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第一部 卷一
第四章
妖姬邪莲

因为阿胡拉玛之战,一跃成为国家英雄的我,当然不可能被投闲置野,一直处在这边境之地。两天后,我收到军部勒令,命我回转王都,参加庆祝大典。

一路上,我钻研从血魇身上取得的种种秘录,和淫术魔法书相对照,令我学问大增,更立刻学以致用,将小星玫彻底调教,再也没有半分违抗。

炼药时,我突发奇想,拿血魇的人头,沾印上碧血纱帐。或许从某个角度来看,他也算得上处女,又或者死人妖的高超巫力,弥补了一切,碧血纱帐发出幽幽绿光,天地骤寒,经我剪裁祭拜之后,血魇大法师的秘密武器,万魂幡,在我手上大功告成了。

还没有想到怎么用,这超强法器被我随身密藏,更没透露给第二人知晓。

王都的庆祝大典上,我被受封为骑士,又得到男爵爵位,军职也再度跃升,不是步兵队的千夫长喔!而是骑兵队的千骑长!

我的战绩被大肆宣扬。当然不是血魇被血奴轮奸致死的糗事,而是我写好的报告:如何与血魇奋勇搏斗,诱他掉以轻心,在他得意洋洋时,一举将他刺杀,割去首级的英勇故事。反正没人指认,难道血魇的人头还会开口说话吗?

宫廷书记官要我穿着军服,手提血魇人头,供画师画像留存,更访问我此役心得,我说:愿将这份荣耀,与法雷尔家的祖先共享,无堕我那上将军父亲的威名。这句话引得台下群众掌声雷动。

见鬼,其实我最想让赔了夫人又折兵的血魇大法师,共同分享这份荣耀,死人妖的脸色想必很精彩。

虎父无犬子、将门虎子、青出于蓝……种种荣誉称呼加在身上,我挥手致意,心里却飞到了王城里的妓馆歌楼。既然小星玫已经被我收得服服贴贴,此时不花,更待何时?

我国的骑兵队共有四大集团,倘使被分去西方国境见变态老爸,我宁愿立刻退役,最理想的是留在王都,说不定还有机会接近御林军的大都督,那死人妖念念不忘的翎兰公主。

星玫偷溜出宫的事,引起轩然大波,不晓得她是怎么摆平的,总之,她又和她老爸连进“谗言”以至于我的军职再升。

当听到我这千骑长非比一般,而是拨了五千骑兵在我麾下,成立一个小型师团时,我惊讶得合不拢嘴,却完全没想到,除了星玫之外,还有其他的力量正在运作。

所以,当我前往军部领取印信时,意外地接到了勒令。军部打算让我这少年英雄有充分发挥能力的机会,立刻委派任务给我,压榨人力的本事,确实有一手。

薄薄一张纸,彷佛有千斤重,我的下巴险些掉下来。

“什么?你们要我进攻马丁列斯要塞?”

我国正北方的群山之后,是精灵大国索蓝西亚的属地。对于那票尖耳怪物,我们没有多少交情,特别是在三百年前,他们宣布建国的那一夜,忽然突袭抢走了我们辛苦盖好的坚固城塞,马丁列斯!

那个城塞是当初为了扼守北方群山缺口,特地花费巨资兴建的,谁晓得现在会变成那堆尖耳怪物的屏障。他们居高临下,令我国北方门户洞开,每次与索蓝西亚的战争,都吃了不小的亏,直到数年前,国王将长公主冷月樱,嫁给位于索蓝西亚北方的金雀花联邦大总统,缔结同盟,两国合力,这才令那群尖耳怪物不再入侵。

尽管如此,从三百年前,我国军部就一直处心积虑,想要收复马丁列斯,发动的大小行动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,不过,留在正式记录上的成功次数,是一次也没有,徒然给了那群尖耳怪物讪笑我们的话题。我家的变态老爸,当年也曾参与十数次马丁列斯攻略战,不过,当他的官位足以主导一场战争后,他就去了西边国境守备,免得给这烫手山芋坏了他不败将军的美名。

而现在,攻略马丁列斯的任务,就掉在我头上。城内的守军纵然没有三十万,二十万也是有的,加上城壁险要坚实,落在那群尖耳怪物手里后,又专程聘请矮人工匠群,大肆修筑,就算百万大军横列,一时三刻也未必攻得下,我这小小的五千骑兵去攻城,除了死给人家看,实在想不到什么多余作用。

“阿胡拉玛的大英雄,这点小事怎么难得倒你呢?好好干吧!”

说得简单,那你去攻城,我留在军部派你去死好了。难怪变态老爸总是说:本来,人类的敌人就是人类。

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。隶属于我麾下的五千骑兵,目前王都只能分出一千人,剩余的四千人,则沿途吸收地方警备队的兵力。军部拨给我五箱黄金,作为添购设备之用。所谓的地方警备队,并非正职,那是由地方乡勇自行组织的护乡团,抓抓小偷可以,要打仗?只怕还没开战就跑了一半。

看来这次问题真的很严峻,军部是根本没打算让我活着回来。真搞不懂,难道前阵子谣传的裁员计划是真?还是我变态老爸真的得罪太多人了?

唉声叹气,准备出发,胜利是不可能啦!不过随便虚应两下,时刻准备开溜,把命保住。反正有攻打过也就成了,顶多回来以后马上退役,要小星玫帮我说情,应该不至于有太大后患。

下午与星玫欢好时,照例张开粉红结界,在性交中吸取星玫的少女阴元,操得小丫头高潮两回,看她婉转嘤啼、香汗淋漓的疲惫样,忽觉有些不忍,想要拔棍退出,小丫头却主动用腿缠着我的腰,香臀一扭,又将阴茎吞了回去,还虚弱地要求我再多吸一点,路上平平安安。

他妈的,原来自始至终,小丫头都晓得我采阴补阳,只是从不说破,特别放开自己,让我汲取她的精元。感动归感动,不过想到被人当成傻子,还是很窝囊就是了。

“一路上小心,我不能跟着你去,你自己要保重啊!”

率队出发时,小丫头穿着军装,偷偷到城门边送我,眼睛哭得红通通的,给我哄了几句后,居然连她那把袖中利剑都送给了我。

两人离情依依,就此在城门边分手。

这些时日,我专心致志做的一件事,就是研究血魇的秘录,除了理解许多黑巫术的真谛,也学会了万魂幡的操控法。我不得不说一句,在黑巫术的修行上,那家伙真是个了不起的死灵学者。

操纵死灵要付出一定心力去维持,避免阴魂反噬。刚入门的死灵术士,光操纵一个就要煞费心思,优秀的死灵法师,只要能一次操纵数百个,便足以向人夸耀自己的法力高强,至于动用到上千,那是极为罕有的大场面了。而这万魂幡,则是血魇跨用多种教派的秘术,还有几种是我从未听闻的,利用层层小结界,将反扑力量减至不可思议的最低,单只是这成就,血魇大法师就足以不朽了。

这么伟大的法师,却死得这样荒谬,假如不归因于报应,那就只能说:他真的有够衰!

我一再研究后,终于确认,即使是我这样一事无成的三流术者,也可以操控万魂幡。不过,目前我还想不到该怎么用,没事召唤万条阴魂出现,阴风狂嚎,天愁地惨,那场面难道很下饭吗?另外,假如让人见到我使用这伤天和阴毒法器,就算教廷不驱逐我,变态老爹肯定是会宰了我的。

血魇秘录的种种,同样也被我实验在小星玫身上。

说起这丫头,还真是有些可惜,因为经过这许多日的调教后,小公主不但已经能在床上彻底开放自己,更迷上了肛交的变态快感。而她的稚嫩屁眼,柔软紧窄,感度一流,真个是罕有名器,如今匆匆与她分别,想来真是难舍。

哀叹无用,枯燥的行军仍得继续。数日后,我发现有一件事不太对劲,虽说嚷着要招募军队参战时,地方上的青壮没人愿意,这是意料中事,但拒绝得太过异口同声,这也不太对劲,令我有堕入别人奸计中的感觉。

假如这一切都只是某人的奸计,那我带着的这五大箱黄金,岂不是怕我不够死,特意送给我的诱饵?这想法不幸言中,我带着五大箱黄金,却只有一队乌合之众护送的消息,引起了国内所有盗贼的注意。

等闲的还好应付,但某些一流的盗贼团,兼作佣兵生意的,实力甚至媲美正规军,绝不是我身边这些酒囊饭袋可以应付的。我命众人提高警觉,同时把行军路线换成比较隐密的山道,但心中的忧虑仍无法消除。

日子很快过去,我的部队现在正行进在一条诺里斯山谷之中,出了这条狭长的山谷,离马丁列斯要塞就只有三天的行程,也就是说,三天之后,我就可以掉头跑回国了。虽然不怎么光彩,但是我命只有一条,还要留着享受花花世界的种种乐事,怎么随便抛洒在马丁列斯要塞这种鬼地方?

就在我骑在马上,冥思苦想如何能够安全而迅速的逃跑时,“嗖”的一声,一只响箭掠过了天空,随着尖锐的哨音,从山谷的两旁,一齐涌出数千名人首马身的怪物,人人举着铁锤、弓箭之类武器,仔细看来,这些武器竟然并非是用手握着,而是直接接在手臂上。

在国家边境上,有盗贼是常识。我国和索蓝西亚因为一向都把他们当作是阻碍对方的一道天然屏障,所以对此也不加禁止,任由他们啸聚山林。

半人马是生活在大地边境的一种兽人,智力寻常,体格却十分健壮,力大无比,所以也算是一种强力兵种,但是这人种向来罕见,我实在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冒出一大票来,而且这些半人马的形状,也和我以往所听说的半人马有很大区别。

不过现在这些半人马怪物数目并不比我军占优,装备更远不如我军精良,那么他们想做什么?不管了,反正如果我把这些人全部歼灭,把人头割下来报功,就算不能攻占马丁列斯要塞,至少也不能算是我寸功未立吧!

这样想的同时,我的部下也迅速散开排成战斗队形,准备应付敌人的第一轮攻击,可是那些半人马只是站在两边山上,并不发动攻击,像是在等待着什么。就在这时,“扑喇扑喇!”

从空中有一个人扇动着翅膀落下,站在左首一块大岩石上,所有的半人马立刻都抬起头看着这个人。

那是一个女人,而且是非常妩媚成熟的女人。

紫色的短发,紫色的眼睛,猩红的双唇,背后伸出一对黑色的蝙蝠皮翼,明白显示出她吸血族的血统。她的肌肤雪白,绝大部分暴露在阳光下,诱人的身体曲线夸张而充满媚惑的力量。亮黑色皮革的胸罩几乎包裹不住她那过于丰满的乳房,至于她套在股间的那件黑色丁字皮裤,由于过于紧绷的缘故,耻丘部位隆起,外沿挤出裤外。这些加上套在修长小腿上的黑色皮制高叉靴子,使她充满一种邪恶的媚惑力量,全身都散发出女王的气息。

“天啊!”

我和我的部下一齐惊叫。

我当然是惊叹于这女子身上那股使人肉棒为之一振的媚力,我的部下在叫什么?难道他们也懂得欣赏这样的女人?我转过头来,看着我那些部下,他们大多数任军职已久,阅历丰富,也许他们知道一些什么。结果我看到这些人眼中都露出恐惧的目光。

“血莲花!是吸精女王血莲花!”

他们惊叫。

吸精女王!什么意思?我正想问个清楚,却看到站在石头上的那个女人把左边翅膀张开挥舞,就在我还在想这是什么意思的时候,我军所处的地面突然向下坍陷,几乎有半数士兵掉进这早就挖好的陷阱。

骑兵队一旦掉进陷坑,那后果比步兵还惨。我正忙着从马匹下挪开身体,忽然又听见一声吟唱。

“六芒五耀之光,天地楮之极,吾之血于万魔之间,魔之极,血之契约之合,张开黑暗之结界,遮去天地的光辉。暗阉!”

我们眼前顿时一黑,周遭迅速弥漫起大量的黑雾,所到之处,有些还没掉进陷坑、刚刚爬出陷坑的人,也纷纷落马昏迷,已在陷坑中的我自然也不能幸免。

“是夺魂雾!我们中伏了。”

这是我最后一个念头,然后我就晕倒过去,耳边还隐隐约约听到那些半人马发出难听的“嘶嘶”欢呼声,和一个女人银铃般的妖媚笑声。

我再次醒来时,是因为感觉到身体的极度不适,睁开眼睛发觉自己所看到的一切都颠倒过来,我才知道自己是被倒吊着挂在屋梁上。幸好在我身边,我那些部下也像我一样被倒吊着,我们就这样倒吊着讲话。

“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

“是…是…吸精…吸精女王……”

“吸精女王是谁啊?”

“我不知道…我要死了……我不想死啊……妈妈……”

这个胆小鬼没说两句就哭了起来,还叫着妈妈的名字,真不知道你妈是怎么把你养大的?算了,换一个人说话。

换了一个人说话,结果还是一样,我这才发现这房间所有被吊着的人都对这个吸精女王恐惧到极点。

“她妈的,不过是一个女人罢了,有什么好害怕的!”

我的话音还没有落,“砰”的一声房门被推开,两个半人马走进来,把手里抱着的什么东西往地上一扔,然后随手抓走吊在我前面的一个兄弟,我从窗口看到他们把那个哭泣的士兵拖进不远处的一间大房子。我又低下头来,去看那两个半人马刚才扔进来的是什么东西,一看之下我全身毛骨悚然。

天!那竟是一具色作焦黄,只剩下皮包着骨头的木乃伊,再仔细看去,这具木乃伊竟赫然是我从首都带来的一名骑兵,怎么短短时间就死得这么难看?

吸精女王?吸精?我突然明白了吸精女王这个名字的意思。

能把男人精华吸干,使之变成人干的女王,果然是让所有男人都为之胆寒。而我在瞬间记起了曾听军中前辈提过的传闻,我国目前几名最厉害的盗贼,其中一名是吸血族,绰号“血莲花”的女盗邪莲,她神出鬼没,率领的手下强悍勇猛,是地方军头痛的恶梦,但最令人感到恐怖的,是她有虐杀男人的习惯,被她掳去的男人,给人找到时,通通都变作人干。

幸好我随身带有万魂幡,就让这吸精女王来尝尝我这淫邪至宝的厉害,我要让她终生做我的性奴……嘿嘿……嘿嘿嘿……

我冷笑着抬起头来,去看我珍藏在胸前行军囊中的万魂幡,这一看不打紧,我的身体一下子像浸入冰水之中。我的所有衣物连同那宝贝万魂幡,在我昏迷时竟已被除去,我竟是全身赤裸的被倒吊着。这一下子我完了,铁定也会变成难看的人干,我还不想死啊!

“…妈妈…我不想死啊……妈妈……”

我用比其他人还要大的声音,痛哭起来!

可惜我的命运已经由不得我做主,第三天的下午,几头半人马不顾我的狂呼大叫,将我拖进那吸血女妖的秘屋,也就是我每天看到一个兄弟活生生地进去,天明时只剩一具干尸,垃圾般被抛出来的地方。

那个吸精女王早已在房里等着了。身上仍是穿着那件三点式黑皮衣,隔近了看她,我发现她的年纪其实已经不小,就算不是妈妈级,至少也是阿姨级的熟女,可是岁月完全无损于她的美艳,反而给她增添了那种只有成熟女性才有可能拥有的魅力。而且我又发觉,她的左手纤长柔美,右手却不知为什么戴着一只黑色手套。

她命半人马把我摆在一张铁床上,手脚都给牢牢绑住,成为一个丢脸的大字形。等到半人马退出去以后,邪莲娇笑着走到我的面前。

“听说你就是这队骑兵的头儿?”

“是……啊……我不是……”

我刚想回答是,又害怕她会用什么特殊的法子折磨我,连忙矢口否认。

看着我惊惶失措的样子,邪莲不禁娇笑,连带胸前那一对包在皮制罩杯里的超大尺寸乳球,跟着上下颤动不已,令人不能不想到这胸罩解开后的旖旎风光。

她妈的,好骚!这个熟透了的妖妇,真是骚媚入骨,实在让人心痒难耐,我盯着那对巨型乳球,不由猛吞了几口唾沫,她察觉到我的企图,眼神一下子变得炽热。

“想要了吧,你这臭男人,一看到老娘的奶子,就憋不住了吧?哼哼!”

她用细长的手指,玩弄着我的颚部,另一只戴着手套的右手却绕过自己臀部,褪下那件丁字皮裤,跟着,突然飞身跃起,骑到我的脸上,丰腴的大腿,用力往我的脸上压夹。

“老娘这就给你……你想要的东西吧。”

毛茸茸的花园,紧紧压着我的面庞摩擦,能够真切感受到那两片肥厚肉唇的柔韧,一股从女人下体所散发出来的芳香直冲我的鼻腔,是一种好像发酵成熟,稀有的发酵乳酪味道,这是只有最性感的极少数女人才会拥有的味道。我不禁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这股味道。

“哦呀哦呀,看样子你好像很喜欢我的味道哦。”

邪莲开心地笑着。

“那你就尽情的闻吧。”

她把大腿张得更开,美丽的腿线成了三角形的形状,而三角形的顶端就在我的脸上。

我向上仰着的鼻,被茂密的耻毛给压着,耳朵则被大腿温热的肌肤给夹着。

“噢…”

那湿润的方寸之地压在我的鼻子上,强烈的腥香直达我的脑门。浓密蜷曲的淡紫色阴毛,在我的眼睛上扫来扫去,她大腿一用力,我的眼睛就被长长的毛发给遮住。

“给我舔!”

她稍微松开大腿,让差点被压得窒息的我呼吸点新鲜空气后,说道。

形势比人强,我唯有老实地伸出舌头,乖乖舔舐。她则扭了扭腰,让自己下体最敏感的部分碰到我的舌头,肉唇则在我的鼻子上摩擦,将我的鼻子完全埋入她的裂缝之中。这动作让人看了觉得好淫靡,看到这个臭婊子这股子骚劲,我突然想到自救的办法,只有让她从我身上得到难忘的性爱快乐,我说不定会逃过一劫。

想到这里,我立刻聚精会神,用舌头侍奉她那已完全盛开的蜜花。

其实和其他方面相比,我的舌技实在乏善可陈,毕竟以往都只是在妓馆中胡混,花了钱的是大爷,难道还要帮妓女舔吗?所幸,那本淫术魔法书上,倒是有一章专门讲如何口交,我依着上头的指引,舌头忽舔忽吸,灵活地扫过两瓣蜜唇,逗弄蜜蕊,不时更卷起成柱,轻轻探入湿暖牝户。

变化多端的技巧,她眯着双眼,样子似乎极为享受,牝户中渗出滴滴淫蜜,几下功夫就变成洪流,流得我满脸滑腻。这妖妇的确是天生尤物,淫蜜散发的一股雌性麝香,竟薰得我欲火大炽,肉棒挺得老高,只想马上找个穴大干一场。

“小宝贝儿,你的舌头很有一手嘛……嗯!真舍不得!”

她呢喃细语,声音柔媚,艳媚容颜却蓦地镀上一层凄厉杀气,看来竟有几分狰狞,让我毛骨悚然。这妖妇在虐杀过往的每个男人前,是不是也都这么唤他们“小宝贝儿”莫非我堂堂约翰·法雷尔男爵、英雄骑士、将门虎子、未来驸马……竟会死在这妖妇手中?

我的恐惧猜想,转瞬变成现实。这妖妇!她居然拿了柄锋锐的小刀子,在我胸口划来划去,割出一道道血痕,初时甚浅,但手劲越来越重,有几下甚至割穿了皮肉,深可见骨。看着自己的血咕嘟咕嘟泉涌出来,我高声惨叫,险些吓得昏死过去。那妖妇却似割上了瘾,小刀越下越快,忽然她仰头狂嘶一声,伏下身来,就着割出的伤口,大口大口的吸吮我的鲜血。

妈呀!碰到这样一个妖妇,真是糟糕透顶的事情,而唯一比碰到一个妖妇更糟糕的事情,就是这个妖妇竟然是吸血族!

吸血族在整个阿里布达大陆都是一个让人恐惧的种族,这当然是因为他们靠吸血维持生命的做法骇人听闻。要不是因为他们的族规也规定吸血族虽然可以吸血,却不准杀生,而且他们还拥有一些特别的技能,恐怕吸血一族早就成为整个大陆的公敌了。

不过根据那些人干,这个妖妇显然没有遵守族规。

邪莲在吸血后,情绪昂扬到无法自制,两眼中尽是非理智的光芒,本来艳丽的美貌,因为疯狂而扭曲,血红的嘴唇张开,露出里面两颗白森森的獠牙,渴求着鲜血与性欲!

“小宝贝,别怕疼,割得越深,血流得越多,你才会越快长大……嘻嘻!妈咪一见到你的血,心里就说不出的欢喜!”

她狂笑着,嘴里竟兴奋得哼起小曲,像炒菜烹调一样,用刀尖在我小腹上横来竖去,雕起花来。不久,小腹上的伤口隐约便成一朵花形,只是被鲜血盖住,看不真切。

“流那么多血,宝贝你很疼吗?没关系,让妈咪帮你补一补……”

她突然举起右手,爪尖在自己左腕上一划,鲜血溅出,之后她便用左腕在我胸腹伤口摩擦,让两人鲜血交融在一起。

疯婆子!这妖妇肯定是个疯婆子!

光从她眼中那种疯狂的光芒,我就能断定这妖妇的精神绝对不正常,可偏偏现在我落在她手里,成了这疯婆子不知第几号牺牲品。但说也奇怪,当邪莲的鲜血流入我体内,本来流血流得头昏眼花的我,忽然欲火如焚,像是服了最烈的春药,阴茎挺得老高,又粗又硬。

“你很奇怪吗?我告诉你,没有男人能抵挡我的魅力,连你也不例外。”

邪莲狂笑着,摘下了一直缠封住右臂的黑咒布,与她纤纤左手不同,那是只野兽般的爪子,覆盖着黑色鳞片,血筋突起,尖锐的程度,肯定可以一把就抓烂特级钢铁。而邪莲跟着做出了恐怖的动作,她从铁台上撕下一小块铁片,再拾起地上的衣衫碎屑,用魔鬼右手一揉,再摊开时,只见衣衫中隐有金属光泽,两样材质不同的东西,竟已融做一团。

“这次只是布,如果我把铁嵌在你的伤口上,你猜猜会有什么后果?”

听了这句话,我本来的疑惑,顿时化为满心惊恐。血魇秘录中曾有提及,黑魔法中有某一派系,堪称生化魔法的极至,疑为直传自魔界,能以秘术对生物做出不可思议的改造与结合,像是将金属融入人体,增加身体硬度,将野兽肢体接于人身,制做出种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怪物,早前见到那批半人半马的怪物射手,如今想来便是这种秘术下的杰作。

“我血莲花要奸的男人,从来没人能逃过,你用这么笨拙的把戏拖延,只是自讨苦吃!”

她的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,一面用左手抓住我的阴茎,上下搓弄了几次。霎时,伞状的紫红色龟头完全暴露出来,就连椭圆形的冠状沟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。随后她从铁台下拿出一根蜡烛,点燃之后,移到了我的阴毛上,在那儿晃了一晃,霎时,一滴火红的蜡油应声而落。

“啊…”

我的耻部受到灼伤,全身猛烈抽动了一下。

“嘿嘿…很舒服吧?”

她邪淫的笑着问道。跟着她故意略过了我高高突起的阴茎,来到了我的春袋,两颗下垂的睾丸静躺在阴囊里,表皮布满皱折。她的眼神停留在那上面,跟着将手中的蜡烛微微倾斜。

“唔…啊…”

当敏感带之一的阴囊受到蜡烛的肆虐,我不由得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哀嚎声。

“嘿嘿…真没用!”

邪莲边说边让火红的蜡油一滴滴落在我的阴囊上。

“唔…痛…啊…”

我悲惨地哀吼着。这妖妇的确是操控肉体的能手,尽管我满心不愿,但因为刺激的关系,睾丸不时猛烈向上缩动,龟头前端的马眼渗出了更多的分泌液。

“怎么?很期待吧?”

她用淫邪的眼神看着我,雪白的手无情地转动一下,受到倾斜的蜡烛立刻落下火红的蜡油。

“啊…”

我发出响彻云霄般的杀猪声。

相较耻部和阴囊,龟头前端布满神经末梢,因此敏感度可以说是最强烈的!从龟头那儿传来的强烈刺痛感,逼得我全身每个细胞都紧绷起来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我陷入了几乎要窒息的苦楚中。

“呵呵…是不是很棒啊?”

蜡烛不停滴下热液,洒遍我身体各处,没多久,我的身体已经完全布满了红色的蜡油。由于疼痛太过激烈,我脸部严重扭曲,翻着白眼,就连指尖都在颤抖着。

“嘿嘿…真没用,这样就不行啦?”

她对我完全没有怜悯之心,依旧无情地羞辱着我。不时发出疯狂的尖笑,我则连偷骂疯婆子的力气都没有,全身上下到处酸软,就只有阴茎还是又粗又挺。

“怎么样?很舒服吧…”

她得意地笑问道,伸出手去,解开一直戴着的胸罩,那一对雄伟的巨乳弹出,我的眼光,立刻落在这对圆球的尖端。

由于发情,乳晕已经隆起,犹如火一般的鲜红,凸现在雪白双峰的顶端。她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双峰,手指夹住乳头,梦呓般的说道:“有人说这是两朵血莲花,你看像不像?”

没等我回答,她的眼神突然射出寒光:“让你死后作个明白鬼,告诉你老娘的名字,就叫做邪莲!”

这句话一说完,她移动身躯,将我已经胀大到极点的阴茎纳入体内。

“你妈的疯婆子……”

浑身剧痛,阴茎却传来阵阵舒爽快感,我脑里只剩这一句话反覆回响着。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