏击,被擒受辱。

这婊子有这等身份,那是奇货可居,我与邪莲商议着种种策略。要混几千个人类进马丁列斯,这是绝无可能,那群尖耳怪物一眼就认出我们的来历;不过,利用这婊子,单单我和邪莲混进去,却是不难。要是逮着机会,一举干掉了翠萼她老公,这个军功就很大了。邪莲更提出建议,就是伏击她老公后,可以设法控制他的神智,这样我们就有机会占领马丁列斯。

实行的步骤很快就议定了,就在当天晚上,我和邪莲蒙面潜入关着翠萼的地方,杀掉那两个为了计划必须牺牲的倒楣半人马守卫,将奄奄一息的翠萼救了出来。

她与邪莲是曾经一起修习剑术的同学,当年似乎是挺要好的,而自从她被俘虏至今,邪莲从未现身过,轮奸她的半人马也没说过什么,这蠢婊子压根儿就想不到,异母姐妹竟是害她家破人亡的真凶,见了我们,起先以为是来奸淫她的匪徒,当我们斩断她手腕的铁练,将她救出时,这婊子高兴得流下泪来。

三人匆匆而行,直到她确定那帮匪徒再也不会追上来,我们才露出真面目,说是得到她遇难的消息,匆忙赶来救援。

翠萼看着邪莲,先是一呆,为自己的境遇羞惭不已,跟着就搂住异母姐妹,嚎啕大哭起来。邪莲装得似模似样,柔声安慰,面上出现悲愤表情,却连一点凶手的愧疚感都没有,看得我目瞪口呆,发誓以后绝不可轻信这女人的任何话。

安慰话语逐渐来到正题,邪莲愤慨地表示,要带翠萼去马丁列斯,请她丈夫派出军队,肃清这批盗匪,给好友报仇。翠萼早给这一个月的地狱磨练吓破了胆,哪想得到报仇,却只期望尽快到达安全的地方,休养身心,所以对我们的提议大表赞同。

我们表示愿意随行,护送她前往马丁列斯。翠萼对带人类进入要塞,似乎有所犹疑,但我们连加恫吓,告诉她这一路上仍不平静,还有许多凶恶的盗贼,她魂飞魄散,立即同意我们的提案,一行人遂往马丁列斯出发。

一路上,邪莲向翠萼介绍,我是于她有大恩的恩人,她现在委身于我,作我的女奴。翠萼大感疑问,不晓得我有何能耐,竟能收服她这心高气傲的同学,我当然是胡扯一番。

我那一千骑兵,经过这一次大灾难后,只剩八百多人。我并没有与他们一同成为八百壮士的雅兴,所以修书一封,让他们带着书信,赶到离此最近的一个我军营地。那里的将军,是我变态老爸的旧部,很是忠心耿耿,以前来我家的时候,零用钱给得特多。我请他率领麾下三万步兵,赶到马丁列斯附近埋伏,见到我的信号,立刻攻城,里应外合,把城拿下。

行色匆匆,两日后,我们赶到了马丁列斯要塞。守门士兵露出明显的敌意,但当翠萼出示了身份证明后,我终于成功进了这数百年来,除了俘虏与死尸之外,再没有其他人类进入的宏伟要塞。

在这一路上,翠萼曾数次向我们提起,她老公是索蓝西亚数一数二的硬功高手。什么是硬功,老实说我并不熟悉,但是听邪莲的说法,那似是种可以拿刀子往身上乱砍,最后刀子折断,身体却没事,用以夸耀自己比刀子还硬的笨功夫。

大体来说,精灵们长于灵力、感知力,在斗体力的项目上,却非其所长,所以很少听说有哪个精灵,能练成武学高手。以这结论为大前提,我们实在不怎么相信这臭婊子的话。再说,邪莲的魔鬼右手,除了极少数的特殊合金,几乎没什么东西弄不断,有此为恃,我想是没什么好怕的。

可惜,许久以来,事实一向与我所想相差甚远!

卫兵们将我们领到将军府的广场,我们目睹了一幕惊人奇景。

十多名军官,手持长枪,枪头闪着雪亮蓝光,那种独特光泽,正是一种高硬度的特殊金属,Z合金,也正是邪莲的魔鬼右手无法弄断的材质,用这金属做枪头,便是厚重山石,也可以像豆腐一样刺进去。

军官们高喝一声,同时将枪刺下。在他们的中心,一个身材壮硕的精灵壮汉,不闪不避,凭肉体硬接枪尖,只见他怒眉一扬,浑身骤发刺眼金光,竟没一柄长枪能刺进他体内,再听他一声震耳大吼,Z合金精练的枪尖,硬生生被震成钝铁。

这时军官们纷纷走避,上方高台推下一块小山似的巨岩。光看大小,我实在难以想像是怎么运到那么高的,重量加速度,砸将下来,就算大象也成肉饼了。可是,那壮汉手不动、身不移,仅凭身上一股凌厉罡气,就此将那巨岩托在半空,内劲再吐,巨岩爆成无数细小石块,四散纷飞。

当翠萼狂呼着“约伯”飞奔出去,我和邪莲的脸色,自然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。

“邪莲!你的手会比那些合金还硬吗?”

“不会!”

“你认为你的牙,能咬穿那家伙的喉咙吗?”

“我想……不行吧!”

“那……我们还留在这里做什么?”

不用多言,我们一起转身,想要立刻离开。可是,厄运往往是接二连三来,我们才一回头,就看到将军府那两扇厚重的大铁门,像切断我们所有希望似的,在轰然巨响中,缓缓关上。

翠萼的将军老公,约伯·希恩,是索蓝西亚亲王,手握重兵,出任马丁列斯的驻守大将,这事我们早已知晓。但是,我们却不知道,约伯同时也以“拳圣”之号,名扬大地,传闻他少年时,曾至海外学艺,得异人传授,以精灵之身练成了一身骇人绝学。

值得庆幸的,是这位好好先生的爽朗个性,他对妻子遇到盗匪,随从惨遭杀害的惨祸又惊又怒,立刻就要点兵,扫荡盗贼团。不过,对于身为妻子恩人的我们,他半点怀疑也没有,百般礼遇,着实亲热。

邪莲和我数度讨论,约伯的身体坚硬若此,恐怕只有拿百鬼丸硬攻,才有希望伤他;但他武功练到了这等地步,我们纵有宝剑,也讨不了什么好处,最聪明的方法,还是尽早开溜了事。

可是,约伯坚持要招待我们,又说妻子惊魂未定,希望我们多陪陪她,等翠萼精神稳定了,再行离开。太过坚持,可能会露出破绽,我一时间莫可奈何,只好接受他的好意。

我曾唤出魔苓,商议对策,她说,她发现有高人在约伯的身上,下了一个超强力的神圣结界,再配合他本身的功力,纵是百鬼丸也砍不进去,万魂幡中的鬼魅,更是近不了他的身。至于要如何破去,魔苓一时间也想不出办法来。

回想血魇秘录,内中只有记载,这类以神圣结界加持过的高手,最忌讳男女交媾,就像修练童子功,只要一射精,那结界立即化为乌有。我们以这为大原则,让邪莲去引诱约伯。哪知道,尽管大批索蓝西亚人,被邪莲的艳色迷得神魂颠倒,约伯却偏视而不见。据手下人的说法,约伯当年也是一位风流人物,婚后与妻相爱甚笃,但为了驻守马丁列斯要塞,奉命戒绝女色,是以绝不会对任何女子动心。

当初翠萼因为不想丑事外扬,只对她丈夫约伯说,自己遇匪,从人被杀,她被关了两天后,给我和邪莲救出来,对于轮奸、凌辱等事,只字不提。但她进城时那副狼狈样,白痴也可以看出有问题,军中四下流传,言语当然不干不净,几次加油添醋后,进入我耳里的版本,几乎把翠萼形容成荡妇一般。

军队向来是多事之地,军官们被邪莲撩拨得欲火焚身,翠萼又是索蓝西亚有名的美人,现在流言喧嚣,士兵们看她的眼神,鄙夷中更带三分垂涎,一双眼直盯着她的淫乳浪臀,饥渴得像是要喷出火来,要不是顾忌她老公是要塞大将,怕早就一拥而上,将这婊子奸得不成人形。

这情形久了,当然会出事。

这天,我和邪莲午后散步,她蝙蝠般的听觉,忽然听见前方的女性呜叫。赶去一看,只见两名军官将翠萼剥得赤条条的,想要强奸。发现我们到来,那两人慌忙逃逸,我懒得多生事端,故意追了几下,就装作追不上。

翠萼惊魂交加,只求我们别张扬出去。我嘴上答应,心里却越来越烦,这婊子如此多事,心总是定不下来,要是她一直这样,我们岂非永远都不用走了!事后,我索性向邪莲提议,找个理由就此离开。邪莲表示赞同,但希望走之前,再奸淫那婊子一次。

女人家的报复心态,我有点不太能理解,不过翠萼那婊子长得的确不错,奶大臀肥,没干过她就走,实在是可惜,于是便同意邪莲的提议。当天深夜,我们蒙面闯进那婊子的闺房,在她回过神之前,将她制住,蒙上双眼。

“出来混要讲信用,讲过要奸你就是要奸你,早上被你这臭婊逃过,我们晚上就加倍干回来。不过你放心,我们可不会白玩你的!这样好了!我们干大你的肚子,留个种给你做纪念,便宜你了…”

事先服用过改变声音的药草,我滔滔不绝地说着。

“不…我不要…”

被邪莲牢牢制住,翠萼惊得花容失色,拼命摇着头。

“不管你要不要,反正你现在插翅也难飞了!”

我说着欺近翠萼的面前,掏出一条绳子,粗暴地将她双手绑在身后。

“啊…放开我…”

翠萼失去了抵抗的能力,只能不住哀求着。

“谁叫你生得这么漂亮呢?你短命老公死了,将来横竖也是要便宜别人的,那不如便宜我们算了,哈哈…”

我大笑过后,一把将翠萼推倒在桌子上。

“别这样…求求你们…”

翠萼猛烈摇着头,一头秀发随着四处飞扬。

“嘿嘿嘿…”

看着眼前脆弱的小绵羊,我发出了得意的微笑。

“放开我…求求你们…”

翠萼无助地喊叫着。

此时我和邪莲互看一眼,默契似地点了点头。

“先让我干她的淫穴吧…”

我说完之后,便走到翠萼的后面,把长裙和里头的亵裤一把扯去,露出隐密的淫秽溪谷。

“啊…不要啊…”

翠萼拼命挣扎着,可惜发挥不了任何作用。

桌上晃动的油灯,灯光正好照在翠萼下体龟裂的肉缝上。

我脱去了裤子,勃起的肉棒从里头跳了出来,龟头在空气中摇摆着,散发出骇人的虎威。

“很期待吧…”

我说着用手握住肉棒,凑到翠萼的阴户上。

“不…不要啊…”

翠萼拼命扭动着身体,想要逃开即将入侵自己身体的凶器;然而我只用另一手压在她的腰上,登时就令她再也动弹不得。跟着,在她还反应不过来的时候,粗大的肉棒便一口气插入最深处。

“啊…”

由于阴道缺乏润滑,因此翠萼痛得眼泪夺眶而出。

“喔…干干的,不过还是很紧呢!”

我边说边残忍地抽插起来。

“唔…住手…”

翠萼不时发出杀猪般的哀嚎声,身体不停地颠动着,企图想要减缓我插顶她阴户的速度。可惜这对我来说,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。我反而一次比一次顶得更深更用力,有意和翠萼作对。

“痛…住手…啊!”

翠萼发疯似地哭闹着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在一旁看得欲火焚身的邪莲也脱去了下裳。

“我也来参加吧…”

邪莲说着来到翠萼的面前。霎时,一根特意预备的巨大假阳具,绽放在翠萼面前。

“啊…”

尽管看不到,但从脸上的触感,仍可感觉到肉棒的规模,翠萼一时间忘了下体传来的疼痛,直被这大肉棒吓傻了。此时,翠萼是仰躺在桌子上,在张开的双腿间有着我在那儿不断做着活塞运动;而邪莲则站在她的头旁边,用手猛力捉住头发,硬将她的嘴巴往胯下巨大的假阳具强行压了下去。

“唔…”

翠萼的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呻吟,已然失去抗拒能力的她,不由得顺势将肉棒含在嘴里。由于肉棒实在太粗了,因此翠萼的下颚不断传来强烈的酸痛。而邪莲又不时配合着我的动作,将翠萼的嘴巴当成女人的阴户,粗暴地在里头抽插着肉棒。这么一来,粗长的假阳具好几次都猛烈顶入喉咙里,使翠萼阵阵恶心,好几次差点喘不过气来。

“嘿嘿…好好吸吧…待会有你好看的!”

邪莲露出了邪淫的笑容。

可怜的翠萼,前后同时受到攻击,嘴里夹杂着酸咸味的性臭,更令她感到阵阵反胃,身体不停抽搐着,鼻孔也一张一合的呼吸。

“嘿嘿…女人的身体可真奇怪啊!”

在后头的我突然开口这么说道。

原来翠萼原本干燥的阴道,居然因为被肉棒抽插,而开始分泌出淫水来。这当然不是说我如何了得,而是一个月来的奸辱调教有了作用。

“你这个淫娃…被强暴了还会泄出淫水…哈哈…”

我用尽方法羞辱着翠萼,又过了一会,我突然将肉棒拔离了翠萼的阴道,由于沾满了淫蜜,因此我粗黑的龟头在灯光下散发出骇人的淫威。

“喂…我可以帮她转个身吗?”

我对在前头的邪莲这么问道。

“嗯…”

在征得邪莲的同意后,我伸手捉住翠萼的屁股,用力将她翻转过来,让她的屁股朝上抬起。

“唔…”

强大的力量使得她几乎要松口脱离嘴中的肉棒,然而邪莲却硬往前挺,不让假阳具从她口中掉出来。

“不准离开肉棒,不然有你好受的!”

邪莲威胁着翠萼。

就在此时,翠萼已被翻转过来,变成屁股朝向我高高抬起;但她的嘴中依然含这邪莲的伪具,丝毫没有喘息的机会。

“让我来玩玩你的屁股。”

我用双手将翠萼的屁股用力分开,出奇不意地伸出温湿的舌头,在她那迷人的菊花上用舌尖轻轻上下地舔动着。

“唔…”

由于屁股从没被人这样玩过,含住肉棒的翠萼喉咙里发出了怪异的呻吟。

“哦…这就是你屁股的味道呢!”

我啧啧地品尝着翠萼屁眼的味道,一边开口嘲笑着她。听我这样说,翠萼羞愤得满脸通红。

“唔…”

趁着翠萼失去防备的时候,我突然将舌尖塞进了她的屁眼里面。

“啊…”

翠萼抵挡不住强烈的电流,不由得松开肉棒大叫出来。

“啪!”

说时迟那时快,邪莲狠狠赏了她一记耳光。

“谁叫你离开我的大吊的?”

邪莲边骂边又把阴茎强行塞入她的嘴里。

恰巧这个时候,我也把舌头抽离了翠萼的肛门。

“注意罗…我要把手指塞进你的蜜穴里了!”

我说完,便把食指和中指放进了翠萼湿淋淋的阴道。

“唔…啊…”

翠萼空虚的阴道被手指给填满了,立刻发出了满足的浪叫。随着阴道里传来的快感,翠萼不自主扭动起了她雪白的屁股。

“喂…谁叫你乱动的…”

我斥责着翠萼,跟着用左手固定住她的屁股。待她的屁股不再左右摇晃时,我又将舌头塞入她屁眼里。霎时,狭窄的菊肛立刻被那肥大的舌头给撑了开来。

“哦…”

翠萼的阴道和屁眼同时被攻击,舒服得浪叫声不断。此时我突然将食指和中指从翠萼泄满淫水的阴道里抽了出来。

“来看看你的阴道能不能容纳三个手指。”

说着我便将食指中指和无名指硬塞进了翠萼的阴道里。

“啊…唔…”

翠萼不断从喉咙里发出哀求的呻吟声。然而我却不理会她,继续又将舌头塞进她的肛门里。两边同时都被撑到了极限,翠萼觉得阴道和肛门快裂开了。

“啊…唔…”

翠萼喉咙里的哀嚎越来越大声。可惜我依旧不理她,只是不停地虐待着她底下的两个洞。过了好一会儿,才将舌头和手指分别拔了出来。

“手指沾了这么多淫水,刚好可以当作润滑液。”

我露出了淫笑,跟着将食指猛插进翠萼的屁眼里。

“唔…”

翠萼顿时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。

相较柔软的舌头,坚硬的手指着实将屁眼给大大撑开。这种痛苦,就好像肉硬是被撕裂了一样的难过。

“哦…果然很紧呢!”

我感受到翠萼的括约肌不断用力地吸吮着自己的手指。

“唔…啊…”

痛苦使得翠萼流下了泪水,同时不断想摇摆身体。可惜嘴里被邪莲粗大的肉棒硬塞住,而腰部又被我控制住,根本没有任何发泄的管道。

“呵呵…你这里还是处女吧!”

我边说边用邪恶的笑容猛盯着翠萼的菊花。

“插进去一定很紧吧…”

我边说边幻想着肉棒被肛门用力夹紧时的舒爽。

“哦…瞧瞧你的阴户,多么淫荡啊!”

我此时的视线停留在翠萼的私处。

此时呈现在我眼前的阴户,已经因为一连串的刺激而充血成紫色。沾满了浪水的花瓣,就好像在请求着肉棒似地向左右分开。

“啊!洞口已经完全张开了呢!”

我边说边用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在那喘息的花瓣扭动着。

“啊…哦…”

两边又都受到强烈的刺激,逼得翠萼嘴里不断发出哼声。

“你的蜜穴已经很渴望肉棒吧…已经开始夹紧了喔。”

我说完又用两根手指好像交换似地挖弄着,并且还加上了猛烈抽插的动作。每当我向外拔时,翠萼鲜红色的花瓣也会跟着露了出来,同时从蜜穴里也流出了大量的蜜汁,不断沿着大腿根流着。

我丝毫不肯放过任何机会,拇指居然还在外面不停地按摩着翠萼的阴核。种种刺激之下,她阴道里的收缩,很快就变成屁股全体的痉挛。

“哦…你的屁股正在夹紧呢!”

我感到伸进肛门里的食指被翠萼用力夹了好几次。在恶意的玩弄下,翠萼从蜜穴里流出来的淫汁,没一会就淋湿了床单,在大腿上形成一条水路流下去。

“唔…”

翠萼抗拒不了过激的快感,全身都颤抖着。

“很舒服吧…不过这只是刚开始而已。”

我说完便将插入阴户里的手指给拔了出来,握住自己的肉棒,用紫红色的尖端在湿淋淋的洞口摩擦。等到沾满了足够的淫液后,我这才猛力挺了一下屁股,让肉棒插入翠萼的肉缝里。

“啊…”

翠萼整个人几乎都快昏过去了,伴随着我猛烈的撞击,那根大肉棒彷佛已经冲顶到内脏了。尤其是被肉棒插入的阴道不断传来莫大的充实感,而阴茎的尖端不停地碰到子宫壁上,使我全身都有触电的感觉。

“喔,好紧啊!像钳子一样在吸吮我的肉棒呢!”

我再次把肉棒深深插入纤弱的肉洞里后,立刻开始扭动屁股,通往子宫的阴道开始激烈收缩,夹紧棒状的肉块。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舒服,我整个人都快爆炸了。

大约抽插了十几下后,我猛地将肉棒抽了出来,改而抵住屁眼。霎时,从屁股传来几乎要裂开般的疼痛感,不停地冲击着翠萼。

“啊…唔…”

翠萼拼命地想要抗拒。可惜嘴里仍被邪莲的大肉棒控制住,根本没办法移动身体。就在这个时候,我利用还沾在肉棒上的淫水所带来的润滑度,一举将肉棒整根插进屁眼里。当我的龟头陷入了柔软的菊肛里时,翠萼全身猛烈抽动。

“啊…”

强烈的疼痛侵蚀了翠萼,使得她喉咙发出本能的哀嚎。

“不要…会死的…”

翠萼再也顾不得会被甩耳光,终于松口大喊出来。

“快拔出来…会裂开的…啊…好痛…”

翠萼此时脑海一片空白,只希望我可以快将肉棒从她狭窄的肛门里拔出来。

“嘿嘿…死不了的!这臭婊的肛门真够紧的,就让我再多享受一下吧…”

我对在前头的邪莲这么说道,硬是用我那肉棒挤开翠萼狭窄的括约肌。由于直肠渐渐习惯了阴茎,因此我得以不断向深处刺入,直插到阴茎根部。

“好紧啊…”

我发出了舒坦的喘息声。只能容纳一根手指头的肛门,硬是被粗大的肉棒给撑了开来,那种缩紧的感觉正好符合了阴茎的需求。我于是不停在翠萼的屁眼里抽送着自己的肉棒,同时用手指抚弄着沾满了淫水的阴核。这么一来,翠萼的疼痛开始被阴核上传来的快感给稍稍取替,口中的惨叫声也降低了许多。况且她的肛门也开始习惯起我的大肉棒。

当我侵入到某种程度时,一旦撤退回去再插进来时,疼痛便已经减少了很多。就这么来回抽插了几次以后,翠萼觉得肛门里的肉棒开始增加体积,同时我也发出了嗯嗯的哼声。

“要…射了…射了…啊…”

由于肛门实在太紧了,因此我干不到多久便忍不住想射精了!

“唔…要射了!射了…啊…”

我立刻从直肠里拔出肉棒。随着吼叫的声音,龟头前端的马口,喷射出了白浊的液体。

“呼…”

获得无比的畅快后,我口中不住喘息着,对邪莲说道。

“换你了……”

这句话才一出口,一声如雷震耳、愤怒已极的狮子大吼,在我们耳边响起。在门口,双目红得几乎要喷出火焰的约伯,怒发冲冠,全身满是惊人杀气。

“你们、你们这班畜生……我要杀光你们!”

大吼中,约伯就像一头激昂的雄狮,盛怒挥拳杀来。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